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详细军报(下)

外头隐隐响了了雷声,一道道闪电滑过漆黑的夜空,恍若将天穹割离。淅沥沥的雨声从窗外非常清晰的传来。由缓转急,打在窗棂上,已发出轻脆的响声。集义殿内灯火通明。“六月十六,大军接警,贼虏率人八千,欲袭我后军,上遣恭谨侯吴克忠率五千官军殿后,双方战于雷家淅沥沥的雨声从窗外清晰的传来。。...

外头隐隐响起了雷声,一道道闪电滑过漆黑的夜空,仿若将天穹割裂。

淅沥沥的雨声从窗外清晰的传来。

由缓转急,打在窗棂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集义殿内灯火通明。

“八月十三,大军接报,贼虏率众八千,欲袭我后军,上遣恭顺侯吴克忠率五千官军断后,双方战于雷家站,遭敌全歼。”

“申时,军报至中军,上震怒,再遣成国公朱勇,永顺伯薛绶,领官军四万,追击贼虏。”

“朱勇贪功冒进,追贼至鹞儿岭,遭贼虏三万余伏击,朱勇,薛绶皆战死,我官军战死者两万余,残余人等退回中军,王振以大军屡屡失利,仓促下令,命大军后撤。”

于谦立在群臣中间,手里拿着军报,脸上板板正正的,看不出喜怒,声音听起来也无比冷静。

这殿中的许多朝臣,是头一次见到这种未经任何删减的军报。

此刻听来,只觉得一阵头晕。

往常时候,纵然是败,也只是小规模的数千官军交战。

战死的将领,最高不过参将级别。

可如今,单单刚刚于谦所念出来的。

损失便超过两万人。

更不要说,还战死了一位公爵,一位侯爵,一位伯爵。

这些,可都是世袭罔替的高级勋戚啊!

虽然大多数的文臣,对这些嚣张跋扈的勋戚武臣都没什么好感。

但是,对于大明来说,这等品阶的勋戚被敌所杀,简直是奇耻大辱!

一时之间,殿内平静下来的气氛,隐约又沸腾起来。

但是这一次,群臣是愤慨。

愤慨瓦剌!

当年被太祖,太宗追着打,战战兢兢地臣服于二位先皇赫赫军威的漠北蛮族,竟敢如此冒犯大明天威。

同时也愤慨王振!

带着二十多万可战的官军,打不赢也就算了。

竟然还遭到了如此大败。

用无能形容他,都是抬举他!

当然,或许还有人愤慨天子……

愤慨他宠信佞臣,执意妄为。

只不过这个时候,没有人敢开口而已。

朱祁钰望着殿内沸腾的气氛,暗暗叹了口气。

这才是个前菜,便接受不了了吗?

不过伤亡两万,死了三个高级勋戚而已。

大明这数十年来,的确不曾遭此大败。

但是和接下来,真正的戏肉相比,这才哪到哪啊!

只希望这些朝臣们,神经能够再强韧几分吧。

朱祁钰抬手往下压了压,一旁坐着的几位老大人,也纷纷沉下脸色。

殿内鼎沸的气氛,这才慢慢降了下来。

于谦也停了下来,他站的离朱祁钰近些,所以朱祁钰能够明显的看到,他握着军报的手都隐约鼓起了青筋。

他在尽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这幅平静的外表下,隐藏的是无尽的愤怒。

待他略略缓了缓情绪,朱祁钰才示意他继续。

于谦的声音重新变得平稳,道。

“因仓促后撤,大军数千辎重车辆未及跟上。”

“八月十四,车驾至怀来城外二十里处土木堡,王振下令就地扎营,待辎重车辆跟上。”

“时兵部尚书邝埜力谏,为保圣驾安危,当尽快驰入居庸关,遭王振怒斥,命左右逐出,随行大臣无再敢谏者。”

“土木堡地高无水,我官军将士掘井数丈,皆不得水,时贼虏大军追至,据河为营,我大军人马饥渴,士气低落。”

“是夜,贼虏自麻峪口增兵,欲形成合围之势。”

“麻峪口守将,都指挥使郭懋率守口官军力战,斩敌千余人,然贼虏增兵不断,郭懋战死,守隘官军覆灭。”

“至此,贼虏合围之势已成,我大军辎重粮草遭敌截断,驻跸之地四周无险可守,兼之水源断绝,人心惶惶。”

在场的不少大臣,已经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辎重被劫,水源断绝,遭敌合围,无险可守……

他们几乎可以想象,接下来是什么场景了。

更有甚者。

已经在心中对王振破口大骂。

以多打少,都能把自己作死,可真是个人才!

随行的那帮大臣也是软蛋。

一个王振就把你们都吓到了。

若圣驾有个闪失,你们全都是大明的罪人!

不错。

到了如今这个地步,在场的群臣终于意识到一个可怕的事实。

如此恶劣的局势,焉有不败之理?

联系前面于谦说,中军被贼虏所破。

看来,大军此次大败,是板上钉钉了。

那么,位居中军的圣驾,到底如何了?

在场群臣罕见地都安静了下来。

整个集义殿中,针落可闻。

所有人的目光,都汇集在于谦一个人的身上。

于谦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

“八月十五,我官军将士遭困二日,军困马疲,欲向怀来城撤退,然虏贼大军固守于五里外,遣游骑绕营,不断窥伺,我大军数度突出,均遭击退。”

“是夜,虏贼后撤,王振即命大军开拔,出行二里,遭虏贼四面冲突而来,我军大溃。”

“此役,我官军将士死伤数,已确认者逾十七万,后勤民夫徭役死伤数,已确认者逾十二万,各关口城池已收拢残军三万,民夫徭役五万,四散各处,生死不明者共十一万。”

“随行勋戚大臣,三品以上者,存活不足五人,已遣人送回京师,三品以下者不计,后附死难者名单。”

尽管经过前面的种种铺垫,在场众臣都已经一再调高了对这场大战伤亡的估计。

但是当真正听到的时候,心中还是感到无比的沉重。

大军出征五十万人,可战官军二十余万。

光是军报当中,已经确认死难的,就已经超过了十七万官军。

如此伤亡,可称得上是全军覆没了!

那可是几十万大军啊!

就是几十万头猪,围起来让虏贼杀。

他也得杀上个几天几夜吧。

一干大臣都在心里头,狠狠的将王振骂的狗血喷头。

但是他们也知道,这个时候,再骂王振都解决不了问题。

于谦说了这么久,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关键没有说出来。

在场众臣屏住呼吸,死死地盯着于谦,似乎只要他说错一句话,就要扑上去将他活剥了一样。

于谦看了一眼稳坐的诸位老大人,定了定心神,沉声道。

“圣驾安好,然遭虏贼所持北行,除一名为喜宁的内臣外,随行中官,包括王振在内,俱死于难。”

王振死不死的,这个时候没人在意。

但是听说圣驾被贼人虏去……

在场安静了一瞬。

突然响起两声闷响。

朱祁钰循着声音望过去。

却见两个白发苍苍的老大人。

已当场栽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皇兄何故造反?最新章节

皇兄何故造反?相关资讯

皇兄何故造反?

作者:月麒麟
类型:都市职场 状态:连载编辑:眉目不知秋 在读:25015人
  景泰六年,奉天殿。朱祁钰而立御阶之上。身后是十岁的小娃娃,台阶下是面无表情的文武百官。长叹一声,抬起头望着自己惊慌失措的哥哥。他终于等到问出了那句深埋心底的话。“陛下,何故谋反?”ps:前方预警,主角阴谋家,不攀科技树~~~一缕孤魂飘飘荡荡,落在一棵奇形怪状的歪脖子树上,望着远处仓皇而来的十数人,目光复杂。。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