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珠子

知道五爷天天来看视自己,他每次来做了什么、与小桃说了什么并不避违自己,所以感知得一清二楚。他又变回了从前那个熟悉的如兄长般的五爷,而且对自己比从前更多了一些关切的味道...

知道五爷天天来看视自己,他每次来做了什么、与小桃说了什么并不避违自己,所以感知得一清二楚。

他又变回了从前那个熟悉的如兄长般的五爷,而且对自己比从前更多了一些关切的味道。

该恨他的,是他毁了元大哥,毁了自己的一切。可是,站在他的立场想,他也算无辜。这桩婚事也不是他所乐见其成的,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平白无故遭人劫掳,想他在卧龙岗定然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惊吓。

如果元大哥不去动他,或许他也不至于生那么大的气发那么大的火。

……

又过了两日时光,云锦想找点事做,不想再这么浑浑噩噩。屋子里已是呆够了,院子里的那点子事也撩不起她的兴致。想去外面铺子里转转,现在,唯有赚钱一事还能稍稍激发她的活力。

走到院大门却被拦了下来,正向守门的家厮问话,丁总管匆匆赶来解释:“方夫人莫怪,五爷说最近外边不太平,而且方夫子身子虚未好全,所以特别吩咐下来,方夫人若是需要什么、想要外出做些什么,只管张口,跑腿的活让下人们去办。”

云锦客气声道:“丁管家,我想去铺子里巡视一下,这个跑腿的活可能还得我亲自来。”

“方夫人,老奴这些时日外出得勤,铺子里的情形都清楚,方夫人想知道什么尽管问老奴,老奴定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丁管家说话客气又谨慎,脸上神情带着几分不自在,云锦明白这大门今日是出不去了,往后估计也难能出去。不禁心灰意冷,一口气滞在心间,什么话也没说,转身朝自己的居院走去。

晚上,萧执过来,见云锦坐在床头看书,很是喜悦,她终于有了自主意念。可转眼看到其肚子上只手托着的夜明珠,喜悦被一股闷糟之绪替代。

微不可察地调整了下心绪之后,萧执走近床边坐下,对着云锦投射过来的清澈双眸温声说:“听丁管家说,白日里你想要出去?”

云锦觉得他定是要作一番没有实际意义的解释,未答腔。不料他却说:“明日我先上衙告个假,然后回来带你出去,你想去哪都行。”

云锦略显诧异,想了想之后淡声说:“不必了。”

“那你什么时候想出去的话,提前告诉我一声,我好有个准备。你别误会,我不是要监视你。实是覆行公务中得罪了不少人,我担心那些人明刀明枪斗不过,暗中朝我身边人下黑手。”

云锦低头不接腔。

“你这颗夜明珠挺稀罕,比灯笼好用,可否借我用于夜归照明用?”萧执眸光盯着云锦手中的夜明珠。

云锦托着夜明珠的手紧了紧,轻声却坚定回绝:“不行。”

见云锦答得这样果决,萧执越发执意要拿到这颗珠子,“我拿一百只荧火虫与你换?”

“不要!”

“我买下它,你开价。”

云锦不与他说,合上书,双手合抱着珠子转身背对他侧躺下去。

萧执也不废话,脱鞋上床。

感知萧执的举动,云锦猛地弹起身,目色惊慌望着萧执。

“别这么大反应。”萧执朗朗声言,“我惦念你这颗珠子,你不予我,我便守着它。放心,我不会强抢也不会对你怎样。”说完躺下闭目休息。

云锦呆呆坐了许久,终是将珠子放到了萧执手上。

“确定给我了吗?我没逼你啊。”萧执得了便宜还卖乖。

“是借你。”云锦强调。

萧执可没打算还,将珠子收进袖中后,慷慨大方地对云锦说:“往后,你看书花的蜡钱、油钱我全包了,你尽管使,不用替我省。还有,床上可不是看书的地方,明儿,把你这床上的书都搬到书房去吧。”说完大步昂首地离去。

当晚,未知什么时辰,云锦从睡梦中醒来,觉床边有人,以为是五爷去而复返,抬睑扫一眼,却见一个十分魁梧的体形轮廓。

“是元大哥么?”云锦轻问,恍惚觉得在梦中。

“云锦。”竟真是元放的声音。

云锦坐起身,借着暗淡的星光仔细辩认眼前之人。线条流利的脸部轮廓,高挺的鼻梁,深遂却时刻涌动着希翼的黢黑大眼。

“元大哥,告诉我,我不是在做梦。”云锦喃喃声言,目光贪婪地在元放脸上流连。

“云锦,是我,我来带你离开。”元放醇厚的嗓声再度响起,声音中带着惯有的魅惑人心的热情,说着伸出一只手去握住云锦放在膝盖上的小手。宽大厚实带着一层薄茧的大掌将云锦柔嫩的小手几乎全部包裹其中。

这极富感染力的声音及手上传来的粗糙温热的厚实感,终让云锦彻底醒神。望着元大哥千言万语想说,未及张口眼泪却哗哗如雨顺着脸颊淌下来。

“怎么了?”元放不自觉柔声哄,“是不是怪我来得太迟?为了谋设一条万无一失的出路,不得不细密筹备。云锦,淌过这一遭,咱们便可永远在一起,再也不离分了。

咱们去天山西边,那里有我的朋友、我的牧场、我的庄田,那里的天和湖特别地蓝,山特别地清,花特别地红,景好人也良善。以后,你可以自在做任意想做的事。纵马奔驰、狩猎、牧羊放马、喝酒吃肉、欢歌笑语,无论白天还是晚上,想吃吃,想喝喝,想睡便睡,想安静还是想热闹都随意……”

元放说的越多,云锦眼泪流的越狠。

元放心疼不已,不断地为她拭泪,朗逸的脸上渐渐笼上层忧闷,“是不是不想走?是不是觉得跟着我这个逃案犯不安全?或者是放不下这里的一切?亦或者,不想离开……他?”

云锦使劲摇头,泪水四溅,哽着嗓音含混不清地说:“我不配……元大哥……我已经……不干净了。”说完趴在被子上蒙着脸恸哭。

元放好一阵才明白她说的不干净是什么意思,心口突突跳,手脸、脖颈上的青筋狰狞暴露,眸光中迸发出野狼一般嗜血的莹光,抵在床边紧攥的拳头已然发白。无数次想要冲前边去杀了那人,终究克制了下来。

“如果你愿意和我走,我现在就带你走。”元放嘶哑着嗓子低声道。

云锦执恋最新章节

云锦执恋相关资讯

云锦执恋

作者:青山桥儿
类型:历史军事 状态:连载编辑:来路生云烟 在读:27286人
  
  • 这样灰&城的那

    “那怎么行?”萧执头也不抬淡声说,“别说老太爷拉不下那个脸,我若就这样灰头土脸地回去,不得让家里人和京城的那帮损友笑话死?无论如何,我这身伤不能白挨。”

    2021-09-14 05:39:08详情点赞(0)回复(0)
  • 丁总管&衫下青

    丁总管进入内室,打眼见到萧执半披的衣衫下青青紫紫的瘀斑,愁容满面道:“五爷,要不给老太爷去封信,求请老太爷宫里走一趟,咱换个地方历练吧?”

    2021-09-15 07:54:24详情点赞(0)回复(0)
  • 管来助&某人定

    丁总管是安定候府萧家忠奴,极勤勉厚道之人,办事踏实周到。大概萧老太爷也知道隆城复杂,特指派自己倚重了三十余年的丁总管来助阵。若不是丁总管早四个月来隆城打点,某人定是要吃更多苦头。

    2021-09-14 12:26:57详情点赞(0)回复(0)
  • 来隆城&,想起

    丁总管这副表情,让萧执自然想起来隆城之前还挨了老太爷一顿板子,想起那件糟心事,心情陡然变得极差,再开口语声变了调:“总管若是没其它事回去歇息吧。”

    2021-09-16 03:40:26详情点赞(0)回复(0)
  • &落日的

    建安七年,西北昭城函谷关,仲夏落日的余晖轻抚大地山川、轻抚横陈于这片地界上的铠甲战士。

    2021-09-16 09:24:29详情点赞(0)回复(0)
  • 萧执来&乱。

    萧执来隆城之前,已有家奴先行来此打点,将这边的情况摸清之后详尽告知。尽管已有心理准备,萧执还是被弄了个手忙脚乱。

    2021-09-15 11:00:27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