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耳光

皎洁的月光直接穿透云层,均匀地的撒落在屋内。马清玄放下自己杯盏,将外袍簌簌脱掉,顺手扔到椅背之上,又脱掉了中衣,纯白的里衣一露,卢琛儿慌了出来。“你……你今天晚上睡哪?”“嗯?娘子会觉得呢?”马清玄如玉般的脸眸带了几分挪揄,谈话间扯开发簪,乌黑的长发撒落开马清玄放下杯盏,将外袍簌簌脱下,随手扔到椅背之上,又脱下了中衣,纯白的里衣一露,卢琛儿慌了起来。。...

皎洁的月光穿透云层,均匀的散落在屋内。

马清玄放下杯盏,将外袍簌簌脱下,随手扔到椅背之上,又脱下了中衣,纯白的里衣一露,卢琛儿慌了起来。

“你……你今晚睡哪?”

“嗯?娘子觉得呢?”马清玄如玉般的脸眸带了几分调笑,谈话间扯开发簪,乌黑的长发散落开来。

不等卢琛儿回答,理所当然的扯起她身上的被褥,满意的躺在了她的身侧。

卢琛儿惶恐不安,身子蜷缩在角落竟不敢睡了,“马清玄,你今晚要在这睡?”

马清玄双臂枕在脑后,一脸满足,回眸看向卢琛儿那惊慌失措的小脸,越发笑的开怀,“不然呢?娘子难道忍心让我睡地板?”

“你去把几张椅子拼起来,然后凑合一下不成吗?”她声音越发细小,揪住被子一角,怯懦的将身子越移越远,仿佛视马清玄为妖怪。

马清玄心下微叹,终究只是个未出阁的姑娘,自己又何必逗她于此。

“不然,我去睡地板吧。”卢琛儿立刻起身。

宁可冻死,也不能和他共睡一榻。她自问行得正,坐得端,又岂能不明不白的和一个男子同寝。

“欸——”马清玄拦住了即将蹭到床下的她,微微叹气,起身摸了她的头。

她的一张小脸此刻泛着粉红,让原本白皙的脸颊更添几分迷离的魅惑。

一双茫然无措的水亮眸子,被羞怯浸满,马清玄竟不自觉的下腹一紧,慌忙抽回了扶在她脑后的手,喉结一动,拉开被子下了床榻。

“娘子安心睡,我去和老板要个被褥。”他套上外袍,走出了客栈。

廉州的夜色合着扑面而来的水香似乎别有一番滋味。

马清玄迎着夜风走在湖边,悬空的月映在湖内,宛若一幅静默的画。

他停驻了脚步,看着湖中的月,和自己的倒影出神。恍惚间,竟发现自己耳根此刻红的不像话。

他蹲下身,伸手舀了湖水泼洒到自己的脸,正叹气出神,背后却迎来狠狠的一股力量。

好在他反应够快,转身避开,那力量的主人一身夜行衣,黑色的面纱外,一双鹰目如利刃。

马清玄瞬时变了脸,原本俊俏如玉的气息一扫而空,目光略锋利,如同寒冰盯着眼前的黑衣人。

黑衣人撩开衣襟,两把闪着寒光的利刃露了出来。

“冬噬寒刃?”马清玄话音刚落,两道划破夜空的寒光直直而来。

他利落转身,轻身一跃,蜻蜓点水般从湖面踏过,稳稳的落到了对岸。

那黑衣人见状满意一笑,“马清玄,好身手啊,只是不知道你那小娘子,能不能如你这般……幸运的活下来!”

话音一落,人消失在漆黑夜空,马清玄的心仿佛被揪起,抓的生疼,“不好……卢琛儿……”

马清玄急遽飞奔上楼,一双眼红的剧烈,心宛若要从胸膛中跳出来。

楼梯在寂静的夜幕中被踩的吱呀乱响,猛然推开门的刹那,他却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差点一个趔趄摔下去。

只见卢琛儿一只脚踩在椅子上,一只脚撑在地面,手上拽了一根丝带,用力的绑住了地上的男子。

那男子已然昏厥,不省人事,四面伏地。原本的黑色面纱也已经被扯开,露出了那双熟悉的鹰眼。

“娘,娘子……”马清玄错愕的关上门,内心乱如麻绳,“你这是?”

“二少爷,您可回来了。”卢琛儿爽利的拍了拍手,将丝带打了个死结,“二少爷,你这仇家可是不少啊,估计这人把我当成你了,想杀我灭口。”

“所以你是怎么逃脱的?”

此人的功力和速度,他也算是领教过,如此强劲骁勇的人,竟然会被这丫头制服?

不敢想,不敢信呐!马清玄不住的推翻自己心里的设想,一个劲的摇着头。

“我有这个啊。”只见她从衣襟里掏出一个椭圆瓷瓶,那瓶子泛着绿色光晕,恍若塞满了整瓶萤火虫。

“毒药啊?你会用毒?”马清玄想拿过来瞧瞧,手刚伸出去,卢琛儿却像是生怕别人给她抢了去,迅速将瓶子收回了。

“我可不会用毒,这是来之前笃谦兄赠我的。”

宋笃谦?怎么来了廉州城都摆脱不掉这个人,马清玄咬着后槽牙,蔑然道:“他好端端的,送你这个作甚?”

“防身啊!”卢琛儿提起宋笃谦,一双美眸莫名泛起星辰,宛若在漆黑的夜空架起一座银河,绚烂流淌。

马清玄单是瞧着她那满怀蜜意的神情,这心口便被堵得窒息的彻底,他略带拂郁低喃道:“防身好,防身好…”

“审审吧,估计不是什么善茬。”卢琛儿拿起茶盏,猛地将里面的茶水泼到了黑衣人脸上。

水落,他应声而醒,瞧着眼前的两个人,先是一愣,四处打量确认身在何地以后,却发现自己已经动弹不得。

一张脸登时扭曲的厉害,那双鹰眼眯在一起,嘴紧紧的闭着,愤恨到似乎想要将卢琛儿生生撕开。

一双小手攥住他的脸,只见卢琛儿拿起茶盏瓷托,猛地撬开他的口,只听哐哐两声,黑衣人的尖牙被磕掉了一颗。

那颗尖牙黢黑,似是藏了毒药。

马清玄也算是见识了,这丫头狠起来确实不简单。

“还想死?先交代清楚,是谁派你来的!”卢琛儿声音坚韧,如水的眸子此刻尽是寒意。

“我来审。”马清玄上前,轻笑一声,“冬噬寒刃,这世上可只有一个家族会用。”

话直戳黑衣人痛处,他太阳穴青筋暴起,挣扎再三却逃脱不掉,未了破口大骂起来。

“马清玄,你不是想知道你娘怎么死的吗?杀了她!”黑衣人扫过卢琛儿,“杀了她我就告诉你!”

马清玄站在原地,浓密的双眉下原本澄澈的眸子此刻宛若遁入漆黑的冰谷,只是看一眼,便如同蹭过刺骨寒风。

“怎么?舍不得?”黑衣人揶揄,“活该你娘早死,你娘死的一点都不冤,活该!活该!活该……”

一道清脆的耳光声,划破了寂寥的夜空。

腹黑纨绔翻车了最新章节

腹黑纨绔翻车了相关资讯

腹黑纨绔翻车了

作者:绘长安
类型:悬疑灵异 状态:连载编辑:翩若惊鸿 在读:18289人
  【唯利是图草民琛VS腹黑纨绔马嫡子】她勒转八卦琉璃灯那刻,马清玄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会肝肠寸断。那时,他全当卢琛儿为棋子、为利刃、为他的挡箭牌。-生母早亡,嫡庶其它,他费力心神此生只为两件事:查死因夺家业他本想完成4大业便弃卒而去。但是,他从来没有考虑过会爱上了一枚棋子。-一夕再次穿越,家徒四壁。卢琛儿为寻八卦琉璃灯回去,与马府嫡子假定亲。初遇,全当他是纨绔、是膏粱、是不折不扣的登徒子。可寻到八卦琉璃灯那日,她迟疑了。她望着身侧那个英俊绝伦,一劲儿将她往怀内拢的男子默默的许下愿望:愿将来与君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勘破城府,她方苏平日这个时辰,街市巷口来往行人寥寥无几,但今日,赤热的日光下却聚集了一圈喧闹的百姓。。
  • 娘家住&茅草屋

    “卢姑娘家住在城西的一个茅草屋,爹娘早逝,现和一病重奶奶相依为命。”

    2022-07-30 10:36:38详情点赞(0)回复(0)
  • 动白眼&个真正

    喵你个头,当自己是猫呢?卢琛儿在心底狠狠翻动白眼。永州城好歹算是个富饶之地,她偏不信自己就碰不上个真正的翩翩少年郎。

    2022-07-30 06:24:40详情点赞(0)回复(0)
  • 奶去莲&酉时又

    “卢姑娘辰时背着奶奶去莲花医馆;午时蒙着面去了一趟麒麟书局;酉时又将奶奶从医官接回。”

    2022-07-31 04:28:02详情点赞(0)回复(0)
  • 叫马清&匹商贾

    算命只是幌子,寻人才是目的。他叫马清玄,整个开合永州最大的布匹商贾,马鹏程的小儿子。

    2022-07-28 09:26:23详情点赞(0)回复(0)
  • 上又嘱&一字千

    齐福说罢,小心的从怀中掏出了一本书,放到桌上又嘱咐道:“那个……二少爷,一字千金呢……挺贵的,您……您……”

    2022-07-30 01:22:21详情点赞(0)回复(0)
  • 查出个&,绝对

    他广结人脉,暗访多处,时至今日竟也没查出个头绪。但他坚信,母亲的死,绝对不只是身子弱那么简单,

    2022-07-29 07:42:47详情点赞(0)回复(0)
  • &治。他

    他恨,恨父亲不顾念夫妻情分,在母亲身子不好之时未及时医治。他恨,恨那个女人进府,毁了他原本美满和睦的家,也夺了他的一切。

    2022-07-31 04:54:05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