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皮

“哦,戴着它,放心。”穆小午淡淡一笑,言简意赅地提问了他的问题。赵子迈见她不想多谈,便识趣地没再问始终这样,可就在这时,穆瘸子突然间“咦”了一声,从草丛里坐了出来。他因为腿脚好,原本是始终坐在草丛里的,但是经过这么久,他的姿势早从坐变为了侧躺,又赵子迈见她不想多谈,便知趣地没再问下去,可就在这时,穆瘸子忽然“咦”了一声,从草丛里坐了起来。。...

“哦,戴着它,安心。”穆小午淡淡一笑,简短地回答了他的问题。

赵子迈见她不想多谈,便知趣地没再问下去,可就在这时,穆瘸子忽然“咦”了一声,从草丛里坐了起来。

他因为腿脚不好,本来就是一直坐在草丛里的,不过经过这么久,他的姿势早从坐变成了侧卧,又变成了大大咧咧的仰躺。可是现在,他却忽然一个骨碌爬了起来,伸长脖子朝左前方望了半晌,方才踟蹰着说出一句话。

“小午,这个地方......我们是不是来过?”

穆小午正在摆弄手腕上的念珠,听到穆瘸子的话,便也抬起头来,朝前方那片林子看了一看,咕哝道,“来过吗,我怎么不记得?”

穆瘸子朝前一指,“你看左边那座山峦的形状,一起两伏,起的山峰尖一点,后面的双峰圆一些,好像一只伏地的骆驼。”

穆小午眼睛一亮,一拍脑门道,“没错,来鲁城的那晚咱们在林子里歇脚的时候就看到这座山了,那时,它正对着咱们俩。不过今天,我们是从西城门出来的,所以它就在左手边了。”她赞许地看了穆瘸子一眼,“可以呀老头儿,什么时候变得这般聪明了。”

要是平日被人夸奖,穆瘸子早该翘尾巴了,可是今天他却一反常态,不仅没有接话,反而皱起了两道花白的眉毛,神色也略有些惶恐,嘴巴砸吧了半天,终于嗫嚅着道,“小午,再朝林中走一段路可就到那座墓了。”

闻言,穆小午心里“咯噔”一下,赵子迈也转过头来,将目光投放到穆瘸子身上。

“穆老前辈的意思是......”

他的话说到一半就被一声惊呼截住了。

“大人,前面好像有东西。”一个衙役的声音传来,声线有些抖,夹杂着不可名状的恐惧。

几个人于是同时转头过去:朦胧的夜色中,确实有什么东西在动,可是隔着层层叠叠的树,很难将它看清楚。但是,几个人都感觉到了它带过来的气流,一股一股的,夹杂在潮湿混沌的空气中,像几片巨大的翅膀在同时扇动一般。

“不......不不会是.......木鹞吧?”

穆瘸子又开始结巴了,说话的同时,他将身子朝后躲了躲,隐在半人高的蒿草后头。

赵子迈早已把长剑握在手里,伏低身子和衙役们一起一步步朝林子走去。穆小午跟在他们后头,铜针被她夹在指间,她望向腥风传来的方向,鼻翼皱了几下,冲前面的人轻声道,“血腥味儿极重,大家别急着出手,先让铜针去探探路。”

话落,她就走到已经停下脚步的人群中,手朝前轻轻一推,将铜针送了出去。

脱手的那一刹那,铜针长出了亮白的“尾巴”,它逆着“风”飞去,在前方的树梢兜转了一圈......

借着白线的亮光,一众人终于看清楚了是什么东西在黑暗中扇动:那是几张人皮,几张接近透明的人皮,挂在枝丫上,被身后的山风吹得朝前飘摆,带来一股股腥甜的气息。

人脸的中心处凹陷了下去,鼻子歪在一旁,眼睛紧闭着,眼角和眉梢都呈现出向下耷拉的样子。这些人一个个看起来低眉顺目,像是受了什么委屈却又不能言说一般,很是怪异。

直愣愣盯着这几张人皮看了一会儿后,一个眼尖的衙役终于辨认出了他们的身份,于是他扯着嗓子,用高得有些不正常的声音喊道,“这......这是跟着曹大人的那几个,他们埋伏在东侧,看来......看来是遭遇了不测......”

赵子迈的脸色霎时阴沉下来,一只手攥成拳头,“他们都配着弓箭的,怎么能这么轻易被吸干了血肉。”

“大人,我们要不要过去支援?”一个衙役轻声请示他。

可是还未容他回答,林中忽然刮过一阵大风,风卷起落叶,这些黄绿相间的叶子就在林子上空疯狂扭动飞舞着,像一张从天而降的大网,罩在树林上方。

人皮发出“簌簌”的声音,先是随风抖动,后来便有些不胜风力,四五张一起,从树梢上腾空飘起,被身后的强风鞭笞着,朝前方的人群盖了下来。

它们虽无害,却着实吓人,尤其对那些鲁城县衙的衙役而言:白天还是活生生的人,是和自己说笑打闹、喝酒聊天的兄弟,可是现在只是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血肉之躯就变成了一张张干巴巴的皮,鲜活的脸孔像被压扁熨平了似的,带着呼啸的风,扑面而至、从天而降......

更为恐怖的是,人皮下垂的眼睑忽然睁开了,露出下面两个漆黑的空洞。

这种夹杂着怪异的恐惧感,非熟识之人不能体会。

所以,在眼睁睁看着人皮要扑到自己身上时,几个衙役俱发出一声干嚎,脚蹭着地朝后退去。

“别慌。”

穆小午上前一步,站在众人前面,她口中念动符咒将铜针收了回来,下一刻,又将针朝已经和她隔着几尺,即将盖在她身上的人皮抛去。

铜针依次穿过人皮,将它们如数收拢在白线上,人皮层层叠在一起,似乎不甘心被白线困住,一个个拼命扭动着,想挣脱白线的束缚。

“还不甘心吗?骤然死去,甚至还未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甚至连灵魂都还留在皮中。”她叹了一声,接着道,“可是强留在这里终是无用,就你们这几个残魂,别说报仇了,连自保都是不行的,倒不如让我送你们一程吧。”

说罢,她朝前轻一挥手,送走了铜针。

几张皮缓缓落下,这次,他们没有再张开眼睛,如林子上方那些树叶一般,缓慢地打着旋,轻飘飘落在一直站得笔直,分毫未动的赵子迈脚下。

“赵公子,你还好吧?”穆小午见他脸色青白,忙走过去问了一句。

“没事,”他看了地上的人皮一眼,嘴唇抿了又抿,才终于说出一句,“兄弟,安心走吧,你们的仇我会替你们报的。”

话刚说到这里,一支长箭忽然穿林而出,落在两人脚边,随之而来的还有曹珉焦急的高喊声,“赵大人,木鹞,木鹞来了。”

飨桑最新章节

飨桑相关资讯

类型:历史军事 状态:完本编辑:山川赋 在读:8584人
  桑下闻异语,进出人鬼间。穆小午,它还在吗?嘘,它来了。***悬疑灵异,单元文,中国古代大权独揽,剧情为辅,感情线辅助。尽量避免相对稳定更新,有什么事会提早请假一天,请多加海涵。一样的长睫毛,一样黑白分明的眼珠子。。
  • ,别把&酥鹅可

    “小午,别把脚扎了,哦,不对,别把你家的宝贝折了,那你到嘴的酥鹅可就飞了。”

    2021-10-16 12:07:38详情点赞(0)回复(0)
  • &匣面的

    “得嘞。”穆小午应了一声,欢欢喜喜地钻到竹床下面,翻箱倒柜了半天,终于拖出一只破旧的木匣。匣子比她的手掌大不了多少,上面雕刻着粗陋的纹路,涂染在匣面的红漆不知褪了几层,从里面隐隐透出一点黑棕色。

    2021-10-16 03:03:56详情点赞(0)回复(0)
  • ,服服&针身上

    匣子里面放着一枚铜针,一指来长,服服帖帖地横在匣子中央。可是,它非但没像众人料想的那样周身放光,相反,针身上绿锈斑斑,俨然许久没有磨过了。

    2021-10-14 08:52:14详情点赞(0)回复(0)
  • 穆瘸子&人救不

    穆瘸子掺他起来,捋着胡子笑,“这倒不必了,我们穆家人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也是讲道义的,人救不回来,我断不会收你一文钱。”

    2021-10-14 03:15:15详情点赞(0)回复(0)
  • 拿稳,&脚面,

    “呦,前段日子下雨,针莫不是被雨淋了吧。”穆小午见众人都在笑,脸上就有些过不去了,伸手想接过匣子看个仔细,可一个没拿稳,匣子便从手中滑落,重重砸在她的脚面,疼得她抱着脚“哎呦”了半天。

    2021-10-15 06:23:47详情点赞(0)回复(0)
  • ,拂掉&厚厚的

    她气喘吁吁地站起来,拂掉木匣上厚厚的一层灰,这才将它递给穆瘸子。

    2021-10-15 09:47:08详情点赞(0)回复(0)
  • 有人道&让我们

    看热闹的人群里响起一片嘘声,更有人道,“穆瘸子,出水才看两腿泥呢,你倒是让我们先瞅瞅这木匣中的宝贝再说啊。”

    2021-10-13 12:14:49详情点赞(0)回复(0)
  • :那里&着石青

    话没说完,她忽然磕绊了一下,眯眼朝人群最后面望去:那里站着一个男人,他身着石青色苏绣长袍,腰间挂着香囊玉佩,眉清目朗,仿佛与身旁那些五大三粗的马夫来自于两个不同的世界。

    2021-10-14 06:40:55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