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祸害

这会儿恰恰三伏天天,热得很厉害。一连几日都晴天,但是冯家人来的这一天上午变了天。他们前脚进屋,天就下起雨来。又林姑姑在屋里来来回回溜达,很是焦躁不安。一旁秋菊哄着弟弟贵儿。所以下大雨不能够回去,这孩子在屋里又待忍不住,不停地的找碴惹事生非,想出门时。这样大雨,哪又林姑姑在屋里来回转悠,很是焦躁。一旁冬梅哄着弟弟贵儿。因为下雨不能出去,这孩子在屋里又待不住,不停的找碴生事,想要出门。这样大雨,哪能放他出去?冬梅只能拉着哄着拦着,贵儿嗷嗷直叫。。...

这会儿正是三伏天,热得厉害。连着几日都晴天,但就是冯家人来的这一天下午变了天。他们前脚进门,天就下起雨来。

又林姑姑在屋里来回转悠,很是焦躁。一旁冬梅哄着弟弟贵儿。因为下雨不能出去,这孩子在屋里又待不住,不停的找碴生事,想要出门。这样大雨,哪能放他出去?冬梅只能拉着哄着拦着,贵儿嗷嗷直叫。

又林姑姑心里烦闷不安,没好气地训女儿:“你怎么哄的弟弟,嗯?别让他再叫唤了。”

冬梅只能低下头。

弟弟不听话,她也没有办法。她一不能骂,二不能打。娘总说,有弟弟,她们娘俩才算是站稳了脚,将来娘和她都要指望着弟弟安身立命的,委屈谁也不能委屈了他。

听说爹和伯父都来了,冬梅心里也不安,可她什么也不能说。只除了贵儿不懂事,一心想着玩。

爹那天和娘吵得那样厉害,她在自己屋里都听见了。

爹那么好脾气的人,居然说要写休书。

爹是个脾气很好,很老实的人。老实有时候,也就是性子绵软没主见的代称。家里总是娘的声音大,一天到晚说个不停,爹总是听着,很少反驳。

可爹这次却象是拿定了主意,特别的坚定,不管娘哭闹也好,撒泼也好,他都不为所动。

娘怎么能被休呢?要是……娘被休了,他们姐弟怎么办?他们就没有娘了——那家也就没有了。

贵儿不知道害怕,冬梅却已经懂事了。

她只是恨自己胆小,嘴也笨,不能帮着娘跟爹求求情。

娘是犯了错,可她是为了谁?她总没有偏着外人啊。爹说娘犯了七出之条,可就算是看在他们姐弟俩的份上,爹也不能把娘休了吧。

冬梅干着急,心里头混混噩噩的。

爹和伯父,现在应该在和舅舅说话吧?娘隐瞒没说的事情,他们一定会说出来的。

要是……

冬梅忍不住想,要是又林表妹,她要是遇着这样的事,一定不会象自己这样笨,什么都不会做。上午那个周姑娘来时,表妹给她出主意,说的头头是道的。

这件事,要是求求表妹,说不定她会有什么好主意?

事实上冬梅猜错了,李光沛这会儿不在家。

在于江镇,李家人的情报绝对及时准确。冯家的人一下船进镇子,就有人立刻把消息传过来了。就在冯焕松兄弟进门前一盏茶的功夫,李光沛刚才从后门走了。

四奶奶出面见了冯焕松,态度和气、热情,对冯家姑爷以及冯家大哥上门表示了含薰而热烈的欢迎,但是对于又林姑姑和他们上门来的原因,一字不提。反正她是妇道人家,那两人也不好和她说这个话。

再说,无论如何,抬手不打笑脸人。四奶奶为人的口碑是远近闻名的,逢年过节礼数一点不缺,既贤惠又周到。冯焕松怎么也没法儿在这位嫂子面前把话都说出来。

“天儿不早了,赶了这么些天的路,想必也累了。我这就让人收拾屋子,你们先梳洗,好生歇一会儿,晚饭时候再见我们老太太吧?我已经打发人去六叔家里找四爷了,只是雨这样大,天又已经黑了,只怕路不好走,只怕今晚回不来。”

爹是有意躲出去的,结果恰好下雨,倒是给了自家一个很好的缓冲时间。

“老太太还一直念叨姑爷呢,说上次姑爷送来的那楠木拐杖特别的好使,远近的人见了没有不夸的,姑爷真是有心了。”

是啊,还有老太太,又一重缓冲。

话说娘和爹懂得兵法吗?怎么把缓兵之计用得这么娴熟到位啊?

冯姑父他们远路而来,一定憋着一股气儿的。但是先是娘,再是奶奶,最后爹再上场,好吃好喝好话不要钱一样招呼上去,让他们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再说话,就好说了。

又林躲在后头,这种场合当然没有小孩子露面的机会,但是咱不能光明正大的看,还不会偷偷的看吗?

小客厅推荐偷听位置一:迎门的屏风和柱子的夹角。

优点:可视可听。缺点:易被发现。

小客厅推荐偷听位置二:方木立柜里头。

优点:绝对安全,因为柜子可以从里面销一下,外面绝对打不开。缺点:有些憋闷,只能透过一条缝观察外面。

又林这会儿就躲在柜子里偷看偷听。

当然,小客厅里有点儿暗,又林的角度,只看见了这位冯姑父的大哥的侧面。

感觉上,这位冯大伯应该是个不好对付的人。他不象他弟弟那么老实——说穿了,冯姑父这人有点没主见。但这位冯大伯看起来不一样,不是个可以轻易糊弄的人。要不然的话,找老婆,冯姑父一个人来就够了,何必还要他大哥也陪着他一同来?肯定是有些事,冯姑爷既不方便做,也不会做。有些话,还得这位冯大伯来说。

这位冯大伯叫什么来着?爹好象提过一次,是叫姚焕涛还是叫什么?

等姚姑父他们出去了,四奶奶走到柜子前头,什么都没说,又林已经乖乖从里头出来了。

她常在这儿偷看,其实爹娘一直都知道,不过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没揭穿过她而已。

四奶奶似笑非笑的看着女儿。这孩子真是鬼灵精,特别会看人眼色,现在就一副“我错了我认错不要训我”的乖巧表情。

“你几时来的?”

又林心想,这还用问么?偷听当然需要事先潜入。总不能客人已经进了屋,她再大摇大摆的进去,打开柜子,站进去之后,把门带上,再请外面的人主客自便,就当她不存在吧?

“娘~~~”又林被自己甜得发腻还带颤音的声音激得起了鸡皮疙瘩:“我就是好奇嘛……”

四奶奶看起来倒不象是要给她上规矩的样子,只说句:“一年大二年小的,就是没个姑娘家的样儿。告诉你,你也就乐呵这么几天了,等你七婶把先生给你请来了,你就得乖乖的给我听话。”

又林小鸡啄米似的直点头。

古往今来都一样,爸妈最喜欢说:告诉你们老师让他好好管你。老师也喜欢说,告诉你家长让他们好好管你——

又林这会儿对所谓的学规矩还没有直观准确的认识,否则她绝不会表现得这么轻松无所谓。

四奶奶端起茶来,出了一会儿神,又林也不敢乱动。四奶奶放下茶盏,问她:“你觉得,你姑父是要休妻吗?”

又林愣了一下。四奶奶怎么会问她这个?

大人们平时总是对小孩子说,这个你不懂,长大就知道。

总觉得不该让孩子知道太多成人世界的内情和规则。难道他们指望到了有需要的进修,孩子一夜之间就会长大,无师自通知道怎么当一个“大人”?

那有那么好的事儿。不跌无数跟头,谁能学会成熟?

又林拿不准四奶奶的意思,小心地说:“我觉得……不会的。”

“为什么呢?”

又林觉得,四奶奶好象有点儿考她的意思。当然,也可能是四奶奶自己都不太拿得准冯家的态度。

“奶奶以前说过,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亲。再说……要是姑父真休了姑姑,那冬梅表姐和贵儿表弟怎么办?”

四奶奶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摸了摸又林的头:“说得对。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亲,就是这个理儿。”

不光是因为这个,虽然姑姑,还有表姐表弟遇到不幸是一件值得同情的事。但是又林更要想,假如说,姑姑真被休了,那她能去哪儿?还不是要回李家。又林和这位姑姑真是相看两相厌,到时候只怕一天安生日子都过不上。

那句有名的话是什么人说得来着?真是至理名言啊。你要有个儿子养不好,就害自己全家。要是有个女儿养不好,把她嫁出去,她就害别人全家。姑姑这性子——呃,又林不厚道的想,还是让她去祸害别人家好了。为了达成这个目标,又林一定会非常非常努力帮忙的,务必要让他们夫妻早早和好,赶紧打道回府。

只不过……想到那个说话滴水不漏的冯大伯,又林觉得,这件事只怕不太好办。

雨还是很大,又林的绣鞋都给打湿了,回了屋忙唤小英拿鞋来换。结果鞋子递了过来,不是小英,却是表姐冬梅。

“表姐?”又林忙把鞋接过来,连忙道歉:“对不住,我还以为是小英,真是……你别生气,我没有轻慢你的意思。”

冬梅摇摇头:“没事儿,我习惯了,顺手。你……刚才见着我爹了么?”

又林想,在柜子里见着,也算见吧,就点了下头。

“他……”冬梅的手捏着衣角搓来搓去:“我爹说了什么吗?”

又林安慰她:“没有说什么,姑父和冯大伯赶了好几天的路也太累了,已经先去歇息换衣裳了。”

冬梅点点头,表情还是十分纠结。

可怜的娃,小姑娘太懂事了也不好,瞧她弟弟那样儿,没心没肺好吃好睡,活得多滋润。或者象姑姑一样,自己要有一分不痛快,就得转嫁到别人头上,让所有人都十分不痛快,活得也很恣意。惹出烂摊子来,还可以丢给父母兄嫂来替她收拾。

——————————————————

昨天身体不适,这章是昨天的哟。

五一要放假了吧?大家打算去哪儿玩?要注意安全哟~~~~

家事最新章节

家事相关资讯

类型:都市职场 状态:完本编辑:来路生云烟 在读:15312人
  又林原本我以为再次穿越后的生活就这么平平淡淡一直这样了,结果有人露头要搅得她的姻缘。来就来谁怕谁,又林不信凭她两世为人为人,还不能够把一个男人变为好丈夫了……四奶奶扶着丫头的手,从东边儿过来,跪着的丫头里,有两个抬起头来偷偷看了一眼,目光和四奶奶的目光一碰,又赶紧低下头。。
  • 她是个&下一刻

    “哟,这会儿这样热,你们娘俩儿怎么来啦。七奶奶站起来,她是个丰腴的年轻妇人,一件翠色薄缎子衣裳绷得紧紧的,她一动,身上的肉就在微微的颤,仿佛那雪白的肉下一刻就要挣破衣裳跃出来一样。

    2022-05-18 11:45:58详情点赞(0)回复(0)
  • 来没几&一杀她

    七奶奶答:“都才进来没几天,杀一杀她们的性子,有了惧怕,以后才知道老实做事。”

    2022-05-18 03:05:48详情点赞(0)回复(0)
  • 听话听&不舒坦

    四奶奶听话听音,轻声问她:“你是身上不舒坦,还是心里又不舒坦了?”

    2022-05-19 08:29:32详情点赞(0)回复(0)
  • 又林肚&话来问

    又林肚里好笑,四奶奶拿这话来问她,摆明是不想留下,推给她,让她给个借口嘛。

    2022-05-19 09:55:03详情点赞(0)回复(0)
  • 开口之&子先给

    四奶奶点了下头:“是啊,可好些时候我开口之前,先想抄起鸡毛掸子先给他一顿,不然的话跟他讲理老是不大能讲通。”

    2022-05-17 05:15:18详情点赞(0)回复(0)
  • 气加一&教规矩

    四奶奶犹豫了下:“当然要找个教规矩的。现在她和她爹这才气加一起我都吃不消了。不过,那教规矩的……会不会管得太厉害了?”

    2022-05-17 05:08:01详情点赞(0)回复(0)
  • 笑:“&里去歇

    喜凤一笑:“这里热,六姑娘还是到东屋里去歇会儿吧。”

    2022-05-17 04:07:17详情点赞(0)回复(0)
  • 抬起头&赶紧低

    四奶奶扶着丫头的手,从东边儿过来,跪着的丫头里,有两个抬起头来偷偷看了一眼,目光和四奶奶的目光一碰,又赶紧低下头。

    2022-05-19 12:08:14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事,&说什么

    她还真没想错,又林的确不喜欢这种惩治奴婢的事情,但是这又不是在自己家里,这是四伯母家的事,自己是上门来做客的,不便说什么。再说,以她对自家老妈的了解,现在时候也差不多了。

    2022-05-18 04:02:13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