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传书

鲁城胜产风筝。风筝,又名木鹞。匠人们用竹、木扎制骨架,丝绢或纸蒙面,手工绘画。实则简单的,却蕴涵着很复杂精妙绝伦的技艺,含“扎、糊、绘、放”四步。绑扎固定之后需选料,一般可以用来扎制骨架的材料有毛竹,藤白木条,芦苇和云杉木条等。以毛竹为例,一般要经过选竹,风筝,又名木鹞。。...

鲁城盛产风筝。

风筝,又名木鹞。

匠人们用竹、木扎制骨架,丝绢或纸蒙面,手工绘画。看似简单,却蕴含着复杂精妙的技艺,含“扎、糊、绘、放”四步。

绑扎之前需选料,通常用来扎制骨架的材料有毛竹,藤白木条,芦苇和云杉木条等。以毛竹为例,一般要经过选竹,破竹,削竹,修竹和弯曲成型五道工序。骨架结扎完成后,接下来要把彩绘的纸或绢丝糊在上面,称为“裱糊”。

鲁城的风筝不重自然形似,而求以形写神,于鹤、燕、蝶、蝉各类外,兼作种种人物,奇巧百出。

风筝制成之后,最后一步便是放飞。每逢风稳气爽之时,城郊外,河水泮,沙滩上,游人杂沓,各携线轴,竞放风筝,互相比试,好不热闹。

不过,这城中,有人制作风筝,却是为了另一重目的:传书。

袁蔚站在自家园中,抬头望向墙外那方逐渐变黑的天,眼中的希望也随着天色慢慢黯淡下来。风稳天朗,月明星稀,这么好的天气,风筝为什么还不来呢?

小丫鬟翎儿从屋里走出来,小心地左右看看,这才走到袁蔚身边,轻声劝慰道,“小姐,回屋吧,现在天冷了,晚上露水重,小心冻坏了身子。”

袁蔚呆呆地站着不动,稍顷,眼角滚动下一串泪珠来,“翎儿,它几天没来了?”

见袁蔚这副模样,翎儿心中忽然腾起一团火,于是气鼓鼓道,“小姐何必为了他这样的人弄坏了自己的身子,风筝不来就不来,咱们还不稀罕他那封破信了......”

“以往,他每隔三日就会用风筝送封信进来,可这次,为何间隔这么久了呢?”袁蔚自顾自说着,像是没听到翎儿的话一般,“他该不会是病了吧?翎儿你明日出去打听一下。”

翎儿知道自己劝不动,于是心里嗟叹一声,敷衍道,“好,我明儿就出去打听,我们现在回房好不好?菜已经热了几遍了,您多少要吃一点。”

袁蔚轻轻摇头,“我要在这里等,我记得有一日,他事多缠身,戍时才把风筝放起来的.....”

“好,那小姐您就在这里等着,别说戍时,就是等到亥时、子时,看能不能把风筝等过来。”翎儿已经劝了她几日,可次次都无功而返,所以现下竟也是恼了,于是咬牙赌气丢下一句后,转身朝房内走去,一边走一边也不争气地落下泪来。

袁蔚和陈用相识于两月前,那天,翎儿陪袁蔚到郊外踏秋,两人刚走到一座木桥上,袁蔚就被一只从天而降的风筝砸中了肩头。

袁蔚没有伤到,却对那只砸中了自己的风筝产生了兴趣,它是一只软翅蝴蝶,不同于传统风筝的上下分开的蝴蝶翅膀,它为活翅,固定骨架。放飞之后,翅膀便一张一弛,栩栩如生,远望去仿若一只真正的蝴蝶在空中飞舞。

“不知是何人有这样一双巧手,竟能做出如此逼真的风筝?”袁蔚正拿着它赞叹,风筝的主人就出现了,他就是陈用。

陈用是个年轻书生,与袁蔚年纪相仿。两人相见,袁蔚还未怎样,陈用倒先红了脸,若不是翎儿指责他的风筝伤到了她家小姐,陈用估计在桥上站到天黑,也憋不出一个字来。

“对......对不住。”

翎儿记得陈用那天从头到尾只说了这三个字,而袁蔚也只回了三个字,“我没事。”

可是两天后,当她陪伴袁蔚在花园散步时,却又一次看到了那只蝴蝶风筝,它飞得很低,就在院外的树梢上,翅膀扑闪扑闪的,身上黄绿相间的花纹被阳光镀上一层绚丽的光。

两人正看着蝴蝶发呆,它的线却忽然断了,蝴蝶落下,掉在园子的草丛里。

“小姐,这蝴蝶身上绑着一封信呢。”翎儿急匆匆把信封拿给袁蔚时,发现她的脸和那天陈用的脸一样红,眼睛却很亮,像含着露水一般。

“翎儿,你把蝴蝶扔出去,告诉他,信......收到了。”

袁蔚这么吩咐,翎儿便按着她的吩咐做了,可是隐隐约约的,她却觉得自己做了一件错事,尤其在看到袁蔚将那封信偷偷藏在袖口中的时候。

从此,蝴蝶就成了信使。它每隔三日就准时在树梢上等候,就像每晚都会升起的月亮那般,从不失约。而袁蔚的枕头下面,信封也已经越摞越后,她每天枕着它们入睡,醒来时脸上还含着甜美羞涩的笑容。

可是这一次,蝴蝶却已经十天没有来过了。

它第一次失约那天,袁蔚一晚没睡。第二天天未亮,她便已经起身,穿着件晨衣跑到院中,在尚未隐去的月亮的陪伴下扒拉着草丛,一寸寸认真寻找着。可是,蝴蝶没有在,第三天、第四天亦是如此,直到现在,已经整整过去了十天,蝴蝶还是没有出现。

“东家蝴蝶西家飞,白骑少年今日归。”

在第十天的这个晚上,在翎儿负气离开后,袁蔚盯着树梢,喃喃念出一句诗,她笑了笑,又自己接了一句,“白骑少年不曾归。”

“哗啦。”

话音刚落,平地忽的掀起一阵大风,墙外的树被吹得晃动起来,树冠被风灌满,像一下子胀大了一圈,犹如一只张牙舞爪的怪物。

袁蔚心头蓦地一惊,再朝树冠望去时,却发现上面多了一团朦胧的黑影,在树顶飘来晃去,还隐隐发出“铮铮”的竹哨声。

恐惧刹时被喜悦取代,袁蔚抬步跑到院墙旁,还未说话,泪已经先落下,“陈公子,你终于来了。”

说完,却忽然觉察出有什么不对,因为树顶那团黑影明显比陈用的蝴蝶大出数倍,而且,它身上没有蓝绿相间的花纹,而是黑黝黝的,像涂了一层黑漆一般,若是不动,几乎要溶进夜色里。

“铮铮。”

又是一声竹哨响,那东西从树顶腾起,扇起一股怪风,将袁蔚刮得倒在地上。从这个角度,袁蔚看清楚了藏在它身下的那两团花纹,那是两个绛红色的“寿”字,被黑夜衬托得像干了的血迹。

飨桑最新章节

飨桑相关资讯

类型:历史军事 状态:完本编辑:山川赋 在读:8584人
  桑下闻异语,进出人鬼间。穆小午,它还在吗?嘘,它来了。***悬疑灵异,单元文,中国古代大权独揽,剧情为辅,感情线辅助。尽量避免相对稳定更新,有什么事会提早请假一天,请多加海涵。一样的长睫毛,一样黑白分明的眼珠子。。
  • 耀眼,&棚底都

    针眼里面赫然穿着一条白线,亮白耀眼,像一道细细的光束,将整个棚底都照亮了。

    2021-10-13 06:30:46详情点赞(0)回复(0)
  • &.”

    老头儿一怔,有些尴尬地看向穆瘸子,嘴角抽动几下,“是,儿妇确实刚生产完,不过老神仙,你家这姑娘还小,生孩子的事情被她听了怕是不好......”

    2021-10-15 03:34:36详情点赞(0)回复(0)
  • &...

    “长针立,白线起,万魂归,穆瘸子他......他方才是这么说的吧?”

    2021-10-12 05:07:11详情点赞(0)回复(0)
  • 声,就&眼中的

    看到穆瘸子装腔作势半天就拿出这么个玩意儿,围观的众人皆笑出了声,就连孟昌都脸色微变,眼中的希望刹那间黯淡下来。

    2021-10-12 11:52:00详情点赞(0)回复(0)
  • 我这孙&避讳的

    穆瘸子大手一挥,挨着穆小午蹲下,“你尽管说便是,我这孙女从小跟我游历江湖,什么世面没见过,哪有这么多好避讳的。”

    2021-10-14 11:58:5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