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搭救

“穆姑娘,穆前辈。”眼瞅着着两个人就得从甬道尽头走过去的,赵子迈试着唤他们,可嘴唇张开嘴巴,只古怪地嚅动了两下,却发不出一点儿声音。“咯咯......”身后的笑声更非常清晰了,透着一丝寒意,如同还在肆掠的风。赵子迈会觉得腰间一凉,用余光望去,竟看见另外一只“咯咯......”。...

“穆姑娘,穆前辈。”眼看着两个人就要从甬道尽头走过去,赵子迈试着唤他们,可嘴唇张开,只怪异地翕动了两下,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咯咯......”

身后的笑声更清晰了,透着一丝寒意,犹如还在肆虐的风。

赵子迈觉得腰间一凉,用余光望去,竟看到另外一只手,顺着他的腰身环抱过来,一点一点,青白干瘦的手指抠动着朝肚脐的方向一寸寸地挪。

他心里猛缩了一下,脑袋里一片空白,只觉得五脏六腑都在这双手的碾磨下化成冰碴。

恍惚间,却见穆小午转过头来,她不再声情并茂地地描绘各地的美食,而是冷冷地扫了自己一眼,唇角向上一翘,抿出一个浅浅的却明显含着轻蔑的笑。

有那么一个瞬间,赵子迈以为自己看走眼了,因为穆小午脸上的笑容只是一闪而过,像一颗抓不住的流星。而后她就恢复了常态,重新转过头去,一手扶住穆瘸子的胳膊,一手捂住侧腰,继续拖着步子朝前走。

“穆姑娘。”赵子迈又在心里唤了一遍这个名字,他能明显觉察出腰间的手在穆小午回头时有一刹那的停滞,可没过多久,便又开始游移向前,来到肚脐处,冰凉的指甲缓缓嵌入他的皮肤里,仿佛想在他身上掏出个洞来。

赵子迈心中忽然涌进排山倒海般的悲凉:本想回国后大展宏图,没想才上岸几天,连京城还没到,就要命丧于此地了。

“唉。”就在他几乎已经绝望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一声叹息,已经走出他视线的祖孙两人又折返了回来,望着他站立的方向,一老一少两张脸上皆写满了无奈。

“既然看见了,总不能见死不救,对吧?”穆小午“啧”了一声。

“救吧救吧,救了赶紧走。”穆瘸子在旁边催促。

赵子迈知道自己有救了。

他觉得前方闪过一道光束,随即一根铜针由远及近飞来,针尾的白线上下漂浮,像龙的长须,又如蓬星的尾巴。它在他周身转了一圈,赵仔迈便感觉困住自己的镜面碎了,温暖重新回到他的体内,一点一滴,徐徐而至,顺着指尖流动到身体的每一处。

终于,他能动了,从头发丝到脚趾,从皮肤到血液,完全地从禁锢中被释放了出来,身体柔软而轻盈。

“知道你死得惨,但也不应妄图夺舍,不如放下心中执念,让我送你一程。”

嘶着嗓子说出这句话,穆小午身子微微一倾,拖着步子缓缓走到赵子迈身边,左手猛地探向他的肩后,在他后脖颈摸索了几下,又忽地向上一拽,将那根仿佛插在他背上的铜针拔了出来。

伴随着这一连串的动作,赵子迈重重地打了个哆嗦,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又听到了那阵“咯咯咯”的笑声。不过这声音现在变得更细更小了,像被什么扼住了喉咙,颤颤地让人听不清楚。

“已经这般了,还要在人间折腾一番,何苦。”穆小午手里多了团灰扑扑的影子,忽隐忽现,时明时晦,赵仔迈虽看不清楚,却也依稀能分辨出那是翠筠,没了眼睛的翠筠。

可她虽没有了眼珠子,却仍用空空的眼眶盯着赵子迈,那种怪异的感觉引得他也不禁回望过去。

“别看了,你年轻力壮四肢健全,八字却比常人都弱,这些孤魂野鬼一个个巴不得能入你的身夺你的舍。既然不愿把身体献出,就不要再给它希望,触不到摸不着,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就算对一只将死的鬼来说,也是不公平的。”

“将死?它不是早就死了吗?”赵子迈将目光转到那穆小午的脸孔上,犹疑着说出这句话。

“肉身已死,灵体不灭,还算不得真死。”穆小午笑着,眼睛却盯在翠筠身上。

“那什么......才是真死?”赵子迈心里一颤。

“真死?”穆小午像拎着一只小狗一般将那团影子提起,轻轻在半空中一晃,嘴角的弧度扯得更大了,“那就是形魂俱散,欲恨尽消,于它们而言,倒也不失为一桩美事。”

说完这句话,她便不再啰嗦,将手中的针朝远处抛去,口中念了个诀,“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时辰到了,让它送你最后一程吧。”

话落,她抬起的手倏地垂下,就像一只忽然收起了翅膀的大雁。

一阵呼啸声擦过赵子迈的耳畔,不大,却震得他心胆具颤:他知道,那是一个人在世间最后的停留,至此之后,便是山高路远再难见。

穆小午却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她轻松地拍拍手掌,漫不经心看了赵子迈一眼后,便朝一直站在甬道尽头等待的穆瘸子走去。

“姑娘等一等,”一直到穆小午快要转弯,赵子迈才回过神叫住她,“方才的事多谢姑娘了。”

穆小午摆摆手,“好说,好说,举手之劳,不值得一提。”

“可赵某还有一事不明。”

“什么?”穆小午收住脚步,眼珠子轻轻一转,看向他。

“杀死翠筠又伤了姑娘的那个东西......很难对付吗?”他顿了一下,接着道,“如果连姑娘和穆老先生都要躲着它,那其他人岂不是......”

“赵公子,”他的话被穆小午打断了,她垂眸浅笑,说出的话却让赵子迈心惊,“若你同闫家交情不浅,一定要管这件事,那就只能请你自求多福了。”

说罢,她就欲离开,却被赵子迈第二次叫住。

“穆姑娘,昨晚上你说‘祟’是鬼怪的时候,用了一个词:‘多是’。难道,除了鬼怪之外,祟还可能是其它的东西?”

话一出口,穆小午忽然停下了脚步,穆瘸子随之停下,周围变得安静异常,赵子迈甚至连自己的呼吸声都能听得到。

“我是这么说的吗?”

俄顷,穆小午缓缓转过头,冲他问道。

飨桑最新章节

飨桑相关资讯

类型:历史军事 状态:完本编辑:山川赋 在读:8584人
  桑下闻异语,进出人鬼间。穆小午,它还在吗?嘘,它来了。***悬疑灵异,单元文,中国古代大权独揽,剧情为辅,感情线辅助。尽量避免相对稳定更新,有什么事会提早请假一天,请多加海涵。一样的长睫毛,一样黑白分明的眼珠子。。
  • 了,伸&天。

    “呦,前段日子下雨,针莫不是被雨淋了吧。”穆小午见众人都在笑,脸上就有些过不去了,伸手想接过匣子看个仔细,可一个没拿稳,匣子便从手中滑落,重重砸在她的脚面,疼得她抱着脚“哎呦”了半天。

    2021-10-15 06:37:32详情点赞(0)回复(0)
  • 是想多&收几个

    围观的一众人不解,隔得远远地冲他吆喝,“穆瘸子,没开过眼的小娃娃哪里就这么厉害了,你故意这么说,是想多收几个铜板吧。”

    2021-10-12 02:38:15详情点赞(0)回复(0)
  • 意儿,&笑出了

    看到穆瘸子装腔作势半天就拿出这么个玩意儿,围观的众人皆笑出了声,就连孟昌都脸色微变,眼中的希望刹那间黯淡下来。

    2021-10-13 03:11:10详情点赞(0)回复(0)
  • 厚厚的&给穆瘸

    她气喘吁吁地站起来,拂掉木匣上厚厚的一层灰,这才将它递给穆瘸子。

    2021-10-12 07:23:36详情点赞(0)回复(0)
  • “小午&脚扎了

    “小午,别把脚扎了,哦,不对,别把你家的宝贝折了,那你到嘴的酥鹅可就飞了。”

    2021-10-15 10:35:24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枚铜&然许久

    匣子里面放着一枚铜针,一指来长,服服帖帖地横在匣子中央。可是,它非但没像众人料想的那样周身放光,相反,针身上绿锈斑斑,俨然许久没有磨过了。

    2021-10-14 03:29:39详情点赞(0)回复(0)
  • 夫来自&世界。

    话没说完,她忽然磕绊了一下,眯眼朝人群最后面望去:那里站着一个男人,他身着石青色苏绣长袍,腰间挂着香囊玉佩,眉清目朗,仿佛与身旁那些五大三粗的马夫来自于两个不同的世界。

    2021-10-13 02:04:43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