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它

空气像是僵滞了,一时间,整条甬道没办法听见两人沉默的呼吸声,除此之外,什么都也没。少顷后,穆小午捅了他胳膊一下,笑道,“说得有鼻子有眼的,可我怎么像是听过许多个差不多的故事啊。”嘉言挠挠脑袋,“这么一说,我像是也在书上读到过类似于的故事,么须臾之后,穆小午捅了他胳膊一下,笑道,“说得有鼻子有眼的,可我怎么似乎听过许多个差不多的故事啊。”。...

空气似乎凝滞了,一时间,整条甬道只能听到两人静默的呼吸声,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须臾之后,穆小午捅了他胳膊一下,笑道,“说得有鼻子有眼的,可我怎么似乎听过许多个差不多的故事啊。”

嘉言抓抓脑袋,“这么一说,我好像也在书上读到过类似的故事,难道......难道这也是编出来唬人的?算了,不说这个了,”他又将目光放到穆小午身上,两个眼睛中若有星光闪烁,“姐姐,你陪我玩儿好不好?父亲以前就不太乐意让我出门,现在病了这么一次,我怕以后出门的机会就更少了。”

他不满地嘟起嘴巴,“可惜院子里也没什么好玩的,外面才好玩,我听下人们说,城里的集上可热闹了,卖什么的都有。对了,到了节时还有灯会,娘说,那叫‘东风夜放花千树’,可美了呢。”

穆小午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不然,院子里也能玩啊,花样多着呢。比如木棍儿支个竹罩子,再撒上点小米,就可以捉鸟。还有那推枣磨,把鲜枣削去半边,插上小木棍,再找一根细竹蔑,两端各插一小枣,搁在枣核上,轻轻一推,便会转个不停,有趣儿极了。”

嘉言听得入了神,嘴唇微微张开,眼睛瞪得溜圆,他上去抱住穆小午的胳膊,来回晃荡,“姐姐,你不要走了,就留在这里陪我好不好?有你在,我肯定不会寂寞了。”

他不说还好,这一说反倒提醒了穆小午现在远不是谈论这些的时候,于是她俯下身,轻声道,“改天,改天姐姐再陪你玩,反正我还要在你们家住些日子呢,咱们有的是时间。”

“为什么?”嘉言还是不松手,反倒将穆小午的胳膊箍得更紧了,仿佛生怕她突然跑了一般。

“你现在大病初愈,正是要好好休息的时候,哪能半夜三更玩闹不睡觉呢。”

嘉言还是不依,只抱着她的手臂不撒手。

穆小午正想着如何摆脱嘉言,忽然旁边的甬道灯火闪耀,随即便传来喧沸的人声,“干什么吃的,看着小少爷都能睡着,人现在不见了,还不快去找。”

嘉言也听到了,他一愣,遂松开了手指。

穆小午趁机抽身,一路小跑朝前奔,边跑还边回头冲嘉言摆了摆手,示意他赶紧回去。

嘉言却站着没动,他眼中的神采在穆小午转身的那一瞬间消失了,眼球钝钝的,从中看不出半点情绪。他站在原地不动,直直盯着穆小午的背影,直到她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

***

穆瘸子在第二天吃完早饭才提起穆小午昨晚出去的事情,穆小午并不稀奇,她知道这老头儿睡起觉来虽然酣畅淋漓,但她做的事情却没一样能逃得过他的眼睛。

所以,在他剃着牙询问昨晚的事情时,她便“唔”了一声,随口答道,“昨晚吃撑了,出去转转。”

“转那么久?”穆瘸子放下牙签,紧跟着又问了一句。

“想问啥直接点。”穆小午不耐烦瞪他一眼。

穆瘸子朝门口瞧了瞧,在确定那些伺候的下人们都已经走远了之后,才一瘸一拐挪到穆小午身边,打量了她半晌,方道,“是它让你去的,还是你自个去的?”

说到“它”字时,他的声音明显颤了一下,紧跟着打了个重重的哆嗦。

穆小午脸上浮出一丝坏笑,将嘴巴凑到穆瘸子耳边,“怎么?害怕啊?”

穆瘸子被她吓一跳,忙把她的手打掉,嘴里嘟囔道,“怕,难道你不怕?那玩意儿半年没出来了,我以为它已经走了,难道它还在你身体里?还没离开?”

穆小午耸肩,然后一屁股坐到床上,盘起二郎腿摇了几下,“我不知道,昨晚我确实是撑得难受,所以才起床出去逛逛的。可是到了一座院子前,我......”她愣了一下,似乎在回忆昨晚的经历,然后接着道,“我忽然对那里面的东西产生了好奇,特别想进去看看。可是,我也说不清楚到底是我自己产生了好奇心,还是它在控制我,让我进去......你知道的,有些时候,它的想法与我的已经掺搅在一起,实在是很难区分......”

听完,穆瘸子小心翼翼道,“它没说话?你的眼睛也没变红?”

看到穆小午摇了摇头,他稍稍抒了口气,将这件事暂且放在一边,“是了,说不定就是你自己想进去,和它无关,不过,那院子里有什么吗?你为啥想进去呢?”

“就一破缸子,用两道门两把锁封上,有钱人这些奇奇怪怪的癖好,咱们也搞不明白。不过,闫家比这奇怪得多的传言也比比皆是。也是,家业这么大,人前都被捧着,背后不被议论是不可能的,我觉得咱们俩只管拿银子走人就成了,其它事不多管了。”

她正说着,门外就有两个小丫鬟走进来,一人手里端着个托盘,里面放着两件叠得整整齐齐得崭新衣服。其中一个冲穆瘸子笑道,“今天是老爷六十寿辰,老爷特意吩咐了,请二位晚上来参加他老人家的寿宴。这两件衣服也是特意给您两位准备的,一会您们试一下,不合适我再让他们去改。”

祖孙俩道谢后两个小丫头就出去了,穆小午忙将自己的衣服套在身上,摸着上面线迹精细、色彩鲜明的刺绣,赞叹道,“真美啊,也不知道是苏绣还是湘绣,我得去问个清楚,将来也好跟人显摆。”

说着,她就走到门边,刚准备开门,却听到那两个小丫头在趁闲聊天,声音压得低低的,显然是怕屋内的人听到。

一个道:“你说,昨晚老太太看到的是什么东西,把她吓成那个样子?”

另一个的声音里含着明显的不安,“她说那东西眼睛通红,像烧红的炭似的。对了,她还说,那东西披着块红布,红布下面有股子腥臭味儿,死了很久的臭鱼烂虾的味道,吓死人了。”

飨桑最新章节

飨桑相关资讯

类型:历史军事 状态:完本编辑:山川赋 在读:8584人
  桑下闻异语,进出人鬼间。穆小午,它还在吗?嘘,它来了。***悬疑灵异,单元文,中国古代大权独揽,剧情为辅,感情线辅助。尽量避免相对稳定更新,有什么事会提早请假一天,请多加海涵。一样的长睫毛,一样黑白分明的眼珠子。。
  • 雕刻着&红漆不

    “得嘞。”穆小午应了一声,欢欢喜喜地钻到竹床下面,翻箱倒柜了半天,终于拖出一只破旧的木匣。匣子比她的手掌大不了多少,上面雕刻着粗陋的纹路,涂染在匣面的红漆不知褪了几层,从里面隐隐透出一点黑棕色。

    2021-10-14 10:11:13详情点赞(0)回复(0)
  • ,亮白&照亮了

    针眼里面赫然穿着一条白线,亮白耀眼,像一道细细的光束,将整个棚底都照亮了。

    2021-10-14 07:03:28详情点赞(0)回复(0)
  • 会儿,&钱嘛,

    听他说完,穆瘸子捋着稀疏的胡须想了一会儿,这才撇嘴摇头道,“不错,你这儿妇应该是被婴灵带走了魂魄。你们是不知道,婴灵虽小,却凶得很,没那么容易对付的。所以这钱嘛,自然也要收得多一点。”

    2021-10-13 03:53:28详情点赞(0)回复(0)
  • 尬地看&不过老

    老头儿一怔,有些尴尬地看向穆瘸子,嘴角抽动几下,“是,儿妇确实刚生产完,不过老神仙,你家这姑娘还小,生孩子的事情被她听了怕是不好......”

    2021-10-13 11:25:40详情点赞(0)回复(0)
  • 白线却&左摆右

    明明没有风,白线却左摆右晃,如一条按耐不住的尾巴,蠢蠢欲动,一触即发。

    2021-10-15 01:39:35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枚铜&针,一

    匣子里面放着一枚铜针,一指来长,服服帖帖地横在匣子中央。可是,它非但没像众人料想的那样周身放光,相反,针身上绿锈斑斑,俨然许久没有磨过了。

    2021-10-14 05:17:56详情点赞(0)回复(0)
  • 下,眯&,他身

    话没说完,她忽然磕绊了一下,眯眼朝人群最后面望去:那里站着一个男人,他身着石青色苏绣长袍,腰间挂着香囊玉佩,眉清目朗,仿佛与身旁那些五大三粗的马夫来自于两个不同的世界。

    2021-10-13 06:12:29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