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你帮我换

“马清玄……”她声音动作轻柔,颤的很厉害,“你何必呢?要纳便纳,我也不知道能……”陪你多久。话音未落,一双纤细冰凉的手,紧紧地的攥住了她,他像是欣慰,又带着有心无力的苦意,他低声喊着,“琛儿……”大夫人终于等到放下自己茶盏,站起身瞧着雨中的两人,哂笑道,“卢琛儿,话音未落,一双修长冰凉的手,紧紧的攥住了她,他像是欣喜,又带着无力的苦涩,他轻声喊着,“琛儿……”。...

“马清玄……”她声音轻柔,颤的厉害,“你何苦呢?要纳便纳,我也不知能……”

陪你多久。

话音未落,一双修长冰凉的手,紧紧的攥住了她,他像是欣喜,又带着无力的苦涩,他轻声喊着,“琛儿……”

大夫人终于放下茶盏,起身瞧着雨中的两人,嗤笑道,“卢琛儿,进府许久,竟还未给府内延绵香火。如今老爷要给清玄纳妾,你竟使出这狐媚之术,蛊惑他在雨中长跪,你当真好深的城府!”

贼喊捉贼。卢琛儿觉得好笑,一个当年横刀夺爱的人,竟也有资格在她面前指手画脚。

素吃多了,偶尔也得来点荤。

她起身,白皙清冷的小脸带着往日从未显现的寒意,“我何时不让少爷纳妾了?大夫人是哪只耳朵听见了?”

“你竟敢这种态度和我讲话?”大夫人眸色一颤,转身哭哭啼啼朝着老爷一顿抱怨,但那马鹏程,却依旧无言。

她见状心中生恨,恶狠狠的对卢琛儿道:“不纳妾,等成心进了门,你就是妾!”

“好啊!”卢琛儿坦然一笑,这笑声爽朗,倒令大夫人一惊。

“当年大夫人也是靠着家世显赫,将原本的夫人挤走,成功上位的吧?”卢琛儿双眸宛若利剑,“不知道夫人的死,和您有几分干系!”

话音刚落,天边一道巨响滚雷,慑的大夫人双腿一软。马鹏程原本淡然的脸,此刻也铁青了起来。

大夫人见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慌忙装作头疼,哀嚎着被下人搀扶离去。

马清玄依旧跪在清冷的石板上,双腿浸在不断流淌下的雨水中。

卢琛儿心疼的搀扶,他却摆手,朝着堂前磕了三个响头。

“爹,我娶琛儿,不是为了什么子嗣,什么香火。我爱的是她这个人,我需要的是和她携手一生的相互陪伴。我不会让她做一些她不愿意做的事情,而我本人,更不会做出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

“马清玄……”卢琛儿心疼的抚住他的脸,一双眸子此刻様出万丈波澜,这话,令她心头一颤。

“罢了,送二少爷回去!”马鹏程拂袖起身,却未曾多怜悯堂下的他一眼。

“海棠你快去烧热水,让齐福准备干净的衣裳,给少爷换上。”

海棠听罢,慌忙转身,却又被卢琛儿叫住,“还有,吩咐下人去取些风寒的药。”

“好的,少夫人。”海棠转身离开,卢琛儿将自己榻上的被褥也取走,一同拿进书房,给他盖在身上。

马清玄唇色苍白,浑身宛若透了风的纱,仿佛再折腾一下,整个人就散了。

卢琛儿慌里慌张的倒了热水,将他扶起,贴在自己怀内,轻轻的将水递到他的身前。

他抿了几口,身子却依旧在不受控的打颤。卢琛儿细心拨开他额前被雨淋湿的碎发,齐福也急匆匆的来了。

“少爷……”他带着哭腔,“您这是怎么折腾成这个样子了啊,您是故意将我支开的是吗……都怪齐福没有保护好你……”

齐福边拿来新衣,边落着泪,卢琛儿被他哭的心里难受,越发红了眼眶。

“少爷……”齐福将他的外衣扯落,“这是人受的罪吗?不就是纳个妾嘛,你总不能为了拒绝把自己的命搭进去啊……老爷也真是的,这大夫人说什么,他就做什么,从来都不心疼你。

“齐福。”马清玄无奈轻叹,“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唠叨了?”

“看着少爷这样,我心里难受……”齐福边抹着泪,边给他脱了里衣。

卢琛儿识趣转身,却听马清玄用那沙哑的声音道,“娘子……你帮我换。”

马清玄话音刚落,‘体贴’的齐福立刻笑着附和,“对,还是少夫人来吧,我去门外候着……”

随着房门关闭,屋内重回寂静。

卢琛儿依旧不敢回头直视他,但心中却暗暗心疼,正在她矛盾到一个极致,帮也不是,不帮也不是之时,他猛地咳了起来。

她慌张转身,从怀里掏出帕子,擦拭过后,却发现那帕子上落了血红的印记……

“马清玄……”心仿佛被撕扯开,悬到半空又重重被揉碎,她声音哽咽,伸出手上前护住了他的心口。

而咳血的他,却还在笑,他看着身前这张惊慌失措的小脸,苦笑道,“童子命……”

他说罢,那表情已分不清是喜是悲,倒像是一个暮年的老人,托着病躯却默默坚持矗立着,承受这一切。

“不会的……不会……”卢琛儿低声重复这句话,第一次,她竟然不想让这婚约到期。

“琛儿。”马清玄轻轻拉住她,那双原本有力的大手,此刻宛若被抽走筋骨,冰凉且无力。

他再次猛咳,卢琛儿慌忙给他盖好被褥,他浅笑一下,哑声道,“这十九年,我从未因童子命而难受过半分,人注定都会离去,或早或晚,本质没有区别。”

他如玉般的双眸此刻尽是温柔,宛若秋风吹起漾来的一丝碧波,“说来可笑,现在的我,竟有些怕了。”

“不会的,算命先生肯定是算错了,马清玄,你不要难受,会有办法的,一定有的……”她越说越哽咽,最后还是忍不住落了泪。

一双水色的美眸被泪滴浸润,竟格外使人心动。

马清玄长叹一声,慢慢的竟分不清从自己口中说出的话,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琛儿,你要是早些出现,或许……或许我不会变成这样……”

不会变成一个腹黑攻于心计,满脑子只有权谋算计的人。

“那你以后都不要去喝花酒了,说不定积点德,还能延寿……”她哭的鼻头泛红,白皙脸颊像是泛起了几朵桃花。

马清玄倏地瞥了一眼,一时未忍住心头的悸动和那莫名的拥堵。

他忽的上前,拥住她,脑中瞬时一片空白,不顾一切的吻了上去。

卢琛儿怔怔定在原地,任由他的气息洒在脸侧和颈间。

一双小手慢慢环过他的腰间,那坚实的胸膛此刻却宛若一块坚硬的寒冰。

她这才回过神,自己还未完成给他换衣服的任务……

募然推了他的胸膛,他一怔,识趣的放开了她。

腹黑纨绔翻车了最新章节

腹黑纨绔翻车了相关资讯

腹黑纨绔翻车了

作者:绘长安
类型:悬疑灵异 状态:连载编辑:翩若惊鸿 在读:18289人
  【唯利是图草民琛VS腹黑纨绔马嫡子】她勒转八卦琉璃灯那刻,马清玄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会肝肠寸断。那时,他全当卢琛儿为棋子、为利刃、为他的挡箭牌。-生母早亡,嫡庶其它,他费力心神此生只为两件事:查死因夺家业他本想完成4大业便弃卒而去。但是,他从来没有考虑过会爱上了一枚棋子。-一夕再次穿越,家徒四壁。卢琛儿为寻八卦琉璃灯回去,与马府嫡子假定亲。初遇,全当他是纨绔、是膏粱、是不折不扣的登徒子。可寻到八卦琉璃灯那日,她迟疑了。她望着身侧那个英俊绝伦,一劲儿将她往怀内拢的男子默默的许下愿望:愿将来与君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勘破城府,她方苏平日这个时辰,街市巷口来往行人寥寥无几,但今日,赤热的日光下却聚集了一圈喧闹的百姓。。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