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李光沛对这个女儿真的没辄,脸板将近一刻就破了功,笑出说:“你个小精灵鬼儿,别装了,回来吧,我不骂你是了。”又林哼哼唧唧:“是真麻了……”这话确实是真话。她一步一歪的走到亭子边,老实不客套的自己坐定了。李光沛说:“别坐着,再走几步就好了。又林哼哼唧唧:“是真麻了……”。...

李光沛对这个女儿实在没辙,脸板不到一刻就破了功,笑出来说:“你个小精灵鬼儿,别装了,过来吧,我不骂你就是了。”

又林哼哼唧唧:“是真麻了……”

这话的确是真话。

她一步一歪的走到亭子边,老实不客气的自己坐下了。

李光沛说:“别坐着,再走几步就好了。”

又林哪里肯走,坐下就不肯动了。李光沛端过一边的小茶壶,摸一摸,茶水都要凉了,他仰头对着壶嘴喝了两口。

又林揉了揉腿,李光沛问她:“你刚才都听到了?”

女儿素来精灵懂事,李光沛知道她都听得懂。

“嗯。”又林说:“她的家里人会来带她回去吗?”

李光沛说:“会吧?”

不过他的口气也并不很确定。

如果陆秀云的兄长象她说的一样,只想甩掉妹妹和外甥女儿这两个包袱,说不准接了信儿也当没接到,从此只当家里再没有这么一个人了。

李光沛没跟女儿多说,只说:“老太太去了信,他们必来的。”

不知道那信上是怎么说的,自家奶奶的城府,又林从来都看不透。

李光沛摸了一下女儿的头,但他显然有些心不在焉。

又林抬头看了他一眼。

李光沛的神情,看来有些怅然。

他对陆秀云看来真没什么想法了,但是他总会怀念自己的少年时光吧?

人在少年时烦恼总是少一些,快乐、梦想、勇气总是多一些。无论什么时候回想起来,总是比现实更美好。

“这件事,不要告诉你娘了。”

又林眯了一下眼:“为什么呢?”

李光沛一眼就看出她的小心思,拧了一下她的脸:“我会自己和你娘说的。”

好吧。

李光沛自己去说,当然最好。

要是从别人嘴里听到——不管是谁,哪怕是自己的女儿呢,只怕都会让四奶奶对李光沛产生怀疑或是别的想法。

挺好,老爹立场坚定,表现良好,又林决定这次就不为难他了。

只不过,肯定会有人要倒霉的。李家虽然不是什么豪富之家,可是里里外外也几十口子仆妇奴婢伺候着,李光沛这个爱好没人不知道,而且没一个人在这时候来扰他。人嘛,总得有点独处的空间。就象弹簧,不能总拉着,适当的总得松一松劲,让它弹回一些缓缓,总是绷着的话,说不定哪天就断了。

但是陆秀云才来多久?居然就能逮着这个机会摸到李光沛身边儿来了。要说没内鬼,打死也没人信啊。她的消息哪里来的,把门儿的婆子又怎么没把门儿看紧——这里头少说也得两个、或者三四个人牵扯进去。

李光沛看着很斯文,平时脸上总有笑容。但是他真不是个好惹的角色。

这件事也好查,叫了人一问就能问出来。

又林想,要是没猜错的话,打扫客房的那个婆子肯定在这件事里扮演了重要角色。

对那个人又林印象不深,只是她这份差事是肯定干不下去了。或是这几天,或是月底、季末,肯定会让她走人。

今天她能收一个女客的好处,把男主人卖了。明天说不定也能收男人的好处,把家里的主母和姑娘一起卖了。

她之所以这样大胆,一是贪钱,二来,恐怕因为她不是正经的李家仆。她只是帮佣,一个月一个月领散钱的。

而真正属于李家的仆人,是那种卖断了的,或是一签就是十年甚至更久的。他们的一切都由主家决定,因此不会轻易起外心。

人多,眼杂口杂,是非也就会多。

可是不用这些人,又不行。这里的生活没有又林曾经历过的现代化的便利。那时候做饭,伸手轻轻按一下,炉灶就点着了火,干净方便。在这里,光是劈柴、烧火,担水……这些活计粗重繁琐,总得有人去做。而偏偏买一个人来使唤,又那样便宜。所以家里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加起来人口着实不少。

“爹,你以前真给她捉过萤火虫啊?”

向来从容镇定的李光沛也被女儿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给问得哑口无言,颇有几分狼狈。

“去,女孩子家关心这些事情做什么?”李光沛用指头戳着她的脑门:“我得和你娘说说,赶紧把先生给你请家里来,好好儿给你上上规矩。”

又林有些鄙视——大人总这样,觉得对孩子,尤其是对自己的孩子有着绝对的权力。自己恼羞成怒了,就来恐吓她,啧啧,可见这捉虫子的事儿是真有过。嗯,可能还不止捉过虫,没准儿还捉过蝴蝶,摘过花,看过星星月亮畅谈过人生理想……

又林脸上显得挺乖的,肚里却盘算着,她要不要抽空跟七婶婶去商量商量,这个寻先生的事情不急,慢慢的找,找个一两年也没关系。最重要的一点是,千万得找个脾气好性子和软的。要是找个容嬷嬷那样的,肯定得脱一层皮啊。

陆秀云象霜打的茄子一样回去了,她女儿在一旁眼巴巴的看着她,陆秀云一个字也不想说,闷闷的坐在那儿出神。

因为天气闷热,她临去时擦的一点粉已经都让汗冲没了,在灯下看起来,她的脸色是腊黄的。

看她的样子,也知道肯定事情没成。

虽然她的女儿年岁也不大,可是她完全明白,刚才她娘去做什么了。

父亲一死,她们母女无依无靠,连个能栖身的地方都没有。

在舅舅家的时候,有时候舅母看她的眼神,让她觉得她不是在看一个人,而是在看一样货品一样,挑剔着,嫌恶着,然而还在暗中估量她值得几钱。

她倒了半碗茶,端给陆秀云:“娘,喝茶。”

陆秀云慢慢转过头来,看看茶碗,又看了看女儿。

她把茶接过去,喝了一口。

半凉不热的茶水滑下肚,已经麻木的感觉也都渐渐复苏。

她觉得不但觉得累,饿——还觉得脸上火辣辣的,象被人当面扇了两个响亮的耳光一样。

真是丢人现眼。

虽然没有旁人看见,可是曾经对她露出仰慕之意的男人,现在却用一副避之唯恐不及的态度面对她。在他的眼中,她已经完全找不到旧时的那些东西了。

她太高估自己了。

“娘?”

陆秀云安慰她:“没事,你快睡吧。”

李光沛说写信给她家里,让哥嫂来接她回去——不成,她不能回去。

他们给她寻的都是什么亲事!不是死了妻子的糟老头子,就是那等穷困不堪人家。有一个人到家里来的时候,她看见一眼,手伸出来指甲里都是泥,她怎么能过那样的日子?女儿将来也不也跟着一起毁了?不成,她得再想个法子……一定会想出办法来的。

李老太太不见她,李光沛又是那样——四奶奶那里肯定会给她使绊子,只想早点儿把她赶走。

陆秀云忽然精神一振。

还有个人,虽然不一定能帮得上她,可总得去试一试才知道。

李馨兰。

这个表姐和她曾经并不是太和睦,李馨兰脾气坏,又是个很小气的人,陆秀云从前和她也没什么交情。可是现在只要有一点儿希望,陆秀云也要去试一试。

——————————————————————

明天加更哟。。

家事最新章节

家事相关资讯

类型:都市职场 状态:完本编辑:来路生云烟 在读:15312人
  又林原本我以为再次穿越后的生活就这么平平淡淡一直这样了,结果有人露头要搅得她的姻缘。来就来谁怕谁,又林不信凭她两世为人为人,还不能够把一个男人变为好丈夫了……四奶奶扶着丫头的手,从东边儿过来,跪着的丫头里,有两个抬起头来偷偷看了一眼,目光和四奶奶的目光一碰,又赶紧低下头。。
  • 四奶奶&却很瘦

    四奶奶却很瘦,梳着垂帘髻,这样热天,她还在衣裳外面套了件灰紫的坎肩:“听说你身上不舒坦,过来看看你。”

    2022-05-18 03:42:24详情点赞(0)回复(0)
  • 晚饭不&顿饿,

    这么大的岁数,正是长身子的时候,最不经饿。晚饭不给吃,明天早饭还不知有没有着落,这一顿饿,也不比罚跪轻多少。

    2022-05-19 06:41:00详情点赞(0)回复(0)
  • 了一口&果子,

    屋里还凉快一些,一出门,热浪呼啦啦迎面扑上来,让人喘不过气。又林咬了一口果子,指着墙根处的几个丫头问:“她们为什么受罚?”

    2022-05-17 12:37:12详情点赞(0)回复(0)
  • 庙门儿&儿呢。

    四奶奶顿时乐了:“哎哟,瞧我这真是提着猪头找不着庙门儿,瞎撞了这么些天,真佛就在身边儿呢。”

    2022-05-18 12:20:24详情点赞(0)回复(0)
  • &爹这才

    四奶奶犹豫了下:“当然要找个教规矩的。现在她和她爹这才气加一起我都吃不消了。不过,那教规矩的……会不会管得太厉害了?”

    2022-05-18 09:04:59详情点赞(0)回复(0)
  • 越吃越&去,她

    七奶奶懒洋洋的端着碗,冰都化了,半碗莲子汤越吃越腻,最后象粘在喉咙里一样咽不下去,她把碗一推,冲喜凤说:“给你吃吧。”

    2022-05-19 04:25:25详情点赞(0)回复(0)
  • &人出来

    果然七奶奶让人出来传话,几个丫头不用跪了,但是晚饭还是不给吃。

    2022-05-20 04:11:28详情点赞(0)回复(0)
  • 冰凉,&坏了,

    又林咬了一口井水里冰过的果子,酸甜,冰凉,整个人都舒服得打了个激灵。喜凤怕她热坏了,取了一把扇子来,在一边轻轻替她扇凉。

    2022-05-17 05:42:44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