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闯入

几日来,云锦忐忑不安,因为从前向来不入后院的五爷近来常往后院来。有时带着棋要她陪着下棋;有时带来书,让她念给他听,他自个儿则躺在榻上睡觉;有时跑到她书房里写东西,说她的书房好...

几日来,云锦忐忑不安,因为从前向来不入后院的五爷近来常往后院来。有时带着棋要她陪着下棋;有时带来书,让她念给他听,他自个儿则躺在榻上睡觉;有时跑到她书房里写东西,说她的书房好闻好看好韵致,适合潜心思考;有时就过来转转,然后对她手头上正在进行的事指手划脚。

对这位五爷,云锦是越来越看不懂了,若说他有什么暗心思,他也未有什么过分的言行举止,若说他没什么心思,他这一趟趟地往后院来究竟是闹哪样?虽然从未给他好脸色,话也不与他多说,可他并不在意,十分自在地来来去去。

更可恼的是,他与自己身边的丫环婆子们混得熟了,丫环婆子们见到他来都欢喜得不得了,自发地好吃好喝款待他,让他更是自然地将这后院当成他的惯常活动之地了。

幸好,他只是白日里来,晚上不曾来搅扰。然而,怕什么,来什么。

这日晚间,云锦沐浴后更衣上床,刚拿起手边一本书,忽听见外边小桃高声说:“五爷,夫人睡下了。奴婢这便去通禀。”

云锦㤺忙从床上起身,行动间,不慎将寻常躲被窝里看书用的一个鸡蛋大的夜明珠带到地上,发出“箜”一声响。

萧执的脚步应声而至。

云锦上身着一件玫红色绣着海棠枝的主腰,外披一件月牙色长袖对襟短衫,下身着一件藕荷色襕裙。其原本要脱去上身短衫,换一件宽袖交领长衫,可匆忙将短衫褪下一半,就见五爷已入进来。

忙不迭将褪了一半的短衫又穿上,随手从衣架上取了件荷绿色褙子穿了,穿上之后才发现前面没有盘扣的尴尬,更换已是来不及,只好以双手叠在腰间压着前襟。

萧执进来时,正正撞见云锦手忙脚乱与衣服打仗,他本该回避的,可只动了下回避的念头,行动上没有跟进。看到了不该看的,不觉得歉疚,反倒在心里暗暗赞赏:果然,很美!

“五爷,这么晚来有何事?”云锦强作镇定声问。

萧执向前迈进两步,以便更能看清她乌直长发下那双漆黑瞳眸。可是,对上这双眼睛,不禁走了神。

“五爷?”云锦再出声。

“嗯,”萧执回神,“我来,想问你这里有没有驱蚊子的香囊。”

“你等等。”云锦转身,走向壁橱,身后长发随其走动飘然拂动,加之其身段婀娜,浑身散发着一种独有的典雅气韵。这一刻,萧执清醒认识到,这丫头日后绝对是个妖精,其对多数男人来说,是一种难以抗拒难以戒除的药,或是蚀骨毒药,或是万灵仙丹。

云锦从壁橱里取出一只香囊和一包驱蚊香熏回转身,却见萧执已拾起掉落在地上的夜明珠,正把玩着。

“这东西哪来的?”萧执问。

“朋友送的。”

“你哪个朋友这么阔绰,改日为我引荐一下。”

“他不在隆城。”

“哦?那在什么地方。”

“不清楚。”

萧执还想再问,云锦却说:“五爷还有事吗?往后,五爷不要太纵惯着身边下人了,取东西这样的小事竟劳主子亲自跑,知道的说主子仁厚体恤下人,不知道的只说这院里没个掌事的,无规矩,尊卑不分,职责不明,不成体统。”

萧执明显感知云锦不悦,却明知故问:“你生气了?”

云锦低头不语,脸色摆在那儿。

“那要不我明日搬过来住,少许多闲言碎语,也省却了许多麻烦。”

云锦蓦然抬头,目光如月光下幽静森然的潭水,令萧执感觉一股寒意爬上脊背。

“我开玩笑的。”萧执忽然轻松道。

“五爷以后还是少开这种玩笑。”云锦冷淡声言,说完步至卧室门边,对守在门外的丫环轻声吩咐:“小桃,将下午客商送来的明前茶取来给五爷一并带回去。”

这是下逐客令了。

从屋里出来,萧执极是郁闷,堂堂一家之主,在自己的领地不受待见。在女人面前,无论对方长幼尊卑,多半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顺当得很,而今接二连三碰钉子。

这哪里是娶了个夫人回来,这分明是迎了个菩萨回来供奉。菩萨还时时有笑脸,而这位,话说得膈应,骨子里更是透着冷。

萧执不禁怀疑,自己从前是不是无意中得罪了她或是亏欠了她。可是,仔细回想,萧家与方家从前并未有交集,唯一认识的方鹏也不过只见了两次面,且都是在人多热闹场合相见,与其言谈总共也未超过十句。

忽然想到那颗夜明珠,那么大一颗夜明珠,价值不菲。闺中蜜友送玉镯、送宝石饰物很常见,少见有人送夜明珠。

她那位朋友究竟什么来头?是男是女?

想到有一种可能,萧执心头一寒,如三月阳春日骤然飞雪。转而一想,方家教规那么严,不应该会出现那种情况。而且自己这种无端猜测,是对她极为不尊重。

打消了那种让自己极不舒服的设想,萧执摆摆头,抛开杂念,大步回自己居院。

翌日,萧执依旧勤往后院跑,好似昨晚并未发出什么不愉快的事。

萧琛的出现对云锦来说如同及时雨。她觉得五爷一定是闷在院里太无聊了才会频频往后院跑,萧琛一来,有人陪他解闷,定然不会再往后院女人堆里扎了。

萧琛拎着羚羊骨、牦牛角、上好人参、鹿茸、鸡鸭鱼、果品等十几样物事上门。

萧执瞅着他把自己弄得串街商贩似的,冷傲道:“早跟你说了我没事,我还没虚弱到那个地步,你拿着这一堆物什来是嘲笑我不经打是吗?”

萧琛笑得灿若桃花,“五哥,这可不是全给你的,五嫂不是做药材生意吗?这些药材可以拿去换好几头壮牛了。这些鸡鸭鱼,我也要吃的啊。在军营里天天顿顿吃的不是面就是馍,我干巴得都成那挂在泥墙上的牛粪干了。

回头回京,府里人若瞧我这副模样,定然以为隆城这个地方多艰苦,五哥在这里多受煎熬呢。”

云锦执恋最新章节

云锦执恋相关资讯

云锦执恋

作者:青山桥儿
类型:历史军事 状态:连载编辑:来路生云烟 在读:27286人
  
  • 吧。”&一副困

    “说事吧。”萧执果断道,话说完,自然打了个哈欠,一副困意甚浓的样子。

    2021-09-14 03:12:27详情点赞(0)回复(0)
  • 来的,&书本老

    “让他进来吧。”萧执惫懒启口,随后坐起身,披上衣衫,坐到书案前,随手拿起案上一本地方志翻阅。这本书还是从一名盗贼家中翻出来的,书本老旧,有些年头,正因为老旧才弥足珍贵,现市面上根本寻不到。

    2021-09-14 07:32:58详情点赞(0)回复(0)
  • 地顺口&夸了起

    “二爷向来心细如尘,稳健持重……”提起二爷,丁总管一脸激赏,很自然地顺口夸了起来。

    2021-09-15 01:57:31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缕稀&答案显

    丁总管语住,目色忧柔地看着五爷,颏下一缕稀疏的山羊胡轻轻抖了抖,未回话,答案显而易见。

    2021-09-14 10:48:51详情点赞(0)回复(0)
  • 然想起&了调:

    丁总管这副表情,让萧执自然想起来隆城之前还挨了老太爷一顿板子,想起那件糟心事,心情陡然变得极差,再开口语声变了调:“总管若是没其它事回去歇息吧。”

    2021-09-15 10:48:04详情点赞(0)回复(0)
  • ,南征&言,还

    假如真就在此刻死去,终有不甘。三年间,南征北战,除了践行当初承诺于她挣军功赢出路的誓言,还四处探寻她的下落,诚愿在死之前见她一面,当面亲口问一声:还恨着吗?

    2021-09-16 02:47:36详情点赞(0)回复(0)
  • 城,进&…”

    丁总管顿了顿,不放心叮嘱道:“五爷别嫌奴多嘴啰嗦,眼下离了京城,进入这虎狼之地,行事务必要谨慎,万一……”

    2021-09-15 06:23:05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