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姐姐

闫青城急得要去制止她,肩头却被一只手拍了一下,回过头,见赵子迈冲他轻轻地摇摇头,意思是切记轻举妄动。正踌躇,襄贞的声音却又一次传来。她在闫予池身边站定,眼睛虽望着他,目光却像直接穿透了他,回到了别处。“闫予池,你我相知相识于微时,我尊你敬你,把你当做我正在犹疑,襄贞的声音却又一次传来。她在闫予池身边站定,眼睛虽望着他,目光却像穿透了他,来到了别处。。...

闫青城急得要去阻止她,肩头却被一只手拍了一下,回头,见赵子迈冲他轻轻摇头,意思是不要轻举妄动。

正在犹疑,襄贞的声音却又一次传来。她在闫予池身边站定,眼睛虽望着他,目光却像穿透了他,来到了别处。

“闫予池,你我相识于微时,我尊你敬你,把你当成我可以倚重的大哥。后来,我遵双方父母之命嫁到你们闫家,嫁与你为妻。这桩婚事,虽无带给我多大惊喜,但却令我心安。因为我觉得,我了解你,了解闫家,可以将你作为我终身的倚靠。婚后,我勤勉持家,努力做一个好妻子,好儿媳。我承认自己有许多不足,但是我一直在努力,我做了自己能做的一切......”

说到这里,她的声音颤了一下,又极力维持住平静的语调,接着道,“虽然我会感到伤心和疑惑,因为你的流露出冷漠和不耐烦,可是我发誓,我从未想过你会在外面有别人,更没有想到,你的一颗心,原来从不在我这里。”

“这几日我也问出了一些事,原来你和翠筠......你们俩很早就私定终身,但是你也明白,闫家是绝对不会让你娶翠筠进门的。所以,当长辈们定下我的时候,你同意了。你觉得我年纪小,单纯,好掌控,即便有一天知道了真相,也不会做出让你难堪的事。”

“你猜得没错,若这一切都没有发生,或许我也就忍下了。可是现在,”她深深吸了口气,嘴角溢出一抹有些绝望的笑,“我却不能也不乐意忍下去了。”

闫予池被她脸上这个决绝的笑容弄得有些不自在,他清了下嗓子,冷笑着咕哝了一句,“你能掀起什么风浪来?”

襄贞回头看向一直没有做声的嘉言,“我要带嘉言走,离开闫家,走得远远的,去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因为我觉得他跟着你这样的父亲,早晚会变成同你一样不分是非、薄情寡义的人,我不要我的孩子成为这样的人。”

听她这么公然指摘自己,闫予池自是恼怒不已,他咬着牙想放出几句恶言,却被从地上爬起来的禁婆拖住了,她用肿胀的嘴角朝襄贞一撇,“闫公子,不用和她多费唇舌,她得意不了太久了,只要用我亲手画的符箓将她封住,那邪祟自会现身。到时候,您就看我和我这两个徒儿的本事吧。”

襄贞没理会她,只随着小厮们朝前走,围观的人群见她过来,纷纷朝后面退去,黑压压的一大片,迅速涌向墙根檐下,就像退潮一般。没有人敢说话,胆大的还能偶尔用眼角偷斜襄贞一眼,胆小的低头屏气,有几个甚至用手帕遮住了眼睛。

在这片压抑得令人心慌的寂静中,一个童稚的声音忽然刺透沉闷的空气穿过来。

“娘亲,您别走,不要离开嘉言。”

襄贞回头,眼中泛出泪光,她看着泪流满面被闫青城强拉住的嘉言,咬了咬嘴唇,终是不发一言,向着大宅深处走去。

她面前掠过一扇扇院门,一层层屋檐,她知道,那是她和闫予池一起经历的,再也回不去的岁月。恍惚间,襄贞仿佛又回到了儿时,她和青城在窗下唱儿歌,闫予池则挨着那扇窗读书,时不时发一下呆,看看外面没有尽头的蓝天和偶尔飞过的一只青鸟。

“灵山卫,灵山卫,几度梦里空相会。未曾忍心搁下笔,满纸都是血和泪。灵山卫,灵山卫,一草一木皆憔悴。闻说灵山高千尺,难觅一朵红玫瑰。灵山卫,灵山卫,多少情系天涯内?日日空见雁南飞,不见故人心已碎。灵山卫,灵山卫,一年一度寒星坠。遥望去年星在北,今年寒星又是谁?”

隔壁巷中隐约传来小孩唱歌的声音,襄贞轻垂下头,笑了。

***

嘉言睡熟后,闫青城将他腰间的玉佩、荷包取下收好,又盯着他的睡颜看了一会儿,方才起身,蹑手蹑脚从房间里出来。看到赵子迈站在院中一棵树下等自己,便大踏步朝他走去,语气急切地问道,“子迈,你刚才为什么拦着我?我知道她是无辜的,她绝不会是邪祟的寄主。”

“你怎么知道?别告诉我只是因为你对她多年的了解和一直暗藏的......爱慕之心。”说完,见闫青城似要动怒,他苦笑了一声,“青城,邪祟一旦侵入,寄主就变了,她和邪祟的思维已经混在一起,你不能再用‘了解’两个字来判断她了。”

闫青城嗤了一声,“你怎么和闫予池一样,对那神婆的话坚信不疑,难道她说谁是邪祟谁就是邪祟吗?”

赵子迈缓缓摇头道,“青城,我不是信她,我是信我自己。”

见闫青城愣住,他稍作犹豫,随后接着道,“你知道的,我从小便能看见常人所不能见之事,父亲找了许多人给我看过,他们都说我八字极弱,易通鬼神,要好生照养,方能平安长大。后来,父亲多方求问,礼佛拜神,为我寻找化解之法。所以,虽然这二十多年过得磕磕绊绊,我总算也长大成人了。可是青城,我心里其实是明白的,我从未有一天真正脱离这些奇诡之事,即便在欧罗巴留学之时,也是如此。我能看到它们,也能梦到它们,感知它们的经历、它们的憎怨。”

“你在信中也提到过,我记得。可是子迈,你到底想说什么?”闫青城皱起长眉。

“我梦到了那个人,那个被做成了红玉汤的人。”

“还……还有呢?”

“我还梦到了他的姐姐,她很伤心,为了莫名失踪的弟弟,一生无法安乐。”赵子迈将目光投向脚下婆娑的树影.

树上,知了仿佛被烈日晒昏了头,叫声大得有些反常,却仍然无法掩盖住他的声音。

“他的姐姐和襄贞长得很像,虽然胖了一圈,眉眼却几乎一模一样。”

说完,他看到闫青城的眼睛慢慢瞪圆,嘴唇翕动了几下,却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

飨桑最新章节

飨桑相关资讯

类型:历史军事 状态:完本编辑:山川赋 在读:8584人
  桑下闻异语,进出人鬼间。穆小午,它还在吗?嘘,它来了。***悬疑灵异,单元文,中国古代大权独揽,剧情为辅,感情线辅助。尽量避免相对稳定更新,有什么事会提早请假一天,请多加海涵。一样的长睫毛,一样黑白分明的眼珠子。。
  • 万魂归&..他

    “长针立,白线起,万魂归,穆瘸子他......他方才是这么说的吧?”

    2021-10-16 07:32:33详情点赞(0)回复(0)
  • 挥了一&得可不

    见状,穆小午得意一笑,伸手在铜针周围挥了一圈,“各位可都瞧好了,我爷爷使得可不是什么蒙人的把戏,一会儿他再念个诀儿,定能将这女人的魂魄寻回来。”

    2021-10-14 03:41:45详情点赞(0)回复(0)
  • 神仙,&事情被

    老头儿一怔,有些尴尬地看向穆瘸子,嘴角抽动几下,“是,儿妇确实刚生产完,不过老神仙,你家这姑娘还小,生孩子的事情被她听了怕是不好......”

    2021-10-14 02:27:14详情点赞(0)回复(0)
  • ,什么&么多好

    穆瘸子大手一挥,挨着穆小午蹲下,“你尽管说便是,我这孙女从小跟我游历江湖,什么世面没见过,哪有这么多好避讳的。”

    2021-10-14 12:08:14详情点赞(0)回复(0)
  • 照亮了&。

    针眼里面赫然穿着一条白线,亮白耀眼,像一道细细的光束,将整个棚底都照亮了。

    2021-10-14 05:46:16详情点赞(0)回复(0)
  • 么厉害&么说,

    围观的一众人不解,隔得远远地冲他吆喝,“穆瘸子,没开过眼的小娃娃哪里就这么厉害了,你故意这么说,是想多收几个铜板吧。”

    2021-10-15 07:19:25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