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邪念

处理方式好这些事情,再回过神来,那马清玄依旧站在别院的鹅卵石面上,眼神是说不清的惆怅。他唉声叹气之间,同方也走回来了,“的确少夫人是被二少爷留的倜傥债爆体了。”“是啊。”马清玄再度长叹一声。同方还我以为他会死鸭子死鸭子嘴硬,没想起否认的还挺快,“瞧你一脸愁闷样他唉声叹气之间,同方也走过来了,“看来少夫人是被二少爷留的风流债反噬了。”。...

处理好这些事情,再回神,那马清玄依旧站在别院的鹅卵石面上,眼神是说不清的惆怅。

他唉声叹气之间,同方也走过来了,“看来少夫人是被二少爷留的风流债反噬了。”

“是啊。”马清玄再次长叹。

同方还以为他会死鸭子嘴硬,没想到承认的还挺快,“瞧你一脸愁苦样儿,你说少夫人怎么会喜欢你啊。”

“她喜欢我?”他佯装镇定,“她真说过喜欢我?”

同方故意不吭声,却见他越发慌乱的不行,半响,同方笑出了声,“二少爷还会娇羞还会不安呢?这是越来越像个人了。”

“本少爷何时不像个人了?你是不是皮痒了?”

同方笑的开怀,见他恼了忙转移话题,“明日我让人去暗查芙蓉阁,若是有了证据,你打算怎么处置那群人?”

马清玄闻言,笑意尽收,一张纯白无暇的脸上铺满锋利的寒气,“一个不留。”

赵靖调配了一瓶特效药,递给马清玄吩咐他一天给卢琛儿涂一次,保证一瓶下去,不留疤痕。

他走进里间,将门一栓,便不等卢琛儿反应过来,生生的扯住她的衣裳,瞬时,她的肩膀露出,肤若凝脂。

“马清玄!你干嘛?”她双眸尽是惊慌,左手警惕的挡住自己的肩膀。

“拿开。”他有些不耐烦的拍开她的手,小心翼翼的给她涂起了药膏。

四周空气凝结,只剩她和他的心口在砰砰直跳,她双颊布了绯红,略带娇羞却又死撑着不愿让他察觉。

他触碰到她如凝脂软玉般的肌肤,心口一热,喉咙干的厉害,他稳住心神,极力低着头。

“马清玄。”软软的声音响起,卢琛儿柔声道:“你都不知道避嫌的吗?哪有上来就扯人姑娘家的衣裳的。”

“避嫌?”马清玄唇角一勾,“你是本少爷明媒正娶进府的,何来避嫌一说?”

“我们有约在先,你总是拿‘明媒正娶’四个字来压我,我可不是你的妻子。”

他听罢无言,屋内只剩药膏瓶落到桌面的轻响,月色朦胧,树梢的影子被拉得越来越长。

“马清玄。”她柔软的声音再次响起,“你还在这干嘛,不回府吗?”

“不回。”他摇摇头,取了椅子,坐到了榻边。

“还好大夫人最近没找咱们的事儿,不然,咱们可没这么多精力和她耗。”

眼下不去京城便能寻到赵靖,她只待伤口愈合后,便要全身心投入到寻灯的事情中。

“你不回去睡吗?我已经没事了。”卢琛儿见他神情带了几次疲惫,略担心的示意他去休息。

“你先睡,待你睡着了我便去睡。”

“二少爷放心不下我?”她的眸子闪起微光,令他心口一颤。

“快睡吧。”马清玄起身将被子给她细心掖好,一张俊朗的脸上尽是温柔。

她不由得看的出神,随口打趣道:“二少爷以前在芙蓉阁,对别的姑娘也这么温柔吗?”

温柔?他可是好久没听到有人这样形容自己了。

他冷笑一声,顺势哼了一声,就当是应了。

果然,男人不能信,尤其是眼前这个花心大猪蹄子!卢琛儿收起悸动的心,强迫自己闭上了双眼。

窗外微风飘散而过,榻上的人呼吸渐渐平稳悠长。

而椅子上的修长人影却还不肯离去,半响他眸色一动,带着蔑笑,“温柔?”

对别的姑娘温柔?

这句话在他脑海中不断盘旋,随着漆黑的夜凝结在雾气之中。

朝霞冲破了天边的白肚皮,马清玄打着哈欠,顶着一双肿起的双眼出了房门。

同方刚好洗了把脸,转身看到他这幅疲惫之态,立刻换上一副吃瓜的神情,“我说二少爷,您这是一整晚都守着房里的小棋子呢?”

马清玄没搭话,径直走向湖边,捧了清水,拍洒到脸颊。

这熬夜果真不是什么好事,他眼前一片朦胧,怔怔的缓了一会儿,这才苏醒。

“啧啧啧。”同方咋舌,“这小棋子是不是貌美如花?是不是让二少爷小鹿乱撞?”

“闭嘴。”马清玄站起身,皱眉道,“好好照顾她。”

“我知道。”同方一笑,“您就好好上课去吧,就当是为了您和小棋子未来的美好生活奋斗。”

他闻言双眸闪过锐利之气,转身冷冷道:“他是本少爷的夫人!你再胡说八道……”

他突然笑的很是阴柔,手摊平,从脖间一抹而过。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同方叹了一口气,这二少爷,最大的毛病就是死鸭子嘴硬。

“清玄。”冯信知在学堂课间,喊马清玄去了院外,“大宝的伤势可好。”

“放心吧冯先生,我表弟好着呢。”他嘴里不知何时,咬了一根树上的细支条。

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着实令他嘴里的话多了些假意,冯信知看不清他的话有几分真,便又道:“你将她安排在何处?”

马清玄闻言,将口中的枝条扯出,随手扔在地面,他抬眼对上的,是冯信知那双充满疑惑却隐藏不住心疼的双眸。

“冯先生,本少爷想把她安排在哪,不需要您操心,说起来,那日她为何会跟您在一起,又为何会平白受伤,本少爷还没找您问个清楚呢!”

“我没有伤她,我只是……”

“好了。”马清玄不耐烦的转过身,怎么着,他马清玄的女人,何时轮的到他来心疼了?真是笑话。

见他要走,冯信知只好打开天窗说亮话,“我去了马府,人不在,大宝若是女子,便不是你的表妹。我只是想确认一下底下学生的安危。”

安危?马清玄瞥了他一眼,莫非…“放眼整个永州城,还没有人敢伤本少爷身边的人,真不知道冯先生为何这么担心。”

冯信知嘲讽般的笑了声,“正是和清玄少爷在一起,我才会担忧她的安危!”

空气瞬间凝固,马清玄微微一愣,原来他是担心自己平日好酒好色,掳走卢琛儿,做出些苟且之事。

可不知为何,他却不想解释,他竟然生出了一丝邪念,他就是要让冯信知误会下去,最好是越严重越好。

腹黑纨绔翻车了最新章节

腹黑纨绔翻车了相关资讯

腹黑纨绔翻车了

作者:绘长安
类型:悬疑灵异 状态:连载编辑:翩若惊鸿 在读:18289人
  【唯利是图草民琛VS腹黑纨绔马嫡子】她勒转八卦琉璃灯那刻,马清玄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会肝肠寸断。那时,他全当卢琛儿为棋子、为利刃、为他的挡箭牌。-生母早亡,嫡庶其它,他费力心神此生只为两件事:查死因夺家业他本想完成4大业便弃卒而去。但是,他从来没有考虑过会爱上了一枚棋子。-一夕再次穿越,家徒四壁。卢琛儿为寻八卦琉璃灯回去,与马府嫡子假定亲。初遇,全当他是纨绔、是膏粱、是不折不扣的登徒子。可寻到八卦琉璃灯那日,她迟疑了。她望着身侧那个英俊绝伦,一劲儿将她往怀内拢的男子默默的许下愿望:愿将来与君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勘破城府,她方苏平日这个时辰,街市巷口来往行人寥寥无几,但今日,赤热的日光下却聚集了一圈喧闹的百姓。。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