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火海

萧执在卧龙岗周边所有能行人的夹道、谷口安排了守将,三十米一桩,百米一哨,只要匪徒出现,便有信号弹升空。萧执亲自带人守着卧龙岗北边一处关隘。如此守了两个多时辰,匪徒几近全部...

萧执在卧龙岗周边所有能行人的夹道、谷口安排了守将,三十米一桩,百米一哨,只要匪徒出现,便有信号弹升空。萧执亲自带人守着卧龙岗北边一处关隘。如此守了两个多时辰,匪徒几近全部落网,而匪首元放仍未被捕获。

此次剿匪,萧执凭一已之力掀起狂澜。他全盘营谋,策反了几名匪徒,指派人外出送信联络上韩总兵,又在卧龙岗内部煽起内乱。待韩总兵领着大军赶来,里应外合,将卧龙岗搅了个天翻地覆。

这是萧执有生以来第一个独立策划并大获全胜的中小规模战斗,可萧执并没有多少欣喜之感,未抓到元放,对他来说,这一战相当于失败。

已然将这卧龙岗围得跟铁桶似的,山岗上到处是余火和浓烟,几无藏人之处。多数军士都觉得元放可能已经被熏死或者被烧死了。只有萧执清楚明白,那人不可能就这么轻易死了。与之交过手的人便知,那是个异常狡猾、灵敏、技高胆大、行事出人意表之人。

萧执怀疑他早已经逃出去了,还死守在这,不过是不甘心。

一名将领骑着匹黑马匆匆赶来,到萧执跟前飞身下马禀道:“副总兵,南边山道有一人纵马往山上去,弟兄们没拦住。”

这个时候还敢往山上跑的人,要么是去献忠的,要么是本领过人去救护的。萧执二话不说,拉过黑马,疾驰而去。

出乎萧执意料之外,那强闯上山的是一名个子小小的人,看身形似是个女人。难怪弟兄们拦不住,其人纵马技术堪称绝顶。

马在崎岖的山道上奔驰速度丝毫不减,马背上的女子上身前倾,双腿紧夹马腹,整个人与马形成完美整体。风将马鬃与女子身上的黑袍劲力向后撩。远远看去,那一人一马似破风斩浪直要跃入星河九天。

萧执奋尽全力也赶不上女子,但看那马及马背上的女子劲肆狂飙,那不顾一切朝前冲的态势,竟莫名心动。许是那狂野炫目的速度让人动了心,许是那女子视死如归的勇气让人动了心,许是那马儿四蹄扬空、肌犍奋张的力量之美让人动了心……

马……那马儿……萧执忽然止不住浑身发颤,那马赫然是自家院里的那匹汗血宝马,可想而知,那马背上的人……

“快给我弓箭!”萧执遽然疾声大喊,同时奋力调转马头朝附近的弓箭兵驰去。

取过弓箭,萧执爬上一座较高的山头。

箭尖对准那疾驰中的马,却迟迟未发射。向来对自己的射御之术极自信的萧执此刻忽然没了底气。犹豫再三,终是放下了弓箭,再度上马,追着那汗血宝马的方向驰去。

越接近卧龙岗中心地带,浓烟越浓,云锦的马视野受阻,终是慢了下来。云锦翻身下马,执鞭在马身上狠抽一下,马儿自去。

云锦急步在烟云中穿梭,寻找高岗、寻找水源、寻找林木多的地方。记得元大哥说过,他曾在断崖的山洞中编草绳逃出生天,他有在荒漠中寻找水源的本事,他说林木多的地方最适合隐身……

越找越绝望,眼见的除了石头还是石头,根本没有想像中的奇幻之所。而烟云似乎越来越浓,嗓子里全是焦苦味,鼻子好似已失去嗅觉,眼前好像出现了幻觉,觉得那烟像鬼似的在眼前飘来荡去。

脚下一个踉跄,重重跌了一跤。云锦迅速爬起身,不顾膝盖上的伤,继续找,如今已是没有方向、没有目标地寻找了,只找一切可以容人藏身的地方。

“元大哥……”云锦边走边大声呼喊,喊到后面嗓子喑哑,只剩下绝望的喃声呓语,“你不要丢下我……你说过要带我走的……你带我走吧,无论是西边还是阴曹地府……”

死生置外、胡言乱语的云锦未发觉自己身后不远不近地跟着一个人。

看到云锦几近疯癫的状态,萧执没有丁点报复的痛快感,只觉得痛心和难以名状的酸楚。

云锦又跌了一跤,这次她没有立刻起身,而是就地躺倒不动,好似等死。

萧执再看不过眼,大步上前一把将云锦从地上拽起,且恶狠狠声道:“你给我起来!想死?没那么容易!你还欠着我的,还清了再死!”

云锦明显吃惊不小,看清萧执的脸后,无力声道:“我不欠你,你害死了元大哥,你欠我。不过,我也不向你讨债了,此生、来世,再不复相见。”

看着云锦淡漠的神情,萧执越发恼怒,双手抓住云锦的衣领拉到自己眼皮底下,暴喝:“你既然那么喜欢他,当初为什么嫁给我?为什么要招惹我?”

云锦神色无波,“你喜欢的人是京城闻大小姐,又为何娶我?婚姻之事,哪由人自主?”

萧执一怔,眸色翻转数回,忽沉眸带着戾气低喝:“你不该骗我!”

“该不该,已然这样了,我已经遭了报应。”

“这算什么报应?元放根本没死,而你,不也还好好的吗?”

“元大哥没死?”云锦怔然复述,瞳眸里渐渐焕发神采,双眼紧盯着萧执的眼睛,似在确认他是否撒谎。

“是的,没死!”看着云锦因为那个人逐渐鲜活起来,萧执心里恨意疯长,报复的意念更甚,如果只有那个人才能唤起她求生欲望,不介意让他多活几日,这样报复起来才更解恨。

“他有多少本事你不知道吗?岂是那坐以待毙的?!”萧执缓缓松开口,神情阴晦道。

“你是说,他已经逃走了?”云锦脸上竟露出笑颜,看得萧执感觉异常刺眼。

“所以你不必殉情了!”萧执偏过脸,转身迈步朝前走,走两步,回头见云锦原地不动,“你不走,难道想留在这里等他来寻你?”

“五爷,”云锦忽然声称,眼波里泛着清辉,“成婚那日晚上,我本就想如实告诉你一切,可是没有机会。后来发生许多事,我又觉得没必要说出口,这才造成你对我的误解。

无论如何,先前欺骗五爷,我有错,来日,定会补偿你。”

“你要做什么?”萧执警觉道。

“五爷,就当方云锦已经死了吧。”云锦无比认真道,“求五爷成全我和元大哥!还五爷一个人情,告诉五爷一个半好半坏的消息,京城闻大小姐被都察院左都御史退了亲,声名有损,五爷此时再着人上门求亲的话没准能成。”

云锦执恋最新章节

云锦执恋相关资讯

云锦执恋

作者:青山桥儿
类型:历史军事 状态:连载编辑:来路生云烟 在读:27286人
  
  • 到甘肃&方同样

    “我都二十了,知道分寸!”萧执截断丁总管的话,想了想,又道:“二哥二十岁时外任到甘肃,那地方同样险恶,怎不见你们担心?”

    2021-09-13 05:24:06详情点赞(0)回复(0)
  • 脸色不&拖着,

    见五爷脸色不霁,丁总管忙扯开话题:“五爷,老奴也不想打扰五爷休息,只是五爷难有闲暇,事情不好一直拖着,这才晚上来搅扰五爷。”

    2021-09-15 11:50:25详情点赞(0)回复(0)
  • “那怎&”

    “那怎么行?”萧执头也不抬淡声说,“别说老太爷拉不下那个脸,我若就这样灰头土脸地回去,不得让家里人和京城的那帮损友笑话死?无论如何,我这身伤不能白挨。”

    2021-09-14 06:37:53详情点赞(0)回复(0)
  • ,说是&出的决

    建安二年,初冬,萧执被老太爷弄到西北隆城任副总兵,说是让他多历练历练,实是一气之下做出的决定。

    2021-09-16 01:50:33详情点赞(0)回复(0)
  • 是安定&更多苦

    丁总管是安定候府萧家忠奴,极勤勉厚道之人,办事踏实周到。大概萧老太爷也知道隆城复杂,特指派自己倚重了三十余年的丁总管来助阵。若不是丁总管早四个月来隆城打点,某人定是要吃更多苦头。

    2021-09-16 12:09:12详情点赞(0)回复(0)
  • ,行事&…”

    丁总管顿了顿,不放心叮嘱道:“五爷别嫌奴多嘴啰嗦,眼下离了京城,进入这虎狼之地,行事务必要谨慎,万一……”

    2021-09-15 08:18:58详情点赞(0)回复(0)
  • 候恶劣&,是大

    隆城,地瘠人少,气候恶劣,是大明朝版图边缘之地,是如同鸡肋一般的存在,年年征收的粮税不多,地方匪患不少,朝廷用于镇匪的军饷倒比收缴上来的税银还多。

    2021-09-16 04:18:15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