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救人

“别发箭,这里有人。”赵子迈冲着林间冒出的几个人影高呼了一句,接着疾步往前,走到满头皆是汗水的曹珉面前,语速低沉地问着,“木鹞在哪里?”曹珉见赵子迈无事,不由得长出了口气,他弯着腰喘了老半天,才断断续续道,“它往这个方向飞过来了,大人没看见吗曹珉见赵子迈无事,不禁长出了一口气,他弯着腰喘了半天,才断断续续道,“它往这个方向飞来了,大人没看到吗?”。...

“别放箭,这里有人。”赵子迈冲着林间冒出来的几个人影高喊了一句,然后快步向前,走到满头皆是汗水的曹珉面前,语速急促地问道,“木鹞在哪里?”

曹珉见赵子迈无事,不禁长出了一口气,他弯着腰喘了半天,才断断续续道,“它往这个方向飞来了,大人没看到吗?”

赵子迈摇了摇头,伸手朝地上一指,“我们只看到了几张人皮,并未看木鹞,曹大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曹珉看到人皮,身子忽然一震,整个人朝后退了几步,脸上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过了好半晌,他似乎才缓过神来,嘴巴张合了几下后,终于说出话来,“他们......他们竟都被......都被那怪物吸食干净了......这让我如何向他们的家人交代啊。”

“此话怎讲?难道曹大人竟不知他们被杀了?”赵子迈逼问道。

曹珉满脸愁容,豆大的汗滴又一次顺着黝黑的脸庞滚下,仿佛怎么都落不完似的。

“大人有所不知,我们按照您的吩咐守在果园的东侧,可是蹲守了不到半个时辰,有一个人急着小解,下官便遣了几个人陪他一起过去。可是这一去他们就没再回来,下官带人去看时,却发现他们都不见了,只在草丛中留下了几件衣服。就在这时,下官听到了竹哨的声音,明显是朝着您埋伏的这个方位来的,所以就赶紧带着人赶过来了。”

听到这番话,赵子迈眼中的色彩忽然黯淡下来,他垂下头,食指和拇指轻轻搓动几下,低声道,“木鹞并未现身,你却听到竹哨声朝这个方向来了,这倒是怪了。”

话说到这里,穆小午忽然轻呼了一声,“针怎么亮了?”

已经被她捏在两指间的铜针的针身上掠过一道光,从针尾划过去,凝聚在针尖处,在暗夜中亮得有些刺眼。

穆小午眉头蹙起,神情陡然间变得严肃起来,齿缝中挤出几个字,“它在这里。”

这话犹如在人群中扔了个炸雷,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屏住呼吸朝四面张望,仿佛生怕那个隐藏在黑暗里的东西忽然窜出来,将自己吸食成一张干干的人皮。就连穆瘸子都站起了身,慌慌张张跑朝穆小午跑去,生怕自己落了单。

可越是着急,就越是容易出岔子,穆瘸子方一站起身,就踩到了一块滑不溜秋的石头上,于是一个趔趄又朝前扑去。

穆小午唬得伸手就去扶他,然而还未近身,她就感到手中一热,铜针脱离了手指倏地朝穆瘸子飞了过去。

穆小午脑海里闪过一道白光,可是当看到穆瘸子头顶那片突然而至的黑影时,动作却还是慢了半拍,她的手指距离穆瘸子的衣领已不到一尺,但还是未能抓住他。

铜针被一阵强烈的气流逼了回来,重新回到穆小午指间。穆瘸子却从她面前腾空而起,被一只巨大的木鹞拖住辫子,拽上了天空。

穆小午心中一惊,再抬起头时,只见穆瘸子已经飞到了林子上方,双脚贴着黑压压的树冠。

木鹞的速度很快,双冀上两个团花型的“寿”字仿佛已经化成了两团暗红色的血迹,加上暗夜的掩护,更是踪迹难觅。好在穆瘸子发出了震天动地的叫声,否则,他们差点看不到他。

“老头儿。”

穆小午喊了一声,脸上却已难掩惊慌之色,她又一次将手中的针朝上抛出,可是心里却知道她所做的一切只是惘然,铜针刚才在那么近的地方都没能绣到木鹞,现在离得那么远,就更不可能绣到它了。

果然,铜针距木鹞还有几丈远,就直坠而下,连带着针身上的光都消失了,落入林中,不见踪影。见状,穆小午整个人呆住,双脚像钉在地上,竟是一步也不能移动。

“铮......铮.......铮......”空中传来竹哨响,声声如送殡的丧歌,灌进她的耳朵。

“老头儿。”

穆小午嗫嚅着,身子微微颤动,身板却依然挺得笔直。

“砰。”

身后忽然响起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像是烟花炸开的声音。穆小午回头,见赵子迈手中握着一样漆黑的东西,比他的手掌大不了多少,前端的管口处还在冒着白烟儿。

“这是......”

话还未问出口,就听到穆瘸子“啊”的叫了一声,再回头时,穆小午看见他已经脱离了木鹞的控制,坠落到前方的树林中。

“铮......”

木鹞发出一声有些凄厉的鸣叫,身体崩成一张薄纸,笔直地朝高空出飞去。

“砰。”

又是一声,赵子迈在乘胜追击,可这次他没有射中,木鹞的速度太快了,它飞进一团深灰色的云层中,消隐无踪。

***

一打开房门走出来,赵子迈就看到穆小午斜倚着墙站着,脸白得比脚下映了一地的月光好不到哪去。

“郎中怎么说?”她朝他迎了上去。

“无碍,骨头都是好的,身上只有一些枝条的划伤。”赵子迈轻声安慰道。

“阿弥陀佛,”穆小午大大松了口气,旋即又问道,“那他为何还不醒?”

赵子迈见她都开始求神拜佛了,心下不觉好笑,嘴巴抿了抿,他终于将笑意忍住,“郎中说穆前辈是惊吓过度,所以暂时晕了过去,过不了几个时辰应该就能醒了,你不要太过于担心了。”

“真没用,这么小的胆子,以后还怎么吃这行饭。”听到穆瘸子无事,她嘴巴上又开始强硬了起来。

赵子迈早摸透了她外冷内热的个性,所以便会心一笑,没再接话。如此过了一会儿,穆小午又一次打破了沉默,“公子,你准头不错。”

闻言,赵子迈的声音却冷了许多,“只可惜没将它打下来,它不死,将来还不知要害多少人。”

“木鹞......到底犯了什么事?”问了一句后,见赵子迈没有回答,穆小午便故作轻松道,“官府衙门的事,你不乐意说也没关系。”

说完,她便摸着自己的衣角,将上面一根翘起的线头揪出来,随意丢到地上。

“小午,听说过福寿膏吗?”赵子迈扭头看着她,眼睛仿佛深不见底的湖水。

飨桑最新章节

飨桑相关资讯

类型:历史军事 状态:完本编辑:山川赋 在读:8584人
  桑下闻异语,进出人鬼间。穆小午,它还在吗?嘘,它来了。***悬疑灵异,单元文,中国古代大权独揽,剧情为辅,感情线辅助。尽量避免相对稳定更新,有什么事会提早请假一天,请多加海涵。一样的长睫毛,一样黑白分明的眼珠子。。
  • 走江湖&人救不

    穆瘸子掺他起来,捋着胡子笑,“这倒不必了,我们穆家人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也是讲道义的,人救不回来,我断不会收你一文钱。”

    2021-10-14 05:53:27详情点赞(0)回复(0)
  • 。你们&所以这

    听他说完,穆瘸子捋着稀疏的胡须想了一会儿,这才撇嘴摇头道,“不错,你这儿妇应该是被婴灵带走了魂魄。你们是不知道,婴灵虽小,却凶得很,没那么容易对付的。所以这钱嘛,自然也要收得多一点。”

    2021-10-15 01:24:21详情点赞(0)回复(0)
  • ,服服&。可是

    匣子里面放着一枚铜针,一指来长,服服帖帖地横在匣子中央。可是,它非但没像众人料想的那样周身放光,相反,针身上绿锈斑斑,俨然许久没有磨过了。

    2021-10-14 10:33:21详情点赞(0)回复(0)
  • 穆小午&将这女

    见状,穆小午得意一笑,伸手在铜针周围挥了一圈,“各位可都瞧好了,我爷爷使得可不是什么蒙人的把戏,一会儿他再念个诀儿,定能将这女人的魂魄寻回来。”

    2021-10-13 05:47:00详情点赞(0)回复(0)
  • 这木匣&贝再说

    看热闹的人群里响起一片嘘声,更有人道,“穆瘸子,出水才看两腿泥呢,你倒是让我们先瞅瞅这木匣中的宝贝再说啊。”

    2021-10-15 06:27:08详情点赞(0)回复(0)
  • 子他.&的吧?

    “长针立,白线起,万魂归,穆瘸子他......他方才是这么说的吧?”

    2021-10-14 12:52:43详情点赞(0)回复(0)
  • 隔得远&收几个

    围观的一众人不解,隔得远远地冲他吆喝,“穆瘸子,没开过眼的小娃娃哪里就这么厉害了,你故意这么说,是想多收几个铜板吧。”

    2021-10-14 12:15:28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