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小叔叔

三具尸体被依序打捞到了上去,一前一后位置摆放在荷塘边上。每一具的四肢都被扭曲成古怪的形状,像是会写毛笔字的孩子运笔画出的弯弯曲曲的“大”字。宝田蹲在尸体旁现场查验了半晌,适才走到赵子迈身边,轻声启禀道,“公子,这三个人身上的骨头全碎了,胸部积水极少,所以是宝田蹲在尸体旁查验了半晌,方才走到赵子迈身边,低声回禀道,“公子,这三个人身上的骨头全碎了,胸部积水很少,应该是被杀掉之后丢入这荷塘的。”。...

三具尸体被依次打捞了上来,并排摆放在荷塘边上。每一具的四肢都扭曲成怪异的形状,像是不会写字的孩子用笔画出来的弯弯曲曲的“大”字。

宝田蹲在尸体旁查验了半晌,方才走到赵子迈身边,低声回禀道,“公子,这三个人身上的骨头全碎了,胸部积水很少,应该是被杀掉之后丢入这荷塘的。”

“邪祟,除了它不会有别人。”赵子迈看了闫青城一眼,又加了一句,“这神婆连自己都护不住,还想压制邪祟,这下子引火烧身了。”

话刚说到此处,几个小厮慌慌张张从院外跑了进来,皆是一头的汗,六神无主的样子像是背后有厉鬼追着。

“二少爷,少奶奶她不见了,绳子和符箓散了一地,屋门大开着,人不见了。”说完,他瞟了地上那三具怪异的尸体一眼,又快速收回目光,“二少爷,这几个人......不会......不会是少奶奶杀的吧?”

“不许胡说。”闫青城怒斥了一声,可赵子迈看到他的脸色一瞬间变得铁青,显然被这句话刺中了。

“青城。”赵子迈上前了一步。

闫青城抬起手,嗓子里哽了半天,才终于说出一句话,“子迈你不用多说了,我答应你,会把事情的经过完完本本地告诉官府的人,让他们来处理这件事情,我不会再......插手了。”

***

嘉言还在床上睡着,他这一觉睡得有些长了,从中午一直到黄昏都没醒。

闫青城却有些庆幸:嘉言睡得这样熟,便不会听到外面的动静。就在刚才,十几个官府的衙役恨不得将闫宅里掘地三尺,反复搜查了几遍,也没有找到他们认定的凶手——襄贞。

对于这个结果,闫青城不知自己该开心还是难过,一方面,他很想找到襄贞,向她问个明白,问问她这一宗连着一宗的血案是否真的是出自她手;另一方面,他又希望她能逃得远远的,到那山高水远处,永远不要被找到,哪怕他这辈子都再也见不着她。

闫青城摩挲着手心里的玉牌,它现在已经被他的体温熨得温热,手感都滑腻了不少。他将它翻过来覆过去地看了半晌,又长长叹了口气,这才将它和荷包一同放在嘉言的枕旁。

“小叔叔,你为什么要叹气?”嘉言醒了,张开眼睛盯着闫青城,语气里含着点委屈,“小叔叔,娘亲去哪里了?他们把她带到哪里去了?”

“嘉言莫要担心,”闫青城心里一酸,手指轻抚他的额头,“你母亲她过几日就会回来的。”

嘉言嘟起嘴,“小叔叔骗人,我方才做梦了,梦到娘亲送我的兔儿爷碎了,碎成一片片的,怎么都拼不好。我知道,娘亲她回不来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说完,他的眼泪“啪嗒啪嗒”落下,像断了线的珍珠,将枕头浸湿了一大片。

闫青城忙将嘉言抱入怀中,心疼地在他背上轻轻拍着,“做梦而已,嘉言怎么就当真了呢?那兔儿爷就放在书架上呢,你等着,小叔叔去给你拿过来。”

他说着就站起身,朝书架走过去。他依稀记得那兔爷是摆放在第三层的《幸鲁盛典》前面的,可是现在,它却不见了。

“奇怪,难道有人将它收起来了?”闫青城嘟囔着,一边将那几层书架上下看了个遍,可是那只颜色鲜亮的兔儿爷却像长了翅膀飞走了似的,消失得无影无踪。

“没有了吗?”嘉言眼中闪过一道人影,黑中透着点红,仿佛暗夜中灯笼的微光。

“是不是被人收起来了?”闫青城踮起脚,仰脖朝书架的最上层张望。

影子在嘉言身后出现了,刚开始,它像一片腾起的蒸汽,似要向空气中散开。不过很快,就骤然朝中心靠拢,凝聚成一团黑色的人影,比嘉言的身量还要小一些,头上顶着一块暗红色的肚兜。

肚兜上面绣着条黄色鲤鱼,须子细又长,两只鱼眼闪着黑亮的光,就像老瓮的外壳。

“小叔叔,你再找找,再好好找找......”嘉言的声音似乎细了一些,不过闫青城正专心找着兔儿爷,所以竟没有发觉。

黑影穿过嘉言的身体,朝闫青城靠了过去,不发出一点声响。红布在它头顶上下翻飞,它猩红色的眼睛便露了出来,钝钝的,没有半点生气。它越来越近了,荡起的布角几乎挨上了闫青城的后背。

“什么味道这么臭?”闫青城皱起鼻子,想回头看看,可是胳膊肘却撞到了什么,那东西掉落在地板上,便拼命叫了起来,“啾啾......啾啾......”

“是我在漳台给你买的蛐蛐儿。”他暂且将别的事放在一边,弯腰把笼子捡起,重新放回到书架上。笼子里面的那个小东西似乎受了惊吓,叫得格外响亮。闫青城于是沮丧地摇了摇头,佯装生气道,“别叫了,嘉言不喜欢你,看,你这笼子都沾灰了。唉,我早该知道,小叔叔给买的东西,无论如何都不如娘亲买的好,是不是,嘉言?”

说着,他就回过头去,想看看嘉言是什么表情,有没有被自己逗得开心了一些。可是转头的那一瞬间,他却怔住了。因为他分明看到嘉言两只浅淡的眼球后面掠过了一道人影,倏地一下就不见了。

是什么呢?

烛火跳动了几下,他心中恍然一亮:是了,只是烛火映射出的光亮罢了,府中最近出事太多,自己也难免草木皆兵起来。

“我把这只蛐蛐送给别人玩吧,反正你也不喜欢。”闫青城挑起眉毛,脸上极力做出认真的表情。

嘉言眼睛里又鼓起两泡泪,“不行,兔儿爷嘉言喜欢,蛐蛐儿嘉言也喜欢。”

闫青城见他又哭了,心顿时就软了,他过去帮嘉言拭去眼泪,“不哭不哭,都是小叔叔的错,小叔叔不该逗你的。嘉言的话小叔叔都记得呢:在闫家呢,嘉言第一喜欢娘亲,第二喜欢的就是小叔叔了,是不是?”

“我也没忘。”嘉言应了一声,眼中的光灭了,他靠过去,将脸蛋贴上闫青城的胸口。

飨桑最新章节

飨桑相关资讯

类型:历史军事 状态:完本编辑:山川赋 在读:8584人
  桑下闻异语,进出人鬼间。穆小午,它还在吗?嘘,它来了。***悬疑灵异,单元文,中国古代大权独揽,剧情为辅,感情线辅助。尽量避免相对稳定更新,有什么事会提早请假一天,请多加海涵。一样的长睫毛,一样黑白分明的眼珠子。。
  • 了一声&红漆不

    “得嘞。”穆小午应了一声,欢欢喜喜地钻到竹床下面,翻箱倒柜了半天,终于拖出一只破旧的木匣。匣子比她的手掌大不了多少,上面雕刻着粗陋的纹路,涂染在匣面的红漆不知褪了几层,从里面隐隐透出一点黑棕色。

    2021-10-12 09:00:01详情点赞(0)回复(0)
  • 他吆喝&么厉害

    围观的一众人不解,隔得远远地冲他吆喝,“穆瘸子,没开过眼的小娃娃哪里就这么厉害了,你故意这么说,是想多收几个铜板吧。”

    2021-10-15 03:54:15详情点赞(0)回复(0)
  • 站了起&点点,

    “可不是嘛,这是拿命搏的买卖,又不是卖几个瓜几个枣的事情。”听穆小午这么一说,穆瘸子登时多了些底气,他站了起来,手指朝人群指指点点,示意那几个声音大的闭嘴。

    2021-10-15 03:18:37详情点赞(0)回复(0)
  • 意儿,&眼中的

    看到穆瘸子装腔作势半天就拿出这么个玩意儿,围观的众人皆笑出了声,就连孟昌都脸色微变,眼中的希望刹那间黯淡下来。

    2021-10-15 03:15:45详情点赞(0)回复(0)
  • 着穆小&,“你

    穆瘸子大手一挥,挨着穆小午蹲下,“你尽管说便是,我这孙女从小跟我游历江湖,什么世面没见过,哪有这么多好避讳的。”

    2021-10-14 08:24:41详情点赞(0)回复(0)
  • 老头儿&角抽动

    老头儿一怔,有些尴尬地看向穆瘸子,嘴角抽动几下,“是,儿妇确实刚生产完,不过老神仙,你家这姑娘还小,生孩子的事情被她听了怕是不好......”

    2021-10-13 02:24:13详情点赞(0)回复(0)
  • 孟昌的&,最后

    孟昌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个字更是仿佛被吞进了喉咙里,咕咕哝哝、含混不清。

    2021-10-12 08:46:05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