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讨要

段夫子大约二十来岁年纪,日常保养得很不错,脸白白又嫩的。头发梳了一个中规中矩的平髻,两手地叠在膝上,指甲适当修剪得很整齐有序,很短。脸上带着一个淡淡的笑容,看起来很含蓄内敛,也很和善。还行,最起码也不是一脸凶相。又林上下打量段夫子的时候,段夫子也在上下打量她。来之后她也打还行,起码不是一脸凶相。。...

段夫子大概三十来岁年纪,保养得不错,脸白白嫩嫩的。头发梳了一个中规中矩的平髻,两手叠放在膝上,指甲修剪得很整齐,很短。脸上带着一个淡淡的笑容,显得很含蓄,也很和气。

还行,起码不是一脸凶相。

又林打量段夫子的时候,段夫子也在打量她。

来之前她也打听过这家的情形。一听说是长女,段夫子心中顿时有了计量。长子长女素来是被看重的,是下面弟妹的榜样,通常也要帮着持家理事,教起来当然不轻松。但要教得好了,自然自己的口碑也更好了。

这位李又林姑娘虽然看着并不是特别规矩严谨,可有一股难得的精神劲儿,眼神清亮,看人的时候不闪躲也不飘忽,非常自然大方,段夫子只要看一眼就能判断出她不是那种软弱无主见的女子。第一眼段夫子是比较满意的。因为软弱没什么个性的姑娘虽然容易教出个样子来,但是那只是外表上,一遇事只怕就不行了。就象那软泥,要捏出形来容易,可一沾水,就成了一捧稀泥。

段夫子要是只糊弄事儿随便教一教,也不会有现在的名声了。

这对师徒的第一眼印象,还算是基本……嗯,合眼吧。

段夫子问又林:“姑娘今年几岁了?平时在家中喜欢做些什么?”

又林回答她说:“过了年就九岁了。平时在家里也没做什么。”她看了四奶奶一眼,心想不能落了老娘的面子,补充了一句:“也写写字,翻翻书,就是绣花绣不好。”

又林这说的是真话,她在女红上头是真没什么天份。那么细的绣花针拿在手里,比一根扁担还吃力呢。

段夫子听到她能识字看书,也并不感到太意外。

识字能明理。段夫子绝不赞同那句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什么德?三从四德?因为不识字,不明理,眼界浅窄,所以只能任人摆布,千依百顺,这算是德吗?

如果这是德,段夫子情愿自己做一个无德的女子。

当然,这些话只能藏在心里,绝不能宣诸于口。姑娘们的父母请她到家里,是要让自家姑娘变得更合乎这个世道的规范礼节,绝不是要让她们变得离经叛道。

她们将来都要嫁人,要做一个合格的当家主母,待客应酬,操持家计,教养子女……要做的事情太多太多,不提前学起是不行的。

说了几句话,又林就可以退场了,剩下的问题由四奶奶和段夫子来具体谈讨。段夫子如果要留下,那就要谈到具体待遇、还有教育年限问题。段夫子以前最长也不过在一户人家待过两年。能教的都已经教了,学生已经要出嫁了,当然不能再教下去。其实要段夫子自己说,真正的东西,几天里就可以全都讲完,剩下的不过是一点一点让女弟子习惯这样做。

她最短的一段经历是三天,那家的姑娘实在娇弱,前两天勉力为之,第三天上就病倒了。段夫子那段日子实在过得忐忑不安,生怕那姑娘有什么万一,自己沾惹上一身麻烦,下半辈子可不知道会怎么样。

那家倒也没为难她,自家人是个什么情形他们自然清楚。已经给过半年的束修也不要回了,客客气气把段夫子送出了门。

段夫子从此又在心里记下一笔,病秧子徒弟还是不收的好。这次是主家不找事,要是遇到那不讲理的主家,这屎盆子说不定就扣在她头上了,非得说是师傅给折腾病的不可。

这位李姑娘眼神清明,落落大方,性子不错,身子也不错。四奶奶看着是个十分明理的妇人。对于这些出入内宅的女先生来说,这些当家理事的奶奶太太才决定她们的待遇和去留。

姑娘是一方面,姑娘的娘也非常重要。要是你觉得自己教得不错,可是姑娘的娘觉得教得不好,一样让你卷铺盖。

又林出了门,垂头丧气地回了屋。小英拧了帕子过来给她擦脸:“姑娘,那先生凶不凶?”

“不凶。”

小英有点不明白,既然不凶,姑娘怎么这样?

又林心说,凶的不可怕,凶在脸上的本事有限。可怕的看起来完全不凶的。

又林把帕子接过来,顺手在她鼻子上擦了一下:“在哪儿沾的灰?”

“啊,刚才跟魏妈妈去后头找东西了。”小英自己摸了一下:“可能是手上脏,擦汗的时候沾着了。”

“找什么去了?”

“两个箱子,看着挺旧的。”她想了想,比划了一下:“有这么大。”

小英一向……不太细心,想法也少,说穿了就是直肠子直性子。姑娘们的贴身丫鬟一般都要细心,心眼儿要活,小英的单纯是她的优点,但是有时候问她什么话也问不出来。

不过既然是魏妈妈去找,又是旧箱子……那大概是老太太的东西。

大概是姑姑一家要走了,准备给姑姑的吧?

虽然姑姑的性子是那样……但到底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老太太还是心疼她的。有些体己的东西还是愿意给女儿。

这个又林并不太在乎,东西是老太太的,没没谁规定一定要留给李家人,她愿意给女儿那是她的自由,又林从来不惦记这些。

有本事,赤手空拳也能自己挣出家业过得好,没本事,就算祖宗给你留下良田万顷也白搭,该败一样会败。

姑姑缺钱吗?不缺。

但她幸福吗?也许曾经幸福过。

幸福不会从天上掉下来,即使上天把幸福的条件都摆在了你面前,也要你自己捡起来,好好运用。

又林打起精神来。

娘也是一片心为了她好,单请一个女先生,花费可不小。按李家这条件来说,完全是奢侈之举。但李光沛和四奶奶都认为值得。尤其是四奶奶,并没有因为生了儿子,就对女儿不上心了。

“对了姑娘,刚才在后头我还见着一件事儿呢。”

“什么事儿?”

四奶奶顺利和段夫子谈妥了条件,段夫子回去收拾一下就会搬进李家,暂时是先定下来,教半年看看。段夫子孤身一人,只有一个小丫头服侍她,也会跟着一起搬进来。四奶奶已经让人收拾了屋子,等段夫子搬进来了,自然还要正正经经的行个拜师礼。

虽然不象男孩子入塾读书那样郑重严肃,但也不能轻慢。

四奶奶一直觉得自己没正经念过书是件遗憾的事儿,女儿眼见着比自己聪明,自然有一种想在孩子身上实现自己未实现愿望的期盼。而且又林的的性子,也着实需要好好磨砺一下。要不然将来到了婆家,有的是罪要受。

陆秀云洗了自己和女儿衣裳,晾了起来,她一看到有女子进出李家的门,顿时格外上心,问一旁的人:“那个是谁啊?好象未曾见过?”

一起晾衣裳的妇人说:“好象奶奶给姑娘请的女先生吧?”

陆秀云一愣:“女先生?教什么的?”

“不过是教些规矩、女红吧?”那妇人也说不太清楚,不过不妨碍她对此表示羡慕:“我们爷和奶奶可看重大姑娘啦,有什么好东西都先尽着她,到底是头一个姑娘嘛。”

陆秀云站在那儿出了神,那个妇人又说了两句话便端着木盆走了。

陆秀云在想什么呢?她心里乱纷纷的,半天理不出个头绪来。一时想着,这种女先生说起来好听,只怕也是那种没依靠人求饭吃的一条路,但凡能有个办法,怎么会抛头露面出来干这个?人家家里给儿子请先生读书,那是把先生当客敬的,请女先生,不跟给姑娘找个妈妈伺候一样么?

一时又想,李家看起来并不显得比旁边的人家阔绰,但是居然有这个闲钱和闲心给女儿专请个先生,可见他家是很殷实的,只是藏着不露罢了。

这一切……原都该是她的,是她女儿的……还有,李家愿意请素不相识的陌生女人上门,却不愿意收容下她……

无数纷乱的念头左突右冲的,她回了屋还是心神不定。李馨兰那条路也走不通,而家里人说不定真会来把她们娘俩接走。

她该怎么办呢?

在李家过的这几日,她越发对自己兄嫂的那个家,对兄嫂的安排无法忍受。

女儿亭儿走了进来,脸上红红的。陆秀云顺口问:“你去哪儿玩了?怎么热成这样?”

女儿紧紧抿着嘴唇,低下头,慢慢把手伸到她面前,张开了一直紧握的手。

她掌心里赫然是陆秀云为了打通关节,送给那个婆子的金耳坠。

小英和又林说:“那个小姑娘跟那个婆子讨要什么东西,婆子不给。别看她人小,可是真够厉害的。那个婆子先是挺横的,还推搡她。后来她不知说了什么,那个婆子居然怕了,然后就把东西还她了。”

“你瞧见是什么东西了?”

“没有。离得远我没有看清。”小英说:“不过挺小的,多半不是戒子就是耳坠子。”

——————————————

么么,基本上,重要人物都出场啦。下面开始铺~~~~

男主也出来了哦,大家如有兴趣可以来个有奖猜猜猜。。

家事最新章节

家事相关资讯

类型:都市职场 状态:完本编辑:来路生云烟 在读:15312人
  又林原本我以为再次穿越后的生活就这么平平淡淡一直这样了,结果有人露头要搅得她的姻缘。来就来谁怕谁,又林不信凭她两世为人为人,还不能够把一个男人变为好丈夫了……四奶奶扶着丫头的手,从东边儿过来,跪着的丫头里,有两个抬起头来偷偷看了一眼,目光和四奶奶的目光一碰,又赶紧低下头。。
  • 是了解&是回家

    四奶奶是了解自己女儿的癖好的,也不觉得奇怪,问她:“你七婶留咱们用饭呢,你说是留下来用,还是回家去?”

    2022-05-23 08:55:36详情点赞(0)回复(0)
  • 跪了,&饭还是

    果然七奶奶让人出来传话,几个丫头不用跪了,但是晚饭还是不给吃。

    2022-05-20 11:22:49详情点赞(0)回复(0)
  • 好。这&,我说

    四奶奶正经的说:“那敢情好。这丫头让她爹惯得一点姑娘家的样儿都没有了。你知道我们搬回来头一天,她干什么了?我一眼没瞧见,她爬到后院儿的大树上头去了,他爹居然还在底下拍手叫好儿,我说,你不要笑啊。”

    2022-05-21 01:18:27详情点赞(0)回复(0)
  • 笑:“&娘还是

    喜凤一笑:“这里热,六姑娘还是到东屋里去歇会儿吧。”

    2022-05-22 05:38:11详情点赞(0)回复(0)
  • 看,还&吧。对

    “对对。”四奶奶说:“你看,还是你小人记性好,娘就总忘事。那我去和你七婶说一声,咱们就回去吧。对了,你要请先生的事情,已经有眉目了。”

    2022-05-20 10:16:59详情点赞(0)回复(0)
  • 不住,&孩子一

    七奶奶实在忍不住,拿帕子掩着脸,笑了好一会儿才停下:“四哥这个人吧……其实挺好的,又体贴,又顾家。”就是不大老成,多大了还跟个孩子一样,

    2022-05-22 01:10:44详情点赞(0)回复(0)
  • 们的性&才知道

    七奶奶答:“都才进来没几天,杀一杀她们的性子,有了惧怕,以后才知道老实做事。”

    2022-05-23 02:31:51详情点赞(0)回复(0)
  • 四奶奶&了?”

    四奶奶听话听音,轻声问她:“你是身上不舒坦,还是心里又不舒坦了?”

    2022-05-21 02:13:31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