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飨灵

“神仙,除了什么要嘱咐的?”穆瘸子脸上堆着了笑。“穆小午”将胳膊肘抵在膝盖上,颇富兴趣地看他,桀桀笑道,“我在想,闫家那个东西究竟是什么?身上的味儿如果重,还啊十分罕见。”“我只明白它凶得很,凶煞极重,所以是个大家伙。要不然也会如果容易就把您“穆小午”将胳膊肘抵在膝盖上,饶有兴趣地看他,桀桀笑道,“我在想,闫家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身上的味儿那么重,还真是罕见。”。...

“神仙,还有什么要叮嘱的?”穆瘸子脸上堆满了笑。

“穆小午”将胳膊肘抵在膝盖上,饶有兴趣地看他,桀桀笑道,“我在想,闫家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身上的味儿那么重,还真是罕见。”

“我只知道它凶得很,煞气极重,应该是个大家伙。不然也不会那么容易就把您,不,是小午伤到了。”穆瘸子看着她那张即便笑起来也肌肉僵硬,怪异凶悍的脸,一时不知道自己该怕的是闫家那一个,还是坐在自己面前的这一个。

好在她没准备再问下去,只朝他一摆手,“好了,去吧,速去速回,别让我等急了。”

外面的街市人流如织,阳光从头顶铺下,明晃晃的,仿佛和那条阴暗的胡同是两个世界。

穆瘸子一边在人群中穿梭一边在心里叫苦不迭:他当时怎么就和穆小午结成伴子了呢?她明面上虽然和自己以祖孙相称,但私下可是既不恭敬也不礼让,除了偶尔能救救急,就再没有别的优点了。更何况,她身体里还藏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玩意儿。

想到这里,他照着自己的脸颊轻拍了一下,恨恨道,“我当时哪里知道她被夺了舍,是个寄主,要早知道,打死我也不会与她同行。”

可是现在后悔显然已是晚了的,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那个东西时的情景:它脾气暴躁,法力无边,凶神恶煞的模样让人毛骨悚然。最可怕的是,它时不时以自己的性命做要挟,让他为它寻找吃食。

它的“吃食”可不是寻常人吃的饭菜,它吃的是鬼怪幽灵,更自己美其名曰为“飨灵”。

喜欢吃这些玩意儿的必定不会是什么善类,穆瘸子心里很清楚这一点,所以每每都小心侍奉,生怕哪里不称了它的心意。他心里为一所念,就是那东西能自己离了穆小午的身体,这样他就不用如此小心谨慎、如履薄冰了......可是现在看起来,这个愿望怕是已经落空了。

好在据他观察,它现在应该是受了重创,虎落平川,以至于不得不“寄宿”在穆小午这个凡人的体内,而且昏睡了许久,一年前才刚刚苏醒。因为它现在还是混混沌沌迷迷糊糊,时不时还会陷入昏睡中,记忆也没有完全恢复,就连自己是谁来自哪里都讲不清楚。

这么想着,穆瘸子忽然又生出些许庆幸来,他有时琢磨,若它痊愈了,会不会就彻底侵占了穆小午的身体。而那个时候,穆小午这个人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披着人皮的混世魔王。

“命苦啊,我真是命苦啊。”他喟叹着,朝一家卖斗笠的店铺走去。

***

门开了,一个睡眼惺忪的小丫鬟走了出来,见了赵子迈和闫青城二人便要请安,闫青城打发她下去,然后和赵子迈两个人走入屋内。

屋中的桌子上点着一根将要燃尽的蜡烛,烛光只能将桌子周边照亮,其它地方还是黑魆魆的,朦胧阴暗。所以,当闫老太太白得发青的脸忽然从角落中探出来的时候,赵子迈和闫青城皆吓了一跳,朝后退了几步。

“母亲,您怎么不在床上歇着,躲在角落里做什么?”闫青城见闫老太太蓬着头发,衣服也没穿整齐,不禁心疼不已,忙将她搀扶到床沿上坐下。

“这些下人们越发不懂规矩了,连您也敢怠慢,我明天就把她们打发了出去......”

“青城,”闫老太太一把抓住儿子的手,抓得他有些疼,她的眼睛中有哀戚惊恐之色,显然已经知道了闫老爷的事,“不怪他们,我自己......我自己不敢睡在榻上,我怕它......我怕它来找我。”

“不怕,我在这里,母亲,我在这里护着你,你别怕......”闫青城心中泛起一阵凄楚,一手将瘦弱的闫老太太揽进自己怀里,下巴抵着她花白的头顶,眼中不禁又滑下一道泪来。

“伯母,您知道闫伯父死于何人之手,对不对?”赵子迈上前了一步,望着闫青城怀里瑟瑟发抖的闫老太太。他虽然看到了闫青城皱着眉头冲自己使眼色,却仍然不管不顾地将那句憋了许久的话问了出来。

“二十年前,您和闫伯父到底看到了什么?如果我没有猜错,那天,你们应该去了那间四水归堂的厢房,看到了那口黑色的老瓮。”

出乎赵子迈意料之外,闫老太太听到他的话后,竟然不哆嗦了,只呆滞地坐在那里,两个眼睛直愣愣的,仿佛陷入到无尽的沉思中。

赵子迈轻抿嘴唇,踟蹰一会儿,终于道,“我怀疑,那天在宗祠,伯父没有对我们讲出实情。”

见闫青城不语,他便接着说了下去。

“青城,宝田曾见到方丈和伯父到那间院子里去了,他还听到方丈对伯父说:那东西已经出来了。你说,他的意思是不是邪祟原是被困在瓮中的,现在瓮破了,它就出来了,”说到此处,他看了还在发怔的闫老太太一眼,又接着道,“你方才说你小时候见到瓮口上面盖着一块红色的布头,而穆姑娘和伯父也曾说过,邪祟的头上盖着一块红布,所以我想......”

他呼出一口气,尽量用平缓的语气陈述,“二十年前,伯父和伯母是否就是在那间院子中见到了它,而它,应该是闫家苦心隐藏的秘密。”

听闻此言,闫青城脸上迷茫之色愈重,“我从未听父亲提起过这件事,赵兄,会不会是你搞错了?母亲,您怎么......”

他怀里的闫老太太忽的坐直了身子,她用手指抿了抿鬓角的头发,幽幽望着烛光照不到的桌子下方,俄顷,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我揭开了那块布,它就出来了,从瓮里露出半张脸......”她说着忽然用双手捂住自己下半边脸,两只眼睛瞪圆了看着闫青城,眼皮子眨也不眨,像极了暗夜中捕捉猎物的猫。

飨桑最新章节

飨桑相关资讯

类型:历史军事 状态:完本编辑:山川赋 在读:8584人
  桑下闻异语,进出人鬼间。穆小午,它还在吗?嘘,它来了。***悬疑灵异,单元文,中国古代大权独揽,剧情为辅,感情线辅助。尽量避免相对稳定更新,有什么事会提早请假一天,请多加海涵。一样的长睫毛,一样黑白分明的眼珠子。。
  • &来越小

    孟昌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个字更是仿佛被吞进了喉咙里,咕咕哝哝、含混不清。

    2021-10-15 02:38:29详情点赞(0)回复(0)
  • &大手一

    穆瘸子大手一挥,挨着穆小午蹲下,“你尽管说便是,我这孙女从小跟我游历江湖,什么世面没见过,哪有这么多好避讳的。”

    2021-10-13 12:34:08详情点赞(0)回复(0)
  • 看到穆&眼中的

    看到穆瘸子装腔作势半天就拿出这么个玩意儿,围观的众人皆笑出了声,就连孟昌都脸色微变,眼中的希望刹那间黯淡下来。

    2021-10-15 12:16:26详情点赞(0)回复(0)
  • 挥了一&来。”

    见状,穆小午得意一笑,伸手在铜针周围挥了一圈,“各位可都瞧好了,我爷爷使得可不是什么蒙人的把戏,一会儿他再念个诀儿,定能将这女人的魂魄寻回来。”

    2021-10-14 11:56:07详情点赞(0)回复(0)
  • 灵虽小&多一点

    听他说完,穆瘸子捋着稀疏的胡须想了一会儿,这才撇嘴摇头道,“不错,你这儿妇应该是被婴灵带走了魂魄。你们是不知道,婴灵虽小,却凶得很,没那么容易对付的。所以这钱嘛,自然也要收得多一点。”

    2021-10-12 11:03:45详情点赞(0)回复(0)
  • 干活了&。”

    说完,他朝穆小午一挥大手,高声道,“小午,干活了。”

    2021-10-13 11:37:06详情点赞(0)回复(0)
  • 像被湿&绿绣的

    取笑声在人群里此起彼伏,然而下一个瞬间,却像被湿热的空气吸去了一般,戛然而止。因为那枚铜针,那枚沾满了绿绣的铜针,正腾空立在穆瘸子鼻尖前端,针身微微抖动,似是准备飞出去一般。

    2021-10-13 05:47:27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