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柔情蜜意

“马清玄,我先给你把衣裳换好,等会儿海棠把水烧好,你去泡个药浴。”她细心地地理好他的衣衫,好像深怕他再被寒风侵袭到一分一毫,那温柔如水的神态,令他都忍快速滑动喉结。雨得多快,去的也快,院内的灯火被一盏盏照亮,屋檐石壁被这突如其来的大雨冲涮的锃亮。马她细心地理好他的衣衫,似乎生怕他再被寒风侵袭到一分一毫,那温柔的神态,令他忍不住滑动喉结。。...

“马清玄,我先给你把衣裳换好,等会儿海棠把水烧好,你去泡个药浴。”

她细心地理好他的衣衫,似乎生怕他再被寒风侵袭到一分一毫,那温柔的神态,令他忍不住滑动喉结。

雨来得快,去的也快,院内的灯火被一盏盏点亮,屋檐石壁被这突如其来的大雨冲刷的锃亮。

马清玄哼哼唧唧没完没了的撒娇,卢琛儿无奈只能扶着他进了浴堂。

将下人抓好的药材洒进水中,马清玄这才准备沐浴,余光却忽然捕捉到她准备离去的身影,心猛地被抽走,本能的上前拉住了她。

她一怔,转身诧异的瞧着他,“马清玄,你该不会是一个人在这儿,会害怕吧?”

这么大人了,还不能自己洗澡了?

“我去找齐福来陪你。”话音刚落,她便失去了重力,一双有力的手臂将她打横抱起,慢悠悠的走去了浴池旁。

卢琛儿一惊,紧紧的抓住他的衣襟,生怕他阴晴不定,将自己给扔进水里去。

马清玄微微低头,见她惊慌失措的模样,宛若受惊的小鹿,他唇角满意的一勾,立刻调转了方向,将她缓缓放在地毯之上,随即压了上去。

“马清玄……”她防备的将手臂交叉在身前,瞪大双眸害怕的蜷缩。

这个狡猾的男人,原来那无力和难受都是装的……

“嗯。”他答应的干脆,脸上带着几分戏谑,低头贴近她的耳畔,声音低沉含了几分魅惑,“娘子在这陪我便是,还需什么旁人?”

“我……”

话音未落,温热柔软的唇悄然贴上,她恍了神,浸在这书卷墨香,慢慢放下了防备。

她的一张白皙的小脸此刻宛若熟透的蜜桃,脸颊泛粉,耳根却通红一片,马清玄看着看着,越发觉得她娇艳动人。

他的唇一刻也未停下,从脸颊到耳后,炽热的气息打在她的颈窝,一时间,她脸颊的粉嫩更加重了几分。

而这幅柔情蜜意的画面,却被进来送披风的齐福撞了个正着,他刚开口喊了半句“二少……”,突然石化在原地,迅速转身,惊慌大喊,“少爷,我什么也没看见……我什么也没看见……”

卢琛儿忙捂住脸颊,这才感受到,此刻自己脸颊温度烫的惊人。

马清玄也低哼一声悻悻起了身,半响无言,她尴尬道:“那个,我去门外等你……”

门外石廊不远处,齐福抱着披风正与海棠相谈甚欢。

“咱们少夫人和少爷,要不然就不来,要来这还寻个刺激,来这浴堂,嘿嘿嘿。”齐福笑的大声。

卢琛儿闻言咬了咬牙,这话虽没理,却也是……真。

“那是,咱们少夫人腹有诗书,学识可是多少富家小姐都比不得的。”

齐福连连点头,“对啊,少爷以前可是从未如此长情,想当年那是芙蓉阁、红袖招轮流着去,就连姑娘,也是换着来。你瞧自从遇到少夫人,这脾性果真收敛了不少。”

话音刚落,卢琛儿轻笑走近,“是吗?齐福,你给我讲讲,二少爷都临幸过哪些姑娘?”

“少,少夫人?”齐福瞪大眼睛,自知口无遮拦被她听见,可眼下卢琛儿那慑人的眼神,令他心尖发抖。

“也没多少……”

“说!”声音威严不可破,卢琛儿抱着手臂,脸色铁青。

海棠连忙端了热茶,取了椅子,连连让卢琛儿别动气。

“齐福,你说吧。”她抿了口茶,眺望府内灯火,满目的风轻云淡。

齐福只能乖乖开口,掰扯着手指,道,“芙蓉阁的小惜、翠玉、花魁芙蓉、柳翠、羽月,红袖招的黄鹂、丹凤……差不多就是这些,还有一些忘了名字的。”

“齐福,你少说几句。”海棠看不下去,低声劝齐福闭嘴。

齐福低着头,悄悄观察着卢琛儿,却见她淡淡一笑,喝着茶,没有训斥,也没有恼火。

“你家少爷,玩的很开嘛。”

刚刚蠢蠢欲动的心,此刻随着这雨后夜风吹得一扫而空。她不禁轻笑,自古至今,竟是没有人能靠得住。

风合着雨后的泥土之气拂过,倒像是吹醒了沉浸在美梦中的人。

这一切都被马清玄看在眼里,他走上石廊,瞪着齐福,想要开口解释,却见卢琛儿一抬手,被海棠搀着离去。

“你……”马清玄咬牙叹气,刚刚才拿下的人,此刻又吹了,“齐福,本少爷平日是不是委屈你了?你要是委屈你可以说啊,我……我是哪里对不起你了?”

他强压怒气,无奈的抚住额头,而齐福却小声道,“少爷,少夫人那眼神太凶了,我不说,我怕她会吃了我……”

“放……”放屁!马清玄无语至极,她卢琛儿连他都不吃,又怎会吃眼前这个臭小子。

“娘子,天越发凉了,要不要盖我这床厚被子啊?”马清玄刚进屋,就开始献殷勤赔罪,而卢琛儿却将他视作空气。

他无奈,只能将被褥放到她的榻上,转身回了书房。

他整夜辗转难以入睡,半响自言自语,“这书房的床也太硬了……”

对,太硬了,得想法子搬去外头的榻上。

“娘子,今日与我一同坐马车去学堂如何?”马清玄一大早就安排了齐福,寻了府内最好的马车,将里里外外全部换了新布置,满怀期待的等待接她上去。

可眼前的人根本不接话,对他不看也不理。他无奈跟在她身后,想着走到府外再劝劝,却见她迈着轻快的步伐,与宋笃谦汇合离去。

齐福坐在马车前,看着卢琛儿和宋笃谦的身影不知所措,好一会儿才小心开口,“少爷,咱这马车还用吗?”

“你自己留着用吧!”马清玄眉头微蹙,一双墨黑的眸子仿佛沉到谷底。

学堂内,卢琛儿依旧与宋笃谦形影不离,她在他的桌案前,摊了张纸卷,那上面星星点点做了标记,似乎是一条条路线。

马清玄好奇,悄悄凑近,却听宋笃谦道:“宝兄若是选这条路,确实很好混入,但郊外小林,只怕有山寇土匪出没,不然,到时候我陪宝兄一起。”

好嘛,马清玄咬着后槽牙,后背宛若升起三尺炬火,自己好歹是她的夫君,何时需要他一个外人相陪了?

“那就谢谢谦兄了。”她笑的开怀。

就那么喜欢和他待在一起吗?马清玄暗暗攥紧拳头,她要去哪里也从来不与他商量……这宋笃谦倒是什么都知道……

他轻咳两声,假装不经意的上前,“哎呀,笃谦兄,你们在看什么呢?带我一个呗!”

他说罢,还故意揽上了卢琛儿的肩。

“无可奉告,表哥日理万机的,怎么有时间来管我们的事啊?”卢琛儿说罢,收起图纸,拍开他的手,转身离去。

腹黑纨绔翻车了最新章节

腹黑纨绔翻车了相关资讯

腹黑纨绔翻车了

作者:绘长安
类型:悬疑灵异 状态:连载编辑:翩若惊鸿 在读:18289人
  【唯利是图草民琛VS腹黑纨绔马嫡子】她勒转八卦琉璃灯那刻,马清玄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会肝肠寸断。那时,他全当卢琛儿为棋子、为利刃、为他的挡箭牌。-生母早亡,嫡庶其它,他费力心神此生只为两件事:查死因夺家业他本想完成4大业便弃卒而去。但是,他从来没有考虑过会爱上了一枚棋子。-一夕再次穿越,家徒四壁。卢琛儿为寻八卦琉璃灯回去,与马府嫡子假定亲。初遇,全当他是纨绔、是膏粱、是不折不扣的登徒子。可寻到八卦琉璃灯那日,她迟疑了。她望着身侧那个英俊绝伦,一劲儿将她往怀内拢的男子默默的许下愿望:愿将来与君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勘破城府,她方苏平日这个时辰,街市巷口来往行人寥寥无几,但今日,赤热的日光下却聚集了一圈喧闹的百姓。。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