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老巢

赵子迈站在树旁边,望着那张被风吹得旗号旋的人皮。他个子比通常人都高,因为也可以仰视到老头儿的眼睛。眼睛毕竟是闭着的,虽然赵子迈却能体会可以得到他临死前前那一一瞬间未知的恐惧和无助交夹的心情,他更有甚者看见了老人在世间经历过的最后一幕:夜很黑,遮蔽住住了树顶那东西的眼睛当然是闭着的,但是赵子迈却能感受得到他临死前那一瞬间恐惧和绝望交夹的心情,他甚至看到了老人在世间经历的最后一幕:夜很黑,遮蔽住了树顶那东西的模样,老人本不想过去的,可是那棵树摇得那样厉害,苹果坠得满地都是,他怕自己再不过去阻止,会被东家埋怨。他不能失去这份工,所以只能硬着头皮朝那棵树走去。树顶是一只鸟吗?他不太确定,因为他活了几十年,还从未见过这么大的鸟。。...

赵子迈站在树旁边,看着那张被风吹得打着旋的人皮。他个子比一般人都高,所以可以平视到老头儿的眼睛。

眼睛当然是闭着的,但是赵子迈却能感受得到他临死前那一瞬间恐惧和绝望交夹的心情,他甚至看到了老人在世间经历的最后一幕:夜很黑,遮蔽住了树顶那东西的模样,老人本不想过去的,可是那棵树摇得那样厉害,苹果坠得满地都是,他怕自己再不过去阻止,会被东家埋怨。他不能失去这份工,所以只能硬着头皮朝那棵树走去。树顶是一只鸟吗?他不太确定,因为他活了几十年,还从未见过这么大的鸟。

“铮......铮......”

那东西发出竹哨般的长鸣,声音极具穿透力,仿若一根针,直直扎进赵子迈额两侧的穴道中。他感到一阵头晕,下意识的晃晃脑袋,又极力睁大眼睛,仿佛这样就能将脑海中出现的那一幕看得清楚。

天上又开始飘起了雪花,和他以往任何一个梦境都一样。雪花坠下,落在眼前,他觉得自己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

“铮......铮......”

又是一阵竹哨声,树下的老人捡起一块石头,昂头朝上面那个黑影掷去。

“哗啦。”

那东西被惊得飞起,翅膀乍开的那一瞬间,赵子迈嗅到一股腐朽的气息。可是紧接着就是“噌”的一声,老人的辫子被什么东西勾住了,他整个人朝上腾起,在离地几尺高的时候,又忽然停住,发出了一声惊恐的叫。

赵子迈脑海中闪过了一双黄色的眼睛,眼尾向上提得很高,瞳孔却是鲜红色的,寒气逼人,像那些落在他身上的雪花一样寒冷。

他觉得自己的腿酥软不堪,再也无力支撑身体……他直直地朝后倒去了。

***

醒来的时候赵子迈发现自己躺在宝田怀里,上方围着一圈脑袋,曹珉焦虑的脸杵在最中间,见他睁开眼睛,忙又朝下压低了一点。

“大人,你可吓坏我了大人,您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下官可怎么向上面交代啊。”

说毕,见赵子迈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他连忙住了口,朝围在旁边的衙役挥了挥手,高声道,“看什么看,赶紧去周围找找,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留下的。”

听他这般说,几个衙役知趣地散开了。赵子迈坐直身子,接过宝田递过来的水囊喝了口水,这才冲紧张兮兮看着自己的曹珉道,“曹大人,我身体无恙,让你费心了。”

“赵大人,您是千金贵体,有病可千万不能拖着,还是要早日诊治为妙......”曹珉作出一副关心的样子又凑了过来。

“曹大人,我们公子真的没事。”宝田打断了他的话,一边扶着赵子迈站起来,冲曹珉解释道,“只是昏眩的小毛病,平日里不妨事,今天应该是一大早没吃饭就赶过来了,所以旧疾复发了。”

曹珉陪着笑脸,“那就好,那就好,我已经命人将人皮取下来了,近日风大,可别再被风给刮走了。”说完,他瞅了赵子迈一眼,又赶紧将目光移向别处。

赵子迈站稳身子,稍缓了一会儿,才清了清嗓子,蹙眉轻声道,“曹大人,你有没有想过,木鹞为何要出现在这片人迹罕至的果园中?”

曹珉微张着嘴巴想了半晌,方才道,“确实没有理由啊,除非它只是偶尔路过,在此处歇脚。”

宝田噗嗤一笑,“它又不是真鸟,哪里需要歇脚?”

曹珉的脸微微涨红了,他轻咳一声掩饰住尴尬,扭头看向赵子迈,“赵大人怎么想,可否指点一二?”

赵子迈微微摇了摇头,“我也想不明白它为何要到果园中来,但是有一点,须得请曹大人多加注意。”

他说着便转过身去,望向后面的山林:秋风正从山间吹过,所有的树木皆被风扫得摆向一侧,露出下面黑棕色的山石。

“曹大人,木鹞来此地一定有原因,只是这个原因我们现在尚不知晓。但是有一点却似乎可以推断出来,”他微眯起眼睛,眼珠中映出葱郁的山林,“这里离它的老巢一定不会太远,这些日子你的人昼夜巡城,却都没有发现它的踪迹,所以我便觉得它可能躲在城池外面。而现在风声鹤唳之势,它又岂能不知?所以除了贩运福寿膏外,做任何一件它事,它都一定会慎之又慎,绝不会轻易漏了行踪。”

“大人的意思是?”曹珉听得入了神,不由又朝前走了几步,袖子几乎贴到赵子迈身上。

“它的老巢一定不会离这里太远。”他冷哼一声,从牙缝中吐出几个字来。

***

再次醒来的时候,翎儿发觉得后背疼得没有那么厉害了,她将手探到脊椎骨上仔仔细细摸了几把,在确定并未伤到筋骨后,不禁稍稍舒了口气。

她用手扶着箱壁试图站起来,可是方一起身,就又一次跌倒在箱子里。她的腿脚软得像两条破布,伤痛和惊吓已经抽走了她身上最后一丝力气,别说推开箱盖了,她现在连站起来都困难重重。

在意识到这一点后,翎儿呆坐在箱子里发了好一会子呆,终于,她重重叹了口气,认命般地仰躺下来:“罢了罢了,人固有一死,既然已经没有任何缓转的余地,那就索性认命了吧。”

这么想着,她心里似乎好过了一点,可是这种强作出来的轻松毕竟不能持续太久,尤其在忽然想到那个站在箱边的黑影的时候。

翎儿忽然觉得头皮发麻:它还在这里吗?现在,它也许还贴着木箱站着,和自己之间只隔着一道箱壁。

想到这里,她忙将耳朵贴到箱壁上,屏气凝神听外面的动静,她听到了风的呼啸,像隔着上千年的光阴穿梭而至,也听到了墓室外面鸟儿的悠鸣,犹如时间的信使。

可幸运的是,她没再听到铮铮的竹哨声。

翎儿呼出一口气,悬着的心重新落回肚子中,她瞅着周围钝钝的毫无生气的黑,脑子里却忽然迸出一封封写着清秀小字的信笺来。

飨桑最新章节

飨桑相关资讯

类型:历史军事 状态:完本编辑:山川赋 在读:8584人
  桑下闻异语,进出人鬼间。穆小午,它还在吗?嘘,它来了。***悬疑灵异,单元文,中国古代大权独揽,剧情为辅,感情线辅助。尽量避免相对稳定更新,有什么事会提早请假一天,请多加海涵。一样的长睫毛,一样黑白分明的眼珠子。。
  • 瘸子,&中的宝

    看热闹的人群里响起一片嘘声,更有人道,“穆瘸子,出水才看两腿泥呢,你倒是让我们先瞅瞅这木匣中的宝贝再说啊。”

    2021-10-14 11:34:21详情点赞(0)回复(0)
  • ,针莫&拿稳,

    “呦,前段日子下雨,针莫不是被雨淋了吧。”穆小午见众人都在笑,脸上就有些过不去了,伸手想接过匣子看个仔细,可一个没拿稳,匣子便从手中滑落,重重砸在她的脚面,疼得她抱着脚“哎呦”了半天。

    2021-10-14 08:43:01详情点赞(0)回复(0)
  • 角抽动&几下,

    老头儿一怔,有些尴尬地看向穆瘸子,嘴角抽动几下,“是,儿妇确实刚生产完,不过老神仙,你家这姑娘还小,生孩子的事情被她听了怕是不好......”

    2021-10-15 12:01:14详情点赞(0)回复(0)
  • 吁吁地&给穆瘸

    她气喘吁吁地站起来,拂掉木匣上厚厚的一层灰,这才将它递给穆瘸子。

    2021-10-12 04:55:49详情点赞(0)回复(0)
  • 更是仿&咙里,

    孟昌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个字更是仿佛被吞进了喉咙里,咕咕哝哝、含混不清。

    2021-10-13 08:18:32详情点赞(0)回复(0)
  • 涂染在&黑棕色

    “得嘞。”穆小午应了一声,欢欢喜喜地钻到竹床下面,翻箱倒柜了半天,终于拖出一只破旧的木匣。匣子比她的手掌大不了多少,上面雕刻着粗陋的纹路,涂染在匣面的红漆不知褪了几层,从里面隐隐透出一点黑棕色。

    2021-10-13 06:54:55详情点赞(0)回复(0)
  • 想的那&样周身

    匣子里面放着一枚铜针,一指来长,服服帖帖地横在匣子中央。可是,它非但没像众人料想的那样周身放光,相反,针身上绿锈斑斑,俨然许久没有磨过了。

    2021-10-15 01:30:5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