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美人计

话音刚落,门被踢开,官兵半蹲深严,将客栈围追不明白,正中走进去的,恰恰钦差。他笑的很是洋洋得意,提着手道:“将这两人抓出来!押进大牢!”又进大牢?还未来及作出反应,这人又被丢回了牢房内。“骆大人是也不是出事了了?”卢琛儿小声问,“要不然咱们也会又被他笑的很是得意,背着手道:“将这两人抓起来!押进大牢!”。...

话音刚落,门被踢开,官兵站立森严,将客栈围堵不通,正中走进来的,正是钦差。

他笑的很是得意,背着手道:“将这两人抓起来!押进大牢!”

又进大牢?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这人又被丢回了牢房内。

“骆大人是不是出事了?”卢琛儿悄声问,“不然咱们也不会又被抓啊。”

“卢,琛,儿?”钦差在牢门外一字一句的喊了她的名字,“给你一炷香的时辰考虑,做我们送给周大人的礼。”

话音刚落,衙差们便抬进来一张桌案,上方的香已经冒着白烟,而她却满脸错愕。

“马……马清玄……”她慌张的扯了他的衣袖,“什么叫给周大人做礼物啊?”

“他们要把你送给周慎。”马清玄咬着后槽牙,几乎是愤恨到了极致,拼命压下去后,周身却泛着刺骨的寒意,“找死。”

“不要那么猖狂啊,年轻人。”钦差摆摆手,外头便抬来两个人高的木桩,紧接着,马清玄便被绑了上去。

钦差邪笑道:“卢琛儿,你猜,是你志气硬,还是他的命硬。”

直到一根黑色的鞭子出现,卢琛儿才发觉此事不妙,那鞭子抡在空中,发出咻咻的响声,再定睛,鞭子已经落在了马清玄的身上。

“马,马清玄……”她仓惶起身,想要靠近却被拖到了一旁。

钦差嗤笑,“能做我们的贺礼,也是你修来的福,我劝你,不要不识抬举。”

钦差惬意的喝着茶,身侧的鞭子却没有停下,马清玄的衣衫被毁,长长的沟壑在皮肤上顷刻显现。

血渗透了胸前的白色长袍,随着鞭声,马清玄也渐渐晕厥过去。

“马清玄……”卢琛儿歇斯底里的喊着他的名字,回应的却依旧是无休无止的鞭挞声。

泪水模糊了眼眶,她隐约听见他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廉州城有一家最大的珍宝阁,靠近京城,若娘子想去,我改日带你前去。”

“娘子好看,所以多看看。”

“娘子别怕,这不是有我在嘛。”

“没事,娘子安心睡,有我在。”

“马……马清玄……”卢琛儿恍然间心尖被刺穿,恶狠狠的看向那悠然自得的钦差,双眸发着阴柔,半响收拾好泪水,道。

“钦差大人,有事好商量,我和他可不是什么真正的夫妻,你若是嫌他碍眼,便杀了他就是。”

“哦?”钦差闻言放下茶盏,起身走进牢房,挥手命人松开她,“这么说,你是想清楚了?”

“我想清楚了。”卢琛儿一双美眸微抬,侧着脸轻柔的走上前。手轻轻拂起,衣袖衣摆间带着若有似无的茉莉香,令那钦差一度晃了神。

紧接着,一双柔软的双手环上了他的腰,“钦差大人,我想清楚了,但是,我只想做你身边的人,不想离开。”

娇声娇气,百媚千转,钦差本就是个好美色之人,又岂能过得了这关。

他低头看了眼前的美人,婀娜妩媚却不失清纯。和往日身旁的莺莺燕燕截然不同,她似乎有着一股与生俱来的清雅之气。

他忍不住咽了口水,在一众衙差的注视下,搂着美人,眉开眼笑的离去。

马清玄这才被从木桩上放下,扔进了潮冷的杂草之上。

侧边牢房的灰衣男子起身,慵懒的伸着懒腰,凑近道,“真是世态炎凉啊,一个女人当初说着爱你,却随时为了保命离你而去。果然,这世间根本就没有什么爱情。”

男子揉了揉双眼,“小兄弟若是能活着出去,还是少在女人身上费心思。”

马清玄侧躺在地,闻言,吃力的睁开双眸,喃喃反驳,“不,娘子不会……娘子不会弃我而去。”

“你……”男子无奈摇头,原本清明的神色竟浮上一层霜霭,“当局者迷啊。”

“大人,周大人那边我们当如何?”县令站在屋内,看着钦差搂着美人忘乎所以的神色,忍不住提醒。

没成想,钦差还没说话,这卢琛儿倒是嗲声嗲气的开口了,“大人~难不成你还舍得将我送出去嘛?”

她转眼瞧到屋内的梁柱,委屈道,“若是大人执意将我送走,那琛儿今日,便撞死在这柱子上。”

县令瞧着她做作的神色,嫌恶之意加重,“大人,这女人是马清玄的人,不可信啊,万不要被美色迷惑。”

“什么美色迷惑?”卢琛儿揽上钦差的脖颈,将头贴在了他的颈窝之内,边吹气边媚声道,“我们大人聪明绝顶,又岂会被我三言两语迷惑?琛儿是真心爱慕大人,大人可是不信?”

钦差低头看了怀内的美人,虽爱不释手,却也不得不防。

卢琛儿见他犹豫,便哭啼了起来,“大人若是不信,琛儿只有一死!”

说罢朝着柱子撞去。

钦差哪受的了这般,慌忙拦下,心疼道,“我信,我信……”

“都是他!”卢琛儿看向县令,指着他道,“他对您有二心,想要拆散我们。说不定,是嫉妒您,想要取而代之呢!”

钦差刚入朝,虽未有官职却背靠大树,眼红嫉妒者比比皆是,这话倒戳中了他。他思索片刻,点头道,“将县令关押,听候发落。”

“大人!你可不能被她骗了,我绝无二心啊,再说您也没有官职啊,我取而代之干嘛……”

“快些拉走!”钦差恼火不堪,他在周慎面前卑躬屈膝当牛做马多时,竟还未混上一官半职,本就心中愤懑。此刻这小小县令竟还捡到口中说,戳他痛处。

“大人,喝茶。”卢琛儿不知何时端了茶盏,小心的吹气,送到了他身前。

钦差接过茶,心思却已不在茶之上,瞧着眼前楚楚动人的一双眸子,再也压不住内心的躁动。

他将门反锁,转身就将腰间的大带抽落,外袍一脱,朝着眼前的小美人便扑了上去。

她本在茶里下了药,但他却根本没喝,此刻不能翻脸,只能强忍。

卢琛儿咬了咬牙,只能任由他将自己抱起,一道厚重的黑影即刻压来,她差点条件反射给他个耳光。

“小美人,真是让我好想啊。”

下毒不成,只能用毒,她一边回应着眼前的男人,一边伸手攥住宋笃谦给他的毒药。

那男人的胡茬蹭过她的脸颊,内心嫌恶之意再也忍受不住,药瓶刚抬起,不料却被他发觉,一抬手便被抢走扔到了地上。

瓷瓶落在地板之上,发出清脆的声响,但随着声音散去,卢琛儿却真实的感受到了生不如死的恐惧。

此刻,眼前的男人丑态毕露,顾不得与她计较那瓷瓶。他一心只想迅速将眼前的美人拿下,咧着嘴,喘着粗气不顾一切的扑了上去。

腹黑纨绔翻车了最新章节

腹黑纨绔翻车了相关资讯

腹黑纨绔翻车了

作者:绘长安
类型:悬疑灵异 状态:连载编辑:翩若惊鸿 在读:18289人
  【唯利是图草民琛VS腹黑纨绔马嫡子】她勒转八卦琉璃灯那刻,马清玄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会肝肠寸断。那时,他全当卢琛儿为棋子、为利刃、为他的挡箭牌。-生母早亡,嫡庶其它,他费力心神此生只为两件事:查死因夺家业他本想完成4大业便弃卒而去。但是,他从来没有考虑过会爱上了一枚棋子。-一夕再次穿越,家徒四壁。卢琛儿为寻八卦琉璃灯回去,与马府嫡子假定亲。初遇,全当他是纨绔、是膏粱、是不折不扣的登徒子。可寻到八卦琉璃灯那日,她迟疑了。她望着身侧那个英俊绝伦,一劲儿将她往怀内拢的男子默默的许下愿望:愿将来与君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勘破城府,她方苏平日这个时辰,街市巷口来往行人寥寥无几,但今日,赤热的日光下却聚集了一圈喧闹的百姓。。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