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萧琛回来

“行,用过午膳赶紧回营。”萧执声言。萧琛被塞进兵器营,兵器营的长官是萧执铁杆好友,所以,萧琛在营里根本不会受什么委屈。军营里三顿不是面就是馍这是事实,但非在战时,军纪没那么...

“行,用过午膳赶紧回营。”萧执声言。萧琛被塞进兵器营,兵器营的长官是萧执铁杆好友,所以,萧琛在营里根本不会受什么委屈。军营里三顿不是面就是馍这是事实,但非在战时,军纪没那么严,将士们不当值的时候打野食很寻常,萧执才不相信萧琛会老老实实一日三顿吃营里的伙食,他若是规规矩矩、老老实实的话,哪里有钱、有门路弄来这些补品和食材。

“五哥,让我住一晚吧。老太爷让你照看我,可没让你这么炼我。”萧琛撒娇卖萌。

搬出了老太爷,萧执意念便有些动摇,从小到大每闯祸,都是老太爷替自己挡灾。离京城之时,还给老太爷添了一回堵。

“明日早上早些起。”萧执放话。

“谢五哥!”萧琛高兴得一蹦而起,立转身往后院跑去。

云锦在后厨前面的菜地上忙碌,见萧琛来,十分高兴。赶紧净了手,与萧琛去了居院西偏厅相聊。

在军中呆了十数日,萧琛变化很大,目光更清透明彻,骨子里好似多了一种或称为阳刚之类的东西。不变的是,仍旧笑容可掬,而且对云锦不话不说。

云锦一边手剥核桃一边听萧琛滔滔不绝讲述在军营里的事。云锦剥出一块核桃仁,萧琛便吃进一块,云锦递上果盘,萧琛便自然抬手拈了水果吃。

二人神态举止亲昵得好似分离许久的姐弟乍然重逢。

萧执迈入后院,远远听到萧琛欢快的话语声。步至西侧厅门口,丫环要进去通禀,萧执抬手制止,伫立门外静静听了些时,默然离去。

这一下午萧琛都在云锦这边。

“五嫂,我想考进士做文臣,你觉得呢?”萧琛闲坐云锦书房里从一本书中抬头对云锦声言。

“为什么会有如此想法?”云锦放下手中正在看的《舆地广记》,平静声问。

“武将要在实战中才能成长得快,无论看多少兵书、演兵练阵多少次,都只是纸上谈兵。如今天下太平,没有仗可打,武将得不到历炼,也没有军功可建。

隆城兵器库里放置的兵器都腐烂生锈了,将士们的骨头也都松散得很。上头发放的军饷一减再减,一拖再拖,将士们为了生计,将主意打到屯田、百姓身上。保家卫国的军人反倒成了蛀国扰民的强盗土匪。五哥一身好武艺,坐到副总兵的位置,成日里却只能做些造册、催粮、清户之类的琐事。

做文臣的话,施展抱负的空间就大了,可以治县安民,可以文以治国。”

文锦思忖了片刻后,声道:“这江山社稷、文韬武略,我一介妇人不该多嘴多舌。不过,你问到我了,我便信口说说,说得不好或不对,勿见怪。”

“五嫂直言便是,我就是想听听你的想法。”

云锦沉静道:“我觉得,文臣武将都是安国定邦之才,无轻重之论。和平时期,武将发挥效用的地方也很多,不一一列举。而且现在也还不算真正的和平,鞑靼、女真一直在边境活跃,一旦发现大明朝军事力量薄弱或有机可趁,定会南下侵扰。作为武将,得时时准备着。

一名出色的武将不光得骁勇,还得了解士兵,了解兵团,擅总体调度。所以,你五哥现在做的这些事,并不是琐事。

做文臣也没什么不好,百余年前首辅张先生,出身军户,对军事了解,重视边关关系,知人善任,其在朝一生,无外敌敢来犯。

我的意思,无论身处哪个位置,明确目标,坚守信念,做自认为正确的事,早晚你会成为自己想成为的那个人。”

“五嫂的话我记住了。”萧琛认真道。下一秒却嬉笑颜开:“五嫂若是男儿身,定然十分了不得。”

“也就你得了我的好才卖我的乖这般奉承我,这话千万不要去外头说,不然,我可要被人笑话死。”

看云锦嗔怪的模样,萧琛笑而不语,神情呆呆的,不知道想些什么。

云锦低头,重新执起面前的《舆地广记》。

“五嫂,你为何喜欢看地理书?”萧琛突然问。

“日后有机会的话,我想去个地方?”云锦回应。

“什么地方?”

“一个很遥远的、很朦胧的地方,那里有青山绿水,有几亩瘠田,还有一座破旧但很宽敞很舒适的老房子。”云锦说这话时似梦似忆,忽抬眼看向萧琛笑着说:“我的脚被阻在高墙深院内,可我的心很想去外面看看。我还想知道,从隆城一直往西走,一路上会有怎样的景观。”

“再往西,可是一片苦寒之地。”

“可有不少商人从那边回来,说那边天青水蓝,而且还带回来不少稀罕物事。”

“五嫂感兴趣的话,往后我留心打听那边的事,得到什么讯息便回来说给五嫂听,可好?”

“好呀。”云锦露齿而笑,笑容璨璨得叫人一不小心便迷失在里头。

傍晚,云锦从前院东厢房出来,一边走着一边对身旁一名小丫环轻声交待:“一会七爷回房后,将安宁香灭了,熏笼上重新放一条湿毛巾。晚上风大,看好门窗。明儿早晨厨下会早早备好膳食,七爷起床后便可着人将膳食端上来,让七爷用了早膳再走……”

云锦说着突然住口止步不前,前面百米远处的廊下站着一人,身姿挺拔。

“嗯,就这些,回去候着吧。”云锦匆忙交待完,转身穿过正院,脚步轻盈且快速地向另一边长廊走去。

待要跨入后院,一条人影突然出现阻在身前。

“我身上是有刺吗?”萧执拧眉望着云锦恼声道。

望进萧执迫人的炯眸,云锦莫名心慌,急摇头。

“我是会吃人吗?”萧执再启口。

“五爷,这么晚了……”云锦试图小事化了,不想在此时此地与五爷闹不愉快,毕竟院里还住着客人。

萧执也不想惊动旁人,忽地拉起云锦的手,不由分说将人带到后院一处僻静角落。

云锦执恋最新章节

云锦执恋相关资讯

云锦执恋

作者:青山桥儿
类型:历史军事 状态:连载编辑:来路生云烟 在读:27286人
  
  • 定夺,&全力以

    老奴已打探好些时日,眼下,有两个人颇符合要求,五爷知晓,好女子不等人,上门求亲的贼多。因此,老奴急着来请五爷定夺,五爷若是相中哪个,老奴便全力以赴挤掉那些求亲之人。

    2021-09-14 01:39:08详情点赞(0)回复(0)
  • 失血而&闭上眼

    失血而致的眩晕袭来,萧执认命地闭上眼睛,身子向一侧歪斜,伏倒于地。

    2021-09-16 06:33:32详情点赞(0)回复(0)
  • 地回去&,不得

    “那怎么行?”萧执头也不抬淡声说,“别说老太爷拉不下那个脸,我若就这样灰头土脸地回去,不得让家里人和京城的那帮损友笑话死?无论如何,我这身伤不能白挨。”

    2021-09-14 01:55:38详情点赞(0)回复(0)
  • 着五爷&羊胡轻

    丁总管语住,目色忧柔地看着五爷,颏下一缕稀疏的山羊胡轻轻抖了抖,未回话,答案显而易见。

    2021-09-14 02:35:47详情点赞(0)回复(0)
  • 太爷弄&隆城任

    建安二年,初冬,萧执被老太爷弄到西北隆城任副总兵,说是让他多历练历练,实是一气之下做出的决定。

    2021-09-14 11:27:13详情点赞(0)回复(0)
  • &便,韩

    虽是个副总兵头衔,仅次于总兵,但前缀一个副字,地位与总兵差了不只是一个品阶、官位的距离。隆城离皇城十万八千里,加之通讯不便,韩总兵又是当地人,因此,韩总兵在这一片地界只手遮天。

    2021-09-14 02:00:34详情点赞(0)回复(0)
  • 行当初&诚愿在

    假如真就在此刻死去,终有不甘。三年间,南征北战,除了践行当初承诺于她挣军功赢出路的誓言,还四处探寻她的下落,诚愿在死之前见她一面,当面亲口问一声:还恨着吗?

    2021-09-15 10:20:21详情点赞(0)回复(0)
  • “二爷&管一脸

    “二爷向来心细如尘,稳健持重……”提起二爷,丁总管一脸激赏,很自然地顺口夸了起来。

    2021-09-16 01:04:47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