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奔跑路上的光环

面对自己眼前的状况,林沐言并也没说话的,不明白为什么,被那只一挥抓着自己小手反倒有种安心的感觉。在这场高负荷的奔跑中,那份很紧张和安心夹杂着强烈冲击她的大脑,在她的脑海深处像是有什么东西裂出了,很低声的咔嚓声,以致她自己都也没特别注意到心底的那个声音。唔在这场高负荷的奔跑中,那份紧张和心安混杂着冲击她的大脑,在她的脑海深处好像有什么东西裂开了,很小声的咔嚓声,以至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心底的那个声音。。...

面对眼前的状况,林沐言并没有说话,不知道为什么,被那只大手抓着自己小手反而有种心安的感觉。

在这场高负荷的奔跑中,那份紧张和心安混杂着冲击她的大脑,在她的脑海深处好像有什么东西裂开了,很小声的咔嚓声,以至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心底的那个声音。

唔。

林沐言忽地皱起了眉头,他一不小心用大力,抓疼她了,可她只知道自己要抓紧那只大手,即使两人都紧张得冒汗了。

“林沐言,还好么,还能不能再跑快点,可能赶不上了。”

一开始叫她还有点声音,可越到后来声音越来越低了,因为他知道他提出的要求有些强人所难,毕竟她是个女生啊。而且此时还穿着长裙这种麻烦的衣服。

下一秒,他感觉到左手手心被狠狠刺了一下,钻心的痛让他知道,果然她有些生气了。无可奈何,他只能保持这个速度,心里不住祈祷雨晚点下,晚点下。

待他们跑出来已经过去四分钟了,现在的位置离家只有不到一百米的距离,从这里都可以望到他家的小巷口了,就只剩下眼前不远处的一条柏油马路。

只要穿过这条路,即使大雨倾下,两人都能在重重屋檐下安全躲过。

结果就在他希望刚燃起的时候,远处突然白光一闪,不是闪电的那种惨白,而是明亮的白。

言亦宸眼瞳骤缩,猛地脚踏大地,在那白光从远处疾驰而过他的眼前时,他和林沐言在路边稳住了身子,看着那逐渐变小的黑影,暗骂一声该死。

那道白光是一辆急行中的车前灯所照射出来的,为了不拿生命去赌那极小的时间差,言亦宸只好稳妥地选择了让步,事实证明他是对的,看对方根本没有减速的意思。

“车尾号xx9521。”

身后传来了林沐言冰冷的声音,不带一点温度,言亦宸听了下意识地打了个寒颤,在惊讶于她的眼力的同时,他知道她有些生气了,而且那种冷是深刺骨髓的那种冷,令人不经意间就心生惧意。

突如其来的停住身子,让得原本就跑得很勉强的林沐言差点扑倒在他的身上,那绝对不是福利。

“没事吧。”

言亦宸一直关注那辆车,都没去关心身后的人,他都有些认为自己愚蠢过头了,心里那是后悔啊。

“没事。”

林沐言瞬间恢复了平静的样子,让他感觉刚刚那个车牌号并不是她报出来的一样。

啪嗒!

刚回头看完林沐言,还没等言亦宸转身,那一点轻微的声音让得他的脸顿时变得铁青。

“下雨了。”

林沐言神色淡然地仰头看向夜空,豆大的雨滴如春芽破土般瞬间占满了整个眼帘,极速变大,距离越拉越近,无需一个呼吸的时间,那冰冷的雨水就降临在了他们的头上。

哗!

这场暴雨宛如瀑布般倾下,密集的雨点让得言亦宸都看不清眼前的路了。

“慢慢走吧。”林沐言看了眼那迅速消失在茫茫大雨中的天际,提议道。毕竟雨也淋了,就没有什么好急的了。

言亦宸并没有回答,而是后退一步和她并排,脱下唯一的一件衣服,盖在了她的头上,骤来的暴雨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但这是他唯一能挽救的了。

两人都没有说话,林沐言一手紧按着头上的衣服,一手被他紧抓着,那一瞬间,她有种奇怪的感觉,看着他脱下衣服的那一刻,她第一时间不是羞涩地捂上眼睛,而是看着他结实的xiong膛,感受着心里一股从未有过的暖流,成绩过人的她那刻却无法用语言去描述那种奇妙。

可能自己就是这么怪吧!

短短不到一百米的路,言亦宸为了小心注意脚下的安全,硬是走了两分多钟。

这两分多钟里他除了抓紧手中的那个小手外,还有内心里对自己的质问,为什么没有注意到今天的天气状况,为什么明知赶不上还要跑出那个亭子,这些答案或许过后他才会知道,走出这个事件,审视自己。

站在家门口,言亦宸注意到了门口的行李箱,眼中闪过了一丝诧异,并没有开口询问什么,只是开了门,让她去二楼洗澡后,回过头把行李箱拉了进来,关上门,将那嘈杂的宁静世界给阻隔在了门外。

他不是不愿意问,而是看到行李箱就全明白了,为什么她会出现在那里,为什么她会愿意被他拉走,但也难为她了,等不到人只好出来走走,也就这么凑巧碰到了。

林沐言却有些惊奇他的举动,但也没说什么,进门后就如他所说的上楼洗澡去了,不然会感冒生病的。

放好行李后,言亦宸擦了下身子就躺在了沙发上,身体有种莫名的累,明明白天睡了很长时间,但就是感觉眼皮很重,现在有些不太能撑住了。而她的事他现在也不打算问了,如果她愿意,她会主动说出来的,一切早已成定局。

没过几分钟,他就沉沉地睡了过去,好似这样就可以让自己轻松一点。

屋外依旧电闪雷鸣,整座城市都陷入了雨幕之中,模糊不清,宛如未经擦拭过的镜子。

当夜幕降落,晨晓初升的时候,整个天空被清扫的透亮,湛蓝得都能反射出光泽,城市也被彻彻底底地刷洗了一遍,有种新生的感觉。

这场大雨总算过去了。

“唔……”

言亦宸睁开疲惫的双眼,沉重的眼皮让他只能睁开一条缝。

在醒来的那刻,他感觉喉咙口干的厉害,可却没有了能够起身的力。

“这是……”

他从身上摸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勉强睁开眼一看,原来是一件毛毯,大概是昨晚林沐言下楼看到他在沙发上就睡了,怕他着凉为他盖上的吧。

“咳咳!”

言亦宸抑制不住喉咙里的那股瘙痒感,猛地咳了几声,看着情况,八九不离十是生病了,真是够弱的了。

但他不知道她有没有事。

而在他刚咳嗽完没过多久,不远处就传来了一连串的脚步声,有人正向他靠近。

“怎么咳嗽了。”

来人正是刚下楼的林沐言,听到客厅传来咳嗽声,她就赶忙过来看看,果然是言亦宸。

言亦宸此时双目睁不太开,全身无力,脸上尽是通红的倦意,刚睡醒的他依旧昏沉沉的,但听力并没有受到阻碍,已经听出来人正是林沐言了。

“水!水!”

沙哑的声音从他的喉咙里扯出,有些模糊不清,但林沐言还是听出来了,转身去厨房到了杯水过来。

咕噜咕噜。

言亦宸狼狈地喝着水,喉咙里那种干燥难耐的感觉总算退去了,但身体还是没有恢复过来。

看来真是生病了。

没有什么照顾经验的林沐言有些无奈地看了眼额头开始出汗的言亦宸,回楼上找到手机,翻开联系人,找到一个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嘟——嘟——咔!”

电话通了,林沐言松了口气,她怕这么早对方不一定在呢。

“小沐啊,这么早有什么事么,是不是已经到家了啊。”

电话里头传来一个中年女子的声音,声音有些su懒,好像刚刚醒过来的样子。

“抱歉,阿妈,这么早就把你叫起来,我昨晚就到了,想着太晚了就没给你打电话,但今早起来发现言亦宸生病了,我没办法只好找你了。”

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轻,好似他生病是因为她一样。

对方沉默了一会,说:“你还没把事情告诉他么?”

“还没。”

“那好,我现在就过来。”

听着电话挂断后的那阵忙音,林沐言又一次松了口气,她来了,事情就好办了,毕竟她才是最了解这个家的人了。

他也一样。

而拨通完这个号码后,她又找了另一个联系人,把电话拨了过去。

咔!

这次并没有让她等一秒,电话就接通了。

两人的交谈只有短短的几句话。

“林伯,帮我查一下车牌号xx9521的现任车主,我要他所有的信息。”

“好的,小姐,等会会发到你的手机上。”

“嗯。”

在她挂了电话没到几分钟后,电话响了,有邮件发到她的邮箱中,林伯的办事效率还是这么高。

扫了眼邮件中的信息,林沐言轻呵了一声,顿时一股冷意自她身爆发而出,整个房间都弥漫着那股冷彻心扉的寒意。

“作为同伴,也是同班学生。我总是爱到学校逛。学校非常大,很干净。有很多的树木和鲜花。我可以闻到花朵。而我的班级在二楼,班上有36名学生。同学们都很友善,他们一起吃午饭,我非常喜欢这里。我非常喜欢我的学校生活,因为它非常有趣。在学校里,我和我可爱的同学和老师在一起。他们都帮助我学习和生活。

我从星期一到星期五每天有六节课,每节课有四十分钟。我在学校学到的课程有中文,数学,英语,地理,体育等。我最喜欢英语,因为这很有趣,我的老师很可爱,总而言之,我的学校生活让我快乐,在学校学到很多东西。

希望早日收到你的消息!我期待着你的电子邮件。把我的问候寄给你的家人和朋友。”

让我从夕阳陪你看到日落最新章节

让我从夕阳陪你看到日落相关资讯

让我从夕阳陪你看到日落

作者:2563442232
类型:校园甜宠 状态:连载编辑:诗人的血液 在读:25791人
  哪里是他曾我们走过的街头,还残留物着他那陌生的身影。哪里残留物着他的笑容,除了之后的那一束鲜花。他曾笑容的我们走过这里,但是她以后再也也没也没机会看见他那十分迷人的笑容了。她我以为这一切都也可以风平浪静的渡过,在高中期间,她挺过的我的每一天“立正!”教官洪亮地喊出指令,前面这个班的新生们ting直了身子,两手贴身,看似标准十分的立正姿势,加上那刚tuì.去稚嫩之色神情严肃的脸孔,他们这些平均十五六岁的男生女生总算有了些小大人的感觉了,经过这六天军训的洗礼,整个人都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不同于暑假整天待在家里时的样子,现在的他们的肩上可是有着“担当”二字。。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