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勾魂

马清玄将那瓶子放在手中,瓶内果然是前辈调好的稀有药材,再加那份暗红的血滴,宛如一幅凄婉的油彩。很好看,确实是很好看,很好看见他恨严禁立马捅自己一刀来忏悔……半响,他哑声张口,“你们先回去吧。”同方和赵靖闻言,带门而去。马清玄低下头凝望了怀中的女子,好看,确实是好看,好看到他恨不得立刻捅自己一刀来赎罪……。...

马清玄将那瓶子放到手中,瓶内果真是前辈调好的珍稀药材,加上那份暗红的血滴,宛若一幅凄美的油彩。

好看,确实是好看,好看到他恨不得立刻捅自己一刀来赎罪……

半响,他哑声开口,“你们先出去吧。”同方和赵靖闻言,掩门而去。

马清玄低头凝视了怀中的女子,气血全无,只剩娇弱。他的心此刻破败不堪,宛若斑驳的墙皮,他自问对她或许有情,但这些情却不值得让她如此拼命。

她眉间的红色小点殷红,之前竟未察觉,他伸手抚上那颗不起眼的红点,第一次感受到了撕心裂肺般的痛。

“好,既然你给我准备了这药,那我就喝。”他拔开盖子,眸色一沉将那药一饮而尽。

怀中人呼吸悠长,他的心也随着触动错乱,他将她抱紧,用自己的脸颊贴近她的脸颊,半响,耳边传来轻柔的声音,“马清玄,你又在占我便宜……”

“琛儿……”他话音一出,才发现自己的声音不知何时变得如此沙哑,抖动的厉害。

他不顾一切的拥住她,像是失而复得般的吻了上去,她被慢慢放到榻上,他的身影也慢慢覆盖到她之上。

他攥住她的小手,放到自己的腰间,卢琛儿任由他抓住自己的手,半响,他含上了她的耳垂,而此时,房门却不合时宜的开了。

同方见状大惊,迅速转身背对两人,却道:“二少爷,有急事。”

“滚出去!”榻上气氛正浓,他来搅了局,不禁让少年恼火不堪。

“二少爷,真的很急的事情,十万火急!”

“本少爷让你滚!”

“二少爷,是关于骆大人的……”

此话一出,马清玄无奈,半响只能道,“你先出去,我一会儿去找你。”

同方这才背对着俩人,宛若一只螃蟹,慢吞吞横移了出去。

同方一走,身下的卢琛儿忍不住笑出了声,这一笑,却更加令马清玄愠怒。

他眸子一沉,盯着身下人道:“被人打断,你很开心啊。”

“二少爷快些出去吧,同方还等着呢。”她边说,便伸出手指在他颈间轻轻点点,这一点倒令他强压下去的躁动又开始燃了起来。

这女人压根就不想让他出去,嘴上说得好听,动作却不安分。

马清玄内心宛若被小猫挠着,凝视了她很久,还是俯身不舍的轻啄了她的脸颊。

“马清玄,你还真是不知羞。”卢琛儿柔声嗔怪。

而少年却满意的抿了抿唇,起身理好衣冠,出门之前还不忘警告一番,“本少爷一会儿再和你算账。”

月色高悬,同方坐在亭内等了许久,马清玄不悦的走来,冷冷问,“骆平怎么了?”

他最好说出点天大的事情,若是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坏了他的好事,他可真就得把他揍到分不清东西南北。

“少爷,骆大人被大理寺关押了,罪名是勾结外臣,结党营私。”

“什么狗屁玩意儿?”马清玄眉头紧锁,骆平虽官至刑部侍郎,但他那一身正气,哪里会做出这些蠢事。

诬陷之意太明显,他冷哼一声,只觉得好笑。

“还未最终审判,只不过,那大理寺地牢可不是人待的地儿。”同方小心试探道:“少爷,您要不要去找找周大人……”

救人于他而言算不上什么难事,更何况还是在周兴手里救人。只不过,他转身瞥了屋内的烛火,心中放不下那伤势未愈的丫头。

同方跟了他这么多年,也知他的脾性,嘴硬心软,明明动心却不承认,明明放不下却不肯主动开口。

他只好先他一步,开口主动揽活儿,“少爷放心,您只管去救人,少夫人这边有我和赵前辈在,不会出乱子。”

“嗯。”马清玄应了一声,猛然想起白日里那些官兵,只好又嘱咐道:“我没回来之前,不许放她离开这里半步。”

“可是有什么危险?需不需要我加派人手把这里守起来?”同方一脸认真,马清玄每次说的话,从来都不是没来由的瞎说,若他说不能出院子,那定是外头有危险。

“派人就算了,她又不会武术,人多太显眼,我只是嘱咐你一声。”马清玄叹了口气,“一会儿我就去大理寺一趟,争取快些处理好,早些回来。”

“二少爷现在是恨不得将人带在身边形影不离啊。”同方笑着打趣,而马清玄却不反驳。

他走之前,回了屋内和她告别,只说要去办点事,让她好好休息。

“马清玄,你要去哪里啊?”卢琛儿从榻上下来,见他走的着急,顾不得穿好靴子,踩着袜子直直的奔过来。

“你是不是又要去芙蓉阁?趁我生病,出去花天酒地?”责备的声音下,他竟听出了几分委屈。

他没有立刻反驳,看着她的一双未穿鞋靴的双脚发愣,半响长叹一声,倏地将她抱回了榻上。

他微微拥住她,温声道:“不出去花天酒地,家里有娘子,我哪里还会那么不知足?只不过骆平那里出了点事情,我赶过去帮一下忙,毕竟上次他还救了咱们一命,就当报答了。”

“那,我也要和你一起去。”卢琛儿自然的揽住他的腰,一双单纯的美眸様着清水。

他抿抿唇,不觉喉咙微干,心里暗暗苦笑道:马清玄,我看你真是逃不掉了。

她见马清玄不依,竟莫名撒起娇来,小脸撞进他的胸膛,娇声乱哼,“我也要去嘛,就带我一起,马清玄……”

一瞬间,马清玄恨不得将所有的什么仇恨关系什么事业宏图都丢到一边,怀内这个丫头,真的很会勾他的魂。

他轻轻攥住她的手,防止她将自己最后的防备也系数击破,严肃又认真道:“娘子伤还没好,必须在这安安静静养伤,我争取快去快回,不会让你久等。”

“你嫌我是累赘?”话一出,卢琛儿心口一颤,自己那里来的优越感,她当然是马清玄的累赘啊……不然呢?还真当自己是他的少夫人呢?

想到这,她不争了,安静的从他的胸口移开,一副失魂落魄的神情,倒令身前的马清玄不知所措。

腹黑纨绔翻车了最新章节

腹黑纨绔翻车了相关资讯

腹黑纨绔翻车了

作者:绘长安
类型:悬疑灵异 状态:连载编辑:翩若惊鸿 在读:18289人
  【唯利是图草民琛VS腹黑纨绔马嫡子】她勒转八卦琉璃灯那刻,马清玄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会肝肠寸断。那时,他全当卢琛儿为棋子、为利刃、为他的挡箭牌。-生母早亡,嫡庶其它,他费力心神此生只为两件事:查死因夺家业他本想完成4大业便弃卒而去。但是,他从来没有考虑过会爱上了一枚棋子。-一夕再次穿越,家徒四壁。卢琛儿为寻八卦琉璃灯回去,与马府嫡子假定亲。初遇,全当他是纨绔、是膏粱、是不折不扣的登徒子。可寻到八卦琉璃灯那日,她迟疑了。她望着身侧那个英俊绝伦,一劲儿将她往怀内拢的男子默默的许下愿望:愿将来与君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勘破城府,她方苏平日这个时辰,街市巷口来往行人寥寥无几,但今日,赤热的日光下却聚集了一圈喧闹的百姓。。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