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兄弟妻不可欺

街市喧哗,卖货品的小贩只为抢先占领那一亩三分地,和隔壁摊位争执不息。卢琛儿本心里想去对面瞅瞅那些朱玉,狠狠地讹马清玄一笔,没成想却被路旁的烟花女子,嗔怪的声音给硬生生被打乱了。领头的是个红衣女人,体态略丰满了些,头上别了一个大粉牡丹,风姿杰出。她咧着大卢琛儿本想着去对面瞧瞧那些朱玉,狠狠讹马清玄一笔,没成想却被路旁的烟花女子,娇嗔的声音给生生打乱了。。...

街市喧闹,卖货品的小贩只为抢占那一亩三分地,和隔壁摊位争吵不休。

卢琛儿本想着去对面瞧瞧那些朱玉,狠狠讹马清玄一笔,没成想却被路旁的烟花女子,娇嗔的声音给生生打乱了。

为首的是个红衣女人,体态略丰腴了些,头上别了一个大粉牡丹,风姿卓越。

她咧着大红嘴唇,挥动着手帕,见到马清玄宛若见了皇帝三大爷,盛情且妩媚。

“二少爷,你可是好几日都没来了,我们玲珑和翡翠都好想你啊。”

卢琛儿心下冷笑,是她们的钱包比较想吧。

红衣女人话音刚落,一抬手,那高楼暖阁就游荡出一群花花绿绿的女子,走起路来摇曳生姿,嘴里都在娇声喊着:“二少爷。”

卢琛儿被这左一句右一句的二少爷喊得头快炸了,本想扔下马清玄,独自离去,却猛地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揽紧。

对上他的眸子时,卢琛儿彷徨无措。

马清玄的眸子清亮,看向卢琛儿时,多了几分柔情,只见他转头冲着那群女子道:“今日携夫人出行,便就是来向夫人立誓,从今往后,我马清玄再也不会出入此地,以后夫人说东,我绝对不会往西。”

那群女子闻言一阵不悦,纷纷跺脚,愤怒的打量着卢琛儿。

“娘子,咱们去前面看看。”

马清玄温柔起来,当真不输宋笃谦,只是卢琛儿看不清,他的这份柔情,究竟有几分真。

“娘子喜欢白玉簪吗?或者是琉璃簪?”马清玄在朱玉摊挑来挑去,卢琛儿却没有讲话,什么簪,她都不喜欢,她只想尽快找到八卦琉璃灯。

“都包起来吧。”马清玄倒是情绪高涨,大手笔的让小贩把摊上能看的全包起来。

马清玄提了满满一大箱,卢琛儿瞧着不觉有些好笑。

“二少爷,是不是很重啊。”卢琛儿有几分看戏之意,这不过年不过节,他突然转性讨好自己,真有几分说不过去。

“不重,娘子喜欢就好。”马清玄笑的坦然,额头的汗却慢慢渗出。

卢琛儿停下脚步,从怀里掏了根帕子,伸手替他拭去汗珠。一张俊如神祗的脸庞,一双雪亮的眸子,无一不侵摄着她的心。

有力的手攥住了她,她恍然一愣,看着眼前的马清玄缓缓出神。

他笑的蛊惑,“娘子真贴心。”

卢琛儿的一张小脸瞬时泛起粉意,从里到外,从上到下,恍若四周无人,全然沦陷进去。

此时却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马兄。”

马清玄瞬时将卢琛儿牵起,像是怕她被人抢去一般,护于身后,“笃谦兄,看来,你这是大愈了?”

宋笃谦看起来气色渐佳,只是还未完全如往日那般富有神采,想必也得需要时日来慢慢恢复。

他今日着一袭宝石蓝的袍子,腰间依然是那块云鹤玉佩,眉下是一双透亮的眸子,微风袭来,鬓发微扬。

“这位,想必便是少夫人了,笃谦有礼了。”宋笃谦的一举一动都儒雅到了一个极致,卢琛儿看着看着,站在原地仿佛被施了定格魔法。

宋笃谦只是往她那一瞥,心头却猛然颤动了一下,“宝……”

宝兄……想来好笑,他竟不觉间出了幻觉,宝兄又怎会一身女子装扮。

他忍不住再抬头看了一眼,她那红扑扑的苹果脸上,一双水灵灵的美眸,细柔的长发挽于耳后,盘成端庄灵动的发髻。

她的发间缀着珍珠玉带,挽住马清玄的双手温柔如春风四起。

宋笃谦忍不住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一颗心几乎融化进那双美眸,却又只能低头,暗暗痛骂自己。

兄弟妻不可欺,自己何时变得如此不成规矩。

“笃谦兄继续逛吧,我和夫人先回府了。”马清玄回头一笑,转过脸时却愀然不乐。

“娘子还想要些什么?”马清玄的眼眸尽是宠溺。

“二少爷真大方,那我就不客气了!”卢琛儿走进一家成衣铺,将所有的新衣全都收了进去。

大包小包装了得有五个箱子,这次马清玄可真是拿不动了。

“无妨,一会儿让府中下人来取。”马清玄付了银子,心情舒畅。

刚走出成衣店,却见徐成心携着团扇摇摆着,媚眼横生的迎面走来,她依旧带了满头钗凤,宛若一个成精了的发簪架子。

真是冤家路窄。

“哟,这不是那个穿着破裙子的穷丫头嘛,小姐,你瞧她,虽然嫁进马府,却也只能戴个发带。”

徐成心身旁的丫鬟毒舌如常,似乎跟卢琛儿有仇一般,逮住就骂,没有理由。

“哟,这不是徐大小姐嘛?”卢琛儿含笑盈盈,“我刚刚没瞧清楚,还以为大老远来了个什么暴发户呢?瞧瞧这一身,人不人,鬼不鬼的,若是法海在世,当真得把您收走。”

“你……你怎么说话呢?”徐成心瞬时被气得挑眉咬唇,谈话间瞥向她身旁的马清玄,顿时宛若找到了一个新的发泄口,耻笑道。

“都说穷丫头攀上高枝能变凤凰,可也没攀上什么正经高枝啊。”徐成心边说便摇摆着打量马清玄,一脸的嫌弃和鄙视,“嫁给个不学无术的废材,也不怕他整日寻花问柳不干净,回去传给你点什么病!”

这话宛若一柄利剑,卢琛儿虽和马清玄无夫妻情分,但这话却让她心口窒痛不已。

她宛若被当众处刑,揭开一道无形的伤疤。只能断然松开马清玄的手,自顾自转身离去。

泪珠悄然滑落,擦拭过后,便只剩那沾湿的衣襟。

徐成心抱着双臂看着卢琛儿啜泣的背影,一脸小人得志,无比得意。

他马清玄就算是真的寻花问柳,也不需要眼前这么一个女人来肆意评判。

更何况,他根本没有做。

“我不打女人。”马清玄眼底生寒,悠悠道,“或者说,我不动手打人。”

徐成心一脸迷惑,抬眼看向马清玄时却被一股汹涌的力量呛翻在地,再定睛,马清玄早已没了踪迹。

徐成心揪着衣摆,心痛的抱怨不已,“这种纨绔竟然也敢动我,我回去定要让爹爹惩处了他!”

腹黑纨绔翻车了最新章节

腹黑纨绔翻车了相关资讯

腹黑纨绔翻车了

作者:绘长安
类型:悬疑灵异 状态:连载编辑:翩若惊鸿 在读:18289人
  【唯利是图草民琛VS腹黑纨绔马嫡子】她勒转八卦琉璃灯那刻,马清玄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会肝肠寸断。那时,他全当卢琛儿为棋子、为利刃、为他的挡箭牌。-生母早亡,嫡庶其它,他费力心神此生只为两件事:查死因夺家业他本想完成4大业便弃卒而去。但是,他从来没有考虑过会爱上了一枚棋子。-一夕再次穿越,家徒四壁。卢琛儿为寻八卦琉璃灯回去,与马府嫡子假定亲。初遇,全当他是纨绔、是膏粱、是不折不扣的登徒子。可寻到八卦琉璃灯那日,她迟疑了。她望着身侧那个英俊绝伦,一劲儿将她往怀内拢的男子默默的许下愿望:愿将来与君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勘破城府,她方苏平日这个时辰,街市巷口来往行人寥寥无几,但今日,赤热的日光下却聚集了一圈喧闹的百姓。。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