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沙尘暴

熟络之后,便无话不谈。一次,萧琛以关切的语气问云锦,五哥是不是对她不好?云锦未正面回答,只说如今这样的日子很好,她很珍惜。比起在方家,如今的日子确是舒适合意得多。而且,未来值得...

熟络之后,便无话不谈。

一次,萧琛以关切的语气问云锦,五哥是不是对她不好?云锦未正面回答,只说如今这样的日子很好,她很珍惜。

比起在方家,如今的日子确是舒适合意得多。而且,未来值得期许。

萧琛见云锦对此事不愿深谈,未深问,只说如果五哥对她不好,他定会站在她这边全力支持她。

这份超乎血缘之情的关爱令云锦十分感动。

春日的隆城气候如孩儿面,极其善变,一忽儿晴空万里,一忽儿风沙蔽日,甚至有时一日当中出现四个季节天气。

一日,晌午过后,风和日丽,云锦与萧琛在农庄周边垂钓。天空突然出现诡异的静谥,气温陡然降低不少,远处天边似有乌云压阵。

云锦心中隐隐不安,对萧琛急急交待了声:“赶紧回屋去关好门窗,遇任何情形不要出来观望。”说完便快步往农庄方向跑去。

农庄里的农户们也都意识到不对劲,正忙着收农具,并将耕牛往回赶。见这情形,云锦略松了口气,加入大伙赶忙收拾农具。

仓皇忙碌间,一头耕牛不知怎地赖在水田里不肯走,任那六尺庄汉如何费劲拽鼻绳,那牛哞哞叫唤就是不肯挪动步子,其四条粗壮的腿如同四根桩柱稳稳扎在泥田里。

带着沙粒的风袭来,眼看天边那团乌云渐近,已确定是沙尘暴无疑,云锦将手里农具交给其它人,催促大伙加快动作,自己则箭步冲到庄汉身边,叫庄汉赶紧回屋。

庄汉认为夫人是要放弃这头牛,听话地放下僵绳往回跑。云锦本确是打算放弃这头牛,可目光对上这牛憨厚懵懂无知的眼睛,忽生了恻隐之心,捡起地上的僵绳试着用力拽了拽,这牛竟从鼻腔里发出一气儿哼声,好似无情嘲笑她那挠痒痒都嫌轻了的气力。

云锦泄气地丢下僵绳,走到牛身侧面,双手撑在牛肚子上用劲推,想将牛推倒,这牛纹丝不动。

云锦急得去抱牛腿,还是抱不动。正无计可施,身旁出现个人如她方才那样撑着牛肚子试着将牛推倒。

见到这人,云锦更急了,大声呵斥:“不是叫你回屋吗?怎么不听话?!”

“五嫂,留些精力等会再骂吧,先把这牛放倒,咱们也好有个挡风沙的屏障。”萧琛压着风声大声喊。

只这片刻功夫,眼前已是漫天风沙,耳边风声猎猎,犹如虎啸狮吟。

云锦与萧琛合力要将牛放倒,试了许多办法,这牛依然顽强挺立。眼看风力越来越强劲,眼前能见度已不足百米,萧琛忽然转身扑向云锦。

而就在此时,一人一匹马骤然出现,与此同时,牛身侧倒,云锦被一股大力从萧琛身前拽起,随后又跌落下去,身上覆上一层重物。

云锦想睁眼看看究竟发生什么情况,头脸却被蒙了起来。

沙尘暴如同一群来势汹汹的巨兽,狂妄地在天地间耀武扬威,发出厉声吼叫。持续了近半柱香的时辰,威势终于有所减缓。

云锦觉得快要透不过气来,奋力将自己被压着的手臂挣脱出来,抬手扯下脸上遮盖物,见是一件披风。早已感知身上覆着的是一个人,未料到是个意想不到的人。

云锦与萧执四目相对,过了好一会儿,云锦才想到要将身上人推开。从来不是见色失智的人,方才却不知怎地失了神,许是风沙怪太狰狞,转眼见到玉面修罗,巨大反差令人神志恍惚。

其实,萧执与萧琛面目有四、五分像,只是萧执不常笑,而且认真起来目色有几分凌厉让人不敢直视,是以云锦今日才算看清萧执面容。

看多了萧琛,再看这张与萧琛有几分相似的脸,竟也觉出几分亲切。意识到了这点,云锦慌忙驱赶脑海里这奇异的念头,一再告诫自己,萧琛是萧琛,萧执是萧执。

思虑间,云锦已起身整理好衣襟,见萧执也已整理好发冠衣饰,上前见礼。

“五爷怎地来此?”

“当然是来找他。”萧执目光投向仍伏在泥里的萧琛。

适才遭两重罗汉叠压,萧琛已是嵌进了泥里。

“还不起来,是打算睡在这里吗?”萧执对着那一动不动的人声喊。

萧琛抬起头,缓悠悠爬起身。

“啊,”云锦忽然一声惊叫,蹲身于牛身旁,看着那被齐齐斩断的牛后腿,满脸痛惜。

见云锦这样一副神情,萧执一股无名火起,脱口骂道:“你是傻的吗?牛重要还是人重要?遇到那种境况,你竟然舍已救牛?下次再做这种蠢事,神仙也救不了你。”

云锦未回应,一径看着牛。缺了两条腿的牛,只能被宰杀送上餐桌。这是一头正值壮年的牛啊,原本可以多活十多年的。

“五嫂,莽撞、任性总要付出代价的。别难过了,走吧。”萧琛出言安慰。

云锦转过脸来,见萧琛背对着人,两手不停在脸上抹,样子很是奇怪,不由担心问:“七爷,你怎么了?”

萧琛瓮声瓮气回道:“没事,你们先走,我马上来。”

“把脸转过来。”萧执对萧琛命令声喊。

“唉呀,快走吧,沙子还没吃够吗?”萧琛娇嗔着双手捂脸转过身来,不看二人径直向庄子跑去。

云锦有些惊愕地看着萧琛远去的背影,方才已是瞧见萧琛额头、鬓角全是泥,大男孩,总不至于因为颜面污损而难为情吧?

“他,是男儿身吧?”云锦疑惑声问。

萧执同样盯着萧琛离去的方向,神情与云锦截然不同,其目色幽沉,对云锦的问话自然回应道:“货真价实的男儿。”有那样的情态,说明他已不是天真无邪的小男孩了,已是知道在喜欢的人面前保持完好形象。换句话说,他动心了。

当日,萧琛万分不情愿地被萧执拎回去了。走之前,萧执限云锦两日内将这边事情处置完速速回院。

两日后,云锦回院,未看见萧琛。问丁管家才知,萧琛被他五哥带到军营里历练去了。听说,萧琛不愿去,与五爷小小争执了一番,终被五爷强行拖了去。

云锦执恋最新章节

云锦执恋相关资讯

云锦执恋

作者:青山桥儿
类型:历史军事 状态:连载编辑:来路生云烟 在读:27286人
  
  • 那件糟&语声变

    丁总管这副表情,让萧执自然想起来隆城之前还挨了老太爷一顿板子,想起那件糟心事,心情陡然变得极差,再开口语声变了调:“总管若是没其它事回去歇息吧。”

    2021-09-15 06:55:28详情点赞(0)回复(0)
  • 刻死去&不甘。

    假如真就在此刻死去,终有不甘。三年间,南征北战,除了践行当初承诺于她挣军功赢出路的誓言,还四处探寻她的下落,诚愿在死之前见她一面,当面亲口问一声:还恨着吗?

    2021-09-15 11:08:30详情点赞(0)回复(0)
  • 飞的绝&无助。

    到了此地,萧执才知什么叫风,任何时候,天上飞的绝不可能是风筝,只有可能是人或动物。沙尘暴来的时候,始知芸芸众生在天公地爷面前的渺小和无助。

    2021-09-15 10:09:13详情点赞(0)回复(0)
  • 老奴已&老奴便

    老奴已打探好些时日,眼下,有两个人颇符合要求,五爷知晓,好女子不等人,上门求亲的贼多。因此,老奴急着来请五爷定夺,五爷若是相中哪个,老奴便全力以赴挤掉那些求亲之人。

    2021-09-16 02:24:01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处荒&是血,

    一处荒草丛中,七、八具红、银铠甲堆叠的尸体中蓦地伸出一只手,未已,从尸堆下拱出一个人来,男子满脸是血,手抚腹部创口疲累地靠坐在尸堆上,随眼看了眼四周后,身子轻轻向后仰倒,抬眼望天,目色平静。

    2021-09-14 11:24:22详情点赞(0)回复(0)
  • 萧执半&满面道

    丁总管进入内室,打眼见到萧执半披的衣衫下青青紫紫的瘀斑,愁容满面道:“五爷,要不给老太爷去封信,求请老太爷宫里走一趟,咱换个地方历练吧?”

    2021-09-15 04:07:27详情点赞(0)回复(0)
  • 我这身&”

    “那怎么行?”萧执头也不抬淡声说,“别说老太爷拉不下那个脸,我若就这样灰头土脸地回去,不得让家里人和京城的那帮损友笑话死?无论如何,我这身伤不能白挨。”

    2021-09-16 01:48:11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