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嶂峪山

云锦在嶂峪山山腰上从巳时等到未时,始终未见元大哥来,却等来了韩总兵及其身后乌央央一群士兵。那一刻,她明了,终是难逃出隆城这块瘠凉地。云锦劝守卫自己的勇士们循着原计划中的...

云锦在嶂峪山山腰上从巳时等到未时,始终未见元大哥来,却等来了韩总兵及其身后乌央央一群士兵。那一刻,她明了,终是难逃出隆城这块瘠凉地。

云锦劝守卫自己的勇士们循着原计划中的撤逃路线离开,那是一条隐秘在山涧不为常人所知的一条暗道,这条暗道是元放早年发现并凿通的,为其自由出入隆城境地带来不少便利。

勇士们执意要带云锦一同离开,他们不知道云锦已是作了身死的准备,不愿连累旁人,连死的方式、死的地点都想好了。

没等云锦实现自己的想法,元放如神人般从身后出现,他似很疲惫双目却依然炯炯有神。这让绝望的云锦重又焕发了生的希望,不过只是短时的。云锦很快发现,元放身负重伤,更令她惊慌的是,元放身后站着五爷和一群全副武装的兵士。

一个时辰前,元放为摆脱韩总兵的追踪,凭借险峻的地势和精湛的骑术神出鬼没,将韩总兵引往天池山附近。

回头赶往嶂峪山途中却遇萧执设伏,再见萧执,元放恨怒交加,后悔当初在卧龙岗留他一命以至自己狼狈至此。

新仇旧恨迭起,令元放分外眼热,当即握紧钢刀奋勇向前拟径直冲杀过去一刀取下他项上人头。却未料,萧执的箭术与自己引以为傲的骑术一样超群绝伦。

疾驰中的马遭当胸一箭,重重向前跌倒。元放从马上跌下来,迅速起身与聚拢而来的士兵鏖战,终是势单力薄,身负重伤后被擒。

这时候,韩总兵已知被愚弄,带着兵马赶来。元放思虑了许久,决定带着萧执去嶂峪山见云锦。

元放引领萧执走秘道上嶂峪山之时,韩总兵已打听到早先有一队人马上了嶂峪山,料想云锦就在嶂峪山上,兴冲冲率大军围拢过来。

云锦尚未弄明白眼前是什么状况,脖子上突然横着一把匕首,而将匕首放在她颈间的人竟是生死依托的元大哥,这突来的变故令她脑子发懵。

同样发懵的还有萧执,“放开她!”萧执大喝。

元放挟持着云锦面对萧执,冷肃道:“把路让开,让我和我的弟兄们走。”

萧执思忖片刻,挪开步子,命士兵为其让出一条路。

云锦被动地随元放退走,她垂着眼,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心和身体已然麻木到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死了还是活着。

打定主意随元大哥走之时,云锦便已想好要与元大哥同生共死,无论后面的路多么艰难都不惧。可是,当元大哥把刀架在其脖子上之时,她觉得自己的心被人丢进了尘埃里。

世界太大,人心善变,她懂!也不懂!更不想弄懂。自身不过是微不足道一粒尘埃,世事变化与她何干?

“云锦,等我!”似一阵微风将这句话吹入耳朵里,随即觉脖颈前少了什么,身后的伟岸的大山突然消失,云锦顿觉无可倚峙,双腿一软,跌坐地面。

萧执让人照看云锦,急带人追赶元放,追至一条山道入口,里边一声轰鸣,山道入口被碎石块堵住。去另端出入口去堵截显然已来不及,萧执无奈放弃追赶。

韩总兵难得作一次急先锋,英勇无畏地奔上了半山腰,见到了心心念念的美人,却也见到了煞风景的萧执。

萧执抱着失魂落魄、目无神采的云锦正要往山下走,见韩总兵岌岌而来,深眸中隐下一股浊浪。已知眼前这个禽兽在张家村对云锦所作所为,他有那样的举动,萧执不觉震惊,与其磨盘许久,对其品性早已了解,也预知他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遵矩制汇禀了在此所发生事情经过之后,萧执请准立即广联周边地区加大对元放追捕力度,韩总兵似模像样地点头应允,随后话头一转,“萧副总兵,此人早先就是个顽劣分子,过了这么些年,劣性不改且更加变本加厉,其对地方、对周边危害极大。宜早些抓捕归案。

我看,不如这样,我命你领神鹄营军将即刻全力缉捕元放,事权从急,你这便速速行动。”

“遵命!”

见萧执要带走云锦,韩总兵急言:“等等,萧副总兵带着内人抓捕逃犯成何体统。我这也要下山,不如我多费些脚程和精力替你将夫人送回去吧。”

“韩大人所有不知,内人有隐疾。在下给她另寻别处安身,不劳韩大人费心费力,亦不会耽误缉捕逃犯之事。”萧执平静声言,心里却是想:张了半年余的大网该是收了。

韩总兵虽无耻,终没有当着众将士的面询问下属的屋里后院之事。当下决定退一步另作筹谋。

这之后,萧执终日奔忙,忙着缉捕元放,忙着与京城旧友联系。他急不可待地要将元放投入大牢,迫切要将韩总兵送军机处查处。

还有一件事令他心忧,云锦又如从前那般不吃不喝,整日怔怔失神。从前有小桃在身旁无微不至地照料,而如今,换了住所,身边侍候的丫环皆是生面孔,云锦不许她们靠近。

短短三日,她已是瘦了一圈。

再这么下去的话,她的身体迟早会垮,萧执不得不采取行动。

晚上,萧执跨入院门便听管院的范婆子报说方夫人又是不吃不喝一整日。

“去端一碗温粥来。命人将我惯用的物什都搬到夫人房里去。”萧执淡声嘱咐,脚不停歇直奔后院的净房将自己清理干净之后身着寝衣进入云锦卧房。

丫环端来一碗红枣小米粥,萧执接过来,坐到床边,只手将床上躺着的半睡半醒的云锦捞起来。

云锦睁眼瞧了瞧情形,转过身还要躺下去,被萧执拦住。

“把粥喝了再睡。”萧执声言。

云锦倚坐床头微颔首闭眼不动。

“不听话我就不客气了。”萧执警告。

云锦依旧不动不言语,浑如未听见。

萧执喝下一口粥,一手扣住云锦后脑,嘴对嘴喂食。云锦咬紧了牙关极力抗挣,萧执只得将另只手中的碗放下,空出手来去掰云锦下颌。

云锦执恋最新章节

云锦执恋相关资讯

云锦执恋

作者:青山桥儿
类型:历史军事 状态:连载编辑:来路生云烟 在读:27286人
  
  • “那怎&?无论

    “那怎么行?”萧执头也不抬淡声说,“别说老太爷拉不下那个脸,我若就这样灰头土脸地回去,不得让家里人和京城的那帮损友笑话死?无论如何,我这身伤不能白挨。”

    2021-09-13 08:37:25详情点赞(0)回复(0)
  • 进来吧&随后坐

    “让他进来吧。”萧执惫懒启口,随后坐起身,披上衣衫,坐到书案前,随手拿起案上一本地方志翻阅。这本书还是从一名盗贼家中翻出来的,书本老旧,有些年头,正因为老旧才弥足珍贵,现市面上根本寻不到。

    2021-09-16 05:36:19详情点赞(0)回复(0)
  • 她说,&绚烂的

    晚霞如火龙变幻无穷,真美!记得她说,她出生在仲夏的傍晚,也正是云霞绚烂的时候,所以其母为其取名云锦。

    2021-09-14 10:07:31详情点赞(0)回复(0)
  • 候恶劣&饷倒比

    隆城,地瘠人少,气候恶劣,是大明朝版图边缘之地,是如同鸡肋一般的存在,年年征收的粮税不多,地方匪患不少,朝廷用于镇匪的军饷倒比收缴上来的税银还多。

    2021-09-14 09:32:46详情点赞(0)回复(0)
  • 语住,&。

    丁总管语住,目色忧柔地看着五爷,颏下一缕稀疏的山羊胡轻轻抖了抖,未回话,答案显而易见。

    2021-09-16 12:24:49详情点赞(0)回复(0)
  • 丁总管&进入内

    丁总管进入内室,打眼见到萧执半披的衣衫下青青紫紫的瘀斑,愁容满面道:“五爷,要不给老太爷去封信,求请老太爷宫里走一趟,咱换个地方历练吧?”

    2021-09-16 03:11:16详情点赞(0)回复(0)
  • 萧老太&复杂,

    丁总管是安定候府萧家忠奴,极勤勉厚道之人,办事踏实周到。大概萧老太爷也知道隆城复杂,特指派自己倚重了三十余年的丁总管来助阵。若不是丁总管早四个月来隆城打点,某人定是要吃更多苦头。

    2021-09-16 02:15:43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