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借腹

陆秀云吃了一惊,这对耳坠虽然份量不算太重,虽然胜在工艺精,上头的小莲花栩栩如生,是她十分心爱的一对耳坠。她身上的细软没剩多少了,这一次为了置办那个婆子,才把耳坠作为礼物她的。但是怎么……“我给要回去了。”女儿毓亭低声说:“这是咱们的东西,凭什么给可是怎么……。...

陆秀云吃了一惊,这对耳坠虽然份量不算太重,但是胜在工艺精,上头的小莲花栩栩如生,是她十分心爱的一对耳坠。她身上的细软没剩多少了,这次为了打点那个婆子,才把耳坠送给她的。

可是怎么……

“我给要回来了。”女儿毓亭小声说:“这是咱们的东西,凭什么给她。”

“你……”陆秀云只觉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你怎么跟她要的?她肯还你吗?”

“我跟她说,她要不还我,我就去找那个四奶奶,说耳坠是她打扫屋子的时候给偷去的。”她脸上露出一股与年纪不符的凶狠:“反正她一直在这里,耳坠不是在她身上就是收在她住的屋里,一搜就能搜出来,她害怕了,就给我了。”

陆秀云看着女儿,好象头一次认识自己女儿长什么样子一样。

她以前从来不知道女儿会有这么一面,这么……这么厉害。

“娘,你说舅舅他们会来找我们吗?”

陆秀云怔了下,不是很确定的说:“要是老太太写信去的话……他们可能会听从的。”

“舅舅有事求着李家吗?”

陆秀云想,就是没有所求,也不能是罪啊。谁愿意得罪一门富亲戚呢?

“那要是咱们能留下来,舅舅他们是不是更高兴呢?”

要是她真能留在李家,那两家就从远房的表亲变成了至近的姻亲,哥嫂怎么会不高兴?只怕做梦都能笑醒。

“那要是舅舅他们来了,娘和舅舅说说,请舅舅也帮帮忙,让咱们留在这一家吧。”

对啊!陆秀云觉得犹如在漆黑的夜里突然闪过一道雪亮的电光,把她从梦中给惊醒过来。

她要能留下,对哥嫂也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啊!他们平时对李家不也既妒且羡吗?只是攀不上来。要是她能留下,以后李光沛不看僧面看佛面,也得多少照拂一下她的娘家啊。

这几天她也见过了四奶奶,看着是个十分平庸的妇人,想必就算是没生养时,姿色也远不及她。她只不过是最近奔波憔悴了些,倘若打扮起来,一定远远的将她比下去。

而且她和表哥是年少时结下的青梅竹马的情谊,四奶奶如何比得了呢?

这院子里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没有四奶奶不知道的。不过一个合格的优秀的主母,会懂得在适宜的时候装聋作哑。很多事情揭开了一点好处也没有。当然,也许象又林的的姑姑那样大喊大叫一通是可以抒发闷气,让自己不那么憋屈。但是结果呢?婆婆不待见,丈夫也与她离心。没有哪个婆婆喜欢嚣张跋扈的儿媳妇,也没有哪个丈夫乐意见着妻子日日骑在自己肚子上头耀武扬威。

你表现得越精明厉害,别人对你越提防,这有什么好处呢?

四奶奶没看过兵书,如果她看过,那么那些暗度陈仓啊,瞒天过海啊,欲擒故纵啊——谁说兵法是男人的事儿?女人们虽然多半没看过兵书,可是三十六计之类的全都是无师自通,而且平时行事之中全都用得炉火纯青。

李光沛见过陆秀云的事她知道,婆子收了金耳坠而出卖主家的事她也知道。一时没处置那个婆子,只是不想闹出什么不好听的闲话来,只想把这件事暂时放下,有什么账,等这些不速之客全送走了之后慢慢再算。

只是陆秀云的女儿,性格和她娘倒是不太一样。这姑娘虽然小,可是既有心计,又有胆量,等她长大了,肯定不是个善茬子。可惜她现在年纪小,沉不住气。

四奶奶听翠香把话说完,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了。”

她根本没把这当作一回事儿,现在的当务之急是送走小姑子一家人。夏天天气炎热,人本来就心浮心躁,再整天和这些乱糟糟的家务事儿扯皮,圣人也得发火。

赶紧的全打发走,走了清净。客院那边打扫出来两间,先让段先生主仆住下。不管女儿爱学不爱学,最后学成个什么样,毕竟自家是把这位有名的女先生请到家里来教导过姑娘了,将来要说亲的时候,就凭这个,挑的门第也更宽、更高些。

可怜天下父母心,所以世人都说儿女是前世欠的债,这一世你要连本带利的还给他们。哪天要阖眼了,只怕还放不下这份儿挂心。

七奶奶知道四奶奶最近事情太多,打发人送了两次东西,一次是两块料子,一次是让人送了一担甜瓜来。这次段夫子来也是她让人领来的,不过她自己并没过来串门做客。妯娌之间能处成这样倒也真是难得。

主要是两人之间没有任何利害冲突,性格也合得来,所以处得倒是很好。做媳妇的在一起抱怨几句婆婆,又或是讨论几句家务事,都能很快的拉近彼此距离。可惜的是七奶奶没有孩子,在她面前四奶奶总是很小心的不提怀孕,生子这些事。她的体贴七奶奶当然也能查觉得到,心里既觉得酸楚,也是有些感激的。

四奶奶以前没生儿子的时候,处境也不怎么好。老四待她虽然好,可是四奶奶没生儿子的时候,他不是也在外头纳了一房么?那会儿七奶奶倒真替四奶奶捏了把汗,听说那一房妾是良家出身,长得堪称绝色!要是再让她生下儿子,那四奶奶往哪儿站?哪儿还有她的立足之地?

老天保佑,那个妾生的也是个女儿,而且未等跟着李光沛从外头回来就已经病故了。四奶奶再次有孕,结果这次生了个儿子。

这一下四奶奶可是扬眉吐气了。做人家的家的媳妇,不能生儿育女延续香火,那就是最大的理亏,到哪儿都说不响。四奶奶生了儿子,在丈夫、婆婆,妯娌、甚至李家全族族人面前,都可以抬头挺胸的说话了。

儿女是女人的依靠,也是她们立身的根本。

七奶奶不是不羡慕她的,因为她自己的处境着实不妙。

身子一直调理着,方子找了好些,郎中们又都说得含糊,对于她为什么一直怀不上的问题从来就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什么阴阳、什么表里,七奶奶不懂那些,她只想听到一句话,她还能不能生,她为什么就是怀不上?

七爷以前一直还努力着,还安慰她……可是渐渐的,总是没结果,他耕耘起来也没那个心力了,总是跟应付差事似的。每次行房之后,七奶奶和他都期待过,但是她的月事一来,立刻把两人的希望都粉碎了。

要说两人不能生吧?以前他们明明有过孩子的,那就证明七爷和七奶奶两人都能生的。可是现在七奶奶怎么都怀不上——背地里怎么猜测的人都有,七奶奶心里都有数。

她甚至开始求神拜佛了。

医药解决不了她的难题,纵然七奶奶很刚强,也难免慌了神。可是香火钱捐了不少,也听姑子们说了不少因果故事,但她的肚子依旧平坦。

但是瞧郎中的一直是七奶奶,七爷当然不会为这个瞧郎中。

七奶奶虽然很想让他也请郎中来看看,但这话她要是说了出来,七爷铁定会觉得男人的自尊受到了严重的挑衅。

七爷去了杭州府已经快半年了,七奶奶就一心盼着他回来。

他不回来,她一个人总怀不上吧?能怀上反而坏了事了。

这次来的信又说中秋可能不回来了,七奶奶忍不住要怀疑,他是不是在外头有人了。

这不是不可能的事。他一个人在外面时日不短了,做生意送往迎来的应酬又多,那种场合总少不了歌伎娼女,逢场作戏……

那些事情七奶奶倒不怕。她怕的是,七爷也象当初李光沛一样,也在外面正正经经的置一房。要是良家出身,又能怀孕生孩子……由不得七奶奶不忧心忡忡。

她还不如四奶奶。四奶奶当初没儿子,起码还有又林这个女儿。而且李老太太这个婆婆也不是太难处。七奶奶这边婆媳妯娌处得很糟,平日里相处间都是冷冰冰的,只差没有撕破脸明刀明枪的对骂干仗了。这种时候要是七爷在外面有人,她们一定不会同情她,只会拍手叫好,一面倒的全站到七爷那边去。

所以七奶奶也不能不想别的主意了。

——比如,借腹生子。

买个人来,借她的肚子生个儿子,然后孩子留下,再把那个人打发了。

这主意以前有人和她提过,她没有松口。毕竟不是从自己身上掉下的肉,怎么亲近得起来?可是和眼前的危机相比,借腹这个主意好象也不是那么糟糕。只要事情做得圆满些,收尾也收得干净些,就是一劳永逸了。于江镇上有这样的事,还不止一家有过。原配生不出来,于是买个人回来专为了生孩子,生完立刻把人打发走,或转卖,或者还有其他的处置,总之孩子留在自己身边养大,那就肯定会和自己亲的。

她很想同四奶奶商量一下这件事,一人计短,两人计长。也可能她还需要别人来劝她一下,替她坚定信心。

所以七奶奶也盼着四爷家的这些客人早些打发走,她好和四奶奶商量她的大事。

家事最新章节

家事相关资讯

类型:都市职场 状态:完本编辑:来路生云烟 在读:15312人
  又林原本我以为再次穿越后的生活就这么平平淡淡一直这样了,结果有人露头要搅得她的姻缘。来就来谁怕谁,又林不信凭她两世为人为人,还不能够把一个男人变为好丈夫了……四奶奶扶着丫头的手,从东边儿过来,跪着的丫头里,有两个抬起头来偷偷看了一眼,目光和四奶奶的目光一碰,又赶紧低下头。。
  • 了解,&现在时

    她还真没想错,又林的确不喜欢这种惩治奴婢的事情,但是这又不是在自己家里,这是四伯母家的事,自己是上门来做客的,不便说什么。再说,以她对自家老妈的了解,现在时候也差不多了。

    2022-05-21 12:12:02详情点赞(0)回复(0)
  • 好一会&下:“

    七奶奶实在忍不住,拿帕子掩着脸,笑了好一会儿才停下:“四哥这个人吧……其实挺好的,又体贴,又顾家。”就是不大老成,多大了还跟个孩子一样,

    2022-05-21 02:11:5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