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又来一个

爱之适足已害之。太溺爱孩子自我放纵孩子,并也不是为了他们好。又林姑姑是个血淋淋的例子。周榭忍了老半天了,但是忍不信,趴在腿上咯咯的笑。又林问她:“你笑什么?”“上次啊……”周榭一句整话都说不出,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笑是很有被传染性的一件事,又林原本不想又林姑姑就是个血淋淋的例子。。...

爱之适足以害之。太溺爱放纵孩子,并不是为了他们好。

又林姑姑就是个血淋淋的例子。

周榭忍了半天了,还是忍不信,趴在腿上咯咯的笑。

又林问她:“你笑什么?”

“刚才啊……”周榭一句整话都说不出来,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笑是很有传染性的一件事,又林本来不想笑,也让她给传染了。

刚才的场面实在很滑稽。

本来呢,诗会差不多完了,姑娘们也都该各回各家了。可是今天却一个早走的都没有,大家很有默契的一直耗着,等什么呢?

等石姑娘回家啊。

霍家的下人进来回话,说石家的车来接了,石琼玉自己还没怎么样,旁边两个姑娘倒是紧张的一下子就站起来了。

然后一屋子小姑娘都说要走了,正好和石姑娘一起出去。

虽然谁也没有说,可是大家心照不宣。

为什么啊?还不就是想再看一眼早上那个人么。白天有好几个人向石琼玉打听那位“世兄”是谁,石琼玉在京城不是没见过那些大家闺秀们斗心眼儿,可是这些小姑娘年纪也不大,说话又直白,追着问个没完,她以前那些打发人的经验到这里根本施展不了。你说隐晦的拒绝的话,她们听不懂。顾左右而言她,她们锲而不舍追问到底,实在让她烦不胜烦。

又林想,那位世兄八成……石姑娘自己也喜欢?又或是,他的家世有什么不好说的地方?要不然石琼玉大可以简单应付两句,而不必这样讳莫如深。

也不能怪她们,早上那个少年的人品、相貌、气度,于江镇上没第二个人赶得上。又林看到他的时候,也有那么一下子,呼吸乱了一拍。

不过她终归是见过世面的人,心理年纪也不是情窦初开了,只是纯欣赏而已。

结果……让小姑娘们失望了。她们一拥而出,可是在霍家大门口见到的,并非早上那个翩翩少年郎,而是一个又高大又一脸凶相的青年。于江是江南小镇,女子不必说了,男人们的平均身高也不是太高。而这一个青年是典型的北方汉子,那个高,那个壮——有个小姑娘当时眼睛都发直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没有美少年,却来了个壮汉,这巨大的落差让她差点儿厥过去。

石琼玉问:“大哥?怎么是你来了?”

“我去叶先生家里,正好顺路,接你一道回去。”

原来这位是石琼玉的亲大哥。

潮生想,这对兄妹长得,实在是……没有一点儿相似之处,也许是一个肖父,一个肖母。石家老爷以前不是做过将军么?也许他和石夫人的结合,就是翻版的美女与野兽?也或许是北方的食物特别增高?

小姑娘们固然紧张,这位石大哥也很不自在。霍家门一开,涌出一堆小姑娘来,顿时满眼姹紫嫣红,阵阵香风袭人,让他措手不及。

周榭问又林:“你要不要到我家去坐坐?前几天我堂兄从杭州府回来,替我捎了两册新书,你要不要看看?”

又林说:“下次再看吧。我想快点儿回去,不知道表姐现在怎么样了。”

周榭体贴地让车停在李家门口,又林坐了一会儿车腿有些麻,下车的时候一个踉跄没站稳当,周榭说了声:“你当心啊。”

“我没事儿。”

又林抬起头来,却见着有人正站在她家门口,这会儿正转头打量她。

那是一个年轻女子,还牵着个小姑娘,象是母女二人。两人都是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那女人另一只手里还挽着个包袱。她衣衫朴素,但容貌姣好,看起来可不象走街串巷贩货买卖的人,象是来投亲的。

她站在他们家门前——难道是自家亲戚?

正好魏妈妈从里头出来,那个女子忙迎了上去:“魏妈妈。”

魏妈妈愣了下,一时没认出来。

“我是陆秀云啊。”

魏妈妈哎哟一声:“陆姑娘,怎么是你啊?你……你这是……你怎么这时候来了?”

秀云垂下头:“这是我女儿,我……我想见表姑母,给她老人家请个安。”她轻轻推了一下身边那个小姑娘:“快叫人,这是魏妈妈。”

那个小姑娘怯生生的唤了声:“魏妈妈。”

看起来这母女俩可不象宽裕的人,又林想,是来打秋风的?称李老太太是表姑母——这亲戚大概挺远的。

魏妈妈看见又林了,忙撇下那对母女走了过来:“姑娘回来啦?”

“嗳,魏妈妈这是要出门?”

“奶奶估摸着姑娘该回来了,让我出来迎一迎。要是还没回来,就让人套车去霍家接你去呢。”

“我坐周姐姐的车回来的。”

那对母女都在打量又林,那个小姑娘的目光把又林从头看到脚,目光在她的耳坠上停留了好一会儿。她母亲陆秀云的目光显得有些复杂,是感慨,是疑惑?好象还带着些旁的意味。

她问:“魏妈妈,这是?”

魏妈妈替又林介绍:“这是老太太的表侄女儿,这位是我们家姑娘。”

陆秀云有些感慨的说:“这就是四哥的女儿啊?”

又林很敏感,立刻察觉到,陆秀云这一声四哥,叫得可真是……宛转顿挫,那个熟稔,那个亲切——

她心里顿时敲响了警钟。

这位突然冒出来表姑妈,和自家老爹有什么关系?难不成是曾经的青梅竹马,有什么不得不说的故事吗?

又林也笑了笑,然后撇下她们先进了门,衣裳都来不及回去换,先去找四奶奶。

四奶奶可不是闲人,管着一家大小的衣食住行,服侍婆婆,教养儿女。尤其是又林的弟弟还小,离不得人。纵然有奶娘,可亲娘要操心的事也并不因此而少了一桩。那种因为当娘的疏忽,所以奶娘怠慢小主子的事情可不少见。再说,又林还有一个妹妹呢。虽然这个妹妹因为是姨娘生的,年纪又小,在这个家里头有时候简直象是隐形人一样。四奶奶每天从早忙到晚,是一刻都不放松,时时盯着。最近更因为又林姑姑的和冯姑父的事情忙得不可开交。

又林进来的时候,四奶奶刚把谭妈妈林妈妈打发出去,端起茶盏喝了一口水,缓过气来:“回来了?今天玩得还开心?”

“开心。”又林说:“娘,咱家又来客人了?”

“嗯?谁来了?”四奶奶现在一根弦绷得紧紧的,听到客人二字就份外敏感,生怕又是麻烦上门。

“一个叫陆秀云的姑姑,和魏妈妈说话呢,说来给奶奶请安。”

四奶奶抿了下嘴,没有立刻说话。

又林一看就知道,自家老娘一准知道这号人物,而且……显然知道什么内情。

又林不等四奶奶追问,一五一十的和盘托出:“看着人瘦瘦的,象有心事。带着个女儿,看着比我大一点。她们就带了一个包袱,没坐车,也没有下人跟着。”

又林只说了这么几句话,不过四奶奶想知道的,基本都知道了。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不让人省心。

四奶奶摸了摸又林的头:“娘知道了,你回屋去换衣服吧。也去看看你表姐,她一直躺在床上,肯定闷得慌。”

又林乖乖应了一声。

既然娘心里有底,那她就放心了。

这年头表哥表妹什么的事儿就是多。其实也不能怨他们。大家的社交圈子这么小,也就是几家亲戚、邻里什么的走动得多些。表妹们能见的也只有表哥,表哥们能见的也差不多只有表妹。就算他们想往外发展,也没有那个机会啊。

又林去看了冬梅表姐,然后才回了自己屋,她坐下来拆耳坠,胡妈妈捧了一碗汤进来:“姑娘,这是奶奶吩咐厨房特意煮的清心解暑汤,姑娘先喝一碗吧。”

小英把汤接过来,又林说:“妈妈不忙走,我正想问问呢,今天家里来的那位表姑姑,是咱们家的什么亲戚啊?我怎么从来没听奶奶提起过?”

胡妈妈站住了脚,想了一想说:“陆家那一位啊?那是老太太娘舅家的外孙女儿吧?”

又林掰着手指头算——这真是一表三千里啊,关系顶远的了。

“她是哪里人啊?”

“荷阳人,不过听说嫁到平阳那边去了,远着咧。”

“她夫家是做什么的啊?做官的还是做买卖的?”

胡妈妈摇头:“这个可不知道,离得这么远,哪知道的人家的事。”

“嗯。”又林打开碗盖,搅了搅解暑汤:“对了,这位表姑姑以前来过咱们家吗?”

胡妈妈想了想:“来过,不过那都是早年的事儿了,后来姑娘家大了,不好总出门,也就渐渐不来。”

看又林没别的什么要问,胡妈妈就走了。

小英从来听不出什么弦外之音来,她把又林换下来的衣裳拢在一起,准备收了去洗,顺口问:“姑娘,咱家又来客人了?”

“嗯,来了位表姑姑,也带了个女儿,看着和我差不多大。”

小英笑了:“那姑娘可有伴儿了。瞧,一下子来了两位表姐妹。”

又林心想,这可不一样。冬梅表姐绝不让人讨厌,倒是很让人同情和心疼。但这位陆表姑带来的女儿,怎么觉得那看人的眼神儿有点儿不对。

————————————————————

么,这章其实是昨天的。但是昨天身体有点儿不舒服。。SO,今天的要稍晚一些。

家事最新章节

家事相关资讯

类型:都市职场 状态:完本编辑:来路生云烟 在读:15312人
  又林原本我以为再次穿越后的生活就这么平平淡淡一直这样了,结果有人露头要搅得她的姻缘。来就来谁怕谁,又林不信凭她两世为人为人,还不能够把一个男人变为好丈夫了……四奶奶扶着丫头的手,从东边儿过来,跪着的丫头里,有两个抬起头来偷偷看了一眼,目光和四奶奶的目光一碰,又赶紧低下头。。
  • &把扇子

    又林咬了一口井水里冰过的果子,酸甜,冰凉,整个人都舒服得打了个激灵。喜凤怕她热坏了,取了一把扇子来,在一边轻轻替她扇凉。

    2022-05-19 08:11:38详情点赞(0)回复(0)
  • 当着小&喜凤领

    又林在屋里无聊,七奶奶也有些话当着小姑娘不方便说,就让喜凤领她出去玩。喜凤拿了几个果子,带又林出了门。

    2022-05-18 05:56:53详情点赞(0)回复(0)
  • 其中一&她焦渴

    “也好。”喜凤进屋去拿竹椅让又林坐。跪在墙根下的其中一个小丫头偷偷抬头,盯着李又林手里的果子,那果子熟透了,红得紫,一看就是饱满而甜美的。她焦渴难耐,忍不住的咽口水。

    2022-05-18 03:59:36详情点赞(0)回复(0)
  • ,笑了&的,又

    七奶奶实在忍不住,拿帕子掩着脸,笑了好一会儿才停下:“四哥这个人吧……其实挺好的,又体贴,又顾家。”就是不大老成,多大了还跟个孩子一样,

    2022-05-19 03:01:58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动,&微微的

    “哟,这会儿这样热,你们娘俩儿怎么来啦。七奶奶站起来,她是个丰腴的年轻妇人,一件翠色薄缎子衣裳绷得紧紧的,她一动,身上的肉就在微微的颤,仿佛那雪白的肉下一刻就要挣破衣裳跃出来一样。

    2022-05-17 01:02:06详情点赞(0)回复(0)
  • 总不会&是单来

    七奶奶没点头,却问:“你今天过来做什么呢?总不会是单来看我的吧?”

    2022-05-18 04:20:39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