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稻草人

穆小午从嘴角扯出一抹骇人阴笑,“风水这么好的地方,连同着邪气都被冲谈了,想用细针绣出邪祟便也不是那么很容易了。”赵子迈望着眼前郁郁葱葱的青山,若有所思道,“因为,它来这里,一是因为这五观堂村是它的故乡,二来是为了躲细针的追踪。”说起这里,他朝村赵子迈看着眼前郁郁葱葱的青山,若有所思道,“所以,它来这里,一是因为这斋堂村是它的故乡,二则是为了躲避铜针的追踪。”说到这里,他朝村里一望,眉头却锁了起来,“奇怪,来了这么久,却没看见一个人影,这偌大一个村庄,怎生空荡荡的,像没有住人一般?”。...

穆小午从嘴角扯出一抹骇人狞笑,“风水这么好的地方,连带着邪气都被冲淡了,想用铜针绣出邪祟便不是那么容易了。”

赵子迈看着眼前郁郁葱葱的青山,若有所思道,“所以,它来这里,一是因为这斋堂村是它的故乡,二则是为了躲避铜针的追踪。”说到这里,他朝村里一望,眉头却锁了起来,“奇怪,来了这么久,却没看见一个人影,这偌大一个村庄,怎生空荡荡的,像没有住人一般?”

穆小午接过穆瘸子递过来的水囊,痛饮半袋之后,方不耐烦地微抬了抬手,冲穆瘸子道,“你告诉他,这里为何渺无人烟。”

穆瘸子瞥了赵子迈一眼,嘴角下拉出一条深刻的纹路来,他看着面前空荡荡的石板路,慢慢道,“这里虽然风水好,但气数却尽了。有人把这村子里所有人上百年的运势全部卷走了,还殃及了周边数个村落。余下的这些村民哪里还有好日子过,定是十室九空、家散人亡,久而久之,村民们便以为此地的风水出了问题,所以就逐一离了这里,到别处去谋生了。”

闻言,一直坐在轿辇上没有出声的闫青城出声了,“穆前辈,那个卷走了百年运势的,是否就是闫家?”

见闫青城本就惨白的脸又多了几分青色,穆瘸子倒有些不忍心,于是他轻咳了一声,“算了,算了,这话就扯得远了......”

闫青城抓住轿辇的扶手,手背上青筋崩出,“前辈有话尽管只说,都到了这份上了,难道还有什么是我承受不了的吗?”

穆瘸子于是叹了一声,摇头道,“闫家是不该有此运势的,闫青本应在斋堂村过完自己默默无闻的一生,给子孙后辈留下的也不过破院一间,银钱数两,能平安过活,不遭受饥荒病痛,就已经要烧高香了。可是他靠着一瓮红玉汤,彻底改变了命运,相当于将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强抢了过来。而气运这东西本是有定数的,他这边得了,别人那自然就缺了,这样一来,不光是陶家,这斋堂村其他人,连带着周边几十里地的村庄,都因闫氏一门而遭了殃。”

闫青城愣了许久,终于惨然一笑道,“罢了,我原来还为父兄之死伤心难耐,现在看来,闫家遭遇的这一劫倒是在还债了。”一边说,一边黯然滴下几点泪来。这一哭,身子就有些承受不住了,在发出了一阵剧烈的咳嗽之后,他伏在轿辇上,竟朝地上喷出了一口鲜血来。

赵子迈惊了一跳,忙走过去按住闫青城的手,“伤得这样重,早说了不让你过来,你偏要来。来了倒也罢了,还未见到邪祟,先已自己气出病来,青城,你这样叫我如何放心?”

闫青城又咳了几声,接过小厮递过来的水喝了,方才有气无力笑了一声,“她被劫走了,生死未卜,难道你要我在家中干等着吗?还有嘉言,”说到这里,他目露凄哀之色,将目光移到穆小午身上,轻声问道,“穆姑娘,若邪祟被绣出,嘉言是否就会如从前一般?毫发无损?”

穆小午扬起两条英挺的眉毛,“邪祟离体,身子多多少少会有些不适,不过不妨事,细心保养调理半月也就能好了。”

听了这话,闫青城方放下心来,正欲再问得详细些,却忽见临身的山谷中云雾蒸腾,汹涌而至,暗灰淡青惨白缠在一处,稠得化不开。

“也未下雨,怎么会有这么重的雾气?”赵子迈盯着莽莽浓雾,心头疑窦丛生。

穆小午走到崖边,俯身望向已经完全被遮蔽住的山谷,嘴角抽动两下,哼了一声道,“这哪里是雾气,这是年长月久累下来的怨气,想必,那邪祟就藏身在这山谷中,只是......”她顿了一下,眉头皱起,面露犹豫之色。

“只是什么?”赵子迈刚问出这四个字,就听得山谷中传来一声呼救,声音不大,却在崖间回荡,久久不愿落下,俨然便是襄贞的声音。

听到这声呼救,闫青城早已坐直了身子,目光似已穿透浓雾落到谷底,“她在下面,是她......还有嘉言。”

他的声音抖得不像是他自己的了。

***

谷底四面苍峰,两旁岗峦耸立,满山树木由于在阴处,竟无半点翠绿,而是被涂染上了一层墨色,在浓雾中忽隐忽现,像一个个暗色的鬼影。

闫青城乘坐轿辇不方便下山,所以便在两个小厮的搀扶下走了下来。到了谷底,他更是不顾赵子迈的劝说,强忍着疼,勉强跟在众人后面,朝那浓雾深处走。

前方有一处开阔地带,树木稀疏,怪石嶙峋,一阵山风吹来,雾便薄了一点,露出山石中间的几十道影子来。

“那是什么玩意儿?人吗?”穆瘸子忽然停下脚步,指着前面颤声问了一句。与此同时,山间剩下的最后那一抹斜阳坠了下去,将天空的占有权让给了黑夜。

所有的人都因为穆瘸子的这句话朝后退去,只有穆小午站在原地没动,冷冷地瞅着前面那些高低不平的影子,鼻翼微微皱起,使劲嗅了嗅。

“看起来怎么像是......稻草人呢?”过了一会儿,人群中一个衙役从牙缝中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赵子迈上了心,眯眼朝前望去,恰好又是一阵风,将雾气吹得散开了,于是他便看得更清楚了:确实像是田间地头常见的稻草人,每一个都挂在十字交叉的木棍上,脑袋耷拉着,手臂伸得直直的,两条空荡荡的裤管被风吹得飘起,在木棍旁一晃一晃的,像送葬的丧幡。

“怪了,一个没有人烟的山谷里,扎这么多稻草人做甚呢?没有粮田,又不用驱鸟?”

穆瘸子说出所有人心里的疑问,换来的是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因为他们根本不是稻草人,他们是人,死人。”良久之后,穆小午幽幽道出这么一句话来。

飨桑最新章节

飨桑相关资讯

类型:历史军事 状态:完本编辑:山川赋 在读:8584人
  桑下闻异语,进出人鬼间。穆小午,它还在吗?嘘,它来了。***悬疑灵异,单元文,中国古代大权独揽,剧情为辅,感情线辅助。尽量避免相对稳定更新,有什么事会提早请假一天,请多加海涵。一样的长睫毛,一样黑白分明的眼珠子。。
  • 佛被吞&哝、含

    孟昌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个字更是仿佛被吞进了喉咙里,咕咕哝哝、含混不清。

    2021-10-13 02:21:21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众人&隔得远

    围观的一众人不解,隔得远远地冲他吆喝,“穆瘸子,没开过眼的小娃娃哪里就这么厉害了,你故意这么说,是想多收几个铜板吧。”

    2021-10-14 09:52:51详情点赞(0)回复(0)
  • &条白线

    针眼里面赫然穿着一条白线,亮白耀眼,像一道细细的光束,将整个棚底都照亮了。

    2021-10-15 02:08:58详情点赞(0)回复(0)
  • 不对,&到嘴的

    “小午,别把脚扎了,哦,不对,别把你家的宝贝折了,那你到嘴的酥鹅可就飞了。”

    2021-10-14 09:12:07详情点赞(0)回复(0)
  • 众人皆&淡下来

    看到穆瘸子装腔作势半天就拿出这么个玩意儿,围观的众人皆笑出了声,就连孟昌都脸色微变,眼中的希望刹那间黯淡下来。

    2021-10-14 03:30:18详情点赞(0)回复(0)
  • “长针&...

    “长针立,白线起,万魂归,穆瘸子他......他方才是这么说的吧?”

    2021-10-13 10:42:29详情点赞(0)回复(0)
  • 粗陋的&红漆不

    “得嘞。”穆小午应了一声,欢欢喜喜地钻到竹床下面,翻箱倒柜了半天,终于拖出一只破旧的木匣。匣子比她的手掌大不了多少,上面雕刻着粗陋的纹路,涂染在匣面的红漆不知褪了几层,从里面隐隐透出一点黑棕色。

    2021-10-15 07:25:12详情点赞(0)回复(0)
  • 指来长&绿锈斑

    匣子里面放着一枚铜针,一指来长,服服帖帖地横在匣子中央。可是,它非但没像众人料想的那样周身放光,相反,针身上绿锈斑斑,俨然许久没有磨过了。

    2021-10-14 10:19:53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