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念珠

这句话一出口,守着闫青城身边的两个小厮才“啊”的一声回过神来,惊慌失措地朝身后望去时,这才意外发现始终靠树站着的闫青城看不见了。原来众人适才都顾着着看穆小午绣魂,竟也没留意到闫青城,宝田站得远,更是顾着赵子迈的安危,故将这边也忽视了。“你啊。”见原来众人方才都只顾着看穆小午绣魂,竟没有留心到闫青城,宝田站得远,更是顾着赵子迈的安危,故将这边也忽略了。。...

这句话一出口,守着闫青城身边的两个小厮才“啊”的一声回过神来,惊慌失措地朝身后望去时,这才发现一直靠树站着的闫青城不见了。

原来众人方才都只顾着看穆小午绣魂,竟没有留心到闫青城,宝田站得远,更是顾着赵子迈的安危,故将这边也忽略了。

“你啊。”见闫青城不见了,赵子迈又气又急,骂了宝田一句后,便急急跟在穆小午后头朝反向跑去。

宝田后悔不迭地“哎呀”了一声,照自己头上猛拍了一下,也忙跟着过去了。一行人一边叫着闫青城的名字一边四下搜寻着,可是已经走到了他们从山上下来的那片林子,却还是没有看到闫青城的身影。

宝田早已急出了一头汗,口中恨道,“这邪祟故意将我们引到谷底,它便好趁乱动手,现在闫公子不见了,想来凶多吉少,这可怎么办是好?”

穆小午倒不似他这般慌乱,反而“嘿嘿”冷笑道,“蠢材,邪祟杀人的手法你又不是没见过,它要想杀闫青城,直接动手就好,何必费如此功夫将他劫走?”

宝田被这句话堵得一愣,吭哧吭哧道,“是啊,它为何要劫走闫公子呢?”

话刚说到这里,走在最前面的穆小午却猛地收住了步子,一双红彤彤的眼睛精光凛凛,直望向前方峭壁之下一块凸起的大石:石头旁边插着一个十字形的木叉子,上面绑着一个人,身材颀长,皮肤白净,不是闫青城却又能是谁?只不过,他现在低垂着头,双目紧闭,俨然是昏了过去。

“闫公子。”宝田先是呼了一声,拔腿就要冲过去时,却被赵子迈挡住了。

“故意将他绑在这里,就是要将他当做诱饵,你这么贸然过去,岂不是中了它的计?”虽是这么说,赵子迈脸上的焦虑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住的,他看着闫青城,眉头紧皱,手心泌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那该怎么做?”宝田连续被人驳了两次,显然已经没了主意,他看看穆小午,又将目光移到赵子迈脸上,六神无主不知如何是好。

“嘿嘿,你不能过去,不意味着其他人不能过去不是?”穆瘸子捋着稀疏的胡须,忽然插了一句话进来。

话音刚落,宝田就看到穆小午身子一动,快步朝闫青城走了过去,每一步都迈得虎虎生风,显然是完全没将邪祟放在眼中。不过,她行动虽莽撞,却令赵子迈一直悬着的心放下了一半:这穆小午如此胸有成竹?怕是完全拿定了邪祟不是她的对手,如此看来,闫青城应该是有救了。

果然穆小午走到木架旁,便目不斜视地伸手去解绳子,甚至没朝旁边多看一眼。虽然,她听到了旁边草丛中“窸窸窣窣”的一阵异动,也感觉到了几颗土块随着这阵声响滚到了自己的脚旁。

一阵风吹过,蓬草朝一边歪了歪,露出里面那个瘦小的影子,嘉言从草丛中一跃而出,伸手便朝穆小午的腰间抓去,动作迅猛地仿佛一根飞快抽动的鞭子。

穆小午不慌不忙朝后退了一步,冷冷看着那只伸向自己的小手,脸上展出寒森森笑意来。

“噗”的一声,嘉言的手被她夹在两指之间,她攒起一张笑脸看他,“伤了我一次不够,还要如法炮制来第二次吗?”

嘉言翻起眼睛,也同穆小午一般冷笑,“第一次见你,我就看出你绝非布衣芒屩,所以便用些瞎编的鬼话骗你。现在看来,竟是我当时小瞧了你,你比我想象中还要厉害千倍。”

“所以你才将我引进这鬼地方,看来你为的竟不止是闫青城,还有我......”话到最后,声音已小得几乎听不见,但里面却透着隐隐的狠绝。

“鬼地方......这里的妙处,你恐怕知道得还太少......”嘉言一字一句说出这句话,与此同时,他体内传出了另外一个声音,尖得不成样子,像随时会断掉一般。

“吞了她......吞了她的魂......”那个声音促着他。

嘉言微微蹙起眉头,目光却顺着穆小午的身体来到她脚下。此时,月光在那里铺了满地,像一层银白色的寒霜。

“月亮出来了。”他笑了一下,又打了个明显的哆嗦,像是见到了什么极可怕的东西一般。

“这里还会有比我更可怕的东西吗?”

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后,穆小午旋即低头望向脚下:她发现自己站在一串念珠之中,珠子是枣红色的金刚菩提子,瓣数繁多、花纹饱满,每一颗仿佛都蕴藏着神秘巨大的力量。

脑袋里“嗡”的一声,眼前掠过了一道白光,她面前的一切似乎都消失了,只在最尽头处,飘过一件绯色袈裟。袈裟里空空荡荡,可是,它从衣袖到袍角却被撑开了,像附在一个看不见的人身上,脚不沾地、飘飘晃晃。

“你别走。”穆小午伸手要去拽它,可这么一下子,她便放开了抓住嘉言的手。

“吞了她的魂......吞了她的魂......”黑色的影子从嘉言身体里挤了出来,它头上,那块红色的肚兜一收一乍,几乎触到了穆小午脸上。可是穆小午却浑然不觉,面无表情地立在那里,一只手仍平举着,像是陷入了迷思之中。

只有那串念珠,被月光照得铮亮,蕴出诡异的光束。

“不好,那串念珠......”穆瘸子盯了半天,终于觉察出事态不对,不禁惊呼出声。

可是有一个人比他先一步反应过来了,赵子迈在他说话的时候已经一个箭步飞身过去,抽出绑在大腿上的狮头黄铜匕首,在接近穆小午的时候,纵身一跃,将它插在念珠上面。

“哗啦”一声,念珠飞溅开去,散得遍地皆是。

赵子迈依葫芦画瓢,在穆小午背后猛推了一把,冲她吼了一声,“现在可不是发呆的时候。”

穆小午身子一颤,猛地醒转过来,她眼波微动几下,手一抬,铜针已经听话地飞到她两指间。

“当然不是。”

她嘴角含着一抹狠绝的笑,幽幽道。

飨桑最新章节

飨桑相关资讯

类型:历史军事 状态:完本编辑:山川赋 在读:8584人
  桑下闻异语,进出人鬼间。穆小午,它还在吗?嘘,它来了。***悬疑灵异,单元文,中国古代大权独揽,剧情为辅,感情线辅助。尽量避免相对稳定更新,有什么事会提早请假一天,请多加海涵。一样的长睫毛,一样黑白分明的眼珠子。。
  • 倒柜了&匣子比

    “得嘞。”穆小午应了一声,欢欢喜喜地钻到竹床下面,翻箱倒柜了半天,终于拖出一只破旧的木匣。匣子比她的手掌大不了多少,上面雕刻着粗陋的纹路,涂染在匣面的红漆不知褪了几层,从里面隐隐透出一点黑棕色。

    2021-10-15 09:18:01详情点赞(0)回复(0)
  • 笑,伸&是什么

    见状,穆小午得意一笑,伸手在铜针周围挥了一圈,“各位可都瞧好了,我爷爷使得可不是什么蒙人的把戏,一会儿他再念个诀儿,定能将这女人的魂魄寻回来。”

    2021-10-15 11:24:51详情点赞(0)回复(0)
  • 然而下&是准备

    取笑声在人群里此起彼伏,然而下一个瞬间,却像被湿热的空气吸去了一般,戛然而止。因为那枚铜针,那枚沾满了绿绣的铜针,正腾空立在穆瘸子鼻尖前端,针身微微抖动,似是准备飞出去一般。

    2021-10-15 11:48:58详情点赞(0)回复(0)
  • 忽然磕&五大三

    话没说完,她忽然磕绊了一下,眯眼朝人群最后面望去:那里站着一个男人,他身着石青色苏绣长袍,腰间挂着香囊玉佩,眉清目朗,仿佛与身旁那些五大三粗的马夫来自于两个不同的世界。

    2021-10-13 06:36:26详情点赞(0)回复(0)
  • 重重砸&“哎呦

    “呦,前段日子下雨,针莫不是被雨淋了吧。”穆小午见众人都在笑,脸上就有些过不去了,伸手想接过匣子看个仔细,可一个没拿稳,匣子便从手中滑落,重重砸在她的脚面,疼得她抱着脚“哎呦”了半天。

    2021-10-15 01:41:31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来由&来。

    老头儿见他如此说,便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的来由说了出来。

    2021-10-14 03:15:35详情点赞(0)回复(0)
  • 有风,&左摆右

    明明没有风,白线却左摆右晃,如一条按耐不住的尾巴,蠢蠢欲动,一触即发。

    2021-10-13 11:49:48详情点赞(0)回复(0)
  • 小午一&干活了

    说完,他朝穆小午一挥大手,高声道,“小午,干活了。”

    2021-10-14 09:10:54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