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对簿公堂

说着这几个字,衣衫和鞋袜骤然落下去,在桌面堆成一团,悬在半空的首饰也砸了下去,已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见此,袁老爷哪里还能按耐得住,他扑将过去的,搂住女儿的衣物号啕大哭出来,“我苦命的蔚儿啊,你母亲刚去两年,你就走了,让我这个老头子如何自处啊?见状,袁老爷哪里还能按捺得住,他扑将过去,抱住女儿的衣物嚎啕大哭起来,“我苦命的蔚儿啊,你母亲刚去一年,你就走了,让我这个老头子如何自处啊?”。...

说完这几个字,衣衫和鞋袜陡然落下,在桌面堆成一团,悬在半空的首饰也砸了下来,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

见状,袁老爷哪里还能按捺得住,他扑将过去,抱住女儿的衣物嚎啕大哭起来,“我苦命的蔚儿啊,你母亲刚去一年,你就走了,让我这个老头子如何自处啊?”

袁家少爷袁昌黎听他这般说,忙上前劝慰,可袁老爷却仍不愿起身,只抱着女儿的衣衫痛哭流涕,脸色惨白如纸,大有要晕厥过去的模样。

“还不快给你们老爷端杯茶?”穆小午先吩咐下人们倒水,又冲袁老爷道,“老爷万望保重身子,以后有的是时候伤心,可现下不能耽误了正事啊。小姐方才留下的那两个字,老爷可知其意?”

听她这般说,袁老爷登时止住嚎啕,在慌忙喝下一杯茶后,他放下手里的衣衫,走到穆小午身旁,小眼睛眨了几眨,缓缓道,“木鹞,就是风筝,我鲁城盛产风筝,这在全国上下都是出了名的。可是......可是要说小女的死和这木鹞有什么关系,我实在是想不明白。”

“您想不明白,其他人却也许清楚这其中的因由。”穆小午说着便将目光投到了站在一旁的翎儿身上,那小丫鬟现在嘴唇哆嗦着,眼中填满了惊惶,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小鸟。

袁老爷一下子明白过来,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翎儿身旁,厉声道,“你......你说,你是不是瞒了我什么事?”

说完,见翎儿眼中一下子溢出了泪花,他又叹了一声,放缓声音道,“你和蔚儿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感情深厚,情同姐妹,我也知道你是个忠心不二的丫头。可是现在蔚儿已经不在了,真凶尚未落网,难道你还要对我有所隐瞒吗?”

听到这番肺腑之言,翎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她看着袁老爷,颤声道,“几月前,小姐在城郊结识了一位公子,他名叫陈用,是个书生。从那天起,陈公子每隔三日就用风筝从花园传书进来,小姐她,也会回信出去,两人就这般书信交往了大概有三个月。一个月前,小姐失踪那日,她就是在园中等陈公子的风筝的,因为那风筝不知怎的,已经十天未出现,可是风筝没等到,她人却不见了。”

说到这里,翎儿哭着摇头,“老爷,不是我故意隐瞒,我本以为小姐的失踪与风筝传书无关的,可是方才听到小姐的话,我才猛然意识到,或许小姐失踪一事,真的是那陈公子所为......”

听完这一席话,袁老爷先是怔怔发了一会子楞,然后忽然一拍大腿,怒目圆睁,冲旁边几个年轻力壮的小厮一摆手,口中恨恨道,“快,抓住那陈用,把他押送到官府,老夫要告他勾引民女不成掳掠杀人。”

几个小厮得命就朝外冲,没想被身后的穆小午轻喝一声,慌忙顿住了脚步。

“倒也不用这般麻烦,”穆小午将脑袋一偏,看向那只依然盘旋在墙头的风筝,冲翎儿道,“袁小姐和陈用传书的风筝是否就是这只蝴蝶风筝?”

翎儿朝外面望去,顿时大惊失色,慌道,“没错,这风筝就是......就是陈公子的。”

袁老爷一张胖脸气得通红,话都说不利索了,他颤巍巍指着墙外,高声命令道,“快,快去将那贼人捆起来,押送官府。”说完,他就跟在几个小厮身后,急匆匆走出了屋门。

穆小午唤他不及,跟在后头直跺脚,“哎,你倒是听我把话说完啊,若是他杀的人,他为何又要返回袁家来,还要放起那只风筝,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

跪在衙门冰冷的地板上,陈用将他与袁蔚风筝传书之事一一道来,他讲他们如何相遇,如何相知,如何靠着一封封信笺成为知己。又讲了自己在一月前如何大病了一场,病得连床都下不来,以至于耽误与袁蔚的私会。

说到最后,陈用泪如雨下,因为他万万没想到这一病,竟是永别,这个他只见了一面却视为终身知己的人,从此是再也见不着了。

“我没有掳掠杀人,那晚,我根本没有去过袁家。退一万步讲,就算我去了袁家,我又为何要杀她?我在最后一封信中已经告诉袁小姐,我会让父母上门提亲,娶她为妻,我为何要杀死我未来的妻子。”陈用指天对地赌咒发誓。

袁老爷却在一旁冷笑,“我蔚儿是大家小姐,怎会与你私定终身,我看这完全是你一厢情愿。你要人不成,恼羞成怒之下,便翻墙入院,掳掠杀人。县令大人,我袁道桥最疼爱的就是这个小女儿,我的蔚儿死得惨啊,您一定要为小民我做主啊。”

鲁城县令曹珉被两边的说辞弄得头昏脑涨,再加上他近日正有一桩烦心事,所以便命衙役先将陈用带下去,择天再提堂审讯。

袁老爷见陈用已被收押,就带着袁家一众人先离开了,曹珉方得片刻清净,正想休憩片刻,却见堂后的门帘一动,钻进来一个身着官服高高大大的身影。

曹珉连忙起身,躬身作揖,“赵大人,您怎么来了?”

男人面露笑容,俯身将他掺起,“曹大人无需如此客气,我刚从外面回来,偶然经过公堂,恰巧听到大人在审案。”

曹珉听他话中有话,赶紧道,“大人......对这桩案子感兴趣?”

男人微眯起狭长的眼眸,“方才听那报案人说,他找了两个江湖术士,靠‘绣魂’之法勾来了袁小姐的魂魄。”

曹珉唬了一跳,连忙道,“这种神神鬼鬼的事情断不能算作证据的,还需要再调查,总不能因为片面之词,就将人定罪。”

“那两位施法的术士姓甚名何?”

男人似打断了曹珉,问出一句让他费解不已的话来。

飨桑最新章节

飨桑相关资讯

类型:历史军事 状态:完本编辑:山川赋 在读:8584人
  桑下闻异语,进出人鬼间。穆小午,它还在吗?嘘,它来了。***悬疑灵异,单元文,中国古代大权独揽,剧情为辅,感情线辅助。尽量避免相对稳定更新,有什么事会提早请假一天,请多加海涵。一样的长睫毛,一样黑白分明的眼珠子。。
  • 重重砸&天。

    “呦,前段日子下雨,针莫不是被雨淋了吧。”穆小午见众人都在笑,脸上就有些过不去了,伸手想接过匣子看个仔细,可一个没拿稳,匣子便从手中滑落,重重砸在她的脚面,疼得她抱着脚“哎呦”了半天。

    2021-10-15 10:04:47详情点赞(0)回复(0)
  • 里响起&泥呢,

    看热闹的人群里响起一片嘘声,更有人道,“穆瘸子,出水才看两腿泥呢,你倒是让我们先瞅瞅这木匣中的宝贝再说啊。”

    2021-10-16 12:00:41详情点赞(0)回复(0)
  • 他朝穆&道,“

    说完,他朝穆小午一挥大手,高声道,“小午,干活了。”

    2021-10-16 05:18:41详情点赞(0)回复(0)
  • 穿着一&,亮白

    针眼里面赫然穿着一条白线,亮白耀眼,像一道细细的光束,将整个棚底都照亮了。

    2021-10-16 03:25:40详情点赞(0)回复(0)
  • ?”穆&小午抬

    “这话怎么说?”穆小午抬起头,看向孟昌爬满了皱纹的脸。

    2021-10-14 12:33:40详情点赞(0)回复(0)
  • 会儿,&自然也

    听他说完,穆瘸子捋着稀疏的胡须想了一会儿,这才撇嘴摇头道,“不错,你这儿妇应该是被婴灵带走了魂魄。你们是不知道,婴灵虽小,却凶得很,没那么容易对付的。所以这钱嘛,自然也要收得多一点。”

    2021-10-15 05:42:15详情点赞(0)回复(0)
  • 里就这&是想多

    围观的一众人不解,隔得远远地冲他吆喝,“穆瘸子,没开过眼的小娃娃哪里就这么厉害了,你故意这么说,是想多收几个铜板吧。”

    2021-10-15 02:08:41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