10.天降清玄

知州府内,宋大人缄默良久,这才张口。“愿得一门心思人,白头不不相离。”宋大人回的波澜不惊,眼神却依旧时间定格在眼前的茶汤之中。“宋大人此生可有不喜欢的人?”他闻言脸色一怔,半晌抬起头道,“有。”“倘若此生不给你与不喜欢之人再相见,不是逼你娶一个素未从未谋面的女子,你“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宋大人回的平静,眼神却依旧定格在眼前的茶汤之中。。...

知州府内,宋大人沉默良久,这才开口。

“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宋大人回的平静,眼神却依旧定格在眼前的茶汤之中。

“宋大人此生可有喜欢的人?”

他闻言脸色一怔,半响抬头道,“有。”

“若是此生不让你与喜欢之人相见,而是逼你娶一个素未谋面的女子,你愿意吗?”

宋大人的手一颤,顷刻茶盏翻倒,那茶汤撒了一桌,淅沥沥的滴在了宋大人的衣摆间。

“你是劝我不要给谦儿定亲?”宋大人声音平和,但双眸迸发的光亮,却像是一条条射线,仿佛能将人看穿。

卢琛儿被吓到了,咽了口水,只是点头。

“他为何不亲自和我说,竟要借一个外人之口?”

还不是您太凶吗?瞧瞧这个眼神,是打算杀了谁?

“嗯?”宋大人又问。

“因为他病了啊,谦兄现在没有力气……”卢琛儿讲话声音越发小了起来,看着那打湿的衣摆,后背不自觉的浸出了冷汗。

“谦儿病了这几天,不乏有人来探望,只是从未有人想过要帮他,你是第一个。”宋大人抬手自行倒了新茶,笑道,“你叫马大宝?”

“是。”卢琛儿心里上下打鼓,这宋大人是不是打算记下名姓,转身让私塾将她开了?

“听冯先生提过几句,说你机灵聪慧,倒不像是个乡下来的。你的学识和涵养,似乎比谦儿更胜一筹……”

捧杀!要不得!“宋大人过奖了,谦兄的学识,我望尘莫及……”

宋大人抿嘴不语,半响敲动桌案,只说让卢琛儿坐下陪他喝会儿茶。

湖面微风拂动,树枝被吹的四处轻摆,而宋大人仿佛与这山水微风隔绝开,眸色平淡,默默的饮茶不语。

卢琛儿也没有讲话,观察着宋大人的表情,以求能窥探到他的心思。

半个时辰之后,他终于开口了。

“你很像我一个故人,只可惜,你是男子。”

还好我是男子……卢琛儿心下微虚,拿茶盏的手停在半空。

“我不会再勉强谦儿了,让他再步我的后尘,又有何益。”

-

“二少爷,您来了?”当铺的伙计用余光瞥着马清玄的身后,行动和言辞处处透露着小心谨慎。

“把剑拿给我!”马清玄皱着眉头,眼神打量着当铺内部。

“在这呢,二少爷,少夫人没跟着您来啊?”

“没有。”马清玄接过剑,仔细的检查一番又嘱咐道:“这里是我的私产的事情,不得让任何人知晓。还有,若是某天她来问,你只说是我花了一百两赎回去的。”

“好的少爷,您放心。”当铺伙计毕恭毕敬的送走马清玄,这才用衣袖拭去脸颊的汗。

卢琛儿刚回府,便瞧见桌上那把剑,她微微一笑,这人情总算是还上了“哟,剑赎回来啦?”

“托娘子的福,也没离手几日,这就又回来了。不过,娘子那一百两,怎么凑得那么快啊?”

马清玄不问也知道,她定是借的宋笃谦,可不知为何,他偏是要刨根问底,似乎心里有一股气,想咽还咽不下去。

“这你就管不着了。”卢琛儿如释重负,眼下宋笃谦的难题已解,后天便可以拉他入伙,帮忙寻琉璃灯了。

一张清秀的脸庞直直的贴近卢琛儿,她本能的伸出手去推,却被马清玄攥住,拉进了怀内。

心砰砰的跳着,卢琛儿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脸颊微微发烫,不自觉的咽了口水。

“明日陪我逛街。”他的语气带了几分命令。

“我凭……”凭什么要陪你。这话还未说完,一袋银子便塞进了卢琛儿的手中,她掂了掂,还挺沉。

“成亲许久,还没带你一同游玩,让人看着不免多了几分猜疑。”

“五十两?”二少爷这是中彩票了?

“明日若是有喜欢的物件,尽管拿,你相公我呢~买,单!”

天上不掉馅饼,但掉马清玄!卢琛儿心下一喜,还差五十两,这债务也该还上了。

次日,马清玄着一身白色长袍,肩头绣有妆花麒麟,一柄玉笛别在宫绦处,手拿万年不变的折扇,一表人才。

卢琛儿则穿了一件黄色补服,随意搭了件裙子,梳了一个端庄又不失灵动的发髻。

“娘子,一会儿出去,可记得挽住我啊。”马清玄依旧嬉皮笑脸,没个正行。

若是往日,卢琛儿该一脚将他踹飞了,但为了钱和新衣服新玩意儿,她今日得好好讹他一次。

马清玄的手臂结实有力,卢琛儿挽上去的时候,透过厚实的袍面却依旧能感受到他紧致的肌肉。

想必是每日在外胡作非为,也多少练出了点力气吧。

学堂一休假,这街市都热闹万分,往常不出闺房的小姐们,也都扯着面纱,摇着纸伞款款而出。

“哟,二少爷。”马清玄的几位旧识从酒坊出来,醉醺醺的一脸绯红,打了声招呼便用那意味不明的眼神打量着身边的卢琛儿。

“这位就是少夫人?花容月貌啊!”青衣男子站不稳,趔趔趄趄的伸出手指比划着卢琛儿,一脸嘲戏。

“二少爷,这么久了,终于舍得将人带出来了?兄弟几个可是等很久了……”

马清玄眉头微锁,往日的嬉笑凝结无影,但卢琛儿却感觉到,他微微的移动一番,将她护到了身后。

青衣男子抱着酒坛子,另外一只手便往前摸索,兴许是花酒吃多了,忘记马清玄的身份,竟敢随意比划他身边的人。

马清玄眼神闪过一丝锋利,一转眼,那青衣男子便被踢倒在地,棕色的酒坛应声摔碎,酒洒了满地。

马清玄轻拍自己的衣摆,转身却换了一副面孔,他对着卢琛儿温声道;“走。”

没看出来,这马清玄还有两下子呢?卢琛儿忍不住回过头,瞥了一眼那青衣男子。他脸颊越发通红,应是刚刚磕到,撞坏了脸。

“啧啧啧,真惨呐,二少爷刚刚可真帅啊,没看出来,还挺能打!”

马清玄闻言一笑,侧过脸,俯身故作温柔:“我这不是怕娘子受伤嘛,情急之下,只好动手了。”

“应激反应?”卢琛儿皱眉,这马清玄还真是不容小觑啊。

腹黑纨绔翻车了最新章节

腹黑纨绔翻车了相关资讯

腹黑纨绔翻车了

作者:绘长安
类型:悬疑灵异 状态:连载编辑:翩若惊鸿 在读:18289人
  【唯利是图草民琛VS腹黑纨绔马嫡子】她勒转八卦琉璃灯那刻,马清玄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会肝肠寸断。那时,他全当卢琛儿为棋子、为利刃、为他的挡箭牌。-生母早亡,嫡庶其它,他费力心神此生只为两件事:查死因夺家业他本想完成4大业便弃卒而去。但是,他从来没有考虑过会爱上了一枚棋子。-一夕再次穿越,家徒四壁。卢琛儿为寻八卦琉璃灯回去,与马府嫡子假定亲。初遇,全当他是纨绔、是膏粱、是不折不扣的登徒子。可寻到八卦琉璃灯那日,她迟疑了。她望着身侧那个英俊绝伦,一劲儿将她往怀内拢的男子默默的许下愿望:愿将来与君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勘破城府,她方苏平日这个时辰,街市巷口来往行人寥寥无几,但今日,赤热的日光下却聚集了一圈喧闹的百姓。。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