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娘子怕了

“臭男人,呸!”马清玄和卢琛儿刚至马府前,便看见徐存心一脸怒气,紧然后,她便被从内走出来的徐存心啐了一脸口水,还没来及反应,就听见她口中骂骂咧咧。“我以为本小姐希罕是吗?下下九流,一个破卖布的!我呸!”又是一口……卢琛儿被人嫌弃的将五官缩紧,边拭擦“以为本小姐稀罕是吗?下九流,一个破卖布的!我呸!”。...

“臭男人,呸!”

马清玄和卢琛儿刚至马府前,便看到徐成心一脸怒气,紧接着,她便被从内走出的徐成心啐了一脸口水,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听到她口中骂骂咧咧。

“以为本小姐稀罕是吗?下九流,一个破卖布的!我呸!”

又是一口……

卢琛儿嫌弃的将五官收紧,边擦拭边往府内逃,这徐成心是他妈吃错药了是吧?

好在她恼火不堪,竟没看出卢琛儿在女扮男装。

“徐成心见了大少爷一面,倾慕不已,想要以身相许。只可惜进府的时候却见大少爷正抱着洪福,百般宠溺。这徐成心吓傻了,转身又愤怒无比……”

海棠边说着,脸上的表情也耐人寻味,“咱们大少爷,竟然有龙阳之好。”

“大夫人若是知道了,不得气死?”

卢琛儿笑笑,喜欢谁是他们的权利,只是这大少爷,平日寡言少语的,还真是让人吃惊。

“切。”马清玄冷笑,“我哥可没有什么怪癖啊,那是为避徐成心做的权宜之计。”

“你安排的?”卢琛儿一惊,虽说招数很烂,但确实很管用,只不过她平白被吐了一脸口水,当真是躺着也中,枪。

“海棠,给我打点水,加点花瓣,我可得好好洗洗脸。”

次日学堂,人声散尽。

马清玄长叹一口气,伸了个懒腰,踢了踢前方的卢琛儿,“你今日还找灯吗?”

卢琛儿见学堂人已散尽,默默点头,“不过,不知道该去哪里。”

“这好办。”马清玄一副胸有成竹之色,“跟着我来。”

学堂西北,杂乱无章的堆放着旧桌,旧垫。卢琛儿看着这乌七八糟的玩意儿,一个头两个大。

“来,咱们慢慢找找,趁着天还没黑,兴许能找到点儿线索。”马清玄卷起衣袖,干劲十足。

卢琛儿只好跟上前,拨开最前面的杂物堆,边挥散开如雾的灰尘,边扯动那团冗杂的物件。

找了一圈,似乎这学堂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更没见到有八卦琉璃灯的影子,卢琛儿叹了口气,略带失望的准备折返。

这一脚踏出去,犹如跌进了万丈深渊,山崩地裂,失去重力。

正在她绝望的闭上双眼,以为活不成之时,一双结实坚韧的手,托住了她的腰。

她一惊,睁开眼时,猛地贴上了一副坚实健壮的胸膛,熟悉的完美下颌,熟悉的俊朗出尘的面庞。

猛然砸向地面,卢琛儿回过神才从他怀中抬头喊道:“二少爷……”

“有没有受伤,我看看……”少年紧张心疼的眼神落在了她的身上,一双如水的眸子尽是焦急。

卢琛儿站在原地,任由他抚住肩膀,手臂到脸庞,他仔仔细细的确认无伤,这才舒了一口气。

他,在关心我吗?卢琛儿恍然间以为坠入梦境。

地面确实塌陷了,宛若施工队塌方一般,卢琛儿看着那四周的泥壁,粗略估计至少也得十多米,想要爬上去,怕是天方夜谭。

但总得试试不是?

她挖了几个坑当脚蹬,踩进去慢慢往上移,马清玄在下方托着她,摇晃的剧烈。

“不行不行……”卢琛儿没踩稳,还是跌了下来。

“你身上有没有绳子啊?”卢琛儿问完,眼神定格在了他腰间的宫绦之上。

马清玄一愣,半响条件反射的护住了自己,“卢琛儿……我跟你说,你别乱来啊……”

“想多了吧你!”卢琛儿一脸不屑的瞧着马清玄那惶恐无措的样子。

宫绦太短,她也只是说说而已,眼下挖脚蹬的计策失效,只能试着挖土垫脚。

坑内没有工具,卢琛儿紧靠一双手挖动泥块,坑壁土质较硬,时不时的落下几块硬如青石的黄土。

“小心!”

卢琛儿正挖的投入,满怀期待的瞧着自己脚下的土堆,却全然不知头顶上方一块瓷碗大小,切面复杂带着硬角的石块正在滑落。

马清玄遽然上前将她扯入怀内,那石块不偏不倚的划破了他的白袍,肩膀处被陡然划开了一道深壑,血渗出来,冲散了那原本沾染上的泥灰。

“你受伤了!”卢琛儿扯过他的肩头,却见血流不止,白袍早已成了暗红色。

“没事,娘子有没有伤到?”马清玄丝毫不在意自己肩头的血,双眸中满是心疼,微微揽住怀内的卢琛儿,似是生怕她在陷入险境之中。

“我给你包一下。”她扯住裙摆,熟练的撕开,将他的伤口稍作清理,便用布条缠绕起来。

“是不是很疼……”愧疚之感袭来,这是她第二次给他包扎,但这次的伤却是因救她而受。

马清玄摇摇头,似乎这伤与他无关一般,双眸直直的凝视着眼前的她,那眸子闪过星河,噙着一丝来自心底的悸动。

“盯着我做什么?”马清玄虽品行差了些,但终归是个俊俏少年。卢琛儿被盯得耳垂泛红,只能羞怯的低下了头。

“娘子好看,所以多看看。”

话依旧没正行,但她这次却没有一丝恼意,“都怪我非要来寻灯,还害你受了伤。眼瞧着天越来越黑,咱们该不会要在这里待一晚上吧?”

“娘子怕了?”马清玄声音温热,不像是嘲戏,倒像是真的关心。

“学堂里面又没有怪兽,我怕什么?”

只不过,这临近初冬的夜,冷寒扑面,在坑里没有被褥加身,总归是难熬的。

卢琛儿正呆呆的想着,却被一道坚毅的力量拉进了温热宽厚的胸膛。

“娘子别怕,这不是有我在嘛。”马清玄声音温润,丝毫寻不见往日的狂妄。

贴上他的胸膛时,卢琛儿顿觉暖意袭来,耳畔响起他的心跳,她竟泛起心安。

夜深人静,漆黑的夜空竟无星辰。

学堂内亦无一盏明灯,周围黑的可怕。她躲在他的怀内,默默抓紧了他的衣襟,他平日不学无术,身上却隐隐泛着墨香。

卢琛儿睡不着,偷偷抬眼向上望,黑夜里依旧能辨得出他的清新俊逸,她慢慢闭上双眼,短暂的做了场美梦。

她是被雨声吵醒的,豆大的雨点砸在坑内,滂沱而下将原本就寒意骤起的夜空更添凄凉的飓冷。

“下雨了?”卢琛儿起身,却被一双大手护住,头顶传来马清玄的声音,“没事,娘子安心睡,有我在。”

“不行,你肩膀伤到了,若是淋了雨,会感染的!”

卢琛儿想要起身为他挡住伤口,不被雨打,却根本对抗不过他的力量,生生的被他圈住,牢牢的护在怀内。

腹黑纨绔翻车了最新章节

腹黑纨绔翻车了相关资讯

腹黑纨绔翻车了

作者:绘长安
类型:悬疑灵异 状态:连载编辑:翩若惊鸿 在读:18289人
  【唯利是图草民琛VS腹黑纨绔马嫡子】她勒转八卦琉璃灯那刻,马清玄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会肝肠寸断。那时,他全当卢琛儿为棋子、为利刃、为他的挡箭牌。-生母早亡,嫡庶其它,他费力心神此生只为两件事:查死因夺家业他本想完成4大业便弃卒而去。但是,他从来没有考虑过会爱上了一枚棋子。-一夕再次穿越,家徒四壁。卢琛儿为寻八卦琉璃灯回去,与马府嫡子假定亲。初遇,全当他是纨绔、是膏粱、是不折不扣的登徒子。可寻到八卦琉璃灯那日,她迟疑了。她望着身侧那个英俊绝伦,一劲儿将她往怀内拢的男子默默的许下愿望:愿将来与君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勘破城府,她方苏平日这个时辰,街市巷口来往行人寥寥无几,但今日,赤热的日光下却聚集了一圈喧闹的百姓。。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