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中场休息

陈循的话,也可以得到了不在场许多大臣的认同,时下便有不少人出随声附和。“的确,若些许金银,也可以救回天子,我等自当极力!”“天子乃社稷国本,纵使一时之间遭难,我等也需确保天子安危……”“陈学士之言在理,但是要顾虑贼虏羞怒之下,对天子有利。”要明白,不在场的不“确实,若些许金银,可以救回天子,我等自当竭力!”。...

陈循的话,得到了在场许多大臣的认同,当下便有不少人出来附和。

“确实,若些许金银,可以救回天子,我等自当竭力!”

“天子乃社稷国本,纵然一时蒙难,我等也需保证天子安危……”

“陈学士之言有理,还是要顾虑贼虏羞怒之下,对天子不利。”

要知道,在场的不止是有于谦这样的部院大臣,六科十三道,大理寺,通政司等各个衙门,都至少有一位掌事官出席。

他们在朝廷当中,不受重视但是却不可或缺。

官职不高,但是却是中坚力量。

他们不像尚书侍郎们一样,忧心的是社稷江山。

对于他们来说,官位的升迁,个人的前途,显然更加紧要。

救回天子本就是大义所在,跟着喊喊也不会有事。

若是真的因此而使得天子归京,那么自然有叙功之时。

大佬们吃肉,他们也能跟着喝两口汤。

朱祁钰瞥了一眼于谦,见他脸色沉郁,目光闪烁,几次想要开口,都没有说话。

如今的于谦,还不是身负力挽天倾之功,名望实力都达到顶点的于少保。

现在的他,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三品大员,兵部侍郎而已。

在朝局当中,算得上有些份量,但远远不到大佬的级别,甚至就连陈循在朝堂之上的地位,也要比他高一些。

毕竟陈循身为翰林院学士,又入直内阁参赞机务,名望地位不容小觑。

依着于谦的想法,瓦剌的要求是一个都不能答应的。

一旦开了这个口子,对方就会不断得寸进尺。

而且朝野上下,必然会因为该让步到什么程度,而争论不休,进而失去坚定的抵抗之心,最终酿成大祸。

但是如此一来,天子的安危必然会受到威胁。

于谦只是秉性刚直,但不是傻子,这种场合,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他心里是清楚的。

陈循的话,有理有据,又得到了在场许多大臣的附和,他这个时候站出来反对,只会被人攻讦为包藏祸心,意图不轨。

但是若是一言不发,任由陈循的提议通过,于谦又心有不甘。

故而一向果敢的于谦,此刻罕见地有些难以决断。

这个时候,朱祁钰说话了,不过他不是对着群臣说的,而是对金英说的。

“金公公,来前本王听说,太后娘娘召了喜宁和岳谦觐见,如今二人可是出宫去了?”

朱祁钰没有刻意的压低声音,所以在场的一众大臣都听见了。

听见之后,原本的议论声也渐渐停了下来。

喜宁和岳谦这两个名字,对于在场的大臣们来说,虽然是个陌生的名字,但是所幸老大人们的记忆力还不错。

刚刚军报里头刚刚提过这两个人的名字,此刻他们还不至于就忘了。

这二人似乎就是被虏贼派来,勒索金珠财帛的人。

嗯,虽然名义上,是天子派过来取用金银,“赏赐”也先的,但是老大人们心里自动转换成了更符合实际的说法。

眼下的京城里头,要说最关心天子的状况的,非宫中的太后娘娘莫属,故而这两个人被送进京城,太后娘娘是必定要召见的,这很正常。

在场的众大臣关心的是……

太后娘娘会如何处置此事?

“回王爷,是。”

金英不知道朱祁钰这么问的用意,但是想来,和刚刚殿中出现的分歧有关,故而他回答起来十分谨慎,道。

“不过内臣一直在集义殿中随王爷议事,具体情形如何,内臣并不清楚。”

这明显是推托之词,朱祁钰虽然一直在王府当中,但他派成敬一直盯着宫里的动向。

出门之前,成敬已经对朱祁钰说了,在他进宫之前,喜宁和岳谦等人,就已经带着一大堆东西出城去了。

不过朱祁钰也没有揪着金英不放,而是道。

“既然金公公不清楚,那也无妨,兴安,遣人去慈宁宫问问,喜宁和岳谦如今身在何处?”

兴安领命下去。

朱祁钰又转过头来,对众大臣说。

“诸位大臣,如今议事已久,本王有些疲累,不如歇息片刻,待宫中有了回信,再继续商议如何?”

这番非正式的朝会,持续到现在,已经有两个多时辰了,众人亦感到有些疲累。

再加上今夜各种各样令人震撼的消息,层出不叠,老大人们根本来不及细细思量,的确需要些时间,来整理思绪。

因此对于朱祁钰的提议,自然是拱手称是。

接下来,朱祁钰命随侍的宫女内侍,上了些备好的茶点,随即便回后殿去了。

主事人走了,大臣们也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低声的讨论着。

慈宁宫虽然在皇城西侧,但是也不算很远。

过了大约半炷香的时间。

兴安带着人回到了集义殿,不过他也不是一个人回来的,跟着他一起过来的,还有慈宁宫的总管太监,李永昌。

于是,朱祁钰便也重新回到了前殿。

待众大臣都坐定,金英将方才发生的事情,简单对李永昌说了几句,朱祁钰才开口问道。

“事情始末,李公公想必已经知晓,不知今日圣母召见喜宁和岳谦二人,可有什么有用的消息?圣驾是否安好?如今二人身在何处?”

李永昌这回过来,自是奉了孙太后的令,来向一干大臣通报情况的。

不过虽然他是慈宁宫的总管太监,但是平素也甚少参与这样类似朝会的场合。

面对着殿内的一干朝廷重臣,李永昌并没有立刻答话,而是斟酌了片刻,方才答道。

“回王爷,圣母确实召见了喜宁和岳谦,那二人手里持着皇爷的随身令牌,身份应当是不假的。”

李永昌开口,并没有先回答朱祁钰的问题,而是先确认了喜宁和岳谦的身份,紧接着道。

“据二人所说,圣驾如今安好,虏贼虽心有不臣,然畏我大明天威,对皇上依旧之礼甚恭,贼酋也先入见皇上之时,亦执臣子之礼。”

也先这次出兵,名义上并非反叛,而是对大明朝廷拒绝赏赐其朝贡回赠的数额庞大的金银财帛不满,所以面对大明的皇帝,执臣子礼节,倒也正常。

当然,这一点是不是真的,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天子如今安好,这才是最关键的消息。

当下便有大臣出列,开口问道。

“既然如此,那二人可曾有言,圣驾周围随侍人等多少?位于何处?也先派了多少人马,驻守在圣驾周围?这二人现在又在何处?”

皇兄何故造反?最新章节

皇兄何故造反?相关资讯

皇兄何故造反?

作者:月麒麟
类型:都市职场 状态:连载编辑:眉目不知秋 在读:25015人
  景泰六年,奉天殿。朱祁钰而立御阶之上。身后是十岁的小娃娃,台阶下是面无表情的文武百官。长叹一声,抬起头望着自己惊慌失措的哥哥。他终于等到问出了那句深埋心底的话。“陛下,何故谋反?”ps:前方预警,主角阴谋家,不攀科技树~~~一缕孤魂飘飘荡荡,落在一棵奇形怪状的歪脖子树上,望着远处仓皇而来的十数人,目光复杂。。
  • 是自己&头是一

    最近处是自己的大伴兴安,他身后是一个二十许的娇媚妇人,再往外头是一干侍女仆妇。

    2022-09-28 03:18:04详情点赞(0)回复(0)
  • &不如归

    “二百七十六年国祚,今日毁于一旦,哥哥,你恨我恨到连祖陵太庙都不让我入,可这大明朝,最终还是毁在你的子孙手中了,你和我,都是朱家的罪人……罢罢罢,不如归去,不如归去……”

    2022-09-29 10:24:44详情点赞(0)回复(0)
  • 边却觉&的问道

    朱祁钰想问现在是什么年月,但是话到嘴边却觉不妥,于是改口含糊的问道。

    2022-09-29 01:58:54详情点赞(0)回复(0)
  • 军几乎&死伤殆

    正统十四年八月十六,军报到京,明军大败,数十万大军几乎全军覆没,正统皇帝被俘,随行勋戚大臣死伤殆尽。

    2022-09-29 01:00:07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