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张家村

韩总兵算盘打得精妙,他在漠儿庄设陷,让萧执前去与元放相拼,倘若萧执没能擒住元放,有后手,韩总兵自己在元放的临时落脚点张家村设埋伏等候元放自投罗网。不过事情发展终不如他想的...

韩总兵算盘打得精妙,他在漠儿庄设陷,让萧执前去与元放相拼,倘若萧执没能擒住元放,有后手,韩总兵自己在元放的临时落脚点张家村设埋伏等候元放自投罗网。不过事情发展终不如他想的那般顺遂如意。

元放获知韩总兵找到自己那早已改名换姓的姑姑的住所且准备血洗漠儿庄后,召集一帮弟兄准备营救。将云锦放在落脚点张家村里一位有着刎颈之交张姓兄弟家中让人照料之后,带着一帮弟兄往漠儿庄去。

行至半途,得一消息,隆城军队有大幅调动。元放警觉到自己行踪暴露,当即命弟兄换条路前往漠儿庄见机行事,自已则带着十余名弟兄返回张家村接云锦。

一挨近张家村便觉出异常,先前出门时道路旁的花草树木茂盛挺拔,回来时只见花草葳蕤,葱绿的叶子上均覆了层厚厚的尘土。

而此时此刻,张家村一户农人屋舍中,正发生惊险一幕。云锦手执尖刀抵在自己脖子上,双眼紧盯着眼前这个满脸淫相、言行猥琐的下流军官。

尽管她已报上自己的名姓、身份,这个军官罔顾道义、毫无廉耻地想要欺辱她。

韩总兵未料萧执的平妻是这样一位闭月羞花的美人儿,自打入了这扇门,见到云锦的美貌,他脑子就再转不动轴了,一心只想做一件事,便是办了她。管她是玉皇大帝的女人还是阎罗王的女人,必须要将她收罗在自己帐下,否则便是白在世上走一回。

竟然连生气的样子都这样好看得叫人心尖发颤,韩总兵越发不能自持。事实上,云锦的玉容算不上绝美,比她明**人的女人多了去,可有的美适合观赏,有的美让人想拥有,云锦的美便是让人想将她据为已有。皎花明月一样的脸庞配上淡香书墨、明净幽远的气韵再加上肥瘦相宜、可媚可淑的娇柔玲珑体态,直让人想将她带回家好生善养。

韩总兵饥鹰饿虎般拿目光吞剥云锦,暗想,难怪萧副总兵与元放皆不辞辛劳为她费尽苦功夫,这样一个美人,确值得用一切去换。

双方僵持了好一阵,韩总兵也知道自己馋相难看,抬手象征性地擦了擦尚未流到口唇外的哈喇子,堆起一张笑脸尽自己最大努力展示可亲的一面,只是他不自知,那玩意他根本没有。笑起来的韩总兵更瘆人。

“小娘子,不对,萧夫人,别想不开,快把刀放下。那东西锋利得很,可不是你这样娇美人玩的,万一不小心被误伤了,可不好。”韩总兵诱哄着,缓步上前,双手抻着要来取云锦手上的刀。

“你别过来!”云锦着了慌,尖刀往脖子更抵近几分,已有丝丝血从割破的皮肤溢出来流到尖刀上。云锦对这位军官反感至极,人说一死百了,可云锦即便是死也有顾虑,她不愿自己的尸体陈在这位军官面前。

韩总兵止了步子,“萧夫人,不如这样,我让人带你去个安静的地方,你冷静冷静好好想想,若是跟了我韩某人,往后财富、地位、好吃好玩好喝的,只要是隆城有的,全属于你。

你可得知道,在这隆城,我便是所有神王庙里供着的活神仙。”

说完话不等云锦回应,喊人进来带云锦走。既一时半会吃不到嘴里,那便先放着,反正是跑不了。待拾掇了元放,再将这小娘子作庆功宴上的压轴大餐享用。

云锦不让人碰,依旧手持尖刀浑身戒备着一步步走出屋子。

刚出了屋子,“嗖!嗖!”两支箭从耳旁飞过,将那奉命押解的两名军士放倒。随后,一条人影从房顶窜下。

“云锦,去后面,那有备好的马。”元放匆忙交待后闪身进屋直奔韩总兵。

云锦见元大哥出现,如飘零的浮萍有圆木可依傍,心下安稳不少。转头见柴房门上的锁链已断开,知那被关押在里面的张缜一家俱被解救,再不迟疑,依元大哥吩咐奔向屋后,见平地上有十余名身着军士服的人各自牵着马候在那。

“方姑娘,元首领让我们先去嶂峪山。”一名军士牵着一匹白马走过来,将辔绳交到云锦手中。

随后,这一群人挥鞭纵马迎着灼目的烈日疾驰而去。

元放与韩总兵在屋中展开殊死搏斗。元放瞧着威猛强健,但常年在外拼搏,身有不少旧伤。韩总兵身子圆胖,身姿却异常灵活。二人生死关头,皆是拼尽全力。

百来个回合下来,两人各有输赢,各有损伤。元放知机会难得,时辰无多,手执匕首招招狠厉向韩总兵头脸上招呼,却都被韩总兵巧拿屋里陈设的各种器物挡开。

一个追一个逃,正是激烈奋战的时候,外面有兵马声由远及近,那是韩总兵调派出去出使任务的人回来了。元放知机会已失,再不恋战,一只手放嘴里打了个尖哨,同时夺门而出,跨上那从柴房应声而出的一匹棕马飞驰而去。

“拦住他!杀了他!”韩总兵冲出门大喝。

数十匹马向棕马围堵而来,棕马非但未减速反加速,那万夫莫敌的气势令前面人、马俱失魂丧胆。元放从乱阵中夺过一把钢刀,挥劈斩刺,悍勇异常,其人在马上身姿灵幻,奇技百出,那一人一马在重重包围圈中竟似蛟龙翻腾,不可阻挡。片刻功夫,便冲出阵,疾速远去。

韩总兵亲见元放冲阵,惊出一身冷汗,同时也为那超然马技深深折服,或许比不上赵子龙单枪匹马过万军,却也让人深切感受到那英勇无敌、锐未可挡的恢弘气势。

这边被冲散的人马也都呆呆看着那一人一马扬长而去。

“看什么?还不赶紧追!”韩总兵大喝一声,随即亲身上马去追。不是不甘心就这么让元放跑了,而是不甘心让那小美人从自己手中溜脱。

萧执在漠儿庄未遇到元放,却看到韩总兵的人早先将漠儿庄十几名老幼妇孺锁进一间屋子,屋子门窗钉死,四周堆了柴火又喷洒了火油,显是要放火将屋子里人活活烧死。

百余名体格强健的年轻人突然从四面八方冲出,与防守在周边的官兵混战成一片。

恰逢一阵大风,风沙迷眼,将人吹得站也站不住。萧执趁乱将屋子的木门撞开将屋里那些老幼妇孺放了出去。

风沙过后,年轻人和老幼妇孺均跑远,萧执以支援韩总兵为由命将士不去追赶,打马往张家村去。

云锦执恋最新章节

云锦执恋相关资讯

云锦执恋

作者:青山桥儿
类型:历史军事 状态:连载编辑:来路生云烟 在读:27286人
  
  • 执惫懒&寻不到

    “让他进来吧。”萧执惫懒启口,随后坐起身,披上衣衫,坐到书案前,随手拿起案上一本地方志翻阅。这本书还是从一名盗贼家中翻出来的,书本老旧,有些年头,正因为老旧才弥足珍贵,现市面上根本寻不到。

    2021-09-14 06:32:38详情点赞(0)回复(0)
  • &些时日

    老奴已打探好些时日,眼下,有两个人颇符合要求,五爷知晓,好女子不等人,上门求亲的贼多。因此,老奴急着来请五爷定夺,五爷若是相中哪个,老奴便全力以赴挤掉那些求亲之人。

    2021-09-13 09:05:39详情点赞(0)回复(0)
  • &练,实

    建安二年,初冬,萧执被老太爷弄到西北隆城任副总兵,说是让他多历练历练,实是一气之下做出的决定。

    2021-09-14 09:28:03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个副

    虽是个副总兵头衔,仅次于总兵,但前缀一个副字,地位与总兵差了不只是一个品阶、官位的距离。隆城离皇城十万八千里,加之通讯不便,韩总兵又是当地人,因此,韩总兵在这一片地界只手遮天。

    2021-09-16 12:10:48详情点赞(0)回复(0)
  • 是云霞&时候,

    晚霞如火龙变幻无穷,真美!记得她说,她出生在仲夏的傍晚,也正是云霞绚烂的时候,所以其母为其取名云锦。

    2021-09-16 07:11:12详情点赞(0)回复(0)
  • 气未脱&里早有

    丁总管观视着面前稚气未脱的俊秀侧颜不无担心地问:“敢情五爷心里早有主意?!五爷想做什么?”

    2021-09-15 02:43:01详情点赞(0)回复(0)
  • ,仲夏&。

    建安七年,西北昭城函谷关,仲夏落日的余晖轻抚大地山川、轻抚横陈于这片地界上的铠甲战士。

    2021-09-15 07:56:53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