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劝解

陆秀云现在在李家住过,李馨兰那时候被祖母惯得无法无天,对自己亲娘都没什么敬意,也并不大更亲近。陆秀云那就是李老太太家的亲戚,李馨兰对她毕竟也更亲近不出来。陆秀云呢,那会儿对这个表姐是十分的瞧不起,大字难识一担,从来不把别人看在眼里,就我以为自己天上地可是现在陆秀云在李光沛那里一时说不通,李老太太又不见她,陆秀云也只能在李馨兰身上想办法。。...

陆秀云以前在李家住过,李馨兰那时候被祖母惯得无法无天,对自己亲娘都没什么敬意,也不大亲近。陆秀云既然是李老太太家的亲戚,李馨兰对她当然也亲近不起来。陆秀云呢,那会儿对这个表姐是十分的看不起,大字难识一担,从不把别人看在眼里,就以为自己天上地下举世无双了。

可是现在陆秀云在李光沛那里一时说不通,李老太太又不见她,陆秀云也只能在李馨兰身上想办法。

她要见李馨兰并不难。李馨兰现在整天闷在屋子里,她是想去找冯焕松,可是一来抹不开面子,二来两人见面一句话不合,可能又会吵起来,到时候事情可能更没法儿收拾。李老太太打发了身边儿有年纪的魏妈妈几个人,跟她说了不少道理,立身处世,待人接物。

不管她能听进去多少,又能不能照着做,李老太太当娘的,总不能看着闺女撞了南墙还不回头。

她只后悔,当年没有早早狠下心来教导她。她嫁出去这些年,鞭长莫及,再想教也来不及。

趁着这几天的功夫,能教多少是多少吧。

魏妈妈正说着:“姑奶奶想,这世上的婆媳,哪就能亲得跟母女一样,那都是假的。”

又林姑姑忍不住插一句:“那我娘我和嫂子呢?”

魏妈妈倒也不不忌讳说这个:“四奶奶没生小少爷的时候,老太太也不待见她啊。爷置了一房妾,可惜生的还是个女儿。幸好四奶奶总算生了小少爷,要不然哪……”

“可我婆婆为什么就偏心大房。”

魏妈妈耐心地解释:“冯家老太爷马上七十的人了,还能活几年呢?老太太身子却比老爷子硬朗吧?将来没了老太爷,你们两房要是再分家,她当然不能跟姑爷和姑奶奶你们这一房过日子吧?”魏妈妈没说的是,一个是大方贤惠的长子媳妇,一个是无知又蛮横的小儿媳妇。你不敬人一尺,怎么能指望人回敬你一丈?

又林姑姑低下头:“我知道她看我不顺眼,可我嫁妆比那个女人多多了,吃喝穿戴没让她多掏一个子儿。我们过得好那是我自己的本事,他们就是看不过去。”

“姑奶奶这话说到点子上了。”魏妈妈先捧她一句:“可是姑奶奶也是有儿女的人了。您想想,要是贵儿少爷将来长大了娶了个媳妇,既不敬着你,又把贵儿少爷压得抬不起头来,你要斥诫她,她还振振有词的说她有嫁妆,不吃你喝你的你凭什么多管闲事——姑奶奶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儿?”

这个例子举得太到位了。又林姑姑只要一想到那种情形,顿时满胸怒火:“她敢!反了她了!这样不孝不贤的贱人早早休了完事!”

话一出口,看到魏妈妈恳切又别有深意眼神,顿时想到,自己可不就是这么样的一个儿媳妇么?而婆家现在不正口口声声喊着要休自己么?

她深吸了一口气,硬是把愤慨惊惶都压下去。

魏妈妈给她倒了茶,放低了声音说:“姑奶奶是个脾气直爽的人,所以不会和那些人斗心眼儿。可是这内院儿的事儿,直来直去的不行,做事不能急。就比如说,姑爷要真纳了那个吴姑娘进门,姑奶奶千万不能对她朝打暮骂,不给好脸色。”

又林姑姑感觉象吃了个苍蝇一样:“难道我还得把她当天仙当菩萨一样供着她?她是做妾的,难道我还动不得她了?”

“您瞧您,又急了。您要这么着,姑爷一准儿觉得您嫉妒,觉得吴姑娘可怜。您越是凶,姑爷的心就越偏。”

又林姑姑不得不承认,魏妈妈说得对。

“那……我该怎么着?”

魏妈妈也不避讳:“姑奶奶,老太太说的话都是金玉良言。这世上男人是靠不住的,能靠得住的只有自己个儿,还有儿子。您瞧瞧周围的人,有多少人家没妾?就说以前住咱们隔壁的白家,白家少奶奶吃斋念佛好几年了,身上一点儿鲜活气儿都没有,她男人纳了三房妾呢,一年都不会进一次她的门。”

又林姑姑模糊的还记着那家人,白家的那个少奶奶在她出嫁前一年进的门吧?好象和她是一年人,居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

她还不到三十啊!她一点也没觉得自己已经到了要吃斋念佛打发时日的岁数。

可是这世道对女人就是这么不公平。

自家哥嫂倒还好——可是哥哥不也有过妾么?

魏妈妈说:“男人都爱新鲜漂亮的,姑爷肯定也不例外。他不是要纳妾吗?咱们就让他纳,让他纳个够。吴姑娘家里没什么钱吧?她的吃喝穿戴从哪里来?想吃好的穿好的,还不得跟姑爷磨?她看着姑爷穿的光鲜人前体面,可姑爷手里有钱么?没钱怎么办?熬着呗。她再漂亮,姑爷也会看厌的。而姑爷没法让她过好日子,她也会厌的……您想想,是不是这个理儿?再说,老太太不是给您预备了人么?”

又林姑姑沉默了。

其实当年她出嫁,老太太也给她预备了一个这样的人,身契在她手里,长得也不错。可是她当时和自己亲娘虽然没象仇人一样,可是也说不上什么话。自己新婚燕尔,日子蜜里调油似的,当然不愿意那两个人碍自己的眼,只觉得亲娘这是存心不想让自己心里痛快,早早都配人打发了。

现在才知道老太太其实是为她好。

要是有办法,哪个亲娘愿意给女儿心里扎刀子,给姑爷先预备下这个?可男人就是这么贱,把女人逼得没有办法。你不找,他自己也会找,而且找来的人你还压制不住。

又林姑姑也不愿意再自欺欺人说丈夫毫无异心,都是那个吴姑娘上赶着贴过来。错全是别人的,丈夫还是自己的。

不是的。

丈夫要是一点儿心思没有,怎么会和她一起下棋呢?她可是大嫂的表妹,又是风传着要当大哥的妾的人。要是冯焕松是真的安分,就不该和她三番两次的黏乎。

又林姑姑忽然明白过来,大嫂把这个表妹接来,恐怕一开始就不是给自己男人预备当妾的。

大概一开始就是奔着冯焕松来的。

这个女人真阴毒——不,可能她男人也有份。

果然魏妈妈说的没错,后院儿里的事从来都不是直来直去的。人家那么处心积虑的算计她,脸上还装着受了她的气多么委屈多么忍让,可笑她跟傻子一样,居然还觉得自己挺威风挺厉害——

也不知道那个烫伤,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又林姑姑一开始也觉得是自己当时一急,把她烫着了。可现在一想,那个滚烫的茶是谁端来的,还正放在她手边儿上?要是她没碰翻那茶杯,说不定……其他人也会替她,帮她碰翻。总之,她是脱不了干系的。

一时间她心乱如麻,这会儿倒是顾不得发火了。

外头有人进来说,陆秀云想见她。

又林姑姑心里全是事儿,诧异地说:“她见我干什么?”

魏妈妈马上趁机说:“那姑奶奶觉得,她是来干什么呢?”

又林姑姑刚才被魏妈妈开导了半天,来了一句:“无事不登三宝殿。我和她以前又没交情,她……怕是有求于我吧?想打秋风?”

魏姑姑想说,想打秋风并不麻烦,谁家没有几门穷亲戚?旧衣裳旧铺盖的正愁没地方放,再给点儿钱救个急,一点儿不为难。

可是这位不速之客陆秀云,想要的不止是些旧衣裳和一些钱而已。

“姑奶奶可以让她进来,她想求什么,自然会说的。”

又林姑姑点了下头。

陆秀云还穿着初来时那天穿的素青色衣裳,脸色不大好看,象是一夕之间又老了好几岁一样。又林姑姑几乎完全记不起她从前是什么模样了,看着她就象看着一个陌生人。

“坐吧,别那么客气。”又林姑姑说:“咱们也有十年没见了吧?”

陆秀云简直有些受宠若惊,她以前可从来没听过李馨兰用这样的口气和她说过话。

“可不是么,整十年了。”陆秀云说:“一转眼都儿女成行了。她往里屋看了一眼,贵儿正专心致志的拆一个竹编楼船,一点都没注意外面的动静:“可我没有姐姐福气好。”

来了。又林姑姑想,这就得开始诉苦了吧?诉完苦再哭穷,然后顺势打秋风。

又林姑姑只是有些奇怪,自己现在在娘家只能算客了,她要哭穷打秋风,不该去找娘,找嫂子去?不比对自己诉苦来得有成效?

她现在已经不象原来,不再会觉得别人把自己捧得高高的刻意讨好是件什么值得高兴的事儿。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啊。

她一边听陆秀云说话,一边分神想着心事。陆秀云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有些心不在焉,心里涌出一股怨愤与委屈,然而语气仍旧和软,她现在是有求于人,必须得低声下气。

“经了那么些事儿,以前总觉得娘家是最靠得住的,可是现在我才知道,就是亲哥哥亲嫂子也只看着几个钱,全不把我们母女当亲人看待。表哥倒是……”

又林姑姑突然注意到了表哥二字,象是有针尖在她眼皮上刺了一下,并不是特别的疼,可是却挑动了她最敏感的那根神经。

而又林和冬梅正站在窗子外面。

又林真是无语了,她怎么到哪儿都能碰见陆秀云呢?去趟后园也能遇到,陪冬梅过来姑姑这里也碰到了,真是阴魂不散。

——————————

昨天太累了,等忙完了找不到写字的感觉了。么么大家,俺会尽力补回来的。这次不会跳票。

家事最新章节

家事相关资讯

类型:都市职场 状态:完本编辑:来路生云烟 在读:15312人
  又林原本我以为再次穿越后的生活就这么平平淡淡一直这样了,结果有人露头要搅得她的姻缘。来就来谁怕谁,又林不信凭她两世为人为人,还不能够把一个男人变为好丈夫了……四奶奶扶着丫头的手,从东边儿过来,跪着的丫头里,有两个抬起头来偷偷看了一眼,目光和四奶奶的目光一碰,又赶紧低下头。。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