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骗人是小狗

马清玄无奈,深深叹了口气,上前拥住她,用这十九年来最温柔的语气道:“娘子别胡思乱想,养好身子,等你好了,想去哪里我都陪着你。”卢琛儿闻言,竟不争气的眼眶湿润,“马清玄,你说的是真的...

马清玄无奈,深深叹了口气,上前拥住她,用这十九年来最温柔的语气道:“娘子别胡思乱想,养好身子,等你好了,想去哪里我都陪着你。”

卢琛儿闻言,竟不争气的眼眶湿润,“马清玄,你说的是真的吗?”

“是真的,骗人是小狗。”他伸出三根手指,认真的向她发誓,半响收拾好行装,又道:“娘子这几日安心在此养伤,最好不要外出,一切等我回来再说。”

“我知道了。”卢琛儿一笑,“你万事小心。”

冬日的夜本应寒冷难熬,但卢琛儿的心口却漾着从未有过的暖意,她伸出手,指腹点上自己的眉间,轻轻一笑。

次日,赵靖如往昔在殿内练字烹茶,卢琛儿小心翼翼上前,又是帮着研磨,又是帮忙添茶,就算她不说话,赵靖也知道,她肯定又在动着什么小心思了。

他放下狼毫,问道:“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啊?”

果然是罗门,她暗暗佩服,什么都逃不过他的眼力。

“前辈,还是琉璃灯的事情,你就告诉我点儿线索吧,哪怕只是一点点,这真的对我很重要。”

“多重要?”赵靖不是马清玄,他可不吃撒娇这一套。

“我祖上有个心愿传承,就是得取这琉璃灯。”

赵靖闻言,审视的眼光从她脸上扫过,她紧张的咽了口水,不是她非得骗人,那总不能实话实说,说得找到灯穿越去吧。

那准得被人当成神经病。

“灯确实无迹可寻,不过,要寻也不是没有办法。”赵靖端了茶盏,吹动那橙黄色的汤,“首先得集齐四大图腾,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图腾便是四把钥匙。”

星神都出来了?找个灯这么难?卢琛儿一顿,“那图腾在哪?”

赵靖:“如今只有青龙图腾现世,其他三块还得寻。”

“青龙?”她脑海中闪过刑场画面,一惊道:“该不会是南郚进献的那块吧?”

赵靖闻言,笑而不语,示意道:“茶快凉了,喝吧。”

潮湿又黑暗的牢房内,闪动着昏暗的烛火,牢门前站着一道凌然的身影。

几道铁柱之隔,里面是骆平无力的神情,他轻声苦笑,“你怎么来了?”

“我不来,你怕是出不去了。”马清玄叹了口气,“放心吧,一会儿你就没事了,受委屈了。”

骆平突然被周慎抓住,此事过于牵强,他平日小心谨慎,在朝堂不肯与周慎直面冲突,又怎么会没来由的落入他的手中。

马清玄走出牢房,径直去了大理寺,侧殿内,一个身着官服,手拿杯盏的男子,浓密的眉眼尽是狡黠。

他悠闲的饮茶,见马清玄走来,嘴角多了几分笑意,“来了?”

“这不是你喊我来的吗?”马清玄开门见山,“费这么大劲儿,就为了让我来一趟?”

周慎放下茶盏,慵懒的伸了个懒腰,“好久未见,太想你了。”

“把人放了吧,一起在朝为官,这样办事,也不光彩。”马清玄压根不愿和他叙旧,只想快些折返回永州城。

“他既然是你的人,我也不会为难他,你急什么。”周慎示意下人烹茶递上前,却被他摆手一拒,“不喝了,我这就回去。”

话音刚落,堂上的人却大声笑了起来,“前日,白寅来时跟我说你近日陷进儿女情长无心大事,我只当是你施展的障眼法,竟连自己身边人都能骗过去,还赞你技艺高超。可今日一见,二少爷果真成了俗人。”

马清玄闻言一阵沉默,他自问不是高洁之人,但可悲的是,他压根也没资格做什么俗人。

当初和周慎暗中结识,也只不过是为寻生母死因得个靠山,只是令他没想到的是,周慎这几年势力越发崛起,竟然官至大理寺卿。

人一旦得了权势,便会贪得无厌,如今,马清玄不用想也知道,眼前的这个男子,早已盘算着上面那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子。

只是,他不能冒这个险与他一同涉险,从前不能,是为了母亲。如今不能,便要多加一条卢琛儿。

“我自然免不了俗。”马清玄坦然一笑,在周慎面前,他只能软下来,弱下来,否则,那些前尘往事便会让他万劫不复。

“哈哈哈哈哈”周慎笑的更甚,半响得意兮兮的道:“给你看样好东西!”

话音刚落,身旁的下人便将堂前桌上的红绸子移开,殿内瞬时流光四溢,竟散着若有若无的青色荧光。

马清玄不自觉上前两步,那晶莹剔透的晶石里,是栩栩如生的龙。

“怎么样?”周慎得意洋洋,“这就是真正的青龙图腾,此次南郚进贡的珍宝,怕是世间罕见。”

“确实不错。”马清玄暗叹,真品与那赝品天差地别,绝不是寻常匠人能做出的凡品。

“待太后寿宴一到,南郚与我们的关系,便可更进一步了。”

周慎说完,眼露锋芒,马清玄一愣,却也不能多说什么,只是确认骆平无恙,便急急返回。

永州城郊外,参天的大树将四周遮盖的密不透风。

冯信知和宋笃谦依旧没有放弃寻找卢琛儿,两人带了十余个官差,彻查这郊外野林。

不一会儿,两头的官差探路结束,冯信知焦急询问,却见官兵摇头,“尽是些树,别说住家了,就算是真在这住下,估计也得被山间猛兽夺了吃掉,骨头都不带剩的。”

话音刚落,林中飞鸟成群惊起,吓得那群官差一个个颤颤巍巍。

冯信知无奈,只好待人折返。

林深处,碧水庭院。

“我得回府!”

“不行!少爷说了,只能在这,一切待他回来再说。”

卢琛儿在和同方沟通,而他一脸冷漠,丝毫不给她沟通的余地。

她想过了,若是那青龙图腾便是其中一把钥匙,那她一定要赶在那东西进宫之前取到自己手中。

她和赵靖缜密的计划过,前辈答应帮她炮制仿品,之后得迅速进京,潜进那些官衙或是府内,伪装好身份,趁其不备,将其换出。

腹黑纨绔翻车了最新章节

腹黑纨绔翻车了相关资讯

腹黑纨绔翻车了

作者:绘长安
类型:悬疑灵异 状态:连载编辑:翩若惊鸿 在读:18289人
  【唯利是图草民琛VS腹黑纨绔马嫡子】她勒转八卦琉璃灯那刻,马清玄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会肝肠寸断。那时,他全当卢琛儿为棋子、为利刃、为他的挡箭牌。-生母早亡,嫡庶其它,他费力心神此生只为两件事:查死因夺家业他本想完成4大业便弃卒而去。但是,他从来没有考虑过会爱上了一枚棋子。-一夕再次穿越,家徒四壁。卢琛儿为寻八卦琉璃灯回去,与马府嫡子假定亲。初遇,全当他是纨绔、是膏粱、是不折不扣的登徒子。可寻到八卦琉璃灯那日,她迟疑了。她望着身侧那个英俊绝伦,一劲儿将她往怀内拢的男子默默的许下愿望:愿将来与君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勘破城府,她方苏平日这个时辰,街市巷口来往行人寥寥无几,但今日,赤热的日光下却聚集了一圈喧闹的百姓。。
  • 这位刁&的名气

    徐成心这位刁蛮小姐的名气,在永州城内可一点都不比马清玄差。卢琛儿突然觉得,这俩人倒是一丘之貉般配的很。

    2022-07-29 12:57:45详情点赞(0)回复(0)
  • 副翩翩&,在一

    手里捏一把题字折扇,题有“博观约取”四字,俨然一副翩翩公子之气。只见他边走边扇,在一位蓄着长须的老者面前停下了。

    2022-07-27 01:57:21详情点赞(0)回复(0)
  • 倒是百&秋大梦

    历史老师说的没错,穿越,就得做好当奴仆的准备。古代官僚稀少,倒是百姓和仆人居多。那种动不动穿越过去和王爷皇帝恋爱的,都在做着春秋大梦。

    2022-07-27 04:42:26详情点赞(0)回复(0)
  • 上捂住&不减半

    那女子倒在地上捂住肚子,眼里的怒气却不减半分。仿佛是打不过,便妄图用眼神瞪死她。

    2022-07-29 05:43:53详情点赞(0)回复(0)
  • 单是名&差了几

    单是名字,身为庶子的他就差了几分。这清廉,一看就是当官的命,因此马清廉自小便被寄予厚望,盼他有朝一日考取功名,加官进爵。

    2022-07-27 08:24:13详情点赞(0)回复(0)
  • &三从四

    齐福摸着后脑勺直摇头,“不好……女子当温柔贤惠,三从四德……”

    2022-07-29 02:25:28详情点赞(0)回复(0)
  • 马清玄&。”

    “好名字!”马清玄折扇一合转过身对自己的书童道,“好名配佳人,妙啊。”

    2022-07-27 08:04:33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