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收拾

终是将粥灌入云锦嘴里,却又被她吐了出来,弄得两人脸上、身上、被褥上一片狼藉。云锦骤然一把推开萧执,大声喊:“你为什么要理我?为什么要管我?我做了伤风败俗的事,你为什么不打我、...

终是将粥灌入云锦嘴里,却又被她吐了出来,弄得两人脸上、身上、被褥上一片狼藉。

云锦骤然一把推开萧执,大声喊:“你为什么要理我?为什么要管我?我做了伤风败俗的事,你为什么不打我、不骂我,为什么不休了我?”

“你就那么想让我休了你?那么不愿和我在一起吗?”

云锦眼里溢出两行清泪,强自压着激动,颤着唇说:“母亲去陪外公了,父亲权当我是陌生人,我表现得再好,他也只说女儿终是居家客。

遇见了元大哥,可他……终是将我弃了,我的情感,我的生命原是一文不值。我是这世上多余的人,我不该来到这世上,不该回方家,不该遇见他,可是我做不了主,没人问我愿不愿意,没人问我心里怎么想的,就连生死也由不得自己作主。

你不该带我回来,你不该这么待我,我欺骗了你,背叛了你,侮辱你,伤害你,你应该离我远远的,再不要与我沾边,就让我自作自受、自生自灭……”

“说完了吗?”萧执待云锦发泄完不轻不重声言。

云锦抬手抹干脸上的泪迹,“说完了,总之,你以后不要理我就是了。”

“不可能!我若是不理你,怎担得起为人夫君四个字。人自生下来,不可能一直顺顺当当,总是会遇到许多艰难,没有谁会告诉你这一生该怎么过,没有人预示你关键时候该如何选择。谁不是摸着石头过河,谁又不是磕磕绊绊遍体鳞伤?

遇人不淑,可以积攒经验,下次不再吃亏上当。往后还会遇见很多人,有好人,有坏人,他们会有意无意教会你许多。你只要不犯原则上的失误,整整改改,将来的路总是会越走越顺,前景总会越来越好。”

“不知道,不知道我的路在哪里。”云锦喃喃声言。

“你不知道,我指给你,你只按我说的去做就成。”

云锦抬眸凝望萧执。

“反正你不也没别的选择吗?!来,第一件事,把粥喝了。”

云锦抗拒地摇头。

“你不喝我就灌了,灌进去多少是多少。”萧执威胁。

相抗多时,那碗粥到底是入了云锦的肚腹中。

弄脏了的衣裳、被褥重新换过之后,云锦侧身躺下,萧执自然而然上床躺在云锦身侧,引得云锦惶惑地坐起身。

“我得守着你,怕你趁我不在将刚吃下去的东西抠吐了。”萧执解释一声,随即困倦地打了个哈欠,“睡吧,马上天就亮了。”说完闭上眼睛,不一会儿便发出匀缓的呼吸声。

云锦一眼不错地望着萧执,想他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从嶂峪山回来之后什么也不问,什么话也不说,只是一径地让院里人仔细照料自己。

他不是很记仇吗?为什么该生气的时候却不生气,难道这是另一种报复方式?难道他想利用自己对付元大哥?不,如果他的目标单单只是元大哥话,在嶂峪山的时候便可无所顾忌地对元大哥下手。

混沌的大脑越想事情思绪越混乱不清,最后只觉疲惫。

过了不知多久,萧执觉太安静了,借着翻身,手背搭在额头上偷眼打量云锦,见云锦竟是将脑袋搁在她自己拱起的膝盖上脸朝向这边闭眼睡着了,看样子是监视外敌结果把自己熬困了。

萧执侧身将一条手臂枕在脑袋下静静看着云锦侧颜。她方才歇斯底里说的那番话真叫人心痛,她觉得元放替她选择了生死和命运,觉得元放拿她做交易保全自身和兄弟。其实不是那样。

同身为男人很理解元放的做法。他不是弃她而是保她,他知道云锦若是落入韩总兵手里只有死路一条,尽管十分痛恨自己,他仍是选择带自己去见云锦,他明白,只有将云锦交到自己手里云锦才有活路。

见到云锦之后他立即挟持了云锦,叫外人以为他与云锦之间除挟持与被挟持关系之外无其它,此举也算是保全云锦的名誉。

站在元放的立场,实没有更多更好的选择了。

云锦出走时大概只想到两种出路,要么逃出生天,要么死,所以对眼前这第三条路她无所适从。她心里有失落,有对元放的失望,有对夫君的歉疚,还有对未来的迷惘。要振作起来需要时日,但这段时日再不能让元放与她见面。

寅时,萧执起床,云锦醒了,看萧执忙穿衣洗漱,只是睁眼看着,没打算动身服侍。她很清楚作为一名贤内助此刻该做什么,可是,自成婚,她一直没当自己是人妇,那位爷也没把自己当内人看不是吗。

萧执虽也娇生惯养,但因特别受萧老太爷宠爱,受萧老太爷影响,某些生活习性与自家其它兄弟略有不同。自五岁上,许多事情都是自已做。用萧老太爷的话讲,不惯那怯风怕雨、怠懒娇矜的毛病。

萧执一通忙活,走之前,过来伸手在云锦脑袋上摸了一下,朗声说:“记得吃饭,别让我晚上回来灌你。”

有一瞬间,云锦觉得他是将自己当成从前院里养的那只猫了。

当晚回来,听闻云锦依旧没怎么吃东西,萧执端了碗粥过去,脸色很难看。

云锦还算乖觉,未等五爷用强,恓恓惶惶柔柔弱弱声言:“我想小桃了。”

“好,明日我让人去接了小桃来。”萧执承诺,将手里的碗递过去,随后亲眼见云锦一勺一勺将碗里的粥吃光。

收拾了一番,萧执刚要睡下,云锦说:“我不会吐出来。”

“嗯,乖。”

“你,可以走了。”

萧执忽地坐起身,面对云锦神情认真道:“你有没有想过?咱们成婚许久,相互不吵也不闹,却一直分开睡。旁人会揣测,要么你有问题,要么我有问题。你觉得,谁来担这个责比较好?”

“我觉得……两情相悦、心投意合才能睡在同一张床上,不然,那便是同床异梦、苦身焦心,若为堵住别人的嘴而做不情愿做的事,那便是膏烛以明自煎。”

萧执心中一股无名火起,语气带出不善,“你已然茶饭不思,还能苦身焦心到什么程度?”

见五爷神色竣厉,云锦惶然,难道苦身焦心人的只有自已一个人吗?为何偏只说别人?

看云锦如受惊的小鹿般惶恐,萧执心软,敛了敛神色,以温和的神情语气说着霸道的话语:“往后你得习惯不再一个人睡。”想了一想,补充:“得习惯有我在身旁。”

云锦执恋最新章节

云锦执恋相关资讯

云锦执恋

作者:青山桥儿
类型:历史军事 状态:连载编辑:来路生云烟 在读:27286人
  
  • 阶、官&,加之

    虽是个副总兵头衔,仅次于总兵,但前缀一个副字,地位与总兵差了不只是一个品阶、官位的距离。隆城离皇城十万八千里,加之通讯不便,韩总兵又是当地人,因此,韩总兵在这一片地界只手遮天。

    2021-09-14 04:27:11详情点赞(0)回复(0)
  • 风,任&是风筝

    到了此地,萧执才知什么叫风,任何时候,天上飞的绝不可能是风筝,只有可能是人或动物。沙尘暴来的时候,始知芸芸众生在天公地爷面前的渺小和无助。

    2021-09-15 11:27:45详情点赞(0)回复(0)
  • ,说是&历练历

    建安二年,初冬,萧执被老太爷弄到西北隆城任副总兵,说是让他多历练历练,实是一气之下做出的决定。

    2021-09-13 09:07:28详情点赞(0)回复(0)
  • &失血而

    失血而致的眩晕袭来,萧执认命地闭上眼睛,身子向一侧歪斜,伏倒于地。

    2021-09-16 12:50:56详情点赞(0)回复(0)
  • 帮损友&笑话死

    “那怎么行?”萧执头也不抬淡声说,“别说老太爷拉不下那个脸,我若就这样灰头土脸地回去,不得让家里人和京城的那帮损友笑话死?无论如何,我这身伤不能白挨。”

    2021-09-14 01:15:32详情点赞(0)回复(0)
  • 先行来&手忙脚

    萧执来隆城之前,已有家奴先行来此打点,将这边的情况摸清之后详尽告知。尽管已有心理准备,萧执还是被弄了个手忙脚乱。

    2021-09-14 10:43:13详情点赞(0)回复(0)
  • ,想起&极差,

    丁总管这副表情,让萧执自然想起来隆城之前还挨了老太爷一顿板子,想起那件糟心事,心情陡然变得极差,再开口语声变了调:“总管若是没其它事回去歇息吧。”

    2021-09-16 08:59:43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