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禁婆

醒过来时赵子迈的衣服俱已全湿了,贴在身上,又湿又黏,很是难受啊。他喘着气半坐站起身,朝窗外看了几眼,意外发现天光了大亮。不但如此,外面吵吵嚷嚷声不绝于耳,纷杂起伏不定,放佛他所处的是一条热闹的场面的街市。赵子迈皱起眉头:他明白闫家规矩极严,下人们早以训练有素,平他喘着气半坐起身,朝窗外看了一眼,发现天光已经大亮。不仅如此,外面吵嚷声不绝于耳,纷杂起伏,仿佛他所处的是一条热闹的街市。。...

醒来时赵子迈的衣服俱已湿透了,贴在身上,又湿又黏,很是难受。

他喘着气半坐起身,朝窗外看了一眼,发现天光已经大亮。不仅如此,外面吵嚷声不绝于耳,纷杂起伏,仿佛他所处的是一条热闹的街市。

赵子迈皱起眉头:他知道闫家规矩极严,下人们早已训练有素,平时一个个屏声敛气,绝不会这样叨扰到主人家和他这样的宾客。能让他们乱了规矩,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们已经不是闫家的仆人了。

其实前几天已经有下人陆续离开,可是在看到今天这等壮观的“景象”时,赵子迈还是不免吃惊:浩浩荡荡的一队人,有人推车,有人挑扁担,还有人只是简单地挎了几个包裹。每个人脸上都盛满了焦虑,步履匆匆地顺着甬道朝前走,仿佛恨不得一步跨出闫宅,仿佛不知哪一扇门背后会冷不丁闪出一个茹毛饮血的妖怪来。

“除了一些跟了闫家多年,主仆情谊深厚的,其他的基本上都走了,大多数说是家去几天,但依我看,闫家一日不宁,他们也是不会回来的。虽然他们大多签了卖身契,但闫家现在成了这个样子,我也不好强留他们,官府那边我来处理就是了。”闫青城不知何时来到他身旁,在赵子迈肩头轻轻拍了一拍,脸上露出一个略显疲惫的微笑,“子迈,你刚下船就赶过来给父亲祝寿,可没想到却出了这等事。把你牵扯进来,真的很对不住。我已经让人帮你备好了车马,你一会儿就出发,和宝田一起,离开这里,越快越好。”

赵子迈眯着眼看他,忽而一笑,“原来我在闫二公子眼里,是这么个胆小怕事的人。”

“子迈......”

“除了胆小怕事,还薄情寡义,朋友有难,不说帮忙,反而转身就逃。”

闫青城打断他,“子迈,你不必用这些话来激我,闫家现在情况如何,你再清楚不过了。多留一刻就会多一分凶险,你和宝田还是快些离开为好。”

听到这话,赵子迈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涎皮赖脸地冲闫青城一笑,“我若不走,你还能用鞭子赶我出去不成?再说了,你大哥不是找了个禁婆过来吗?说不定那邪祟就被禁婆给治住了。”

“你非如此不可?”

“非如此不可。”

闫青城晃了半天神,忽觉眼角有些湿润,赵子迈见状忙在他肩头砸了一拳,“我可告诫你,别说什么感激的话,省得我听着肉紧。”

闫青城揉着肩膀,苦笑摇头,“罢了罢了,赵大公子决定的事恐怕九头牛都拉不回来。我们走吧,去见见我兄长请来的那位禁婆,听说她可是位远近闻名的大人物呢。”

***

闫予池请来的禁婆头戴鹰帽,身披五彩卦衣,腰里系着九面铜镜,脸上涂画着五颜六色的油彩,在两名徒弟的击鼓伴奏下,于闫白霖房前轻快舞动。只见她一会儿张开两臂拟鹰飞舞,一会儿蹿跳铺抓仿若猛虎,形态甚是滑稽可笑。

“这扮鹰扮虎的,就能抓住邪祟?”不知为何,赵子迈心中忽然闪现出一个人来,她临走前那一刻,回眸时有些轻佻的笑容。他觉得穆小午至少是比眼前这个打扮得花里胡哨的禁婆靠谱的,虽然她和穆瘸子两个逃也似的离开了闫宅。

“虎神鹰神,漳台这边的习俗,且看看吧,况且现在这当口,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闫青城话音刚落,禁婆忽的开始浑身颤抖,张牙舞爪,做疯癫之状。

“可能有大仙要附体了,”站在对面的闫予池喃喃说道,眼睛中聚起精光,“大师,你快看看,邪祟到底附在何人体内?”

一名徒弟冲闫予池“嘘”了一声,和另外一名徒弟一齐冲禁婆跪下,高声道,“住库堂把庙门开,家住穿堂鼓楼庙,当仙下马你得报报国号啦。”

禁婆闻言睁开眼操起一面鼓,慢慢敲起来,边走边跳,浑身依然发着颤,像生了重病一般。她面部通红,眼直发亮,看起来甚是可怖,以至于几个年纪小的丫头都被吓得哭了,还有几个甚至跪了下来,冲着她连连磕头。

“虎三太爷,您老人家一路辛苦,需要点什么?”徒弟恭顺询问。

禁婆瞅他俩一眼,忽然换了腔调,听起来仿佛是个声音粗噶的男子,“两百斤重的猪头来一个。”

她拿腔捏调,眼睛从围观的众人脸上一扫而过。

“吓,哪有这么重的猪头?”下人们听了纷纷议论着。

赵子迈抱着臂,瞅着她冷笑,“二百斤,怕是虎头也难能有这么重。”

禁婆见他的气势俨然异于旁人,心里已经怯了,面上却勉强保持镇定,冲他道,“去了尾巴就算到了”。

听她这般说,闫予池忙命人把早已准备好的生猪和一盘雪白的银锭子抬了上来。那禁婆一边擂鼓,一边绕着牲口转了一圈,眼睛忽然斜向上方,只露出两个白眼珠子,口中咕咕哝哝念个不停,抑扬顿挫,旁人无法听清她到底在说些什么。

“虎三太爷,您老人家给咱们个提示,那害人的玩意儿它到底藏在哪里?它手上已经有三条人命了,不能再任它胡作非为下去了。”一个徒弟凑上来,请示她的意思。

禁婆梗着脖子,脑袋颤了几颤,忽然一抬手,指向南边的内院,眯着眼道,“闫家之乱,起于内闱,妖异不除,必生灾殃。”

“内闱?”闫予池顺着她指的方向望过去,“大仙,您的意思是?”

禁婆仿佛没听到闫予池的问话,她“咚咚咚”拍响了鼓,迈着大步朝南边的内院跑去,两个徒弟跟在她身后,其他人随着他们。有几个小丫头跟在后面嚷着,“不行,那里是夫人和少夫人的住处,你们不能去。”

禁婆却不理会,步子迈得飞快,眼看要踏进院门,脖子上却猛地一紧,身体失去平衡,整个人朝后仰去,若非紧跟其后的两个徒弟托住,非将腰椎摔断不可。

“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就敢随便乱闯,要是惊动了里面的人,你们别想有好果子吃。”闫青城极少这么疾言厉色,倒将下人们都吓了一跳。他将三人搡到一旁,转身对闫予池道,“大哥,内院怎么能让外人随便进去,这不是有违家规吗?”

闫予池看着弟弟冷笑,“规矩?原来你还懂规矩两个字怎么写啊?”

飨桑最新章节

飨桑相关资讯

类型:历史军事 状态:完本编辑:山川赋 在读:8584人
  桑下闻异语,进出人鬼间。穆小午,它还在吗?嘘,它来了。***悬疑灵异,单元文,中国古代大权独揽,剧情为辅,感情线辅助。尽量避免相对稳定更新,有什么事会提早请假一天,请多加海涵。一样的长睫毛,一样黑白分明的眼珠子。。
  • 他朝穆&挥大手

    说完,他朝穆小午一挥大手,高声道,“小午,干活了。”

    2021-10-14 05:48:40详情点赞(0)回复(0)
  • 你家这&小,生

    老头儿一怔,有些尴尬地看向穆瘸子,嘴角抽动几下,“是,儿妇确实刚生产完,不过老神仙,你家这姑娘还小,生孩子的事情被她听了怕是不好......”

    2021-10-15 05:46:40详情点赞(0)回复(0)
  • 泥呢,&这木匣

    看热闹的人群里响起一片嘘声,更有人道,“穆瘸子,出水才看两腿泥呢,你倒是让我们先瞅瞅这木匣中的宝贝再说啊。”

    2021-10-13 05:37:20详情点赞(0)回复(0)
  • 酥鹅可&。”

    “小午,别把脚扎了,哦,不对,别把你家的宝贝折了,那你到嘴的酥鹅可就飞了。”

    2021-10-14 05:18:52详情点赞(0)回复(0)
  • 拿出这&眼中的

    看到穆瘸子装腔作势半天就拿出这么个玩意儿,围观的众人皆笑出了声,就连孟昌都脸色微变,眼中的希望刹那间黯淡下来。

    2021-10-15 09:28:24详情点赞(0)回复(0)
  • 细细的&照亮了

    针眼里面赫然穿着一条白线,亮白耀眼,像一道细细的光束,将整个棚底都照亮了。

    2021-10-14 04:26:35详情点赞(0)回复(0)
  • 站起来&,拂掉

    她气喘吁吁地站起来,拂掉木匣上厚厚的一层灰,这才将它递给穆瘸子。

    2021-10-14 06:16:18详情点赞(0)回复(0)
  • 吧。”&细,可

    “呦,前段日子下雨,针莫不是被雨淋了吧。”穆小午见众人都在笑,脸上就有些过不去了,伸手想接过匣子看个仔细,可一个没拿稳,匣子便从手中滑落,重重砸在她的脚面,疼得她抱着脚“哎呦”了半天。

    2021-10-15 10:26:41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