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死亡名单(下)

集义殿。迎着众臣各有含义的目光,于谦做为一个也没感情的选择复读机器,仍在再次。“三品以上,已确定者……”“户部尚书王佐,兵部尚书邝野,吏部左侍郎兼翰林院学士曹鼐,刑部右侍郎丁铉,工部右侍郎王永和,督察院院右副都御史邓棨,翰林侍读学士张益,通政司左迎着众臣各有含义的目光,于谦作为一个没有感情的复读机器,仍在继续。。...

集义殿。

迎着众臣各有含义的目光,于谦作为一个没有感情的复读机器,仍在继续。

“三品以上,已确认者……”

“户部尚书王佐,兵部尚书邝野,吏部左侍郎兼翰林院学士曹鼐,刑部右侍郎丁铉,工部右侍郎王永和,都察院右副都御史邓棨,翰林侍读学士张益,通政司左通政龚全安……共十六人。”

“科道官员,随行监察御史死难者二十四人,给事中死难者十四人。”

“其余三品以下者,含各部员外郎,主事,行人等,死难者过百人,详细名单已发吏部。”

长长的一大串名单,至此总算是读完了。

在场的群臣,倒吸了一口冷气的同时,心中也不由得泛起一阵复杂的感觉。

于谦在说的时候,已经尽量的省略了。

除了三品以上的,和比较重要的科道官员,基本上都略去未提。

但即便是这些人,也足够让人惊骇不已了。

这些名字,随便拿出来一个,可都是朝堂之上,举足轻重的人物!

但是如今……

一场大败,就这么变成了尸骨一具,恐怕连落叶归根都做不到。

兵者,果真凶器也!

在场大臣感到悲痛的同时,有些感情丰富的,也不由得涌起一阵庆幸。

幸亏自己当时,没有贪图军功,跟着皇帝一块亲征,不然现在客死异乡的,恐怕就是自己了……

当然,也有些忧国忧民的已经开始考虑,朝廷损失如此严重,接下来的京师守备,和朝廷政务运转,该如何是好?

也有些心思转动的快的,已经在盘算。

这么多的大佬死难,朝廷接下来必然会掀起一场官场巨震,自己等人,又该如何在这场风波当中,捞到足够的好处。

底下的人心思各异。

朱祁钰坐在上首,自然是尽收眼底。

公布这个名单,就是为了让接下来的事情能够顺利的推动下去。

毕竟,就算再危急的状况下,第一要保证的,就是秩序。

换句话说,得有主心骨,掌事者!

这就跟得到消息之后,老大人们的第一反应,是让郕王监国总政一样。

得有能主持大局的人顶上去,才好说具体的事务该怎么办。

不然你一言,我一语的,没人能做主,出了事情也没人能问责,才会闹出大乱子。

没有感情的复读机器于谦念完名单之后,退回一旁,将目光投向了朱祁钰。

朱祁钰沉吟了片刻,开口道。

“此役,各部,院,寺,监,死难者甚众。”

“然朝廷政务不可久旷,各部正堂官死难者,暂由佐贰官署理政务,佐贰官亦死难者,暂由现任掌事官署理政务。”

“现下乃特殊之时,暂罢一切不急之务,以安抚舆情为主。”

这本是应有之意。

死难了这么多的大臣,光三品以上的,就有十几位。

每一个位置,都牵扯甚广,决不是一时半刻,能够定的下来的。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暂时维持原状不动。

但是须知。

原先的时候,各部虽然都有掌事官负责,可他们的地位,基本上跟之前监国的郕王一样。

是个摆设!

就是用来防止有意外情况发生的。

正常的部务,如果紧急的,直发行在,由正堂官处置。

如果不紧急的,则是暂且压下,等大军回京之后再行处置。

不过话说回来,底下一干大臣刚刚如此慌乱,也有这个原因在。

单以六部来说,若是有侍郎级别的大员坐镇,还好些……

正三品的大员,坐镇一部倒也勉强够用。

但是有些地方,连佐贰官都没有,掌事官是郎官之类的五六品的官员。

真要是碰上底下人闹事什么的,可真未必能够应付的来。

“今日议事结束之后,各位大臣首要之事,便是安抚本衙内舆情,抚平民情,此等时刻,若有人接机寻衅滋事,本王定以重典惩治!”

朱祁钰很显然也看出了众人的犹豫不安,紧接着喊道。

“兵部何在?”

于谦上前一步,道。

“臣在!”

“命五城兵马司调遣官兵一千,分驻各部,院,寺,监,听从各掌事官调动。”

“若有趁机喧闹,滋事扰民,煽动百姓闹事者,主犯可就地锁拿,关入顺天府候审,从者就地遣散。”

“七品以下官员及勋戚子弟,有敢动荡民心,吵闹不休者,掌事官先行劝解,仍旧不停者,就地锁拿,送交都察院处置。”

朱祁钰一番话说得杀气腾腾,丝毫不掩饰自己坚定的决心,令在场的众臣呼吸都为之一滞。

没有官身的也就算了,连七品以下的官员,若敢闹事,竟也下令“就地锁拿”!

这位郕王爷,好大的魄力!

不过如此以来,众臣倒是把心放到了肚子里。

只要给了授权,那事情就好办了。

该抓的抓,该罚的罚,短时间之内控制好局势,这些大臣们心里还是有信心的。

毕竟,虽然他们有些品阶不高,但是能被留守当做暂时掌事的官员,也自然没有庸才。

“遵王爷令谕!”

于谦倒是毫不犹豫,拱手便答应下来。

朱祁钰点了点头。

说起来,这件事情其实锦衣卫来做更加合适。

不过出于一些原因,朱祁钰今天并没有将锦衣卫指挥使马顺叫来。

何况,锦衣卫是天子亲军,如今天子北狩,马顺大概率是听从孙太后的调遣。

他可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冒出一个跟他唱反调的人。

略停了停,朱祁钰继续开口喊道。

“吏部何在?”

“臣在!”

吏部尚书王直起身,道。

王老大人毕竟是百官之首,朱祁钰跟他说话,倒是客气得多,但是面色也十分肃然。

“此役,我朝廷大臣损失惨重!各部院寺监正印官,佐贰官多有出缺。”

“辛苦大冢宰,连夜召集吏部各堂官,紧急考计京畿之内三品以下,七品以上官员,七日之内,递上可补缺的详细名单。”

“涉及三品以上大员,吏部当于后日之前,拟定候选之人,然后召群臣于集义殿,廷推任命。”

王直倒是没有拿架子,拱手称是。

“遵王爷令谕!”

随后,朱祁钰目光再次转回了于谦身上,道。

“于侍郎,此役,五军都督府,京营将领亦损失惨重,如今之时,当以京师守卫为重,武将补缺之事可暂缓之。”

“但京营提督之人,实乃京师守备之重,兵部亦当速速拟定名单,于后日,与吏部一同廷推任命!”

这也是应有之意。

但是他的话音落下,于谦却没有立刻起身接令,反倒是成安侯郭晟硬着头皮站了出来,道。

“王爷,臣以为,此事不妥!”

皇兄何故造反?最新章节

皇兄何故造反?相关资讯

皇兄何故造反?

作者:月麒麟
类型:都市职场 状态:连载编辑:眉目不知秋 在读:25015人
  景泰六年,奉天殿。朱祁钰而立御阶之上。身后是十岁的小娃娃,台阶下是面无表情的文武百官。长叹一声,抬起头望着自己惊慌失措的哥哥。他终于等到问出了那句深埋心底的话。“陛下,何故谋反?”ps:前方预警,主角阴谋家,不攀科技树~~~一缕孤魂飘飘荡荡,落在一棵奇形怪状的歪脖子树上,望着远处仓皇而来的十数人,目光复杂。。
  • 子树上&大火,

    他就这么静静的倚在老歪脖子树上,看着远处的大火,望着自己这个后辈失了气息。

    2022-09-29 12:08:55详情点赞(0)回复(0)
  • &,很快

    外间灯火通明,很快便有一老者走了进来,将手搭在他的脉搏上号了一番。

    2022-09-29 04:48:03详情点赞(0)回复(0)
  • 刀早已&涸。

    周围数人手持长刀,身上淡青色的飞鱼袍沾染着大块大块的血迹,长刀早已卷刃,身上除了血迹,就是与尘土混合之后的干涸。

    2022-09-28 05:44:38详情点赞(0)回复(0)
  • 北京城&气来。

    浓重的乌云,将天穹压得低低的,如一团庞大的阴影般,笼罩着整个北京城,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2022-09-29 05:26:40详情点赞(0)回复(0)
  • &色忽的

    “呵,光复日月?”那人低喃一声,木然的脸上浮起一丝悲凉,眼中映着远处的火光,神色忽的又平静下来:“王承恩,备墨,朕要下诏。”

    2022-09-29 12:56:16详情点赞(0)回复(0)
  • 刚刚般&终于重

    被唤做王承恩的身边人看着他不似刚刚般心如死灰,只以为自家皇爷终于重新振作起来,取出随身的朱砂御笔,跪在地上,恭敬地递了过去,只神色有些为难。

    2022-09-30 12:43:04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