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偷听

小丫头们说着话走远了,穆小午边抚摩腰身上的绣花,边嘟哝了一句,“的确,昨天闫宅出了不非常干净的东西啊。但是她们口中的老太太我怎么昨个怎么没看见呢?按理孙子出事,当祖母的不可能会不露过面的,么她身体染疾,不更方便见人?”正聊着,穆瘸子的声音突然间在正说着,穆瘸子的声音忽然在身后响起,“这裙子挺适合你,穿上倒有个女孩的样子了。”。...

小丫头们说着话走远了,穆小午一边摩挲腰身上的绣花,一边嘟囔了一句,“看来,昨晚闫宅出了不干净的东西啊。可是她们口中的老太太我怎么昨个怎么没见到呢?按说孙子出事,当祖母的不可能不露面的,难道她身体染疾,不方便见人?”

正说着,穆瘸子的声音忽然在身后响起,“这裙子挺适合你,穿上倒有个女孩的样子了。”

他说得漫不经心,穆小午却心里一动,走到镜子前转了个圈,前后照了一照。裙子是乳黄色的绸缎裁出来的,上面零星几朵淡蓝色的雏菊,色彩和谐,线条明快,淡雅却不失华贵,与她的年龄很是相称。

屋外有鸟叫声传来,脆嫩动听,穆小午将窗户推开一条缝,看了一眼透亮的天色,转头对穆瘸子说道,“我出去逛逛,一会儿回来。”

“别把裙子弄脏了。”话音没落,关门的声音已经传来,穆小午蹦蹦跳跳地踏进了夏季明媚的阳光中。

***

雨后的天晴得像一张蓝纸,几片薄薄的云,像被阳光晒化了似的,随风缓缓浮游着。

穆小午漫无目的地在宅子里闲逛,身边不时经过几个丫头,不是捧着盒子就是提着笼屉,步履匆匆,显然是在为晚上的酒席做准备。

鼻间嗅到一阵花香,穆小午朝前望去,却见前面有一方园子,透过拱门,可见一片荷塘,里面百余只荷花随风轻舞,映着阳光,如同被朱红渲染过一般,煞是好看。

穆小午便朝那园子走去,刚到门边,忽听里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是闫青城。

“请柬提前一个月就命人送下了,寿堂也布置妥当,宴席上吃的喝的都是今早新鲜送来的,我命人查验过了,都是时令下最好的食材。远客们的屋子也都收拾妥当了,我还让人多收拾出来了几间,以备不时之需。其它的诸如锦幛、楹联等等更是早就准备好了。所以,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青城,这要多亏你的操持,嘉言病了这么些天,我实在脱不开身来筹办父亲的寿辰。”

另外一个声音传来,穆小午认出来那声音的主人是闫予池的妻子襄贞,于是便探头朝门里看了一眼,可是就这么一眼,却让她方才还暖融融的心脏凉了半截子。

襄贞上身着一件月白色低领长衫,下穿一条淡青色百褶裙,不配首饰,不施粉黛,很是素雅。她看起来不像闫家这样富可敌国的人家的少奶奶,倒像是一位书香门第的小姐。不过纵使她装扮得再低调,却仍难掩身上那股恬淡的柔和的气质。

这种气质是女性特有的,柔弱和美丽糅杂,让任何见过她的人都忍不住产生一种想去保护她的欲望。

可是,偏偏这种气质,穆小午却从不曾拥有,虽然她也是一个长相甜美的女孩子,虽然她现在穿着一条精致的漂亮裙子。

穆小午忽然有些泄气,这件裙子带给她的开心已经随着一阵风飘走了,现在,她懊恼地站在院门边,心里弥漫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母亲可安好了?我昨天半夜去了一次,今天还没来得及去看她老人家。”襄贞的声音又一次传来。

“好多了,你知道的,她的精神一直时好时坏,说话也经常没有条理,所以我倒觉得不用太将她的话放在心上。”说到这里,见襄贞依然蹙着眉,闫青城便俯下身折了一片荷叶,将它罩在襄珍头上,笑道,“记得小时候吗?夏天你怕晒,便常让我折荷叶给你当帽子戴。”

襄贞的声音里终于多了一丝笑意,“青城,我没有兄弟姐妹,便一直拿你当我的亲弟弟对待的,嫁到你们家这些年,也多亏了你,我才不觉得自己像个外人。后来嘉言......嗯,嘉言他也喜欢你,有事没事就缠着你......其实,我心里很感激你的,不过......这些话我不说,你也明白的,是不是?”

院中忽然静默了,这静默倒引起了穆小午的好奇,可与此同时,心里却冒出了一个念头:她不应该站在这里偷听两人的谈话,刚才没什么,可现在,却不行。

她自己也不太懂为何会突然这样想,不过现在没有太多的时间容她考虑,她踮起脚尖,抓着裙摆,轻手轻脚准备离开。

“我......在父亲的寿辰后就要离开闫家了。”闫青城的话涌了出来,穆小午觉得他的语气和方才大不相同,仿佛里面夹杂了太多沉重的、难以言叙的情感。

她不懂,却似乎又懵懵懂懂知道那么一点。

“你要离开?青城,你为什么要离开?予池常说闫家业大事多,很缺帮手,你又离开了,那你大哥该怎么办?”襄贞的语气很着急。

闫青城有些悲哀地一笑,“你什么事都想着他,可是......你想过我吗?”

襄贞似乎怔了一下,“青城,你不快活吗?这是你的家,你从小生活的家,难道你在这里过得不自在吗?”

闫青城看了襄贞一眼,忽又将目光转向荷塘,他盯着那些摇曳的荷花,愣了半刻,才终于道,“自不自在和身处什么地方没有关系,而和身边的人有关。”

“人?你同予池闹别扭了吗?我知道,他和你做生意的理念是有些不同的。可是君子和而不同,何况你们是亲兄弟,什么事不能商量着来呢......”

襄贞的话被闫青城打断了,他看着她的眼睛,看着她瞳孔中映出的自己微微涨红的脸,如此过了许久,终于还是将心中澎湃的波涛压抑了下去,“他是我大哥,我怎么会同他闹别扭?我只是觉得外面天大地大,不想自己被这间宅子囿困住。”

***

“这俩人说话都文邹邹软绵绵,还云里雾里的,听不明白。”

跑出了很远了之后,穆小午才把心里那股说不清楚的感觉总结了出来,而且还自我感觉总结得很精辟。

不过不管怎么说,现在她心里舒服了不少,在跑出了一身臭汗之后。她一边朝自己住的那间院子走一边抬起胳膊闻衣服上的汗臭味。

“得熏一熏了,省得晚上丢人,闫予池那双眼睛,可跟藏着刀子似的。”

正想着,身子冷不防被猛撞了一下,还未容她看清楚是谁,两个手腕却被紧紧钳住了。

“他来了,他出来了,红眼睛......”

一个披着头发的老妇瞪着双干杏子似的眼睛,死死盯着穆小午。

飨桑最新章节

飨桑相关资讯

类型:历史军事 状态:完本编辑:山川赋 在读:8584人
  桑下闻异语,进出人鬼间。穆小午,它还在吗?嘘,它来了。***悬疑灵异,单元文,中国古代大权独揽,剧情为辅,感情线辅助。尽量避免相对稳定更新,有什么事会提早请假一天,请多加海涵。一样的长睫毛,一样黑白分明的眼珠子。。
  • 忽然磕&世界。

    话没说完,她忽然磕绊了一下,眯眼朝人群最后面望去:那里站着一个男人,他身着石青色苏绣长袍,腰间挂着香囊玉佩,眉清目朗,仿佛与身旁那些五大三粗的马夫来自于两个不同的世界。

    2021-10-14 05:29:36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层灰&子。

    她气喘吁吁地站起来,拂掉木匣上厚厚的一层灰,这才将它递给穆瘸子。

    2021-10-14 02:04:56详情点赞(0)回复(0)
  • 远地冲&么厉害

    围观的一众人不解,隔得远远地冲他吆喝,“穆瘸子,没开过眼的小娃娃哪里就这么厉害了,你故意这么说,是想多收几个铜板吧。”

    2021-10-13 01:42:25详情点赞(0)回复(0)
  • 小午抬&的脸。

    “这话怎么说?”穆小午抬起头,看向孟昌爬满了皱纹的脸。

    2021-10-14 04:27:00详情点赞(0)回复(0)
  • 让我们&先瞅瞅

    看热闹的人群里响起一片嘘声,更有人道,“穆瘸子,出水才看两腿泥呢,你倒是让我们先瞅瞅这木匣中的宝贝再说啊。”

    2021-10-12 01:06:46详情点赞(0)回复(0)
  • 了,伸&重重砸

    “呦,前段日子下雨,针莫不是被雨淋了吧。”穆小午见众人都在笑,脸上就有些过不去了,伸手想接过匣子看个仔细,可一个没拿稳,匣子便从手中滑落,重重砸在她的脚面,疼得她抱着脚“哎呦”了半天。

    2021-10-12 10:20:20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