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永州城草

树枝的影子慢慢的偏转,马清玄悄悄地睁开眼睛双眼,卢琛儿不愿上塌,竟一个人趴在桌上,枕着胳膊入眠。他站起身下塌,轻移到她身边,双眸尽被她的身影占有,他笑了笑,轻声道,“原来天就怕地就怕的你,也会被榻上的我吓到,幸好我也不是你想像的那个好色之徒,但是……我的他起身下塌,轻移到她身边,双眸尽被她的身影占据,他笑笑,低声道,“原来天不怕地不怕的你,也会被榻上的我吓到,好在我不是你想象的那个好色之徒,不过……我的确也不是什么好人。”。...

树枝的影子慢慢偏移,马清玄悄悄睁开双眼,卢琛儿不肯上塌,竟一个人趴在桌上,枕着胳膊入睡。

他起身下塌,轻移到她身边,双眸尽被她的身影占据,他笑笑,低声道,“原来天不怕地不怕的你,也会被榻上的我吓到,好在我不是你想象的那个好色之徒,不过……我的确也不是什么好人。”

他双眸一沉,半响轻轻抱起她,慢慢放到床榻,将被褥掖好,生怕吵醒了她。

她含糊不清的呓语几句,“妈妈……”马清玄闻言心尖一颤,这丫头就连在梦里也记恨着自己的吗?芙蓉阁的嫲嫲?

他俯身,凝视着她一张粉嫩小脸,不得不承认的是,睡着了的她,那种温柔和妩媚,似乎更能打动人心。

他喉结滑动,伸出手想去触摸她的粉颊,可即将要碰上去的刹那,他却停下了。

马清玄,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白寅的话虽难听,但却是真理。

不该对棋子动情,那是大忌。

清晨第一缕微光铺洒,马清玄便伸着懒腰起了床,走出书房却见外头是空荡的床榻,他一愣,忙向正在收拾屋子的海棠发问,“卢琛儿人呢?”

“少夫人天未亮就出去了,没说去哪,不过少夫人也没什么去处,不是回家,便是逛街市去了吧。”

“老板,这个租一天多少银子?”卢琛儿和冯信知正在一家车马铺,她拍着一辆看起来十分稳固的果木马车,问价。

“二十两一日,从你牵走开始算,一共十二个时辰,若时间到了还未送回,便自动续一日。”

“还可以吧?”卢琛儿转身问向冯信知,只见他点点头,道,“先去买些吃的,小路不一定有店家,买好了再来租。”

“大宝,你确定罗门有灯?”

冯信知对罗门有所耳闻,虽说世传其无所不通,但总归不是一般人能摸的清的。

“当然,而且我还见过罗门继承人,赵前辈!”卢琛儿一笑,“我说,你能别愁眉苦脸吗?很快寻到灯,就能回家了,你不开心吗?你不想爸妈吗?”

“我当然想。”冯信知委屈道,“再不回去,我办的健身卡都要过期了,五千块钱呢。”

“都是苦命人,我还得复读一年,再高考呢,莫名成了留级生。”

两人正相谈甚欢,却丝毫不知危险已经降临,很快,五个精壮男子,将两人围进了巷口。

他们衣着普通,眉间带着匪气,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惹的人,为首一刀疤男子喊道,“我说小子,你闪开,不关你的事,我们要的,是这丫头的命!”

“大宝,你惹什么人了吗?”上来就要命,这是多大的仇,多大的怨?

“我没有啊……”卢琛儿微征,脑海中却跳出了一个名字:徐成心。

“冯先生,咱俩打不过五个人的,你赶紧走。”她推了他一把,整个人毅然决然的挡在他的身前。

没想到这徐成心越来越牛,竟然找杀手来杀她?她就那么想嫁给马清玄吗?真是恋爱脑也不会恋个好的。

冯信知不肯离开,手臂轻轻护住身侧的她。

“看来,你俩是打算一起送死了?”刀疤男凶神恶煞的吐了口唾沫,一个眼神过后,五个人挥舞着砍刀而来。

两人终归不是对手,混乱中,卢琛儿被砍中后背,血浸染了衣襟,她强撑着身躯却依旧倒了下去。

那五人见人已砍中,挥手飞檐而去,冯信知只是受了点钝挫伤,并未有伤口,他慌乱的上前抱起卢琛儿,大喊她的名姓。

“大宝!你能听见吗?你坚持住,我送你去医馆!”

她后背滴落的血浸红了他的双手,他几乎是踉跄抱起她,一双眼布满红丝不顾一切的冲出了巷口。

街市如往昔般喧嚣,四处散发着烟火气,而冯信知耳畔宛若装了一个屏蔽信号,什么都听不到。

他怀中的人奄奄一息,随着他迈出的步伐在微微晃动,他低下头,轻声道,“大宝,你坚持住,很快就到医馆了……”

“怎么回事!”马清玄从远处奔来,一双眼眸直直的盯着卢琛儿,前一晚还活蹦乱跳的人,怎么会突然间变成这样。

“先去医馆。”

卢琛儿被平放在医馆内的榻上,一位年纪略大的郎中过来号了脉,半响锁紧眉头,唉声叹气,似乎是在替她惋惜。

“怎么样!大夫快救救她!”马清玄喊得着急,声音不自觉提高了一个度,那郎中摇摇头,双眸黯淡无光。

“她身上的毒,没有解药。”

郎中浅浅一句话,却让他内心的坚韧土崩瓦解,他几乎是吼出来的,“怎么会无解!你不是大夫吗?”

“清玄,清玄你冷静一些!”若冯信知不去阻拦马清玄,看他那个愤怒的样子,怕是下一刻那郎中便会小命不保。

“我没事……”一声无力的软音响起,卢琛儿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别……”

生气。

话音未落,她被腾空抱起,冯信知满是惊讶,扯住马清玄的衣袖怕他冲动行事,却听他说:“冯先生,你留在这处理你的伤,我要找人去救她,相信我,我有办法!”

冯信知还未接话,人已经被抱着走远,他微微叹气,坐到了长椅上,掀开衣袖,才发现尽是淤青一片。

郎中给他取了药膏,轻轻涂抹。

马清玄来不及租马车,更来不及喊人帮忙,他心疼的抱着卢琛儿,不顾一切的向城郊跑去。

她眼前朦胧靠上他温热的胸膛,能听到到他急促的呼吸,她不由得生起心疼,“马清玄……”

“琛儿。”他声音带了一丝哽咽,俯身将温热的脸颊贴了上来,他温声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有事。”

那声音如同四月暖阳,照亮了世界,也温暖了她的心田,她心口一紧,小声念叨,“马清玄,若是,若是你不这么花心就好了…凭你这张脸,怎么着也该是永州城草……”

“我怎么是棵草?”

“我在夸你好看。”卢琛儿淡淡一笑,“只可惜,好看归好看……”却是个花花公子。

她把这句话咽了回去,就算马清玄不是个花花公子又如何,自己注定和他没有未来。

他不知是因为着急,还是因为跑的太久,额前,鬓边的发丝尽数被汗水打湿,她想要尽力抬起手腕帮他拭去,却发觉手臂如同灌了铅,难以动弹。

朦胧中,她失去了意识。

腹黑纨绔翻车了最新章节

腹黑纨绔翻车了相关资讯

腹黑纨绔翻车了

作者:绘长安
类型:悬疑灵异 状态:连载编辑:翩若惊鸿 在读:18289人
  【唯利是图草民琛VS腹黑纨绔马嫡子】她勒转八卦琉璃灯那刻,马清玄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会肝肠寸断。那时,他全当卢琛儿为棋子、为利刃、为他的挡箭牌。-生母早亡,嫡庶其它,他费力心神此生只为两件事:查死因夺家业他本想完成4大业便弃卒而去。但是,他从来没有考虑过会爱上了一枚棋子。-一夕再次穿越,家徒四壁。卢琛儿为寻八卦琉璃灯回去,与马府嫡子假定亲。初遇,全当他是纨绔、是膏粱、是不折不扣的登徒子。可寻到八卦琉璃灯那日,她迟疑了。她望着身侧那个英俊绝伦,一劲儿将她往怀内拢的男子默默的许下愿望:愿将来与君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勘破城府,她方苏平日这个时辰,街市巷口来往行人寥寥无几,但今日,赤热的日光下却聚集了一圈喧闹的百姓。。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