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挖眼

随着细针的掉下,周围一下子恬淡下去,黑夜如冰冷的细水,从两人身边无言淌过,将他们的身体和心脏侵润得一片冰凉。腰间的刺痛持续不断地地传回去,穆小午左手按着伤口,边看了穆瘸子几眼,挥手示意他将细针唤回去,再次施法。穆瘸子心领神会,便轻声念了个诀。但是腰间的刺痛持续不断地传过来,穆小午一手按着伤口,一边看了穆瘸子一眼,示意他将铜针唤回来,再度施法。。...

随着铜针的掉落,四周一下子沉静下来,黑夜如冰冷的细水,从两人身边无声淌过,将他们的身体和心脏浸润得一片冰凉。

腰间的刺痛持续不断地传过来,穆小午一手按着伤口,一边看了穆瘸子一眼,示意他将铜针唤回来,再度施法。

穆瘸子会意,于是低声念了个诀。可是铜针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没有半点要飞回来的迹象。于是,他只能跛着脚朝铜针走去,他的动作很轻,还不时左右回顾,显然是怕自己也被那藏在黑暗中的东西冷不丁地伏击。不过一切似乎还算顺利,至少在他走到铜针旁边,弯身取针的时候,还什么都没有发生。

穆瘸子用粗糙的指肚捏起铜针,两眼阖上,刚要再度施法,忽听后面的穆小午轻轻“嘶”了一声,倒抽了一口凉气。

穆瘸子猛地睁开眼,在看到面前的景象时,吓得腿顿时软了,趔趄着朝后退了几步,仰靠在墙面上。

离他不远处有一块红布,浮在离地面三尺高的地方,忽上忽下的,朝他的方向飘浮了过来。那布头已经很旧了,而且似乎许久未清洗过,上面泛着层油腻腻的黑光。不过,还是能隐约看出布上面绣了一只锦鲤,黄身白肚,还缀着两条嫩黄的须子。

红布上上下下,抖动之间,穆瘸子便瞅到了它下方的那一对血红色的眼珠子,以及眼珠周围的一圈脓血。

它瞅着他,直勾勾的,像一对死鱼眼睛。

穆瘸子吓得呆住了,捏住铜针靠墙站着,看着那东西一点点朝自己逼近,却哆哆嗦嗦无法完整地念出一句口诀来。他甚至觉得,就算自己能念得出来,铜针也不见得会听自己的指令。它是灵器,能感觉到施法之人的心境,他现在吓得腿都软了,难道它还能有破敌的气势吗?

红布越来越近,近得几乎扫到他身上了,穆瘸子适时地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叫,旋过身就要跑,可还未容他迈出步子,手里的针却被拿走了。穆小午站在他身后,用食指和中指夹着铜针将之放在眉心前,有些虚弱地朝前轻喝了一声,“千神万圣,护我针灵。九丑之鬼,知汝姓名。急须逮去,不得久停。”

她的声音不大,却字字珠玑,干脆利落。果然,铜针轻轻一颤,从她指尖飞将出去,朝红布正上方直插下来。

红布消失了,铜针也一样。穆小午轻舒口气,后背的汗窸窸窣窣流了下来,将裙子都浸透了。

“绣......绣......绣到它了?”,穆瘸子的舌头还打着结,说起话来含混不清,“你怎么样?伤......伤哪儿了?”

“腰,”说完这个字,穆小午觉得那伤口更疼了,血顺着捂住伤口的指缝流下来,腿也跟着软了半截,“里面死人了,不知道是谁。”

她说着朝敞开的屋门看了一眼,却在那一瞬间,脸色陡然变得煞白:屋子里悬着一块红布,深红色的,像浸透了血浆一般。她看不到被它遮盖住的是什么,却能明显感觉得到它的恶意。

“叮”的一声,铜针从屋里飞了出来,落在地上,被头顶的月光照得灼灼发亮,将穆小午的心都刺疼了。

“它......它怎么还在?”她看着飘在屋里的那片红布,用力吞了一口唾沫。

穆瘸子显然也看到了,他扶着墙朝后退,嘴里嘟囔着,“真是晦气到家里,这么个东西,怎么就让咱俩给碰上了,莫非这是天要绝我们俩。”

他话音刚落,甬道那边忽然传来一阵鼎沸的人声,紧跟着,就是一团红光,正由远及近快速朝他们的方向涌来。

“谁在那?出什么事了吗?”

伴随着嘈杂的喊嚷声,穆小午发现屋里的那块红布不见了,她警惕地四下观瞧,也没有发现它。它在一大帮闫家的下人到来之前,无声无息地消失掉了。

“我们听到喊声便赶过来了,二位可是出什么事了?”领头的那个看到穆家祖孙,忙上前询问。

穆小午喘了几声,方才道,“我受了点伤,没有大碍,不过......”她看向厢房,“里面好像死人了,你们赶紧过去看看。”

那人听她这般说,吓得脸都有些发白,忙带着几个小厮走了进去。没过多久,穆小午就听到厢房里传出几声惊呼。

“血......好多血......”

“快照照,快照照是谁......”

“筠姑娘,是筠姑娘啊......”

***

翠筠仰躺在地板上,脸上的肌肉绷得很紧,神情扭曲得有些吓人。她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张得大大的,无神地盯着黑漆漆的房顶。

之所以说无神,倒不是因为她的眼睛失去了光彩,而是她的眼眶中,眼珠子竟不翼而飞,只剩下两个红黑色的血洼。

不过只是失去两个眼珠子,还不足以造成她的死亡。她的致命伤在脖子上,那里有一个小孩拳头那么大的洞,皮肉朝外绽开,血管完全破了,被残忍地揪了出来,耷拉在外面。

襄贞在看到翠筠的尸体时先晕了过去,紧接着就是闫予池。这个身材高大的闫家大少爷只发出了一声闷叫,就倒在他弟弟的身边,若不是闫青城及时搀扶住他,恐怕已经磕破了脑瓜子。

闫青城先命人把哥嫂抬走安顿好,然后神色凝重地看着翠筠的尸体,过了许久,才闷闷问了一声,“谁先发现她的?”

“穆......穆......家的......”

闫青城有些惊讶,“小午?是你和你爷爷发现她的?那你们可看到凶手了吗?”

穆小午看他一眼,目光中有踟蹰之色,“公子,有些话还是单独和你讲比较好。”

闫青城看了她一会儿,终于点了点头,于是他身后的几个下人便知趣儿地下去了,只留下他们三人和那具形容可怖的尸身。

穆小午将事情的经过一一道来,末了,她迎着闫青城惊讶的目光,又加了一句,“闫家是大户,要是传出这些神鬼之说,恐怕会对你家的生意不利,所以这些事还是私下说比较好。”

话音未落,屋外却忽然传来一个清朗的声音,“青城,家里出了事不让我知道,难道是怕我出去乱嚼舌根子吗?”

飨桑最新章节

飨桑相关资讯

类型:历史军事 状态:完本编辑:山川赋 在读:8584人
  桑下闻异语,进出人鬼间。穆小午,它还在吗?嘘,它来了。***悬疑灵异,单元文,中国古代大权独揽,剧情为辅,感情线辅助。尽量避免相对稳定更新,有什么事会提早请假一天,请多加海涵。一样的长睫毛,一样黑白分明的眼珠子。。
  • 见他如&便一五

    老头儿见他如此说,便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的来由说了出来。

    2021-10-13 07:19:08详情点赞(0)回复(0)
  • 然而下&绿绣的

    取笑声在人群里此起彼伏,然而下一个瞬间,却像被湿热的空气吸去了一般,戛然而止。因为那枚铜针,那枚沾满了绿绣的铜针,正腾空立在穆瘸子鼻尖前端,针身微微抖动,似是准备飞出去一般。

    2021-10-14 04:07:18详情点赞(0)回复(0)
  • 穆瘸子&年,也

    穆瘸子掺他起来,捋着胡子笑,“这倒不必了,我们穆家人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也是讲道义的,人救不回来,我断不会收你一文钱。”

    2021-10-14 12:55:19详情点赞(0)回复(0)
  • 没开过&。”

    围观的一众人不解,隔得远远地冲他吆喝,“穆瘸子,没开过眼的小娃娃哪里就这么厉害了,你故意这么说,是想多收几个铜板吧。”

    2021-10-13 10:38:13详情点赞(0)回复(0)
  • ,服服&斑,俨

    匣子里面放着一枚铜针,一指来长,服服帖帖地横在匣子中央。可是,它非但没像众人料想的那样周身放光,相反,针身上绿锈斑斑,俨然许久没有磨过了。

    2021-10-13 10:50:09详情点赞(0)回复(0)
  • &...

    “长针立,白线起,万魂归,穆瘸子他......他方才是这么说的吧?”

    2021-10-14 11:08:43详情点赞(0)回复(0)
  • 子,嘴&不过老

    老头儿一怔,有些尴尬地看向穆瘸子,嘴角抽动几下,“是,儿妇确实刚生产完,不过老神仙,你家这姑娘还小,生孩子的事情被她听了怕是不好......”

    2021-10-15 11:56:2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