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受伤

“那日,五爷为何要来农庄带走七爷?”云锦问丁总管。丁总管回说,七爷从京城来隆城,路经饷水时,因泊船位与当地一位权贵发生口角,对方原不占理,未占到便宜。事后,人查出七爷身份,四处造...

“那日,五爷为何要来农庄带走七爷?”云锦问丁总管。

丁总管回说,七爷从京城来隆城,路经饷水时,因泊船位与当地一位权贵发生口角,对方原不占理,未占到便宜。事后,人查出七爷身份,四处造谣说萧家仗势欺人。五爷亲自去饷水处理了此事,从饷水回来便直奔农庄去找七爷。

“哦。”知道事情原委,云锦心下安然。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心里装着秘密,所以过分紧张,一感受到五爷挨近或是对自己略有关注便有些惊慌。或许自己真是敏感过头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气候日渐转暖,正是春盛意浓之时,发生了一件大事。

那日上午,云锦正在后厨试做新菜,小桃火急火燎冲进来对主子声喊:“夫人,快去前院看看吧,五爷受了重伤,被人抬着回来的。”

云锦立即放下手里的活,快步往前院去。到了五爷房内,见一屋子人,床榻上,五爷靠坐床头,脸色卡白,上身缠裹着层层白色绷带。

萧执一眼看到云锦,将屋里众人打发出去,唤云锦留下。

见云锦神情严肃,萧执轻松道:“其实没那么严重,故意整得这般惨兮兮显得功劳大,你过来帮我拆掉几层绷带,缠得这般紧,闷得我呼吸都费劲。”

话说得轻松,但云锦看五爷的脸色、唇色,知道他伤得不轻。当下顺从地走上前,按着萧执的指示拆解掉一些多余的绷带。过程中也逐步看清其受伤的部位。

总共三处伤,分布在肩、背、心口上方,这三处绷带底下均压着厚厚的白绵布。伤势最重、最危险的是那心口上方的伤,其绷带底下隐隐透着血红。

“怎会这样?”云锦忍不住启口声问。

“还以为你会一直憋着不问呢。”萧执笑道。

面对萧执明朗的笑颜,云锦一时怔愣,不知该说什么。觉得两人关系很奇怪,没有夫妻情分,却有命运共同体的认知和一种道不明的使命感。就像上次在农庄,遇见自己有危险,他会奋不顾身来搭救。这次他身受重伤,如果知道他还将面临潜在的危险,自己必然也会尽力挡护。

萧执敛住笑,正色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替上峰挡了几刀,将来必然前途无量。这是巡按原话。”

“那行凶的人都被制伏了吗?”

“当然,我都这样了,他们若还活蹦乱跳,岂不太损颜面?!”

云锦眼里挂出两个问号,这什么逻辑,该说此人太自信还是太自负?

“陪我下盘棋吧。”萧执突然说。

“五爷难受的话,奴去寻大夫开止痛药。奴去叫冷秋或丁管家来陪五爷下棋吧。”云锦淡然声言。

又来了,又摆出这样一副冷淡疏离的姿态,萧执神情不悦,烦闷道:“不必了,大夫开了方子,在丁管家那里。你出去吧,我休息会儿。”说完身子往下躺,动作时伤口被牵扯不禁痛哼出声。

云锦立即出手搀扶,双手碰触的是人紧实的肌肤。萧执被云锦一碰,似有电流窜过,身子一凛,抬眼望向云锦。云锦意识到自己鲁勇,立时缩回手,脸上一红,不发一言,低头退身出去。

以前在难民棚里帮扶难民的时候,没少见光膀子的男子,还给他们上过药、扎过绷带。可难民是难民,人在命如浮萍飘摇不定的情形下,活着便是真理,顾不得尊卑礼仪。五爷虽身负重伤,可不是难民,怎能等同视之,云锦暗恼自己粗忽。

因为这冒失之举,接下来三天,云锦虽每日监督下人细致熬药、向冷秋询问五爷伤情,但未再踏进前院探视。知道五爷恢复得不错,便逐渐将注意力从五爷受伤这件事上转移到别处。

萧执在屋子里呆了三天,闲出一身闷气,若不是被丁管家拦着早骑马出去溜达去了。难得清闲几日,竟是窝在这一小方天地里哪也不能去,这让精力旺盛、生性好动的人怎么受得了。

这一清早,萧执站在窗前发呆,想想来隆城已半年多了,经历了许多事,对周边许多人、事、物有了不少改观。

当初厌弃这片荒疏之地,如今已习惯这里的一切。这里虽不及京城繁华富庶,但这里有广袤无垠的平原,可以豪气纵马奔骋。

这里民风彪悍,可也能交到不少性情豪放、肝胆相照的好朋友。

半年来,韩总兵从未打消除掉自己的念头,直至前几日演兵场上替他挡了几名刺客的暗杀,这才算真正取得了他的信任。若不是那几名刺客有勇无谋,不成气候,杀不死韩总兵,自己也不必上前舍命挡护。

来隆城不久,便开始步步营谋,从最初跑腿打杂过程中了解了隆城的地势、人情。在军中打杂,又看到了不少军政上的腐败弊漏。

而今已取得韩总兵全然信任,相信很快可以接触到韩总兵在隆城的暗恶势力。总有一日,终要与韩总兵兵刃相见。自己人生当中的第一个功勋就搁在韩总兵的脖子上,能不能拿得到,看运气了。

院里走过一条身影,打断了萧执的思绪,萧执的目光自然追随那人而去。

云锦从丁管家屋里出来,走过院子,都已经出了院子,突然又折身回转来。院子当中一张石桌上放着两只檀木箱子,箱子里装的是韩总兵托人送来的晶石。此刻那些晶石在阳光照耀下熠熠生辉。

云锦走到石桌旁,朝箱子里看了看,取出一小块晶石搁在手心里详观。其突然抬头贼眉贼眼地四周瞧了瞧,见四下无人,不知怎么想的,抬手将晶石放入嘴里用牙齿咬了咬,随即拿出来皱着眉头又一番细细摸索查看。那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像极了某种小动物面对外来新鲜物种不断试探求知的样子。

站在纱窗后的萧执将云锦脸上细微表情尽收眼底,忍不住轻笑。这小丫头竟也有这样憨痴的一面,这才是她这个年纪该有的情态。平日里,她要么一副圣僧的样子,要么一副木桩的样子,不知道,她刻意那般装模作样究竟是在防什么。

廊下传出轻盈脚步声,云锦慌忙将晶石放回箱子,往后退开一步。那个满脸好奇、精灵古怪的小丫头瞬时又成了冷静自持、举止从容的圣僧。这一急骤变脸令萧执又是一声轻笑。

云锦执恋最新章节

云锦执恋相关资讯

云锦执恋

作者:青山桥儿
类型:历史军事 状态:连载编辑:来路生云烟 在读:27286人
  
  • 抚大地&。

    建安七年,西北昭城函谷关,仲夏落日的余晖轻抚大地山川、轻抚横陈于这片地界上的铠甲战士。

    2021-09-14 02:01:41详情点赞(0)回复(0)
  • 弄死一&个外来

    在此人手底下做事,只能顺着他的毛捋,否则便是自讨苦吃。韩总兵若是想弄死一个外来的无甚实名的小将军有上百种方法,且无任何顾虑。

    2021-09-15 03:04:59详情点赞(0)回复(0)
  • “说事&打了个

    “说事吧。”萧执果断道,话说完,自然打了个哈欠,一副困意甚浓的样子。

    2021-09-15 11:45:52详情点赞(0)回复(0)
  • ,萧执&,伏倒

    失血而致的眩晕袭来,萧执认命地闭上眼睛,身子向一侧歪斜,伏倒于地。

    2021-09-14 01:26:57详情点赞(0)回复(0)
  • &晚霞相

    血染的山川与天边的晚霞相接,和着呜咽的轻风,似是在诉说一段惨烈而又悲怆的故事。

    2021-09-15 05:24:01详情点赞(0)回复(0)
  • 转头平&晚过来

    萧执合上书,转头平静回道:“还没想好!”继而问道:“总管这么晚过来该是有要紧事说吧?”

    2021-09-14 11:55:27详情点赞(0)回复(0)
  • 丁总管&回话,

    丁总管语住,目色忧柔地看着五爷,颏下一缕稀疏的山羊胡轻轻抖了抖,未回话,答案显而易见。

    2021-09-14 05:18:41详情点赞(0)回复(0)
  • 披上衣&才弥足

    “让他进来吧。”萧执惫懒启口,随后坐起身,披上衣衫,坐到书案前,随手拿起案上一本地方志翻阅。这本书还是从一名盗贼家中翻出来的,书本老旧,有些年头,正因为老旧才弥足珍贵,现市面上根本寻不到。

    2021-09-14 03:36:04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