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在知识的阳光下,发发呆

但是语文老师但是不心痛,“这下大雨也不是天灾啊,这些败家子,少带一把雨伞会死啊,何况这么一班人就你又迟到了,伞就能省下去,人还来什么来,到时候去了看你还上什么课呢。”这个学生面上听着他的,一言不发,背后心里却很难受啊,会觉得他是禽.兽。她要骂也就听着这个学生面上听着他的,一言不发,背后心里却很难受,觉得他是禽.兽。她要骂也就听着,不还zui就成。她就当没听见好了,他们的骂人声当成了是放屁,臭屁不响,再说了,这她又不是故意的,这么久也是第一次迟到,迟了一下到又会怎么了?简直不通人情,何必骂得这么绝情。。...

不过语文老师还是不心疼,“这下雨不是天灾啊,这些败家子,少带一把雨伞会死啊,况且这么一班人就你迟到,伞就能省下来,人还来什么来,到时候去了看你还上什么课呢。”

这个学生面上听着他的,一言不发,背后心里却很难受,觉得他是禽.兽。她要骂也就听着,不还zui就成。她就当没听见好了,他们的骂人声当成了是放屁,臭屁不响,再说了,这她又不是故意的,这么久也是第一次迟到,迟了一下到又会怎么了?简直不通人情,何必骂得这么绝情。

挨完骂,语文老师叫她坐了下来,她拿着书,朗读着语文老师叫她读的《出师表》,文言文写的,读来读去声音变得越来越小了,没劲了。她表现出了对语文老师的不满。

语文老师叫她坐下,说了一句“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语文老师就从座位上起来,拿了木条在桌子敲了几下,教室变得肃静了起来。他转了几圈,说起话来了,“今天语文课上《出师表》,哪位同学起来介绍介绍诸葛亮”他把眼睛看着言亦宸,似乎指望她来回答。

可是这个学生没有理他,把眼睛直视着书去了。这时言亦宸站了起来,说起来他的见解,班里的同学都望着他。

“她觉得诸葛亮写的文章很好,呕心沥血,为先帝创业,良兵大将,神奇人物,神鬼莫测。”

一遍掌声惊呆了全场。这时晓雯又站了起来,看着黑板。

“她看了《三国演义》,越看越有劲,在她看电视时,看到诸葛亮死了,心里都难受,为蜀汉感到惋惜!可惜了,他死了还用木头人吓了司马懿一下,世间奇才,可惜有个扶不起的阿斗,基业一场空。”

语文老师表扬了两位同学,言亦宸身旁的那位学生眼睛是干巴巴的,哑巴吃黄莲有苦难言。

语文老师说来说去呀,心安理得了,就转身走了。对于言亦宸,她觉得言亦宸和晓雯都是可塑栋梁之才,语文老师绝不浪费。他教了那么多年的书就是希望有几个好学生拿头名,领奖金,这些孩子早日成才,对自己的教书有利可图,对他们而且又器重,又心疼,渴望出几个的重点高中的,对于差学生,就不搭理了,她们心里有难以言语,无法倾诉,只有常常轻轻哭泣,掩饰掉她那悲伤的眼泪。可是自己也做得了什么呢,如时都已晚了,成绩差的事实也将很难改变,倒不如挨一天算一天,数着时间过日子吧。

紫青不再去想,他知道语文老师是什么意思的,无非就是欺辱自己没有地位,这是这个社会的普遍现象,即使大家都要围着这个事儿来看不起她了,她也无能为力。这个时候,瞬间觉得无脸见人了,只好在学校里埋着头度过余生。她看着她家门前的一块块田野,旁边有着一个大大的池塘,是邻居家的。

这池塘有两个大人深,但不大。邻居家的沐灵和小玲在那上面转来转去,年轻的她们和自己一样大,就没读书了。她很伤心,她觉得她的自尊心被一个个语文老师给伤害了,剩下的只有一点灰尘。另外自己还有两年也要日落西山了,将何去何归,自己的未来又在何处。她不甘愿落后!无论如何都得使把力啊。

紫青也没想得那么多,想了一会儿沐灵和小玲打鱼的场景,内心的积闷有所消退,就转身回了家,蒸好饭,把菜切好,炒起了菜,避免李氏回来了又要讨骂。

紫青这一辈子真是也受尽了苦,年纪最大,家里的家务她一律包了,**紫纹和老妹紫辛也是像个奴才主一样把她唤上唤下,在家无事也要被老妈骂,在校又要遭语文老师骂。万事顺从,无人感激,反觉应当,自己出息也少,无人在乎。这个时候大家想想她当时也成什么样子。

紫辛对紫青说:“大姐,菜烧得可以了!不用加火了。”

紫青就从灶后面起来,把地下一堆堆的炭灰用火钳弄开,拿了出去给鸡睡觉。这样一忙活才意识到紫辛说的菜熟了,早晚都要端的,过会儿就弄了起来,结果菜都烧糊了。这下麻烦可多了。老弟紫纹和大妹紫辛,以及老妈会说她个不停了,那种嘀嘀咕咕的不满声,想想就不是好事。况且今老妹又警告了她,她哦一时糊糊涂涂地当成了耳边风。

可惜紫青在家里忙里忙外,老妈李氏一会将她一顿痛骂,她背地里说话,她听见了,又是一个闹腾,李氏的话是不能轻易反驳她的,嘀嘀咕咕的让她听见了你就挨骂的,自然的话就不会反驳过。

紫青吃完晚饭,洗完了碗,到池塘边去散散心,走着,想着,看着一片片稻禾。沐灵拿着一个个石头往池塘里扔,小小的方块石头扔不远,拿着瓦片一扔,跳的很远。他老妈一出来,是急的跳了起来。连忙叫道“大儿子,河里的鱼会被你扔死去,被你每天这样扔来扔去,她们家的池塘都会被你填了去。”

这沐灵却是疑问,但还是停了手。

紫青觉得好笑,说沐灵真杰豪。沐灵却又是疑问,反头往小卖部去了。

她们这一家的人,几个人的日子,缺少着默契。她们当这样教育儿女,女儿痛爱太少了,就是再不乐意,也不能赢过事实!

她小音家,则更为幸运,这都是差不多的,可是前面一个母亲却拥有点不同,母亲自己个手上没有什么钱,这样苦哈哈的,虽然小脾气多,重男轻女的思想还是没有的。这每一事物都有这样一片空白,有如此静默的空间!一种无形的力量在秘密地支配。

这种奇特美好的日子活到身边,既是幸福或者悲哀,这一半是抱怨,一半是赞美。

她回到了家,老母赶集买回来了好吃的东西。祖母经常叮嘱像那些1分钱和几角钱的零食不要随便乱吃,吃了对身体有害,将来要想长寿,活得健健康康,这些垃圾就得少吃点,所以每天叮嘱老妈去买好吃有健康的东西给孩子享用。

她也是怀着急切的心情回到了家,**她脸上一副失落意。然来老妈没有买饼和糖果,只有那么几个大梨子和一袋子的菜,这几个梨子都是给柱子治嗓子痛的。她也觉得沮丧了起来,唉声叹气的。

过不了几时祖母拿着一袋子糖果来,上面紫柱家分一些,剩下的给了紫治家。她很满足了,但**她却吵得死去活来了,吵着要吃饼,祖母心痛了,把她叫了过去,叫她站在外面等,不可进去偷看,她偷偷地拿了老爷子一个纸包的中秋饼。她这下才不闹了,擦干眼泪吃了这个饼。

母亲看见她不哭了,也想着是祖母拿了东西给她吃。她要伺^候这么多人,所以母亲难理得,满足不了她们那么多,可是儿女也没指望着她会买什么吃东西的。

她感觉不饿了,饼的滋味磨化了她对零食的渴望。她趁着雨停了,地上雨水也没了。这下子有力气了,玩心又起来了。在春季,地面上放着几根在门前做扫把和竹椅的竹子,突起玩心的她,邀来了三叔紫治家刚八岁的林林来过竹子。这竹子很光滑,刚砍下来的,在上面走竹子会摆动。当然,这里砍了下来的竹子,竹枝已被去掉做了竹扫把。这过竹子,首先讲究要保持平衡,摆动手,走法要正,态度严肃认真,缺少其中一点那就可能会造成滑下,从竹头就到不了竹尾了。

她们两人都准备好了,两人一个走一次来。紫纹比她小,她先开始了挑战。她把手撑平,脚小心翼翼地跨了上去。其中,走要有方法和技巧,当踩到了有凸起的地方,脚就要踩得更加稳重。紫纹慢慢地走到了中间,然后接近竹尾。但这竹子没这么容易,这好戏都在后头呢。紫纹走到四分之三的路了,那竹子突然摆动,往地下倾了起来,但摆动很小。紫纹顺利过了第一关。她不在话下,轻轻松松地就过了。然后到第二关时,她搬来一张长方木凳,将竹子放在上面,拍拍手站在了一边。紫纹,开始挑战,她用手撑开,又撑直,慢慢地走快不行,“砰”的一声林林摔倒在地下,由于土壤不是水泥的,所以摔一跤也是不要紧的。接下来的她,她撑开手臂,又撑直,慢慢地走了过去,倍加小心。她觉得快是不行的,慢也不行,呆的时间太久了会ting不住,快行不通,竹子滑dong又摇动易摔跤。她于是把她的平衡技术淋漓尽致展现出来,可怜的,最后差10厘米了还是掉了下来。这竹子本身有八米,悬在木凳上,她能走这么远的路也不错了。可真不容易,她赢了这回比赛的冠军。

她吃完饭,写起了日记,把自己的快乐一一地归纳了起来,想着这又是人生中的一件趣事,开开心心。又一下子,她又想给自己寻乐子。看见家里邻居的大哥哥跟紫辛下起了象棋,下这里,又下哪里,下了半个钟头了还不分胜负,她觉得她们真不会下。她看了看,等棋完了,觉得也玩累了,自己就做起家庭作业来了。

要说她是玩得热火朝天的,实际上她应该处在她们老哥几个人后面的,她老哥那个玩心,你说甘拜下风这是肯定不能同意的。这些踩在大地上的脚印一百种不服的感觉,轻蔑是对她们最好的叙述。

这紫辛回到家后,就是拿起了锄头,邀着小可一起去挖泥鳅。她们很久都没去田地里挖泥鳅了了,最近一直闷在家里打游戏。心里早不舒服,要畅通一下心情,发痒痒的。现在正好趁着田里还没都播种子(种一季的,禾苗在这时还没种下),挖它个热火朝天。

到田里,紫辛慢慢仔细地找泥鳅洞,在没有水的田地里找,看见小洞就用手沿着洞抠泥巴,同时拿着小木棍缓缓堵住口,以免泥土进了去,把入口堵住了。因为失去了入口,就没有路线了。她们很耐心,挖泥鳅讲究方法。紫辛用手挖洞,小可就拿着锄头往旁边挖,紫辛就用手把土扒开。就这样,她们找到了泥鳅,找到了它就用两手扑过去,两手握紧把它死死抓住,困在两手空心中,把它放进瓶子。挖来挖去,就挖了一碗泥鳅,带回家去,母亲又多了一碗菜,心里自然是高兴。

就这样,玩心太重的她们,现在已经读高中了,也是经常懒得做作业了,推来推去,下了一盘象棋之后,还是没做作业,已经玩得没有这个念头了。祖母、母亲和语文老师的念叨也放在耳朵后面去了。

让我从夕阳陪你看到日落最新章节

让我从夕阳陪你看到日落相关资讯

让我从夕阳陪你看到日落

作者:2563442232
类型:校园甜宠 状态:连载编辑:诗人的血液 在读:25791人
  哪里是他曾我们走过的街头,还残留物着他那陌生的身影。哪里残留物着他的笑容,除了之后的那一束鲜花。他曾笑容的我们走过这里,但是她以后再也也没也没机会看见他那十分迷人的笑容了。她我以为这一切都也可以风平浪静的渡过,在高中期间,她挺过的我的每一天“立正!”教官洪亮地喊出指令,前面这个班的新生们ting直了身子,两手贴身,看似标准十分的立正姿势,加上那刚tuì.去稚嫩之色神情严肃的脸孔,他们这些平均十五六岁的男生女生总算有了些小大人的感觉了,经过这六天军训的洗礼,整个人都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不同于暑假整天待在家里时的样子,现在的他们的肩上可是有着“担当”二字。。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