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尴尬

两人都扭头看,那个男孩子也没料想到屋里有人,但是两个小姑娘,突然停住了脚步。他看出来十岁上下,脸上除了点儿肉嘟嘟的婴儿肥,看见了两个小姑娘也并不看起来显得有些局促,很文质彬彬的揖手为礼,仔细一看是好出身贫寒好教养,比周家的几个愣小子强多了。两个姑娘敛衽回礼。等双方都站他看起来十岁上下,脸上还有点儿肉嘟嘟的婴儿肥,看见两个小姑娘也并不显得局促,很斯文的揖手为礼,一看就是好出身好教养,比周家的几个愣小子强多了。。...

两人都转头看,那个男孩子也没料到屋里有人,还是两个小姑娘,停住了脚步。

他看起来十岁上下,脸上还有点儿肉嘟嘟的婴儿肥,看见两个小姑娘也并不显得局促,很斯文的揖手为礼,一看就是好出身好教养,比周家的几个愣小子强多了。

两个姑娘裣衽还礼。等双方都站直身,你看我我看你,一时却不知道说什么了。

——冷场。

又林先忍不住笑了,接着那个男孩子也笑起来。

虽然陌生男女见面不太自在,不过他们年纪都不大,用不着避忌什么。

他生得很秀气,皮肤白,笑起来尤其好看,要是换身儿襦裙梳个发髻,一准儿没人能看破他是男是女。

“你是?”周榭有些疑惑。

能进他们家院子里书房的,除了哥哥,就应该是哥哥的好友们了,但他们周榭都认识。

那个男孩子大大方方地说:“我姓朱,今天随我姑母过来做客的。”

周榭想了一想:“你是石伯母家的吧?”

他点了下头:“我来取本书。”他一眼看到周榭放在桌上的那本红袖传:“就是那本,刚才忘在这儿了。”

周榭大大方方把书递给他:“我们还在想这书是哪儿来的呢。”

“你是周姑娘吧,我听周大哥说起过你。”

周榭应了一声,又说:“这是我们隔壁的李姑娘。”

都还一团孩子气,却要充老成,周榭端着姑娘家的矜持,这位朱少爷又摆着一副世家子弟风度翩翩的派头。又林只觉得好笑,觉得他们一举一动都象戏台上演戏一样。

等他拿了书一走,周榭就说:“你知道昨天咱们在门口的时候,送石琼玉的那个人是谁吗?”

又林老实的摇头。

“我昨天听我娘说了,那个人啊,他是石家的女婿。”

“啊?”又林意外:“是石姐姐的未婚夫婿?”

两人回后院的路上,周榭把自己知道的一五一十都说了:“是石家的女婿,可不是石琼玉的未婚夫婿。那人姓杨,家里据说和石家算是世交吧?可能还沾点亲戚,打小儿就和石琼玉的姐姐定了亲事。后来他家里听说遭了变故,只剩他一个人了。石家伯父很仗义,可不象有些人那么势力眼,嫌贫爱富,还肯认这门亲事。不但认了,因为这位女婿年纪小,无依无靠的,石伯父索性把人接到自己家里当自己儿子一样抚养了。”

又林想了想,没听说石家还有女儿啊?要是有,诗会肯定会一起请了来了。原来石琼玉不是独生女吗?

周榭下面的话替她解了惑:“可是石家那位大小姐没福气,几年前就染了病殁了。喏,这下那个杨少爷的位置可有些尴尬起来了。”

哦啊,原来如此。怪不得昨天石琼玉不肯多说,原来中间的情由如此复杂。

的确啊,这位杨少爷的处境是挺尴尬的。

本来嘛,这时候有点儿出息的男子谁会给人家做上门女婿?他无依无靠,不得已寄住在未来的岳父家中,就是一重为难了。未婚妻未成亲先去世,这是第二重为难。

周榭说:“石伯父倒没有什么,还是和以往一样待他。可你想啊,他现在在石家,算是个什么人呢?”

又林在肚里补充,主人不是主人,客人也不是客人。吃着用着石家的,可他毕竟不姓石。

想着昨天他那样的人品,却面临着这样一个处境,又林觉得这个人真是不容易。

她把话岔开:“刚才那个人是谁啊?”

“石伯母娘家姓朱,这个肯定是她娘家的侄儿吧?大概是过来咱们这边消夏的吧。”

原来是京城子弟,看着果然和于江镇上的孩子不一样。

两个小姑娘一起吃点心,闲聊,翻书念书,时间过得飞快。周伯母特意过来一趟,看她们玩得很好,吩咐厨房给她们送了茶点,就又去忙她的开始吧了。又林觉得在周家真是轻松,可是一回自己家,气氛就不由自主的凝重起来。

四奶奶已经和李老太太商量过,有些话由李老太太来和又林的姑姑说,自然比四奶奶省了许多力气。据说李老太太关起门来和又林姑姑足足说了大半天的话,连午饭都是端进屋去吃的。又林姑姑出门的时候,眼圈是红红的,肯定是哭过了。

这件事到最后,多半是大家各退一步。

冯焕松要休妻当然是不可能的,可又林姑姑也挡不住那位吴姑娘进门。

又林想,两头大的说法当然不会成真,可吴姑娘既然是冯家大房的亲戚,份量自然和一般的妾不会一样。又林姑姑有勇无谋,势单力孤,绝对不是对手。

四奶奶和李老太太的解决办法很简单,给又林姑姑弄了两个年轻漂亮的丫鬟过去服侍。

只要她们的卖身契都攥在李家手里,就翻不起什么大浪来,而且她们算是李家的人,自然和那个吴姑娘是对手。

这大概……就是以毒攻毒吧?

又林托着腮出了一会儿神。这不是什么好办法,可是非常有效。反正口子既然开了,一个妾是妾,两个三个妾也都是妾。既然没分家,这些妾的月银、衣裳什么的,那都在公中开销。她们若有了孩子,也都是公中养着。这么说起来,又林姑姑在钱财上面并没有吃亏。

但是她的丈夫,从此就要和别人分享了,这肯定比亏了钱财更让她难受。

少年夫妻,肯定是有过恩爱日子的。

时间真是一把杀猪刀,曾经的一切全给砍得一干二净。夫妻之间渐行渐远,已经谈不上什么恩爱了,倒象是一对合作伙伴。每个人各自承担着自己的那份儿义务,貌合神离,同床异梦的生活下去。

而那位表姑母,又是另一个类型了。又林的姑姑起码手里还攥着钱财,那位表姑母陆绣云,却除了女儿和她自己,一无所有。她大概也和又林的姑姑一样,出嫁前父母宠着,嫁人后又把一切希望寄托在丈夫身上。

一直依靠着别人,等到这些人都不在了之后,她的处境就变得艰难了。

总结一下:靠山山倒靠人人跑,别指望旁人,自立自强才最重要。

家事最新章节

家事相关资讯

类型:都市职场 状态:完本编辑:来路生云烟 在读:15312人
  又林原本我以为再次穿越后的生活就这么平平淡淡一直这样了,结果有人露头要搅得她的姻缘。来就来谁怕谁,又林不信凭她两世为人为人,还不能够把一个男人变为好丈夫了……四奶奶扶着丫头的手,从东边儿过来,跪着的丫头里,有两个抬起头来偷偷看了一眼,目光和四奶奶的目光一碰,又赶紧低下头。。
  • ,谁家&,只不

    她是个很爱面子的女人。娘家体面,丈夫也体面。可是过日子,谁家也都有不体面的时候,只不过都遮遮掩掩的得过且过。

    2022-05-22 03:48:16详情点赞(0)回复(0)
  • 酸甜,&。喜凤

    又林咬了一口井水里冰过的果子,酸甜,冰凉,整个人都舒服得打了个激灵。喜凤怕她热坏了,取了一把扇子来,在一边轻轻替她扇凉。

    2022-05-20 09:56:34详情点赞(0)回复(0)
  • 子,对&”

    李又林又咬了一口果子,对喜凤说:“喜凤姐姐也歇会儿吧,别给我扇了。”

    2022-05-21 02:09:54详情点赞(0)回复(0)
  • 次,小&姑嫂之

    七奶奶生过一个女孩儿,两岁的时候发热没了。后来又怀过一次,小产了。成亲七八年了,现在膝下犹虚,无论如何不大说得过去。婆婆的脸一天比一天难看,妯娌姑嫂之间的话越来越难听。

    2022-05-20 11:44:41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