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冰冻三尺

大雨整整下了一夜,始终到凌晨3点时分才转成零星细雨。李光沛从李六爷处回去了,因为下大雨地下湿滑,因为是乘船回去的。一艘小船缓缓地划回来,后头有个戴着笠帽的人在撑船,李光沛坐在舱里,细雨打在的篾船棚上。朝远处看,天还灰蒙蒙的,连绵的乌瓦上有一层水光,又林撑着伞在后门等着,因为雨大,河涨了水,下了船不过几步路就到了他们家后门的门口。。...

大雨足足下了一夜,一直到凌晨时分才转为零星细雨。李光沛从李六爷处回来了,因为下雨地下湿滑,所以是坐船回来的。一艘小船缓缓划过来,后头有个戴着笠帽的人在撑船,李光沛坐在舱里,细雨打在的篾船棚上。朝远处看,天还灰蒙蒙的,连绵的乌瓦上有一层水光,象细密的鱼鳞,这情景就象一张水墨画一样。

又林撑着伞在后门等着,因为雨大,河涨了水,下了船不过几步路就到了他们家后门的门口。

又林踮起脚,把伞举高想罩在李光沛头上。

李光沛笑着把伞接过来,遮在他们父女俩头顶——当然,往又林那边偏得更多一些。

“你怎么跑门外头来了?“

“我猜爹会坐船回来,所以没去前门等啊。”又林问:“爹爹用过早饭了吗?”

“在你六叔家喝了碗粥才出的门,不然他不肯放人。”

“六叔家的粥好喝,”又林说:“可酱菜没咱们家的好吃。”

李光沛赞同女儿的自夸:“那是当然。”

又林小声问:“爹是不是已经知道了?”

“嗯,你娘让人捎了信儿给我。”李光沛摸摸女儿的头。

这件事,还真是有些棘手。冯家要是不追究,那一个失手就能把整件事情抹平。但冯家要是一意追究——

李光沛不愿意让女儿跟着担心,口气还是很轻松的:“昨天雨这样大,你睡的好不好?没让打雷吓着吧?”

“没有,我睡得可香了。”又林又补了一句:“可是表姐没怎么睡好。”

女儿如此灵巧懂事,李光沛既欣慰,又觉得肩上责任重大。

无论如何得把妹子的事儿圆过来,办得妥妥当当的,不能让人说一句闲话。不然,将来也会带累女儿的名声。

还没进院门,就听见院子里人声嘈杂,乱成了一团。

李光沛心里一紧,大步进了门,冲着林妈妈问:“这是怎么了?”

林妈妈脸上都是水,也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汗水,头发也有些散乱,潮漉漉的贴在脸上,一见李光沛回来,顿时有了主心骨:“老爷您可回来了,表姑娘刚才掉到池子里了,这不,刚捞上来,正张罗着要请大夫呢。”

掉进池子里了?”

李家的宅子不算太大,但是前后进之间也有一个小池子,池子边上垒了数块假山石,栽了柳树,李光沛闲时常在池边树下小酌两杯,用他的话说,这叫揽一池清风共醉。又林说她爹纯粹是酸文假醋附庸风雅。

当然,这池子并不太深,肯定不会淹死人。

李光沛心放回了肚子里——没性命啊之忧就行。现在天也不冷,掉下去顶多呛两口水,吓一跳,性命无碍,也不会落下什么寒症。

“怎么会掉进了池子里头?”虽然不熟悉,可是李光沛觉得这个外甥女儿看起来不是个顽皮的孩子。

要说自己闺女掉进池子里,李光沛倒是一点儿都不奇怪。

林妈妈小声说:“是表少爷推搡的。他要到池子边去抓鱼,表姑娘不敢让他过去,结果姐弟俩一推一搡的,表姑娘就滑下去了。”

这孩子,真不让人省心。

冬梅自己也很不安。不光是因为掉进水里,闯祸出丑,而是她娘肯定要训斥她。

后头这么一折腾,前头也知道了。冯焕松要来看女儿,这是天经地义的。两夫妻,加上亲姐弟,就这么在冬梅的榻前碰了面。

冬梅一见她爹进来,就忙要坐起来。一旁林妈妈忙说:“表姑娘别忙起,快躺着吧。”

冯焕松则是让女儿吓了一跳——虽然在家里的时候冬梅也不胖,可和现在的模样还是大有区别的,起码没有瘦成皮包骨头啊。瞧现在瘦的这样,风大点儿就能被吹走了。

再看看坐在一边的儿子,倒是肥壮依旧,不,好象比在家的时候更胖了,以前还能看见一点脖子,现在压根儿找不着。他见着父亲进来了,也没有要从椅子上起身的意思。

冯焕松只觉得胸口一股怒气又翻腾起来。

李氏着实让他忍无可忍,善妒,凶狠,对女儿如此刻薄,儿子又让她娇纵得不成样子。再这样下去,两个孩子都要毁了。更不用说家里,母亲被气得病了,大嫂也因为表妹的事情焦头烂额。

看见丈夫进来的时候,又林的姑姑一瞬间是有些心虚的,但是她已经习惯性的在丈夫面前做出强势的姿态,下巴高高抬着,一副盛气凌人的表情。

这副表情在她尚青春年少,貌美如花的时候做出来,自然是娇俏可爱的。那时候两人新婚,冯焕松也很吃这一套。但是!请注意——她现在可不比当年了,一个娇蛮的少女和一个暴躁的中年妇人……这差距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好好儿的,如何会跌进池中的?”

冬梅真不知道怎么说,实话实说肯定不行。但是一时间她又不知道该怎么应付父亲的问话,只能唯唯诺诺,含含糊糊的说了两句池边有青苔,脚滑没站稳。

她娘倒是对这个回答很满意,因为冬梅没提到贵儿的事情,一个字都没提。但是冯焕松很不满意,一看女儿的样子,就知道她说的话言不由衷。

换作平时,两口子又要吵起来了。

冯焕松的种种指责,冬梅的娘不认账。虽然她大多数时候不占理,但她声音高气势足啊。很多时候,吵架的输赢不是靠谁更占理决定的,而是看谁的声音更大,声势更威猛——象冯焕松那样,来来回回只会说“太不象话了”“你这个无知愚妇”,焉能吵得赢唇枪舌剑滔滔不绝的冬梅的娘?

又林偷偷扒在门口听了几句,对姑姑实在叹为观止。音量大,词汇量丰富,而且不管冯焕松说什么她似乎都充耳不闻,只管说自己——和这样的对手吵架,冯姑父哪来的胜算?

再看一边,冬梅表姐缩着头,努力将存在感降到最低。贵儿表弟则完全不受影响,已经从桌上把高脚的点心拖过来,开始填塞他的肚子。虽然点心有两盘,但是过于精致小巧,每盘又都只摆了五六块,这孩子很快就干掉了一大半。

冯姑父憋闷了半天,忽然爆发了,指着又林的姑姑大声说:“你这泼妇,我休了你!”

这句话象是一个重墨书写的休止符,屋里的声音一下子消弥得干干净净,冬梅愕然抬头,贵儿被吓了一跳,手一滑,盘子脱手掉在地上,摔成了好几瓣。

真是一团乱麻。

又林觉得,要调和姑姑和姑父的夫妻关系,实在是一项艰巨工程。从刚才短短的一幕,就可以看出他们之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即使没有人别有用心的挑拨生事,他们夫妻间也早就有问题了。

——————————————————————

儿子放假在家,我写字的效率于是一落千丈啊。。

家事最新章节

家事相关资讯

类型:都市职场 状态:完本编辑:来路生云烟 在读:15312人
  又林原本我以为再次穿越后的生活就这么平平淡淡一直这样了,结果有人露头要搅得她的姻缘。来就来谁怕谁,又林不信凭她两世为人为人,还不能够把一个男人变为好丈夫了……四奶奶扶着丫头的手,从东边儿过来,跪着的丫头里,有两个抬起头来偷偷看了一眼,目光和四奶奶的目光一碰,又赶紧低下头。。
  • &进屋里

    四奶奶也从屋里出来了,朝又林召了一下手。又林走过去,七奶奶爱怜地替她擦擦额角的汗:“怎么不进屋里去?外头多热。”

    2022-05-17 09:03:52详情点赞(0)回复(0)
  • 没去过&来的姑

    “啧,多新鲜哪。大嫂连杭州府都没去过,平时也不出门,能认得几个人,她原来给大姑娘请的那个,还是我给她找的。刘一秀,刘大姑,听说过吧?她教出来的姑娘,哪有谁不说个好儿的?”

    2022-05-17 12:44:02详情点赞(0)回复(0)
  • 奶奶也&又林出

    又林在屋里无聊,七奶奶也有些话当着小姑娘不方便说,就让喜凤领她出去玩。喜凤拿了几个果子,带又林出了门。

    2022-05-18 05:05:23详情点赞(0)回复(0)
  • &:“你

    四奶奶是了解自己女儿的癖好的,也不觉得奇怪,问她:“你七婶留咱们用饭呢,你说是留下来用,还是回家去?”

    2022-05-20 02:17:05详情点赞(0)回复(0)
  • “外面&怎么了

    同一时间,四奶奶也在问:“外面跪那些丫头是怎么了?”

    2022-05-20 05:46:38详情点赞(0)回复(0)
  • 李又林&扇了。

    李又林又咬了一口果子,对喜凤说:“喜凤姐姐也歇会儿吧,别给我扇了。”

    2022-05-17 08:37:59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