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夫子驾到

有个小小的女童在墙角处探身看了几眼,摇摇晃晃的走了回来。又林哎哟一声,忙跳站起身来迎上来,把她给抱了出来。女童笑得咧开了嘴,她大约五岁多,充其量三岁,皮肤细白,大眼睛,头发漆黑闪闪发亮,冬梅从来没有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孩子。“这是?”“我妹子啊,她叫玉林。”又林哎哟一声,忙跳起身来迎上去,把她给抱了起来。。...

有个小小的女童在墙角处探头看了一眼,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

又林哎哟一声,忙跳起身来迎上去,把她给抱了起来。

女童笑得咧开了嘴,她大概两岁多,顶多三岁,皮肤细白,大眼睛,头发漆黑发亮,冬梅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孩子。

“这是?”

“我妹子啊,她叫玉林。”又林笑着说:“漂亮吧?我们镇上再找不出第二个这么漂亮的孩子了。”

冬梅真心诚意的点头赞了一句:“真漂亮啊。”

冬梅知道这个玉林不是四奶奶生的,而是舅舅的妾生的。

“来认认人,这是冬梅表姐。”

玉林吮着手指,小声的唤了一声表姐,就把头搁到又林的肩膀上了。

又林把她的手指从嘴里拉出来,跟冬梅解释:“她前阵子病着,所以一直没出屋子,你也一直没见过她。”

冬梅看玉林对又林是真心亲近,而又林对玉林也不象是假装的亲热。这个小表妹是姨娘生的,她母亲早已经去世,四奶奶把这孩子养得这么珠圆玉润,可见并没苛待她。

又林问她:“你怎么不在屋子里?奶娘呢?怎么没跟着你?”

玉林睁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看着她,不说话。可是那双眼睛就象会说话一样,看得人心都酥了。

又林从荷包里摸出糖粒来塞进玉林嘴里,硬硬的糖粒让玉林的脸颊鼓起了一大块,吃得那叫一个香。过了一会儿,玉林的奶娘才有些慌张地找了来。又林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奶娘有些心虚,天气热,中午看着玉林午睡时,她也忍不住打了盹。结果这孩子不知什么时候醒了,就偷溜出了屋子。奶娘醒了来不见了孩子,急着到处找。

虽然这家里当家作主的不是又林,可是奶娘被她看一眼,就怵了。这位大姑娘有时候不象个小孩子,那眼神儿表情让人觉得,她心里都什么都懂,你蒙不了她。

“你跟奶娘回去吗?”

玉林摇头,抱着又林不撒手:“去,看弟弟。”

“好,看弟弟。”又林说:“表姐也一块儿去吧?”

经过奶娘身边时,又林说了句:“妹妹都要三岁了,话还说得这样少,你平时该多和她说话才对。”

奶娘一头的汗,连声应是。

等她们走出一段路,冬梅忍不住问:“她刚才肯定偷懒睡觉了,看她的头发乱的。你怎么不说她呢?”

又林抿了下嘴。

再找一个,其实也未必比这个强多少,说不定还不如这个。这个总归对玉林的习惯脾性更熟悉一些,背地里也不敢刻薄孩子,这一点就不错了。

当下人的,在主人眼见不到之处偷奸耍滑太难免了,水至清则无鱼,奶娘的丈夫也是李家的下人,她婆婆还是当年伺候过李老太太的人——瞧,小小一个李家,就有这么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不是有句话叫牵一发而动全身吗?就是眼下这样子。

又林的小弟叫德林,才刚一岁多点,又林她们进屋的时候,这孩子还没睡醒,四仰八叉的躺在炕上,系着个蓝色缎子的肚兜,上头绣着粉色的莲花。嘴角拖着一条闪亮的可疑的水渍,睡得甭提多香了。

又林问奶娘:“他睡了多会儿了?”

奶娘小声说:“有一个时辰了。”

“那也不短了,得醒了,不然晚上又不肯睡。”又林过去捏他鼻子,挠他的肚子想把他闹醒。结果这孩子兀自不动如山,一点儿都不为所动。

冬梅看不下去了,又林虽然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可她这根本不是想把弟弟叫醒,分明是自己想揉捏着他过瘾哪。

“不能这样。”

冬梅往炕边一坐,熟门熟路的把德林抱了起来,一边拍着一边小声唤他,一看就是专业水准啊!

又林暗自惭愧。她帮四奶奶照顾孩子,一大半时间其实是在“玩”孩子,吃喝拉撒有奶娘和下人料理,她还能做什么?只负责陪玩儿呗。看冬梅表姐这样,那才是真的会照顾孩子呢。

“表姐,你在家里一直这么照顾贵儿表弟的吗?”

冬梅愣了一下,把孩子递给奶娘,过了一会儿才轻轻地说了句:“娘说,其他人可能不会真的尽心……”

所以就把亲闺女给儿子当小保姆使唤?姑姑这是什么逻辑啊?

德林是个好脾气的小宝宝,醒了之事不哭不闹,奶娘给他穿上衣服,喂了奶,交到又林手上。玉林坐在一边拿着个小波浪鼓玩,德林则在炕上爬来爬去,又林坐在一边儿笑。冬梅看着既是羡慕,又有点儿心酸。

她这一刻真希望……自己是舅舅家的孩子。和又林、玉林、德林他们是亲姐弟,大家这么和乐的在一块儿。外祖母虽然话不多,可是看得出来并不象冯家老太太那么阴沉难以相处——舅舅舅母更是难得的好人。

又林的丫鬟小英找了来,回报的是一个对又林来说绝不算是好消息的消息。

“姑娘,奶奶让您到前面儿去呢。”

又林头也没抬,顺口问:“什么事儿?”

“说是七奶奶给姑娘请的女先生来了,奶奶让姑娘换了衣裳快出去。”

又林啊了一声,这消息简直象当头一棒,把她打懵了。

怎么这么快!

她本来觉得,七婶婶要写信去,对方也要写信来,自家爹娘再斟酌挑选一二,说不定一个夏天过去这事儿也成不了。

可是……这才几天,七婶婶这是什么效率?居然这么快就把个先生给折腾到家来了?

“姑娘,快些吧?奶奶在前面陪着客人等着哪。”

又林哦了一声,苦着脸回屋去换衣裳。

学规矩,这三个字听起来轻飘飘的,可是压在身上的份量着实不轻。一瞬间又林脑子里顿时浮现出“皇后娘娘”“容嬷嬷”的身影……

换了件衣裳出去,四奶奶正陪着一位女客喝茶。

这年头主家挑先生,先生也一样挑主家——尤其是一些有名气的先生,决不肯轻易收徒。万一徒弟资质不好,将来一出门就贻笑大方,那纯粹是砸自己的招牌,有这样的例子在前,将来谁还敢请她?

而主家如果门第很高很牛气,那当然是要挑先生的,一般野路子的绝对不会请,以免没把孩子教好反而弄了一身坏习气,或是教歪了——这做先生的也很不容易。家长要是想起来了把孩子叫来一问,发现你教的不合心,月底就可以让你卷铺盖走人。

四奶奶看见女儿出来了,先看穿着,还行,是穿着裙子,不是一身短打清清凉凉就出来了。头发也很整齐。

好,基本满意。

四奶奶说:“来,见过这位段夫子。”

又林进屋之前已经偷看过一眼,这位段夫子果然是坐有坐样,并不刻意,但让人觉得腰背很是挺拔,姿态也很优雅。

家事最新章节

家事相关资讯

类型:都市职场 状态:完本编辑:来路生云烟 在读:15312人
  又林原本我以为再次穿越后的生活就这么平平淡淡一直这样了,结果有人露头要搅得她的姻缘。来就来谁怕谁,又林不信凭她两世为人为人,还不能够把一个男人变为好丈夫了……四奶奶扶着丫头的手,从东边儿过来,跪着的丫头里,有两个抬起头来偷偷看了一眼,目光和四奶奶的目光一碰,又赶紧低下头。。
  • &没去过

    “啧,多新鲜哪。大嫂连杭州府都没去过,平时也不出门,能认得几个人,她原来给大姑娘请的那个,还是我给她找的。刘一秀,刘大姑,听说过吧?她教出来的姑娘,哪有谁不说个好儿的?”

    2022-05-18 09:59:22详情点赞(0)回复(0)
  • 要是投&自己能

    要是投个丫鬟的胎,象墙根边那些小姑娘一样顶着烈日跪着,又林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受下来。

    2022-05-20 01:50:46详情点赞(0)回复(0)
  • 意思改&窗纱又

    又林自己的屋子是按着她的意思改过的,窗子极大。但七奶奶家这里,窗子都小,窗纱又厚密,屋里着实是闷不透风。

    2022-05-18 09:49:02详情点赞(0)回复(0)
  • 又林召&汗:“

    四奶奶也从屋里出来了,朝又林召了一下手。又林走过去,七奶奶爱怜地替她擦擦额角的汗:“怎么不进屋里去?外头多热。”

    2022-05-19 07:22:47详情点赞(0)回复(0)
  • 么就不&。”

    四奶奶一笑:“我怎么就不能单来看你了?不过今天倒是真有事。又林也不小了,整天这么闲着也不是回事儿。我听大嫂说家里原来请过女先生,所以想打听打听。结果她却不在,回娘家去了。”

    2022-05-20 08:09:09详情点赞(0)回复(0)
  • 传话,&跪了,

    果然七奶奶让人出来传话,几个丫头不用跪了,但是晚饭还是不给吃。

    2022-05-18 04:41:00详情点赞(0)回复(0)
  • 礼,脆&。”

    又林也上前,行了个礼,脆脆的说:“七婶婶好,又林给七婶婶请安。”

    2022-05-18 06:32:34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