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揭密

武候世家出来的子弟,幼时又是勤练武的,萧执身姿灵逸,很擅于隐蔽自身不被人所发现。况且元首领的住所依山形而建,墙壁嶙峋,暗角颇多。萧执寻了个离坐榻不远不近的藏身之所,堪堪可听...

武候世家出来的子弟,幼时又是勤练武的,萧执身姿灵逸,很擅于隐蔽自身不被人所发现。况且元首领的住所依山形而建,墙壁嶙峋,暗角颇多。萧执寻了个离坐榻不远不近的藏身之所,堪堪可听清首领与壮汉的对话。

壮汉是来送钱财和食物上山的,这位壮汉大概便是元首领在暨庄的钱囊。听二人对话,竟是要变卖所有资产准备跑路,再不回隆城。

二人细密作了一番规划之后,壮汉突然小心翼翼问元首领:“方姑娘愿意走吗?”

当隐约的猜想逐渐被证实,萧执浑身一僵,心脏禁不住砰砰狂跳,觉得有股气盈满胸腔直抵喉口压不下去吐不出来。

元首领未回复,神情有些凝重。

“掳来的那小子怎么处置?”壮汉又问。

元首领双脚搁在面前茶几上,很随意道:“他是官府的人,咱不动他,少惹麻烦。”

“可……他名义上与方姑娘有牵连,留着怕是个祸患。不如,暗里除掉他,将事情栽到刘一刀头上,此事交给我,保证干得干净利落。”

“云锦说,他心里有人。那是个纯情的,还是个生瓜蛋子,没准还是个断袖,油粉团子一个,不成气候,不足为虑……”

“云锦”两个字从那匪首嘴里吐出来,且以一种极自然亲昵的语气带出,萧执顿觉一阵恶心,除了恶心还是恶心,分不清到底是恶心这个匪首多一点,还是更恶心方云锦。

许多事情刹那间清晰,她的刻意疏远,她那颗鸡蛋大的夜明珠,她那段时日行事诡谲……原来,她早与人有了私情,早就嫌自己碍眼了,竟然还镇定自若说没有意中人。

萧执满腔怒火熊熊烈燃。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到茅草屋的,满心只有一个念想:绝不让那贼人带着云锦顺遂地离开隆城,作践、恶心自己一番还想要轻飘飘地离开?真当自己是油粉团子任意拿捏?无论如何,这口恶气都得顺出去。

……

这个夏日有些多变,常常前一秒天地间还是怡然宁静,突然间就风起云涌。听着外面风声呼喝,云锦的心情很是焦燥。

五爷已有十一日没有回来了,也没有任何音信。广散银两寻求线索,却收到许多敲诈勒索信。云锦急得四处央人帮忙打听消息,还专意回了趟娘家向父亲求助,也曾向元放求助。

这段时日,元放常出现在云锦面前,每次来都是以生意伙伴的身份大大方方入前门在倒座间与云锦叙话,这样会面方式是云锦执意要求的。虽然她不把三从四德太当一回事,但不想萧家的门庭因她而受辱,至少表面上不受影响。

每次元放来,云锦先是迫不及待询问是否有萧执的消息再论其它。每次元放要走,元放都会询问云锦是否准备好一起离开。

“难道他永远不回来你就永远不走了吗?”一次,元放语气酸酸地问。

“元大哥,你怎能说出这样的话?”云锦依旧轻言细语,眉头却是拧着的,“元大哥明知道我与他之间只有名分无多余的情分,同在一个屋檐下住了半年余,比之陌生人熟悉不少。如今他出了事,我如果不管不问一走了之,如此薄情寡义之举,别说我做不出来。我若真是那样的人,怎担得起元大哥的深情厚义?

而且,他远从京城来,来此地不到一年,尚可谓人生地不熟。亲人都在远方,莫说一时半会儿来不了,就算来了,不了解本地情形,一时也无从查找。这个时候,我怎能不管不顾地离开?”

“你根本不用往自己身上揽那么重的担子,他也不是你想的那般弱小。我可是了解到,他倚仗韩总兵的威势作威作福、专横跋扈,他失踪,多半是遭人报复暗害,这也是他咎由自取。”

云锦脸色微变,“如果元大哥不愿出手相帮不勉强,但元大哥不要以这种置身事外淡漠的语气评议他。他是曾经生活在我周遭一个鲜活的人,不管他在外面做了什么,公平道义自由官府伸张,谁也没有权利私自将他处置了。所有关心他的人,诚愿他安全无虞,别的都是其次。”

元放放缓语气柔声道:“我不过想让你放松放松,结果适得其反,倒越说越叫你焦虑了,我很抱歉!你放心,为了你,我一定会继续努力去找人的。”

云锦神色忧柔,“对不起,元大哥,近来情绪有些难以自控,说话不晓得轻重。”

“云锦啊,”元放悠悠长叹一声,手抚额头,“你可真是让我……无可奈何。”只有元放自己知道这句话中包含了多少情义和无奈。

萧执失踪第十七日,夏日第一波热浪袭扰隆城的时候,卧龙岗上燃起了熊熊烈火。

大火烧了两昼夜,山岗周边跑动着的尽是身着铠甲、全副武装的军人。

清剿匪徒已是到了收尾之际,韩总兵立马于一处高坡上,远远地欣赏大火与夕阳交相辉映的盛景。看够了风景,转头一声喊:“萧副总兵呢?”

立即有人回应:“副总兵带人守着山岗几处要隘,说定要活捉匪首。”

韩总兵经年通红的蒜鼻头朝脸上趴了趴,看似在笑,但看眼睛,分明没有笑。了解他的人知道,这已是难能可贵的“笑脸”了。

韩总兵真是打心眼里越来越喜欢那个青葱一样的毛头小子了。那人看着一张玉面娇颜,比个女子还要粉嫩养眼,做起事来却是地道的爷们作派。该狠的时候绝不手软,而且有股子拧劲,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更可贵的是,识时务。此次剿匪全他一手策划,功名却都冠到了自己头上。更可喜的是,端了这群匪徒,在暨庄的势力又扩张不少,还有成箱成箱的黄白货进账。真是名符其实的名利双收。

“那匪首失了地盘失了势,又没了钱财,短时日内难再翻身,抓他不急这一时。军士们出来这两日也很辛苦,告诉萧副总兵,实在抓不到人就回吧。他的功劳巨大,没抓到匪首对他的功绩无丝毫影响。”留下这几句话,韩总兵打马离去。

云锦执恋最新章节

云锦执恋相关资讯

云锦执恋

作者:青山桥儿
类型:历史军事 状态:连载编辑:来路生云烟 在读:27286人
  
  • 不甘。&,南征

    假如真就在此刻死去,终有不甘。三年间,南征北战,除了践行当初承诺于她挣军功赢出路的誓言,还四处探寻她的下落,诚愿在死之前见她一面,当面亲口问一声:还恨着吗?

    2021-09-16 01:19:30详情点赞(0)回复(0)
  • 年,初&副总兵

    建安二年,初冬,萧执被老太爷弄到西北隆城任副总兵,说是让他多历练历练,实是一气之下做出的决定。

    2021-09-13 05:55:06详情点赞(0)回复(0)
  • 四个月&打点,

    丁总管是安定候府萧家忠奴,极勤勉厚道之人,办事踏实周到。大概萧老太爷也知道隆城复杂,特指派自己倚重了三十余年的丁总管来助阵。若不是丁总管早四个月来隆城打点,某人定是要吃更多苦头。

    2021-09-14 02:08:58详情点赞(0)回复(0)
  • 丁总管&面前稚

    丁总管观视着面前稚气未脱的俊秀侧颜不无担心地问:“敢情五爷心里早有主意?!五爷想做什么?”

    2021-09-16 02:18:18详情点赞(0)回复(0)
  • 虽是个&不只是

    虽是个副总兵头衔,仅次于总兵,但前缀一个副字,地位与总兵差了不只是一个品阶、官位的距离。隆城离皇城十万八千里,加之通讯不便,韩总兵又是当地人,因此,韩总兵在这一片地界只手遮天。

    2021-09-13 08:13:43详情点赞(0)回复(0)
  • &着他的

    在此人手底下做事,只能顺着他的毛捋,否则便是自讨苦吃。韩总兵若是想弄死一个外来的无甚实名的小将军有上百种方法,且无任何顾虑。

    2021-09-15 04:02:00详情点赞(0)回复(0)
  • ,萧执&于地。

    失血而致的眩晕袭来,萧执认命地闭上眼睛,身子向一侧歪斜,伏倒于地。

    2021-09-16 03:52:39详情点赞(0)回复(0)
  • !记得&在仲夏

    晚霞如火龙变幻无穷,真美!记得她说,她出生在仲夏的傍晚,也正是云霞绚烂的时候,所以其母为其取名云锦。

    2021-09-15 02:01:30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